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388 逗你玩儿哟
    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这样吧,你们来掰手腕,输的一方就听从赢的一方,满足他所有的条件."荒泽孤雁如此提议,立刻遭到了郎乐乐同学的强烈抗议.

    这次,郎乐乐眼里的两束火焰,自然烧向了荒泽孤雁,恨不能将他的眼睛烧穿,让他成瞎子算了.

    "喂,你什么意思?你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么?"郎乐乐恶狠狠地盯牢他,可是眼睛里的泪水却模糊了视线,那两束火焰渐渐熄灭,还有浓烟冒出来,如烟如雾,最后变成了抽泣,哽咽着说道:"我掰得赢他么?他是男的……"

    "你明知道他是男的,而且还是校董事长,你跟他较什么劲呢?"荒泽孤雁小声地埋怨道,同时,转头从老板桌上扯过一叠纸巾,点点某人还在擦眼泪的手.

    "要你管……"郎乐乐还不领情,抬手打掉了荒泽孤雁手里的餐巾纸.

    "这样吧,我用一只手,你用两只手,咱们来掰一局试试?"突然,钱振宇居然同意了荒泽孤雁的提议.

    郎乐乐骇得眼泪水都回流了.

    "什么?"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这么有能耐,怕输了吧?"钱振宇嘴角擒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阴阳怪气地激将着,郎乐乐哪经激呀,当即卷起衣袖,气愤地回道:"我还不信邪了,我就不信,我两只手掰不过你一只手……"

    一会儿,两只衣袖都被她卷起来了,卷得高高的,露出两莲藕似的白嫩手臂来,把荒泽孤雁看得一愣一愣的.不解地问道:"你是要打架吗?不是掰手腕吗?关衣袖什么事?"

    "挡我的道了."郎乐乐随口回了一句:"不卷,我输了算你的么?"

    "切!"荒泽孤雁决定不开口,免得到时候她输了,有了赖皮的理由.

    卷好了衣袖,她还两只手握拳,几个手指相互拳击了一下,还双脚蹦了起来.蹦了几蹦.

    我倒.她这是上场打拳的节奏么?

    荒泽孤雁坐进了沙发里,不再理会那个蛇精病人的自由发挥.

    而是低头,看看那个东林魔法学院的夷陵校长.给他们的钱校董写来了什么样的信件呢?

    现如今科技这么发达,还用得着这么古老的原始通信方式么?那一定是什么样的机密,找钱振宇的麻烦,要让他不痛快呗.

    赫然所见.还真是一封挑战书.

    他使劲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通过这镜片的聚集作用.再凝神细观,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手写的字,算是便签.不算正规的公函:

    尊敬的南山魔法学院钱振宇董事长:

    鉴于贵校再次绑架我东林魔法学院的糯米校长一事,我校提出严正交涉如下:

    一,请将糯米校长毫发无损地送回来,连同她带走的我东林学校镇校之宝"晶莲花".

    二,如果贵方拒绝执行.我方将采取一切措施,后果由你方全权负责.

    原来.糯米校长带着桃子来参赛,暗地里偷走了东林学校的镇校之宝?

    会是事实吗?

    还是夷陵校长的借口呢?

    这个问题,有待商榷.

    这就不难理解了,为什么郎乐乐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时,会遭到钱振宇校董的突然袭击了.

    人家并不是要偷袭她,而是她撞在了人家的枪口上了,怨不得别人哦,只能怨你来的不是时候.

    荒泽孤雁弄明白了原委,他也很生气.

    不过换作是他,他才不会这样摔杯子摔花瓶什么的,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买来的,摔坏了还得买.

    当然咯,作为校董事长,他有的是钱,摔坏些瓶子罐子什么的,毛毛雨而已.

    但这样的行为显得很没风度的,好不好?

    堂堂的一校之掌舵人,被一纸挑衅书而气得摔瓶子摔杯子的,让人家东林知道了去,还不得笑掉他们的大牙呀.

    这就表明了:不战而输了么?

    荒泽孤雁看了看那两个,已经将手肘支撑于桌面上的,摆好了掰手腕架式的郎乐乐和钱振宇.

    那两人也同时转过了头,看向荒泽孤雁这边.

    这不,他俩的架式摆好了,还得有裁判裁定的,对不对?

    "怎么样?都准备好了么?"荒泽孤雁站了起来,走了过来,将这纸便签,交还给了钱振宇还空着的手里.

    钱振宇接过后,直接丢进抽屉里了.

    "快,早就准备好了."郎乐乐还挺着急的,眼睛的泪水还没擦干净,亮晶晶地看着荒泽孤雁,嘟嘴怪道:"快喊开始吧,要是我泄气了,输了算谁的?"

    "泄气了?"荒泽孤雁摇了摇头,歪头摸鼻,嗡声嗡气地问道:"什么意思?"

    "我蹲着马步在,你没瞧见么?"郎乐乐横了荒泽孤雁一眼,还翻了翻白眼.

    那意思是:"我这么优美的姿势你都没瞧见,你长眼睛是干什么的呢?而且你还是四只眼睛呀."

    荒泽孤雁这个气呀,我刚才不是在看"文件"么?哪有时间和.[,!]心思,看你摆什么pose嘛.

    在郎乐乐的好意提醒之下,低头一瞧,还真如郎乐乐所言,她双脚分开,半蹲着,像上大号的样子,她还咬着牙,鼓着眼睛,明显地在运气.

    难怪她会说"要泄气了"……

    荒泽孤雁看着,却想笑……

    "掰手腕是纯体力活儿,不准用气功."荒泽孤雁忍住笑,板着脸,训斥道.

    "我没有用气功,我只是蹲马步."郎乐乐不服气,大声申辩道.

    "不管,只能用力气,不能用武功和魔法……"荒泽孤雁严肃地发布比赛规则.

    "哪那么多废话,只要掰得赢,不管是什么办法,能掰赢的,就说明我有能耐."郎乐乐差点说出来"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的名言来了."

    "开始吧……"钱振宇不耐烦了,看着荒泽孤雁,提议道.

    "好吧,开……"荒泽孤雁向着钱校董点了点头,将手举了起来,那两人的眼睛追随着他的手,而警惕着.

    "始……"荒泽孤雁一声令下,两人的手腕就开始慢慢摇晃.

    郎乐乐两只手抓住钱振宇的一只左手腕,咬牙切齿,使出老大的劲儿,人家的手腕纹丝不动.

    搞半天,钱振宇是一个左捌子.

    据说左捌子的人聪明,因为我们习惯于用右手右脑,而左捌子却是在劳动右脑子的时候,左脑子也在活动.所以,比一般的人要聪明一些.至于科学不科学,不是本书要讨论的范围,一笔带过.

    荒泽孤雁刻意地看了看钱振宇.

    他们打交道也只不过是这半年来的事情,对这位全校最高领导人,还真不大了解.

    从外表上来看,年龄也不大,30岁左右的年龄,外表俊朗,挺拔飘逸.

    暗自猜测,他应该算是富二代出身吧,如果是自己打拼,这么点年龄不该有这么大的成就的,对不对?

    这与东林现任校长夷陵书生一样的,家族企业了.

    而钱振宇又更胜一筹,他当了董事长,这可是他说了算,不同于总裁,比总裁更高级别了.

    总裁相当于夷陵校长,和漏斗校长之类,是职业经理人,全权负责打理公司.但决策权还处决于董事会,董事长.

    荒泽孤雁这一分神,那掰手腕的两个人,已经处于胶作状态了.

    郎乐乐双手掰着钱振宇一根手腕,开始使出吃n的劲力,将钱振宇的左手腕给掰动了,她一鼓作气,再接再厉,就只见钱振宇的左手腕,慢慢地向桌面靠近,近了,又近了,郎乐乐脸上的笑容更娇艳了.

    就这一场面,看得荒泽孤雁大吃了惊,眼镜差点滑下了鼻尖.

    从鼻梁上方,透过眼镜架的缝隙,看了眼郎乐乐,后者也正得意地扬头,一幅舍我其谁,胜利是属于我,属于劳动人民的骄傲模样,荒泽孤雁直摇头叹气.

    唉,你以为你真能赢得了钱校董?人家让着你啦,逗你玩儿哟!

    于是,自然而然地,他往钱振宇脸上望去,嘿嘿,果不出他所料,后者脸色如常,目光如炬,神采奕奕地看着郎乐乐得瑟的眼睛.

    "怎么样?我赢了吧?"郎乐乐不改本色,双手压着人家的手腕,离桌面大约五个厘米的距离,得意洋洋地问道.

    "你认为呢?"钱振宇反问道,语气不高不低,平静如波.

    "看着吧,我赢定了."郎乐乐大喝一声,再加把力,嘿嘿,奇了怪了,钱董的手腕就这样被压着,但郎乐乐再怎么使力,却再也压不下半分.

    郎乐乐眨巴眨巴眼睛,不敢相信,不可思议地望了望自己手腕,再望了望对手的脸,后者脸上,一脸的平静,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只是眼睛,两点如豆,精光闪烁.

    "哈哈,乐乐同学,你赢了吗?"荒泽孤雁终于忍不住笑了,拍手问她.

    "哼,哼,哼,哼……"郎乐乐气鼓鼓地哼了四哼,像哼歌一样的,叫道:"我就不信这个邪……"

    "吼吼……"暴吼两声,两只手使劲地往下压……

    "怎么样呢?"荒泽孤雁替他帮腔,手指点着桌面,笑问道.(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