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539 打死我也不承认
    话,郎乐乐本来想矫情一下,却被常兆一顿抢白,她的脸色有些难堪。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super猫爷立刻向她解释,道:“他是劳动的命,他不劳动就会得病。”

    常兆当然不干,立即反驳,回:“你才有病,你才不劳动会打摆子的,好不好?”

    出现了一个新鲜名词“不劳动会打摆子”,令郎乐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摆子,惊奇地道:“这是病吧,是病得治哦……”

    然后在脑海里,将曾经学到的“打摆子”的名词解释,调了出来,回味了一下:

    打摆子是疟疾的俗称,是由疟原虫引起的传染性寄生虫病。中医也称“正疟”、温疟。

    络流行语,意思是特无聊,在发呆。也是广大游戏玩家口头禅,表示对游戏不满。

    湖南部分地区的方言,意思大概为:无所事事,无作为,消极怠工。

    她个人认为,常兆调侃super猫爷的意思是无所事事,不作为,浑身难受。

    是夸奖的另类法。

    而super猫爷却不这样认为,他的想法是常兆在变相的指责他消极怠工,他当然不服气,反驳道:“我看你病得不轻,这摆子打得……像秋千……”

    常兆:“你打摆子,你有病……”

    super猫爷:“你有病,你打摆子……”

    或许是两人平常玩惯了的,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讥讽,郎乐乐掐在中间,帮常兆不是。帮super猫爷也不是,但她有她的劝架方式。

    别人劝架是两边好话,势必有损于另一边。

    比如,先对常兆:“你得真对,是猫爷不理解,你别介意。”

    然后反过来又对super猫爷:“你别与常兆计较,那是他的方言。地方来的,不与他一般见识……”

    如果有人搬弄是非,或者他俩人又合好之后。一对口型,又将劝架之人的话搬出来,势必得罪了这两个人,这两人又恨上了劝架之人。

    而郎乐乐的劝架方式。与人截然相反。她反其道而行之。

    即糖衣炮弹两边飞。

    于是,她先对常兆道:“你得对,猫爷打摆子,是变相的他会跳舞……”

    常兆附和着点头,将错就错,道:“就是,我这是夸他呢?他怎么就不理解呢?”

    郎乐乐继续拍他的马p,竖起大拇指。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别急。我去劝劝,他一会儿就能理解了。”

    常兆连连点头,感谢道:“谢谢公主殿下,我就知道公主殿下很善良,一定不会不管我们的……”

    倒哦,本来劝架来着,却被当事人一顿夸奖,郎乐乐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是那是,公主殿下我这么善良,这都被你发现了,你的眼光很独特哦。”郎乐乐也没谦虚,也没客气,他将常兆的夸奖照单全收,还顺带着也把常兆给夸奖了一番。

    并不是以利益为目的的拍马p功用,即单纯的“糖衣炮弹”,就是制造美好,制造团结,制造好心情……

    虽然双方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物质好处,但精神愉悦了,心情快乐了,情绪高昂了……这些,比什么都好。

    他们两个的对话,super猫爷也听到了,他也跟着笑了,所有的不快随着这笑声,也消散得差不多了。

    郎乐乐再来对他道:“你别与常兆计较,那是他的方言,他你打摆子的意思,就是变相的你魔法高强……”

    这话,谁不**听呢?

    所谓“千穿万穿,马p不穿”是也。

    在她的两边磋和下,常兆和super猫爷又和好如初了。当然,他们本不算吵架,更不是闹分裂,只是有时言语不合,吵吵嘴,算是交流感情的一种方法吧。

    一行人笑笑,不大一会儿,就快到昨郎乐乐掉进水坑的地方了。

    远远的,就看见了好多的人,围在水坑周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郎乐乐心:“坏了,还有人比他们先来,果然,挖矿的主意,不只有他们才有哇……”

    “快,别让他们把矿给挖完啦……”郎乐乐完,她拨腿就跑呀,大伙儿只得跟着跑步,可这些个大男人们,跑得速度比她要快得多。

    但他们追上她之后,就放慢了脚步,也只五分钟的时间吧,郎乐乐不得不停了下来。

    “快,快躲起来……”她手往后摆动,指挥大伙儿都躲到一块大岩石后面藏起来。

    “怎么回事?”跟上来的黑衣人“包不加糖”,当时只顾着赶路了,没注意到水坑那里的情况,因此,有此一问。

    “你没看到么?实行封锁了……”郎乐乐白了他一眼,撇嘴道。

    “封锁?”包不加糖这才抬眸,往那封锁的水坑望去……

    果然,围了好多的人,但都不是游客,不是学生,而是穿制服的警察吗?

    好像不是警察服,虽然都是深蓝色,有标识,也戴帽子,还有徽章。但怎么看就是不像警察,哦,对了,仔细看时,郎乐乐大部分人都认识,他们是他们南山魔法学院稽查部的成员。

    骇然,带头的正是稽查部的副部长“落木─蓝刀”,腰间挂着他的“破风刀”,正站在水坑的高处,冷冷地看着警界线外面的人民群众。

    因为发现了金矿,这南山里住的村民们,都想来分一杯羹,都拿着铲子,铁锹……等常规性挖掘工具,想来挖矿……

    这可是南山魔法学院的地盘,在自家地盘上发现了金矿,他还会让别人染指吗?

    答案肯定是no/no/no……

    所以,郎乐乐理解,学校为什么要把这里圈起来了。但在她看来,这有些题大作了,这里都炸了这么一大个坑,只看到了一块不规则的金块,谁能真正的确定,这就是金矿呢?

    就算有金矿,那也得雇人来挖吧,人家免费的工人,为什么要拒之门外,这不科学呀。

    当然,前提是得制订好规章制度,挖到的金子要充公,算作南山魔法学院的财富,挖矿者可以有基本工资,加提成。

    可以形成一个产业链条,为学校输入源源不绝的财富血液,这是上掉馅饼的事情哦。

    又为村民们增加了收入,进而转为了劳动工人,身份转变,带动地方经济,为地方政府gdp作贡献。

    郎乐乐心念电转,居然让她想到了办企业,办矿厂,招工人,也真难为她的脑袋,思想境界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思考着以金矿为蓝图,而发财到富的愿景了。

    “都安静,钱校董来了……”突然,站得高,看得远的“落木─蓝刀”副稽查队长,向着水坑旁的所有人喊话。

    那些保安人员,本来在劝阻乡亲们,不要靠近警界线,大声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过界了,敢踏入警界线内,就违反了土地法,算掠夺校方财产,可以刑事拘留……

    乡亲们当然不服,道:“南山是大自然的馈赠,是大自然的财产,属于公共财产,怎么就成了你们南山魔法学院的私有财产了呢?”

    双方各抒几见,闹得不可开交之际。

    “落木─蓝刀”适时的喊话,缓解了双方的激烈争吵,自然安静了下来,静等着这位南山魔法学院的最高领导人,给乡亲们一个法。

    矛盾总得圆满解决,才能够往既定的目标前进的,对不对?

    郎乐乐顺着“落木─蓝刀”的目光,看到了那个昨晚上请她吃竹笋大餐的家伙,正骑着高头大马,朝这边走来了。

    我倒,他骑的那匹马,正是郎乐乐昨乘坐的“猫爷驹”呀,郎乐乐的脸,旋即“腾”的就红了,不经意余光扫射,正遇上“super猫爷”怒视她的目光。

    猛不丁一阵寒意,从脚板心开始升腾,霎那,绕遍全身,情不自禁抖了抖。

    “公主殿下,那是猫爷的《猫爷驹》吗?”常兆忽略掉马上的人,而指着那匹高高大大,走路如风的俊美白马,嘴角含着一抹戏谑的笑意,问郎乐乐。

    “呃,我瞧瞧……”郎乐乐踮着脚尖,伸长脖子,尽量往马蹄的声音望去,看了老半,马都从眼前“飞”过去了,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了,郎乐乐才转过头来,向着常兆他们道:“好像,那马,我没见过……”

    她,不是睁眼瞎话么?昨她还骑着这匹马来着,这会儿,她就不认识了。

    转念一想,也对哦,马的长相都差不多,在郎乐乐这样的“普通人”眼里,几乎一模一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不认识,也情有可原,也在情理之中嘛。

    “真没见过吗?”super猫爷淡淡地问道。

    “是,从来就没有见过。”郎乐乐镇定下情绪,望着super猫爷的眼睛,平静地回答。

    她想,我就不承认,打死我也不承认,你能奈我何?

    super猫爷当然不能奈她何,只有吹胡子干瞪眼的份儿。

    还幸好他留着三羊胡须,够他瞪一阵子的……

    “公主殿下,见过就是见过,没见过就是没见过,咱们做人要诚实,对吗?”

    super猫爷吹了几下他的三羊胡须,瞪了好几眼他深棕色的眼珠之后,憋出了这句话。未完待续。。

    ...

    ...你正在阅读,如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