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462 戳到了笑穴
    喜喜被郎乐乐无意中,戳到了笑**,她“哈哈哈哈……”大笑个不停。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开始时,兔纸好奇地问道:“喜喜,想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们大家都笑笑呗。”

    当时,郎乐乐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导致喜喜笑个不停,她也好奇地问道:“就是嘛,笑话与人分享,你就得到成倍的快乐;如果你与别人分担忧虑,你就减少一半的忧虑。”

    都说笑声是快乐的象征,特别是发自内腑,更能体现这个人的好心情。

    “哈哈哈哈……,我……”可喜喜这个笑声,却并不是因为快乐,纯粹的物理运动,与心情无关。

    “说嘛,快说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哦。”郎乐乐又是一根手指头,又戳到了喜喜同样的部位,嘿嘿,立刻,喜喜停止了笑声,但因为张嘴大笑的连贯动作,而差点导致了泪腺的崩溃,泪流不止。

    “郎乐乐,你这个混蛋……”喜喜来不及擦掉眼泪,回过头来,对准郎乐乐的胸口就是一拳头,还连同她恶狠狠地谩骂声:“你哪里不点,非点我的笑**,你想我笑死吗?”

    郎乐乐莫名其妙,摸着被打的胸口,委屈地问道:“笑**,有这个**位吗?它们在哪里?”

    懵懂的表情,令泪流满面的喜喜于心不忍,心说:“或许她还真不知道,所以,不知者不为怪。”

    她都准备道歉了,可兔纸的一句话,令喜喜肝火直冒。

    只听兔纸在前面说道:“乐乐姐,你不是熟读相书吗?你还告诉我各个**位的位置,你忘了么?”

    “兔纸。你可别瞎说话,我什么时候与你讨论过相书的事情了?”郎乐乐觉得自己被出卖了,当场翻脸:“我明明就没有说过,你这是挑拨是非,你学坏了你呀……”

    “乐乐姐,咱俩关系这么好,你经常与我探讨你的相学研究。你真的忘了。还是故意……”兔纸欲言又止,郎乐乐无可奈何。

    “你,你……”气鼓鼓地指着兔纸。却气结郁闷,不停地喘着粗气。

    这幅模样,分明就是心虚的表现嘛。

    你说气人不气人,她明明知道人体的**位。这会儿却像失忆了一般,就是不承认。

    喜喜正在气头上。管她会不会**位,也当她是明知故意而为之。

    因此,她心头火起,停止了控制滑板的飞行。降落于一处平地之上,面对郎乐乐,与她算帐。

    “喂。我说乐乐姐,咱俩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吧,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紧盯郎乐乐的眼睛,理论道。

    “不是不是,坚决不是。”郎乐乐拼命摇头,说道:“咱俩今日之前,还不认识,是吗?我有这个必要吗?”

    “呃……”喜喜眉头一动,咽了咽喉咙,眼里的双瞳定格。

    “再者说啦,咱们正在逃跑当中,我如果故意的,想让你死,那我和兔纸,岂不是要跟着陪葬,对吗?”郎乐乐据理力争,在危急关头,竟然异常清醒。

    “理是这个理,话是这么说……”喜喜犹豫了,但还是不甘心,自己差点被笑死的风险。

    “我还未毕业,我还未谈恋**,我还未立业……”郎乐乐猛然抓紧喜喜的手说:“我都还没有报复那个魏君子,桃子,我怎么会给你陪葬死呢?”

    晕倒,这人,也太直接了点吧?

    喜喜又气又恼,还好笑。

    “怎么?给我陪葬,还委屈你了不成?”喜喜哭笑不得,厥嘴问道。

    “是。”郎乐乐老实回答,没敢直视郎乐乐的双瞳。

    “我很差吗?”喜喜气得脸都绿了,转过身,踏上了滑板。

    “是……”郎乐乐像台复读机,跟了上来,拉她的手,说道:“不是,是我很差……”

    郎乐乐看到喜喜生气了,忙补充道。

    只是,这个补充稍微有些晚。

    “下去,我不载你了。”喜喜本来就是小女孩子,小女孩子一生气,当然是不与你玩了。

    “不行,我得跟着你……”郎乐乐耍赖皮了,一把抱住了喜喜的腰,说道:“今天你不带我也得带,带也得带,我就跟着你了……”

    可不是吗?如果喜喜不载她了,她得走到南山魔法学院附属医院,虽然距离不大远了,但这是山里哦,山路不好走,还可能遇到飞禽猛兽,还有可能再遇到那两个,还在打斗的矮胖子和瘦高个子,那要是遇到了,还不得将她囚禁运往神秘岛?或者更危险……

    咦,太可怕了,她都不敢再往深里想了。她的上下牙齿,也开始打战了。

    兔纸还是站在喜喜的前头,她有些于心不忍了。

    作为郎乐乐的姐妹,好友加“损友”,她觉得她该为郎乐乐说点什么。

    “乐乐姐,要不,我将我的凤凰借给你骑?”兔纸此言一出,立刻遭到了郎乐乐的怒视。

    “都怪你,因为神秘组织收集上古灵兽,而你的火凤凰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因此,我冒死为了救你,你却忘恩负义……”

    郎乐乐越说越气,唾液星子乱溅。

    面对郎乐乐的无端指责,兔纸和喜喜同样的感觉,心说:“得,狗咬吕洞宾,她不识好人心,成疯狗了都……”

    因此,都拿她当疯狗看待了,就更不能待在一块滑板上了,兔纸也不借凤凰给她骑了哦。

    “下去,我们不要与疯狗在一起。”兔纸和喜喜同声叫道。

    “啊?哪里有疯狗?”郎乐乐茫然四顾,不解地问道。

    “你……”两人同时回过头来,鄙视郎乐乐。

    “啊?我?……”郎乐乐指着自己的鼻子,好无辜地说道:“我又不属狗,要疯也是只疯羊嘛。”

    “哈哈哈,原来你真有羊癫痫呀……”兔纸和喜喜对望一眼,四只眼睛,六个瞳仁,笑意嫣然。

    “喂,兔纸妹妹,你不是属狗的么?难道疯狗是你?”郎乐乐忽略掉她们的嘲笑,向兔纸发起了语言攻击:“难怪,你咬我说会看手相,会点**位……”

    倒哦,她明明会看手相的,这会儿装什么小白兔了?

    人家真正的兔纸“小白兔”都没有发话,她哪来的发言权了。

    “你还说你不会看手相,不会点**位?”兔纸跳下了滑板,也将郎乐乐拉将了下来。

    “好吧,我承认会看手相。”郎乐乐在兔纸的**威之下,老实的承认了前半部位,但后半部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承认,不然,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但我真的不会点**位。”不管自己会不会此项,她都咬牙反驳,她怕喜喜发怒,她的双瞳可不是好惹的哦。

    但同样的,兔纸同学她也不能得罪,人家的“隐身之术”太厉害了,如果两人言语不和,打起来了的话,吃亏的终究是自己。

    全部的原因,都怪自己在这三人当中,太弱了不是?

    “我是女主哎,好憋屈,不管是同学,还是对外,总是最菜的那一位……”郎乐乐越想越不是味儿,鼻子发酸,眼泪汪汪的,情不自禁流下了面颊。

    “我说我不会点**就不会点**,你们欺负人……”天,她居然哭了出来,蹲在地上,头俯在膝盖上哭诉着。

    “乐乐姐,你起来……”兔纸也觉得刚才有点过分了,弯腰挽扶着她。

    可郎乐乐看到只有兔纸来搀扶,并没有陪礼道歉,也没有喜喜过来意思意思,这不就说明了,喜喜没有原谅自己。

    呃,如果自己做错了的话。

    总之,她不认为自己错了,莫名其妙的遭到了不公正待遇。

    因此,她哭得更凶了:“都一个一个欺负我,本来是救兔纸妹妹的,可差点被毒死我了,呜呜,咳咳咳……”

    她还故意咳嗽几声,好像毒气还残留在身体当中。

    兔纸觉得好笑,但郎乐乐说得又是实事,当时是她来救自己,被矮胖子和瘦高个子逮住了,她们试着隐身,又被毒气所伤。

    而刚才,更凶险了,她们三人又被毒气所伤,被矮胖子的“雾鬓水鬟”,变成了人棍,那滋味,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

    千错万错,刚才还不该冤枉她。

    “好了,乐乐姐,快起来吧,是兔纸对不起您,不该冤枉你点了喜喜的笑**……”兔纸又再次躬身去扶郎乐乐,眼望着喜喜说道:“喜喜,就算乐乐姐点了你的笑**,你也不至于笑死了,对不对?”

    喜喜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兔纸趁机眨眨眼睛,继续说道:“既然能够点到笑**,也可以解除的,对不对?”

    “对,现在不是正常了吗?”郎乐乐泪流满面,扬起脸接荏回答。

    回答完后又后悔,意识到这句话说出来,就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会点**道的哦。

    嘿嘿,兔纸看着郎乐乐微笑了起来,又觉得不妥,就转脸看着喜喜,抿嘴而乐。

    喜喜也不好意思再这样僵持下去了,只好走了过来,轻轻道歉:“对不起,乐乐姐,刚才是我不好,冤枉你了,让你受委屈了。”

    这话好听,算是正式道歉了。

    郎乐乐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何况,她也只是被兔纸和矮胖子教育了一顿,要讲文明讲礼貌什么的,她现学现卖。

    要求兔纸和喜喜,能够做一个文明人罢了。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嘛。

    因此,她接受了道歉。(未完待续)

    ...

    ...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