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601 伤痕累累
    蒙面女使用绢扇武器,对准郎乐乐使劲扇着,风力太大,郎乐乐没有招架之功,也无还手之力。

    那一道道疾风宛若一把把刀刃,将郎乐乐全身上下,皮肤裸露部分进行切割。

    特别是她的光头,可谓伤痕累累,血流不止。

    她双手护住脸部,尽量保护她的脸,不让精致漂亮的脸有一些微的损伤。顾得了脸,就顾不得手了。

    她捂住脸的手背,与她的头顶一样,一道道被切割的血痕,鲜血直流,疼痛是她最难以忍受的痛楚。

    人群自动闪开,给她们两个留下打斗的空间。

    蒙面女高喊着:“飓风之刃”的魔法名称,一次又一次地向着已经倒地的郎乐乐无情地斩来……

    没有招架之功的郎乐乐同学,倒在地上打滚,在求生的意志驱动之下,她打滚的度非常之快,所以,飓风之刃最后切割在身上的伤害要少一些了,饶是如此,她的全身上下,也是被伤得体无完肤了。

    因为就算穿着衣服,那飓风之刃也如一根根鞭子,鞭打在身上,打破了衣服,衣服又是布织成的,很容易被割破了。

    对付犯罪嫌疑人,有种刑法叫“鞭刑”,这“飓风之刃”比“鞭刑”更厉害。

    所以,此刻的郎乐乐,就像在受这种名叫“飓风之刃”的鞭刑。

    让看者无不为之惊叹和恐惧。

    有些人想上来帮忙,但畏惧蒙面女凶狠,可谓敢怒而不敢言,只得在旁边呐喊助威。

    群众演员甲:“喂,臭女人。你不能让她站起来了,再打……”

    群众演员乙:“有种放下扇子,两人单打独斗……”

    ……

    蒙面女人一律不以理会,继续她的残酷飓风之刃。

    她也不变化招式,就以这招对付郎乐乐,她觉得都已经足够。

    郎乐乐处于弱势,只有挨打的份儿。这也太憋屈了吧。她得想法。怎么样反败为胜。

    意念电转,

    人家一笑倾国倾城,怎么轮到郎同学这里。她的一笑,却吓跑了一屋子的人呢?

    一、二十个高高瘦瘦的男女服务员们,正在杜渐鸿的指挥下摆盘,将花花绿绿、色香味俱全的。所谓“满汉全席”摆上桌。

    郎乐乐忽然想起了古时候的太监,将采花蝴蝶杜渐鸿同学。比如成了“李莲英”,将这一、二十个男女服务员,比如成了太监和宫女。

    “哈哈哈……,扑哧……”她自个儿偷偷乐了。

    你乐了也就乐了呗。你干吗笑得那么大声,笑得屋内的所有人,包括与她并排坐在床上。同床共被的校长大人,也都莫名其妙的望着她。

    望着郎乐乐的表情只有两种。一种是以杜渐鸿为的摆盘的服务员们,全都像见了鬼似的,放下手里的盘子,也不管摆放了,放下就跑,但没敢叫出来,没人说话,跑得很安静,但脚步很杂乱。

    而且还有人不小心碰到了门帘,就听“啪啪啪……”水晶珠串成的门帘拍打门框,与打着服务员的头而摩擦的声音,但绝对没有谁敢喊“疼……”

    他们逃跑得很安静。

    而床上的校长大人笑她的表情,原本波澜不惊,却忽然嘴唇勾了勾,眼里浮现了恶作剧的神情,缓缓说道:“妹妹,不满意吗?”

    妹,妹妹?郎乐乐差点没被忽然涌上来的口水给呛死了。

    什么时候他俩的关系变得这么亲密了?

    她指了指自己,茫然问道:“我们结拜兄妹了吗?”

    呃!

    这回轮到校长大人差点被口水呛着了。

    恶作剧的神情,换作了无限忧郁的样子,心中抱怨:“郎妹妹,你的记性能再好点吗?”

    “哦,我的年龄比你大。”夷陵校长不想再纠结这个称呼问题,而是转移话题,转移视线。

    “我饿了。”他率先跳下了床,坐了下来,抓起一只凤爪就啃了起来,吃得“呼哧呼哧……”的,狼吞虎咽的样子,好诱人哦。

    郎乐乐本来就饿了,又见着那个俊郎的外貌,吃相却不雅观但很诱人的样子,她在作艰难的心理斗争。

    一边是满汉全席,可以满足一时口腹之喂养,另一边是夷陵校长跳下床去吃好吃的,都没忘放下蓝色的瓶子,还一直拽在他的手心里。

    她既想要吃好喝好玩好,还想要那个瓶子,她要做校花。

    “校长大大,好吃吗?”郎乐乐也跳下了床,坐在夷陵书生右边,她遵从男左女右的礼仪,以及客随主便的原则,仰面问道。

    “你自己不尝尝吗?”夷陵校长咬了一口凤爪,又喝了一口排骨冬瓜汤,摸了摸嘴唇,满足地拍拍肚皮,长叹道:“唉,真好吃,爽呀……”

    也太夸张了吧,不就是凤爪和汤吗?至于这样馋人么?

    郎乐乐也没客气了,抓起东坡肉就丢进了嘴里,立刻,酥软和油腻的感觉,一股脑儿袭上了味觉系统,好吃是好吃,可是太油腻了,她怎么也咽不下喉咙,想吐,可校长大人一脸严肃地盯着她,还摇头晃脑念起了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倒,念得多一本正经,好像他有多一本正经似的。

    郎同学擒起了酒瓶,给校长大大和自己分别倒上了一杯酒。

    “大哥,喝酒。”她先干为敬,将“东林酒”和着“东坡肉”一并吞下了喉咙,然后将空杯面向夷陵校长。

    这会儿又叫大哥了?夷陵校长哭丧着脸,只得将满杯的白酒灌下了喉。

    他可以说酒经沙场,一杯酒只是润润喉。

    嘿嘿,喝酒么?夷陵书生笑翻了,心说:“乐乐妹妹,天堂有路你不选,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就算你是孙猴子在世,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了,迟早是我的下酒菜。”

    “来,大哥敬你。”夷陵书生分别给郎乐乐和自己,倒上了满杯的东林酒。

    然后一仰脖子,又将浓度极高的满杯白酒灌下了喉。

    他喝急酒,灌完后才吃菜,嚼着几粒花生米,含笑看着郎乐乐。

    这可是他们东林集团的产品,浓度有65度,如果酒精不容易挥,都可以勾兑到87度。

    唉,这是用生命在喝酒呀。

    郎乐乐是苗族人,自小喝酒当水喝,所以,她最开始提出喝酒,有一层用意,是想灌醉了夷陵书生,抢他手里的“东林魅力指数神液”。(现在拼酒,他将神液放进了上衣口袋里了)

    所以,夷陵书生要灌她的酒,正中下怀。

    “谢谢大哥。”她端起酒杯,笑意盈盈地道谢,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向人家装神液的上衣口袋里。

    “好。”看到郎乐乐很豪爽地干了整杯酒,居然嘴角滴酒未漏,夷陵书生是真心佩服。

    殷勤地给她夹了一块牛排,他自己只吃花生米了,好留下肚子来拼酒。

    郎乐乐亦是同样的心思,都想要灌醉对方。

    两人都没有心思吃菜,不约而同拎起了面前的酒瓶,抢过对方的酒杯,倒酒。

    也没怎么不好意思,就当酒逢知已千杯少,各怀鬼胎嫌话多。

    你来我往,你倒我喝,你喝我倒,不分彼此,最后,摆上桌的5瓶白酒,两人喝了个一干二净,底朝天。

    真是神了,两人越喝越清明,眼睛越来越亮,对对方的佩服之情越来越浓厚。

    夷陵书生又打电话,让杜渐鸿送来了5瓶同样的东林酒。

    当他将酒吩咐服务员摆下之后,他还是尽责地劝了劝道:“二哥,少喝点,待会儿推介招商会,还需要你亲自主持。”

    “知道了,多嘴。”夷陵书生不耐烦地打断了杜渐鸿。

    他正喝到兴头上了,因为没酒被迫中断了,好不容易让杜渐鸿送来了酒,他是让你送酒来的,并不是让你来说服和教育他的,当然,你的劝说只会引起当事人的不高兴。

    杜渐鸿被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悻悻地离开了,却在离开之后,又回头看了看夷陵书生,似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可夷陵书生的兴致全在酒杯里了,看都没看杜渐鸿一眼,即刻开了酒瓶,分别给自己和郎乐乐倒满了杯。

    杜渐鸿只得离开了,悄悄地关上了门。

    没有了干扰,两人又开始拼酒了。

    一瓶半斤,1o瓶就是五斤呀。

    眼见着又要见底了,可两人还未有醉意。

    郎乐乐心想,这哪成呀,再这么喝下去,人没醉,得被酒精给烧死了。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她决定装醉。

    众人普遍的想法,女生嘛,肯定是喝不过男的,对吧?(有人肯定要反对了,谁说女的喝不过男的了?女的要么不喝酒,能喝酒的,可比男的还能喝哦。好吧,请看清楚了,是众人普遍的想法哦。)

    她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大着舌头,摇晃着说:“大,大哥,不行了,最,最后一,一杯……”然后抬手灌酒。

    可怎么就找不着嘴唇了,将酒杯哆哆嗦嗦移至在鼻子上,颤抖着倒了下来,顿时,她的如花容颜,就成了“近观瀑布挂前川”了。

    闭着眼睛,伸出腥红的舌头,接着鼻子尖流下的酒水,再卷进嘴里吞咽。(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