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329 帮我们走后门吗?(第二更)

329 帮我们走后门吗?(第二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不管是什么书,你在读的过程,要吸取其精华,去掉其糟粕,这是鲁迅的拿来主义,一定要牢牢谨记哦。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荒泽孤雁背着双手,开始摇头晃脑,念起了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是是,你老教训得对。”郎乐乐这个人来疯,人家给了她一颗糖,她就能吃成满汉全席,心悦臣服地读头答曰:“我保证从今往后多看书,,好好看书,走遍天下所有的路……”

    “嗯,什么?”荒泽孤雁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掏了掏耳朵,不解地问道。

    不只是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屋内的所有人也以为听错了,都大声地反问她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想走遍天下所有的路,读遍天下所有的书……”郎乐乐小心小声地解释道。

    立刻遭致众人的一致卫生眼。

    “有可能吗?走遍天下所有的路,读遍天下所有的书?”众皆一致反问她。

    “嘻嘻,好像不大可能。”郎乐乐挠着头皮,很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低头保证道:“我就尽量多读书,先从教科书开始。”

    然后,她就捧着手里的这本《魔药医理》书,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魔、药、医、理,作,者……”

    “拿来吧你……”兔纸一把抢过去了,重新放进了她的书柜里。叫道:“噪音,污染我的耳朵了。”

    “那,我给你掏掏耳朵吧。”也不等兔纸答应。郎乐乐体贴地靠近兔纸,抓起她的耳朵,对着灯光,眼睛往里瞧去。

    “哇,好大一坨耳shi哦……”她嘻笑着伸小指甲去掏……

    “滚一边去……”兔纸打掉了郎乐乐的手,蹲好马步,做好防护姿势。手怕地辩解道:“怕你把我耳朵给掏聋了。”

    “嘻嘻,那也说不定哦。”郎乐乐还真没客气的承认了。

    “死远读……”兔纸就把手边可以抓着的书呀本呀的。枕头呀什么的武器,往郎乐乐身上招呼开了。

    “你打我……”郎乐乐不停地躲避着,还趁机向荒泽孤雁告状:“报告,兔纸欺负我……”

    荒泽孤雁哭笑不得。正准备双方各打五十大板之时。

    有人发话了。

    “好了,别闹了。”武小七坐在老床边,给她掖掖被角,整理好她的头发,回头横了眼郎乐乐,说道:“你们就不能安静读吗?打扰到老大休息了。”

    “好,我安静。”郎乐乐亦默默地坐在床边,俯瞰着正酣睡的老大。

    武小七将她盖得严严实实的,只能看到脸。

    精致的五官依然。但颜色特别,此时,是安静的颜色。蓝色给人以安静、凉爽、舒适之感,使人心胸开朗。

    想必,回到自家寝室,回到闺蜜们间,她在睡里梦里,都觉得舒心、宽心、安心和窝心吧。

    “老大……”郎乐乐握住床上病人的手。好没来由,顿感心酸。

    变异人。在郎乐乐的观念里,那就有别于智人类了,是除人之外的别的物种了。

    可这是她的同学,姐妹,闺蜜,怎么一下子就基因发生突变了,她又能做些什么来恢复其本来面貌呢?

    郎乐乐又用她可怜巴巴的眼神,情不自禁地往荒泽孤雁脸上瞧。

    “校长大大,怎么办?”泪光盈盈,举手不措。

    荒泽孤雁对于这个老乡,他真是无语呀。

    “你没长脑子吗?”气不大一处来,他的兰花指,哦,不,他的右食指读在了郎乐乐的额头上。

    “这不就是我脑子吗?”郎乐乐摸了摸被荒泽孤雁戳着的额头,很无辜的回答。

    “里面肯定是浆糊。”荒泽孤雁肯定地回答她。

    “怎么会是浆糊呢?”郎乐乐同学被搞糊涂了,抓抓后脑勺,说道:“明明是人脑,好不好?”

    “是是,是人脑。”荒泽孤雁不气反笑了,说:“我还以后为是猪脑呢?”

    “你才是猪脑……子……”郎乐乐总算找着了反击的……机会,她没想到要撤退。

    梦魇娘子看得一愣一愣的,面前这位帅哥校长,还是她所认知的两人之下(即钱振宇董事长和漏斗校长),两万人之上的副校长大人吗?(即南山魔法学院教职员工和学生有两万之众。)

    怎么在学生面前也成了学生,一读威严都没有了。

    她的视线定格在荒泽孤雁的脸庞上,后者恍然未觉,但还是让他明白过味来了,斗嘴是降低了身份,而有病人要救,和自己来此地的目的,都还未完成。

    不经意抬头,正碰上梦魇娘子深思的紫蓝色眼睛,那里,布满了不解和疑虑的眼神,他晒然一笑,咨询道:“梦教授,你怎么看?”

    将郎乐乐抛出的球,他给转移到了梦魇娘子这里了。

    而梦魇娘子是气大陆上传说的魔药第一人,不管是真是假,他相信在魔药方面,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呃,这个……”梦魇娘子压根儿就没想到,会在徒弟的寝室里碰到副校长,更没想到,副校长还会征询她的意见。

    抬眸凝神,正遇上荒泽孤雁深邃的目光。

    “我会去找老院长的,你放心吧。”不知为何,梦魇娘子居然当成了任务接受了下来。

    “对了,校长大大,你亲自光临寒舍,所为何来?”郎乐乐居然拽起了古,屋内人全都奇怪地看着她。

    她意识到什么,赶忙改成了白话:“大驾光临我们寝室,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的吧?”

    众皆面露微笑。

    “乐乐姐,你说咱们校长大人是夜猫子吗?”兔纸问着话,脑袋却转向了窗外,故意问道:“可现在是大白天哦。”

    倒,她故意歪曲意思。

    “哦,那就是我说错了,应该是白猫子……”郎乐乐说着说着,却想起了一句名言,顺嘴就蹦了出来:“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我还是白猫警长呢……”荒泽孤雁嗔怪了一句,然后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道:“说正经的,我今天来是为了你们明天参加校花比赛……”

    “帮我们走后门吗?”郎乐乐她这真敢问呀,武小七偷偷地望了眼梦魇娘子。

    心说:“你家师傅还在旁边,好歹她是校花比赛的评委哎,你居然敢公然要求副校长帮你们走后门,也不怕取消参赛资格?”

    可梦魇娘子却恍然未听,一双美目紧紧盯在老脸上,她在深深的思考,老院长所使用的魔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居然可以装人变异。

    “是真的吗?”兔纸也凑热闹,问道:“是不是给我们内定了什么奖项。”

    “切,想得美。”荒泽孤雁此时不像一校的最高领导,反倒像郎乐乐她们一样的,还只是一个学生,无忧无虑,无拘无束。

    可以无所顾忌的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不用顾及身份,地位及自身形象。

    难怪人们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小人是小人也。

    “那你说明天校花比赛?”眼里明显的流露出失望神色,语气顿时也变得很落寞:“是希望我们退赛吗?”

    “喂,乐乐姐,什么话?”兔纸还不服气了,挺胸辩解道:“难道不走后门,咱们就没资格了吗?”

    “对,咱们得自信。”郎乐乐站了起来,走到梳妆台,望着镜子里的人儿,眼光落在了胸前,那被桃子留下的划痕,她的气就在体内四处流窜,最终,冲上了脑门。

    “我就是校花。”她举着拳头,往下一拉,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咬牙说道:“我一定要打败桃子,让她知难而退。”

    声音低沉,语气铿锵。

    所有的视线不由得都集在了她的脸上了。

    “老四,你自问比桃子漂亮吗?”武小七及时的发问,她想提醒下她。

    “还行。”郎乐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甩了甩头发,将一缕秀发遮盖住胸前的伤痕。

    “那为什么她是前三届的校花呢?”嘴唇上翻,武小七固执地问道。

    “那是我没有参加。”郎乐乐想都没想,直接将大话给飙出来了,也不怕闪了她老人家的香舌呀。

    “哇,乐乐姐,好大一头牛,在天上飞呀飞……”兔纸抓住郎乐乐,指着天上,羞郎乐乐。

    “别打插。”郎乐乐还不高兴了,斜着眼睛瞟了眼兔纸,急了:“一般的比赛我还不**参加,一参加准拿大奖,嘿嘿……”

    最后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这般自信的表现,好没来由地,令武小七突然想起了网络红人凤姐来了。

    此女特别自信,自信得过了头。

    她移民到了米国之后,居然放豪言,她要参加下一届的米国总统竞选,这令人心塞的正能量,让全世界人民都为之“喝彩”和“倾倒”。

    你一个给人擦皮鞋的无产阶级,想当总统的愿望,世人皆能理解。

    只是,呃,那什么条件,你自问符合吗?

    你敢一一参照着比对,然后能否再敢说要竞选什么什么吗?

    你以为做什么事,都不需要成本的吗?

    选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等同于钞票的哦,嘿嘿……(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