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434 我们要话语权…(第一更)

434 我们要话语权…(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令郎乐乐没有预料到的是,荒泽孤雁明明胜利在望了,可最后夷陵校长发生了反转,居然将荒泽孤雁踩在了脚下。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还诬谄他,恶狠狠地问道:“快说,《晶莲花》在哪里?”

    不是说,文气大陆上近年来出现了一个神秘组织,专门偷盗人家赖以成名的各种兵器,以及收藏的古董宝贝等,大家猜测,你东林魔法学院的镇校之宝,说不定就是他们给偷走了,怎么他又诬赖荒泽孤雁,也就是诬赖南山魔法学院么?

    人群很激愤,郎乐乐更气愤。

    她站了起来,挥舞着拳头,气愤地高喊道:“你问神秘组织要去,有本事去找神秘组织……”

    led显示屏上,立刻显示出来的,就是郎乐乐这样一幅形象,一般人都**凑热闹,何况这是在自家的地盘上。

    因此,以郎乐乐为出头鸟,有样学样,全都站了起来,挥舞拳头,高喊道:“你问神秘组织要去,有本事去找神秘组织……”

    最后,喊着响亮的口号成了:“找神秘组织……”、“找神秘组织……”、“找神秘组织……”

    振撼环宇,响彻云霄。

    饶是如此,夷陵校长都不放开脚,踩着荒泽孤雁的右手背上,面色狰狞地扫了眼人群,他强大的土黄色魔法因子,全部迸发出来,仿如一层土黄色的电流,笼罩于他的全身上下,像钳了一层土地黄色镜边,令人望而生畏。

    两个男女主持人跑上了舞台,压压手,示意大家安静。

    神技天下:“各位各们。请安静,请听我说……”

    郎乐乐只得放下拳头,坐了下来,听两位主持人会怎么说。

    “请各位冷静下来想想,这是比赛现场,观棋不语真君子……”本来大家还安静地听他解释,一听什么“观棋不语真君子”这样的话。郎乐乐他们又火了。她又作为代表站了起来,大叫道:“人家冤枉你,你都不能说话了吗?”

    女主持人雪语轻轻立刻就着话筒。附和郎乐乐说:“同学们都说得对,我也非常赞同……”

    既然有人与自己站在一边了,郎乐乐也自觉地坐了下来。

    “但是……”雪语轻轻立刻把话题一转,郎乐乐一听不大对头。但还不知道女主持人要怎么说,她也不要像没头的苍蝇一样的乱答腔。因此,她紧盯着led显示屏,认真地看和听……

    雪语轻轻扫了扫舞台下骚动的人群,眼角上翘。微微笑着说:“但是,比赛有比赛的规则,我们不能扰乱比赛现场……”

    人群再次激愤。纷纷站了起来,反对:“反对。拿什么比赛规则压我们,我们要人权,我们要话语权……”

    她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立刻引得全体同学们激愤异常,又都纷纷站了起来,挥舞拳头喊口号:“我们要人权,我们要话语权……”

    真是笑话,我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越想越气愤,口号声越喊越响亮,最后,像抉堤的黄河之水,绵延千里而不可断绝。

    神技天下和雪语轻轻相视苦笑,本来说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平息这段纷争,没想到,事态愈演愈裂,而他们的荒泽孤雁副校长还在人家的脚下呀……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了荒泽孤雁,他一言不发,但眉头紧锁,紧咬嘴唇,明显的身受疼痛之苦。

    追寻两位主持人的目光,郎乐乐他们的目光,也情不自禁地停留在荒泽孤雁的右手背上了,那里,一只钉着铁掌的鳄鱼皮鞋,死死地踩着他的右手背上,他的右手掌心,几乎陷进了沙石地里,恍惚有血渍渗透了沙石。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恍恍惚惚重复着这四个字,从最开始的最大声,到现在的最低音,像唱歌唱嘶哑了的布谷鸟,泣血染红了杜鹃花。

    莫名的,郎乐乐的心在颤抖,自己也曾被桃子这样踩在脚下,这样的屈辱她感同身受。

    “好了,孤雁校长,咱们认输吧……”在全场突然的静默中,郎乐乐再次喊道,连同喊出声来的,还有两行咕咕冒着热气的泪水,凌乱于风中,纷扰人的心田。

    怎么可以认输,如果认输了,不就意味着,南山魔法学院偷了,他们东林魔法学院的镇校之宝《晶莲花》了么?荒泽孤雁怎么可能背负这样的罪名呢?

    因此,他咬牙也不能承认,他想办法反转。

    对,既然你夷陵校长可以反转,凭什么他荒泽孤雁不能够逆袭呢?

    再度凝聚所有的魔法因子,悄悄潜于左手掌中。

    他的右手背不是被夷陵校长踩着吗?他的左手还是可以自由行动的,对不对?所以哦,凝聚了所有的魔法因子之后,再度发力,左掌如风如刀,也不再喊出招式的名称,而是像夷陵书生反击时一样,将招术对准对方踩着自己手背的脚背,狠狠的灌了下去。

    其实这招还是有一个名字,叫“御土奇术”,以风的力量将土的魔法因子化解掉,并吸收为已所用。

    是的,荒泽孤雁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魔法技术,多数以吸引兼并为主,即为拿来主义,进步得非常快。

    夷陵校长反败为胜了,正得意洋洋,哪提防荒泽孤雁败中求胜,用了另一招不逊于第一招的魔法之术,将他的右脚背狠狠地拍下,并将他全身的魔法因子都吸过去了。

    顿时,全身懒洋洋的,毫无力气可言。

    仿佛被抽干了骨髓一般,他的左脚也失去了支撑,毫无风度可言,他再一次失去了水分,血液和体内的魔法因子,变得风干如纸,飘摇摇坠落于地。

    逆袭成功,人们莫名其妙。

    荒泽孤雁站了起来,握住右手疗伤。

    雷鸣般的掌声自发的响起,连同欢呼声,叫好声:“好,我们赢咯……”

    “南山魔法学院胜利了……”

    ……

    跟随夷陵校长来的东林魔法学院的领导、老师和同学们,当然不输气,他们纷纷举拳头叫喊:“我们夷陵校长还未出招,胜负还未分……”

    他们人少,喊出的话没人听见,就算有人听见了,也当没听见,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将他们的叫喊声,淹没在了人潮中。

    特别是郎乐乐,她开心极了,本来她怕荒泽孤雁受更重的伤,希望他认输算了,可没想到,她这位老乡的爆发力量真是惊人,骇人,居然反败为胜,胜得干脆利落。

    她的双手都拍疼了,脚也跳疼了,后来,她抱着武小七直哭,后来都哭得忘乎所以了,她的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搭上了文老九的肩……

    这下,有她苦受的哦,顿时,强烈的电流毫不容情地击打她,她哭得更凶了:“呜呜呜,老大,好疼……”可怜兮兮地望着文老九,眼泪水长流,而且她还抖动过不停,说出去的话都带着颤音。

    “唉,你呀……”文老九摔开了她的手,反而埋怨她:“你看你,又不是你打输了,你哭个什么劲儿嘛……”

    武小七笑了,郎乐乐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回答道:“又不是打输了我才哭,我这也不是哭,我这是高兴,呜呜……”

    说是高兴,她又瘪起了嘴,眼泪水积蓄在眼眶内,眩然欲滴了。

    “好了,高兴是要笑,不是哭……”武小七将纸巾递过去,文老九脱橡皮手套……

    这二位的动作,令郎乐乐既感温暖,又感无奈,她接过纸巾,躲到武小七后面了,怕文老九又要电她。

    但奇怪的是,被文老九脱手套的动作这么一吓,她的眼泪居然回流了。

    这时,舞台上传来了男主持人,神技天下的声音,叫道:“南山魔法学院vs东林魔法学院,荒泽孤雁副校长和夷陵校长的比赛,又是平局……”

    “这怎么可能呢?”郎乐乐跳着大叫了起来,喊道:“明明是孤雁校长赢了哇……”

    同学们都跟着叫喊,可是,神技天下并没有制止,也没有解释,而是任由这样的声音继续喊叫,直到自动停止。

    因为,因为,分分秒秒,都是动态发展,舞台上,两人持胶作状态,竟然无法分出胜负。

    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夷陵校长落败坏之后,他又悄悄的爬了起来,而荒泽孤雁并没有仿效他,踩着他不让他有所行动。

    荒泽孤雁第一时间是给自己疗伤,要知道疗伤是需要一个相对安静和安全的环境,恰巧,没有宣布结果,就意味着未知的变数太多了,夷陵校长的反击,就是其中的变数之一。

    夷陵校长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给自己疗伤,而是对荒泽孤雁进行反击。

    趁荒泽孤雁疗伤之际,他发动了另一个魔法,名称叫“流沙陷阱”,他本身是土系魔法,流沙是土质的一种,因此,这个“流沙陷阱”正好可以反克制,荒泽孤雁的“御土奇术”。

    荒泽孤雁正发动体内的魔法因子,为自己的右手脚疗伤,几乎可以自由活动了,漫天流沙,从头顶洒下,他只好停止疗伤,继续发动那个“御土奇术”。

    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未完待续)

    ...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