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322 别过来……(第一更)

322 别过来……(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且说荒泽孤雁打插,转移话题,教训郎乐乐和兔纸,不是淑女可以装淑女的。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装淑女呢?”郎乐乐眨巴眨巴长睫毛,不可思议地问道。

    呃!

    荒泽孤雁打了一个嗝,然后掩嘴微笑,非常绅士地站直了,吐词清晰地念起了《女论语》:“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唇……”

    在郎乐乐的观念里,念诵古诗词歌赋等很传统的化,当然应该是摇头晃脑,浅唱低吟。

    而荒泽孤雁念起来,却是正儿八经,有板有眼,一字一顿的……好认真啊……

    她忍不住想笑,笑的时候还动手动脚。

    “哈哈,行莫回头,语莫掀唇……”郎乐乐的拳头毫不客气地,直奔荒泽孤雁一开一合的厚实嘴巴上了,大笑道:“那你念的时候干吗掀唇呢?”

    兔纸凑趣着问道:“乐乐姐,什么是掀唇?”

    “掀唇就是……”郎乐乐正欲解释时,不经意回头,她的嘴张得了最大的限度了,再张只怕就会撕咧了嘴唇。

    兔纸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郎乐乐的回答。

    顺着郎乐乐的目光,兔纸成了郎乐乐一样的表情,而且更夸张的是,她不仅张大了最大限度的嘴巴,她的眼珠子也快瞪出来了,像两枚黑宝石,几乎粘在了水缸里老的身上了。

    那人民教师荒泽孤雁副校长,因为本来就面向着水缸站着,在他念完了《女论语》,被郎乐乐的拳头打扰,笑话他时。他都未报复她,兔纸的凑趣也没能打扰到他。

    可见,他的自控能力非常强,因为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并没有像郎乐乐和兔纸一样的,目瞪口呆。呆若目鸡。

    但他还是表现出了全身僵直,瞳孔收紧,似在拼命地抵抗着什么,紧张到了极读。

    “哐啷……”一声,寂生灭肩上扛着的摄像机,终于咆哮着滚落于地面上。

    由于地面是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硬度够硬,强度够强。而摄像机是当今世上最先进的设备,但并不代表它的硬度够硬硬。强度够强。

    它们在地板上相遇了,结局是:摄像机没有粉身碎骨,但是受到了严重的皮外伤,镜头被打歪了,机壳裂开了缝。

    寂生灭却并未弯腰去捡,而是与兔纸一样的,眼珠突出,嘴歪目斜。

    那月妖舞的自控能力不比荒泽孤雁差。但到底她是女的,被干扰时容易分神。

    听到了摄像机摔到地上的声音时。她强自镇定的神情终于松懈了下来,望着水缸的佯装自若的神情,俯瞰地面时,看到摄像机的伤残模样,她尖叫着蹲了下来。

    “天,老蛇的摄像机……”她兀自捡起了摄像机。并扭还原了摄像头,合拢了机壳,再对准水缸拍摄,看看有没有摔坏。

    她的这一连串动作,都未能打扰到那三个人的表情。

    保持着这一动作。直到……

    水缸被打摔了,药水洒了一地。

    月妖舞蹦跳着跑开了,她的摄像机并未伤到内核,还是能够摄像。

    她跳开之后,继续拍摄,尽职尽责地担负起她作为一个媒体人,应该有的职业操守。

    寂生灭这才恢复到了正常的神色,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之后,窜到月妖舞身边,伸手想接过摄像机,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还可以摄像吗?”

    “还好。”月妖舞将摄像机还给了寂生灭,神色慌张地又回过头去,看向那个奇迹发生的地方。

    荒泽孤雁和兔纸也都跳开了,站在安全范围,即药水流不到的地方站定了,也看向那个奇迹发生的地方。

    只有郎乐乐同学,她并没有躲避水缸破碎而流下到地面上,流到她脚下的药水,也没有躲避那水缸破碎之时,飞溅到她身边的玻璃碎片。

    她呆呆地,傻傻地站着,看着破碎不堪,玻璃碎片,残渣剩水的一幕:

    当寂生灭肩上的摄像机摔地之时,水睁开眼睛的,全身深蓝色的老,她,她居然可以行动,她抬手拨掉了鼻的管子,那是氧气的输送管。

    然后,不可思议的奇迹,令屋内所有人大跌眼镜。

    老站了起来,虽然开始时很艰难,摇摇晃晃,而且还要与药水的浮力相抗争,她站起了又跌倒,脸上是痛苦的神色。

    “老大……”郎乐乐喃喃呼唤,可老恍若未闻,继续她起来的动作,一遍又一遍。

    最后,她一发恼,漂浮于水面上,双脚用力向水缸壁蹬去,一下,没什么动静,两下,还是没什么动静,三下、四下……,终于听到了玻璃开裂的声音。

    郎乐乐几乎看到了老脸上,有了微许的笑容。

    再然后一鼓作气,双脚不停地蹬着玻璃壁,不大一会儿,玻璃碎裂,轰然几声,她如愿地站了起来。

    “老大……”郎乐乐开心极了,欢笑着跑过去,却在水缸前顿住了。

    跟着泪花闪烁眼眶,盈盈欲滴。

    泪眼纷纷,站立起来的老,虽然被染上了深蓝色,看不见皮肤,但她还是可以感受到,其伤痕累累,惨不忍赌。

    因为有血,浮现于她的表面皮肤,正随着她的动作,或浓或淡地变换颜色。

    常识告诉她,如果是光线混合,红光+蓝光=粉红色。

    而这血液是浮动着的,蓝色是浸染入肌理了,红色印在蓝色上,它呈现的却是紫蓝色。

    像极了梦魇娘子的一头波浪卷发,对了,更像极了梦魇娘子采*花阁里那一片随风招展的熏衣草。

    “大姐,你的血……”郎乐乐语无伦次,扑到老跟前……

    “小心……”荒泽孤雁一声惊呼,郎乐乐不明所以,继续去抓老的手。

    目不转睛地盯着老,问道:“你怎么了?你怎么在流血?”

    当手触摸到老的手指尖尖时,一股强电流将郎乐乐给振飞了出去……

    她脚步“蹬蹬蹬……”倒退着,而脚步经过的地面,水流又是导电体,一阵一阵可视的蓝色电压,不停地将郎乐乐打击,“嗞嗞嗞……”有声,郎乐乐就像一个被电击了的伤残人士,整个头发全都竖起来了,而且还有烟冒出来,长而直的头发,都卷曲了起来。

    我倒,好像一卷电线,不,更像弹簧,在头乐上方一上一下的弹跳着,弹力十足。

    她这一滑稽的打扮,令观者无不想笑,但如此场合,兔纸和月妖舞两个女生,仍然笑了,但是笑带泪,有泪光在笑容滑落。

    如此看起来,老是彻底的变异了,她全身流血,还带有电流。

    流血是自残,电流是防御。

    流血是限制她的行动,电流是保护她不至于被攻击,受伤害。

    “老大,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郎乐乐被荒泽孤雁扶住了,将她交到了兔纸手里之后,荒泽孤雁踏着残渣剩水的地面,缓缓走向了老。

    “别过去……”郎乐乐在身后出声相告。

    “别过来……”老终于开口了,她露出惊恐的神色,脚步悄悄往后移。

    这一刻,饱含的泪水,终于顺着郎乐乐的眼角,倾盆而下。

    她的老大清醒了,心情是又喜又悲。

    郎乐乐的心情又喜又悲,而她的老大,才清醒过来的老,同样的心情,又喜又悲,还有着惊恐。

    因为,在他们眨眼的瞬间,老大身上皮肤的颜色,又呈现出了烟灰蓝。

    她悄悄往后移动了脚步,就这一缓慢的动作,烟灰蓝的肤色上,就有鲜血浮出来……

    在郎乐乐警告,老哀求的声音,荒泽孤雁的脚步一滞,但他并未听话的停下来,而是快人一步,伸出双手,左右搏击,快如闪电地读上了老的**位。

    从上到下,全都是止血的**道位置。

    终于,老安静了下来,血色亦回归于肤色里,她又恢复了正常的深蓝色。

    郎乐乐一把抱住了老,可刚一接触到她的肌肤,立刻又遭遇一次更加强大的电流袭击。

    幸好,郎乐乐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镇定多了。

    有了心里准备,当感觉到不对,她立刻跳开去,警惕又怜惜地看着老。

    “喂,老大……”她小声地哭泣着,泪水和着怨恨的目光,悲凄地问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这,也是屋内人,包括荒泽孤雁、兔纸、月妖舞和寂生灭在内,大伙儿都想知道的原因。

    寂生灭扛着摄像机,尽职地将整个场面都拍摄了下来,同时,伸长耳朵,想要听老的解释。

    “我……”老自觉地逃离开,隔着三米的距离,踩着残留地面的药水,以及玻璃碎片,连连摇头,辩解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背转身去,捂住脸,嘤嘤哭泣。

    郎乐乐愣住了,再一次转过脸去,看向荒泽孤雁,很无助地请求帮助:“校长大大,怎么办?”

    倒,又来了呀……

    荒泽孤雁真是头疼。

    同时,他更无语。(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