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470 我扑不倒他,我让他扑倒

470 我扑不倒他,我让他扑倒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好《三》?你才是好《三》……”郎乐乐的雷霆凤爪手挥向了武七。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她们寝室本来是四个人,郎乐乐年龄最,是老四,后来寝室老三“桃子”被开除学籍了,她升级成老三了。

    “三”,是对她的调侃,因此,她会生气。

    而这时,他们也已经来到了餐厅门外了。

    “哈哈,我错了,我进去了……”武七大笑着,哧溜一声,穿过在门外亲自守候的钱振宇身边,果断地窜进了门。

    “乐乐姐,钱董亲自来迎接,我们进去吧?”兔纸拉住欲追出去的郎乐乐,微笑道。

    郎乐乐忽略了餐馆门口的校领导,只注意到了武七。

    “啊?钱董?”她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校门口那一抹白影。

    梦魇娘子拉着老院长,酸泡萝卜和老蛇,挤过郎乐乐,来到了钱振宇身边。

    “欢迎,老院长,就等你了。”钱振宇笑脸相迎,客气地与老院长打招呼。

    “钱董,你客气了。”老院长亦快走几步,隔老远伸出手去相握。

    老蛇伴随老院长身边,也在旁边叫道:“钱董,振宇,老三,你还记得老蛇么?”

    “老蛇?”钱振宇握住老院长的手,微微发抖。

    “是,花花杂志社的老蛇。”他抢先抓住钱振宇的手,眨着眼睛介绍。

    “钱董,老蛇是主编。”梦魇娘子作为中间人,向自家领导人介绍道。

    “哦,想起来了,老同学……”两双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还互相拍着肩膀,垂着胸脯,比划着手臂。

    “对了,钱董,从前掰腕子时从来就没有赢过你,什么时候再掰掰,看你有没有退步?”老蛇狠狠地拍了钱振宇的胳膊。两眼泛光。旧话重题。

    “好呀,随时奉陪。”钱振宇豪爽地答应了。

    两同学相见,分外亲热。都忽略了周围不同的面孔。

    “你怎么来了?”两人边往里走。边走边聊。

    “哦,我跟老院长来的……”老蛇回答。

    “你不是杂志社的主编么?”钱振宇看了看老院长,这才注意到了,老院长身边的挽着他的酸泡萝卜。

    他一下子明白了。斜看着老晕,挥拳。狠狠地砸在老蛇的胳膊上,笑道:“是不是老院长的东床佳婿?”

    他越看越像,因此,还是像学生时代。口无遮挡的调侃,道:“终于有人治了?好像还记得某人曾过,《不会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哈哈哈……”

    “哈哈哈。老三,这话好像是你总挂在嘴边的吧?”老蛇毫不留情面的反击。

    跟在后面的梦魇娘子,酸泡萝卜,郎乐乐,兔纸和喜儿等五个女的,全都不由得相互望望,惊谔不已。

    原来南山魔法学院的最高领导人,学生时代,少年轻狂,最早的**情观是不愿过早的被套牢,但愿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尘……

    而且当着这么几个下属、学生的面出来,郎乐乐觉得此君坦诚,不拘节,不像平时,高高在上,威武不可侵犯。

    还是卸下官职的外衣,真实的面貌更可**,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乐乐姐,该不会看上了这棵树,而准备放弃者整座森林吧?”兔纸看了看钱振宇,又看了看郎乐乐,可人家钱董大人,只是一味地与老蛇谈起学校的故事,开心不已,不时仰面哈哈大笑,不时你捶我一拳,我拍你一下,好不快活哉。

    “你才看上了这棵树……”郎乐乐双颊飞红,咬了咬下唇,凶霸霸地回答。

    “哈哈,我看也是,这颗树可是神兽山脉上最高的一棵,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砍倒哦。”兔纸实话实,却好像是提醒。

    “哈哈哈,兔纸教授,你怎么用《砍倒》,不用《扑倒》呢?”喜喜插话进来,真如她的名字一样,给人增加喜感。

    “哈哈哈……,”郎乐乐张嘴大笑,两颗兔牙跳跃着,兰花指也点上了喜喜的额头,连同她的娇嗔:“喜喜妹妹,学坏了耶……”

    “嘿嘿,我乐乐姐,你也是寝室老三,咱们的钱董也是寝室老三,你俩还真登对呀,你这个老三能扑倒他那个老三吗?”突然,喜喜眼珠一转,激将道。

    兔纸在旁边煽风点火,道:“我敢打赌,你这个老三,就是美洋洋,他那个老三,却是灰太狼,一个是食草为主,一个以食肉为生,不是一个级别的,肯定会输。”

    嘿嘿,被人瞧了,郎乐乐体内的争强好胜分子,踊跃报名,要与人决斗一场。

    “切,你才会输,我……”郎乐乐冲口而出,完就后悔,可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好,我们打赌,如果你扑倒了他,我……”兔纸拍着胸脯,狂喷泡沫下豪赌注:“我跳脱衣服,我跳艳……那什么舞……”

    “哈哈哈……”郎乐乐和喜喜两人笑得不行,特别是郎乐乐,作为当事人,她接话,道:“好,我就等着你跳脱衣舞,跳艳……那什么舞了哦,嘿嘿……”

    临末了,她还冷笑两声。

    看兔纸的神情,就像在看手下的残兵败将,她跳脱衣舞,跳艳舞已成定局似的,这份自信,还真令兔纸打了一个哆嗦,但抬头凝神,那身白衣男子的气慨,唉,无论如何,哪是这个傻女生能够驾驭得了的呢?

    “那你要是输了呢?”兔纸下了血本了,当然得讨回来,因此,她在郎乐乐绝对自信的时刻,给她泼了瓢冰水:“不许反悔的哦。”

    “要是我输了?”郎乐乐瞪着杏眼,眨眨睫毛,瞠目结舌。

    “怎么样呢?”兔纸不高不低,不慌不忙地问道。

    “我,我……”继续张嘴结舌。

    “怎么样呢?”兔纸好心情地重复着问。

    “我扑不倒他,我让他扑倒,哈哈哈……”

    哈哈哈……,某傻女当时是如此想的,她也是如此了出来。

    她居然不以为耻,反而大声笑了起来,好像挺光荣似的……

    “切,不是一个故事吗?”喜喜拉着兔纸的手,奇怪地问道。

    “就是就是,她就是一无赖。”兔纸横斜着眼睛,鄙视郎乐乐。

    郎乐乐感觉着那两人的目光,不大友善,因而,她合拢了嘴巴,收起了笑容,正经严肃地回答道:“如果我输了,我请你们吃饭,看电影,泡温泉,看跳脱衣舞……”

    “好好好,到时候一条龙服务,直到我们满意为止。”兔纸见好就收,上前揽住郎乐乐的肩,嘻嘻而笑道:“这才是打赌的样子嘛。”

    喜喜也被兔纸拥在另一个肩膀下,她帮腔道:“这才是咱们的好姐姐嘛。”

    “切,到时候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哦,别高兴得太早。”郎乐乐不识时务地道,立刻遭到了两个人的一致对付。

    兔纸:“多用眼睛看看,多用脑子想想,你真的可以扑倒他?”

    喜喜:“依我第三方最公正,最客观的观察,好像,乐乐姐赢的机率为0……”

    兔纸:“喜喜的双瞳就是比我们平常人要看得远……”

    喜喜:“兔纸教授就是教授,比咱们这些学生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呀……”

    倒哦,她俩人一唱一合,你捧我我捧你的,完全把郎乐乐当空气。

    “好,我就要让赢的机率为100……”郎乐乐涨红着脸,咬牙切齿反击道。

    兔纸:“切,吹牛……”

    喜喜:“看,好多的牛在上飞……”

    两人同时望,还指着空,眼珠转动,那神情,好像真的看到了牛在飞似的,做得有模有样,像模像样。

    “好,我是牛,我吹牛,我就把你们吹上……”郎乐乐气极了,胡八道之外,还手脚并用,对准兔纸和喜喜两人,就是拳打脚踢。

    那两人本来比郎乐乐多一个人,势力和实力都比她强,但她们却同时跳开了,一个逃,一个挡……

    郎乐乐对付挡的那位,逃的另一位又赶过来救驾。

    三人闹得不可开交,但笑声却从未间断过。

    而剩下的梦魇娘子,就想要刺激刺激下酸泡萝卜,故意走到她身边,声地提醒道:“酸儿妹妹,你确定你能令老蛇放弃整座森林,而吊死在你这棵树上吗?”

    酸泡萝卜扭脸,斜睨着梦魇娘子,掂量着她的“好心好意”。

    “敢不敢确定是我的事情,就不劳梦儿姐姐您操心了……”她加重语气,也故意刺激她,道:“怕姐姐你白了头发,找不到姐夫了哦,那是酸酸的罪大恶极!”

    “你……”梦魇娘子被噎得,火冒三丈,但不好发作,只得扭着腰肢,踩着高跟鞋,妖娆妩媚地拂袖离开了,只是在离开之前,得找回面子,骂道:“哼,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鼻里闻着紫罗兰的香馨,看着紫罗兰的背影,酸泡萝卜真是感慨万千:

    岁月是把杀猪刀,同时也是雕刻师,它能少年出英雄,也能将英雄变老年,英雄迟暮,比如自己的义父,含辛茹苦将自己拉扯大,但如今,他老了……未完待续

    ...

    ...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