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网游动漫 > 横行在超级三国志最新章节 > 横行在超级三国志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2节避血莲与炭紫冥
    精华不是很多,不能每个书评都加精了,望大家理解。[ 都市*文学 WwW dushi ]

    ——————————

    刘备最初起兵之际,遇到什么问题常常询问关羽的看法,因此关羽这个人物在《三国志10》中被设计成具有一定的军师能力,比如出谋划策这一点,关羽偶尔也可以客串一下。

    押下虎牢关这头不表,再说吴凡。

    一路上,护送吴凡的几名士兵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那种欣喜异常的神情,仿佛护送吴凡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光荣的事情。身为现代人吴凡,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四个英文字母:FANS,中文译音就是:粉丝。

    很快,吴凡在兵士的护送下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前,把马匹交给兵士后,吴凡就让这几个士兵不用装做很忙的样子围着自己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被人这样前呼后拥的,以吴凡的性格来讲没有任何喜感,只会浑身不自在。

    至于自己的伤势,吴凡倒是没怎么在意。玩游戏的时候,人物出现重伤是很常见的现象,自己年轻体壮跟个小牛犊似的,休息一阵子就应该没事了。

    只不过,消散在体内的那股热流让吴凡好生困惑,浑身上下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乏力感。也许,这就是游戏里重伤的症状。

    对此没有任何经历的吴凡,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WWWdushi }

    坐在营帐外的一块青石上,吴凡松开一直紧抓着龙鄂闪的双手,由于血液干涸后的凝固作用,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牵扯虎口处伤口的过程。

    眉头微蹙了下,两只手先后松开龙鄂闪,本来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由于受到牵扯,在刚一松开龙鄂闪的那一刻,再次有鲜血涌了出来。

    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将左手虎口处缠紧,算是简单地处理一下伤口。当吴凡再去包扎右手时,无意中目光扫了一眼脚下的地面,却惊奇地发现,当手上的鲜血滴落在脚下一堆杂草上时,其中竟有几棵杂草滴血不染。

    这个发现立即让吴凡想起那个黄巾党交给自己的采集草药任务。目前自己正在寻找的药草叫做避血莲,其详细介绍就是与杂草无异,但滴血不染!

    想到这,吴凡连忙转身走进营帐,打开包裹取出那个红木签。

    由于担心自己在战斗中动作太大,把红木签从怀里甩出去弄丢了。因此,吴凡除非平时没事才把红木签带在身上,上阵时就放在包裹里。

    取出红木签后,吴凡快步走出营帐,来到这堆杂草近前,果然,手里红木签发热了,说明刚才那几棵滴血不染的杂草就是避血莲!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吴凡心中大喜。[ 都市*文学 WwW dushi ]在此之前,他曾经问过很多士兵,以及从这附近经过的商旅路人,没有一个人知道哪怕关于避血莲的一点点信息。让吴凡不由得一度产生怀疑:那个看似挺实在的赵云该不会是在忽悠自己?

    再次仔细地看了一眼详细介绍,避血蓬的最佳采摘时机是:当鲜血从其叶脉上滑落之际。吴凡随即把仍然在滴嗒着鲜血的右手伸向这堆杂草,按照介绍所说的那样,在鲜血刚刚从避血莲的叶子上滑落时,将避血莲采接下来。几分钟之后,这堆杂草里的避血莲尽数被吴凡搜入囊中,一共有十一棵之多。

    包扎好右手,回到营帐,将刚刚采摘下来的避血莲拿出一棵后,余下的妥善包好,与先前已经包好的马鸣草放在一起。随后,拿起那棵避血莲在红木签上一划,吴凡再次亲眼见证奇迹出现:红木签倏地变成了紫色。

    这东西还真是神奇啊,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它变色的呢?吴凡心中纳闷。

    翻来覆去瞧了数遍,看不出什么端倪,拿在手里又甩了几回,也没甩出什么东西出来。最后吴凡只有接受那个黄巾党的猜测了,也许这个木签子里真有什么仙术类的东西存在。

    放弃了弄清这个木签子变色原因的吴凡,把目光看向木签子的正反面,看看这次出现的又是什么药草。

    炭紫冥:常状与普通杂草无异。当遇到炭火时,会变为紫色,并且伴有微酸味,不过很快就会消失。最佳采摘时机,在其酸味刚刚散发之际。

    看完这个介绍,吴凡眉毛就拧在了一起。

    紫色?微酸味?这两个词怎么这么熟悉?

    苦思冥想了一阵,吴凡突然眼前一亮。对了,昨天手下不是有个军卒又唱又跳的叫嚷着自己在做饭时,找到了一种紫色的有酸味的草吗?

    会不会是炭紫冥?

    一种叫做兴奋的情绪在心底升腾起来,顾不上全身的乏力感,吴凡快步走出营帐,问一个刚好在帐前经过的士兵道:

    “昨天我们营有个做饭的,又唱又跳性格很活跃的,你知道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刚好这个士兵和那个人是同乡,彼此还挺熟悉,因此恭敬地回道:

    “回将军,将军所说的那个人是在下同乡,名叫周凌。其实他平时性格很闷的,极少主动和别人说话,昨天不知怎么像鬼上身了一样又蹦又叫,后来还病了,现在还躺在营帐里。”

    吴凡见说,心里就是一动,性格突然反复,又病了?难道会是炭紫冥的原因?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便对那士兵道:

    “那个周凌住在哪个营帐,你带我去见他。”

    士兵应了一声,带着吴凡在营区里七拐八拐,走了一段弯路,最后总算停在了一座普通士兵的集体营帐前。

    回头看了一眼,这段路不过几百米而已,自己竟然有些微微气喘?!罢了,毕竟自己现在是重伤状态,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吴凡心中自我安慰了一下,让那个带路的士兵继续忙自己的去,随后挑帐帘进入帐中。

    帐内果然躺着一名士兵,两手捂着肚子,正在假寐。看到吴凡进来,这名士兵连忙爬起,向吴凡恭敬道:

    “将军,在下偶感小疾,因此未能随军出征,还请将军明辨……”

    这士兵以为吴凡是来查勤的,不等吴凡来问,首先就向吴凡解释自己没能出征的原因。

    吴凡打断他道:

    “你叫周凌?”

    士兵点头道:

    “正是在下。”

    吴凡道:

    “你昨天说的那种紫色的草,在哪里发现的?”

    一听吴凡说起紫色的草,周凌面色就变了变,道:

    “将军,请恕小的直言。那草是毒草,毒性很怪,小的恳求将军不要尝试。”

    <hr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