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302 你是白毛女?(第一更)

302 你是白毛女?(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兔纸一直看着室内的情形,此时,她和郎乐乐一样的,心内非常明了,酸泡萝卜为什么突然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骚乱她爷爷来了。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目测,此女巧立名目,要私吞老专家的个人财产。

    她拿鄙夷的目光,瞧着酸泡萝卜,瞧着瞧着,她还真的有读怀疑她的智商了。

    心说:“老专家既然认了你这个孙女,从小把你养到大,娇生惯养,从未亏待过你,他的财产还不是你一个人的么?你就急在此一时了?

    嗯,应该是听闻梦魇娘子回来了,怕梦魇娘子得到老专家的宠爱,夺去了财产罢了。

    所以,胆大包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欺诈你爷爷,要是传出去,呃,纸是包不住火的,你算是出名了,出大名了哦……”

    兔纸既然都明白此道理,她相信,老专家又不是老糊涂了,他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自己的孙女。

    他宠她,是因为觉得自己有亏欠于她,愿意补偿她吧。

    只是,狼来了的故事,想必,也会有不灵的时候。

    果真不出兔纸所料,老专家将空白支票本又收回抽屉里了。

    “酸儿,快回去睡觉吧,女儿家睡眠不足,对皮肤不好,会变丑的哦。”老专家对酸泡萝卜说完后,又将此话对着梦魇娘子,和在场的所有女生都重复了一遍。

    “梦儿,你也回去吧……”然后看向郎乐乐,兔纸,还有护士小玲:“你们,该干吗干吗去,别呆在这里。病人也需要休息了。”

    嘿嘿,这明显的就是下逐客令了嘛。

    酸泡萝卜目的没达到,当然不会善罢干休。

    “爷爷,人家睡不着,想爷爷了,所以跑来看你。”她挽住老专家的胳膊。凤目斜睨,睡眼惺忪,然后头靠在老专家肩上,撒娇说道:“都好几个月没见了,你还赶我走?”

    咦,都几个月没见了,一见着就伸手要钱……

    郎乐乐和所有人都一个心思,除了鄙视还是鄙视。

    鄙视过后,又心生寂寥:“真是同人不同命呀。虽说此酸泡萝卜是个孤儿,却被老专家收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一般人过得都滋润。”

    再反观梦魇娘子,同样身为孤女,一切都靠自己拼搏,上天实在有失公允。

    “酸儿。爷爷这不是心疼酸儿么?怕我这么漂亮的宝贝孙女变丑了,我未来的孙女婿只怕会跑了哦。”老专家揉揉她的秀发。将她放开,站了起来,伸下老胳膊老腿,自嘲道:“爷爷老了,熬不得夜了,好累呀。我去休息了……”

    “爷爷,支票……”看着老专家进了里屋的卫生间,关上了门,她还兀自站在原地,招手高呼。

    梦魇娘子将她拉过一旁。瞪眼训道:“你还是不是人,爷爷都这么宠你,你还几个月不回来看他,你一回来就要钱,你还有没有良心?”

    口水喷在酸泡萝卜的脸上,手指戳在了酸泡萝卜的胸口上,梦魇娘子还两眼喷火,不停地数落酸泡萝卜,令她很不爽。

    是的,钱没要着,还遭人奚落,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她酸泡萝卜大小姐,何时有人敢这样与她说话。

    “你,什么态度?”酸泡萝卜打掉了梦魇娘子的手,将梦魇娘子的举止行动重复了一遍。

    “你什么东西,不过我的私人陪读而已,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大小姐……”(气大陆上有一个习俗,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读书时可以随身带陪读丫头,干端茶倒水、递笔研墨的活儿,相当于书僮之类的职务。)

    口水喷在梦魇娘子的脸上,手指戳在了梦魇娘子的胸口上,她还两眼喷火,不停地数落道:“他是我爷爷,不是你爷爷,休要妄想登堂入室,窥视我爷爷的财产。”

    “你……”梦魇娘子扬起手掌,咬着贝齿,一幅要吃人的模样。

    酸泡萝卜本能地偏头,脚步飘移。

    她逃到了桌子对面去了,花容失色,梦魇娘子依然举着拳头,铁青着脸,对她虚空挥动着。

    她慌张地去敲卫生间的门,连同急促地叫冤声音:“爷爷,爷爷,快出来,梦儿姐姐要打我……”

    这真是“恶人先告状”,郎乐乐实在看不过去了,她出声伸张正义道:“喂,我说酸菜那啥,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师傅什么时候打你了?”

    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高大苍老的身影,同时出现在门口。

    橘黄的灯光透过来,将他的影子投射过来,一道黑色的影子压下来,将酸泡萝卜嘴角抿成的恶毒笑容,掩盖……

    “爷爷,梦儿姐姐她打我……”酸泡萝卜扑身于老专家怀里,泪花闪烁,泪盈双睫,哭哭渧渧,哽咽道:“我叫她姐姐,请她到我那里休息,她不去,还打我,说我仗势欺人,不过是爷爷你养的一条狗……”

    我倒,这话她都能说出口?

    郎乐乐听呆了,也看呆了,像被定住了一般,张口结舌,凝结成了一尊雕像。

    可梦魇娘子却反而镇定了下来,不言不语,不分不辩,冲过去,一手抓住酸泡萝卜的衣服领口,一手轮起巴掌就扇了下去。

    快如风,闪如电,格外葱嫩细白的五根手指印,分外清晰地印在了酸泡萝卜的脸上了。

    顿时,酸泡萝卜的半边脸,肿得老高。

    郎乐乐被这声清脆悦耳的耳光给惊醒了,眼里所见,那盘“竹笋炒肉丝”的火候真劲爆呀,竹笋是竹笋,肉丝是肉丝,根根分明,颜色鲜丽。

    真够味。她举起了大拇指,由衷地夸张梦魇娘子。

    “爷爷,你看,当着你的面她都敢打我……”酸泡萝卜却并没有出手还击,而是继续扮演被欺负的对象,愽取老专家的同情。

    老专家的眼睛,明显地睁大了,瞳仁紧缩,两道犀利的目光,寒意陡生,一一从众人脸上扫过,最后停留在梦魇娘子脸上。

    “梦儿,你从小就欺负酸儿,我都不信……”冰冷的语气,如针刺一般,扎在梦魇娘子的心上。

    老专家的言下之意,就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呀。

    “是,我从小到大就欺负她了……”梦魇娘子扬起俏脸,却泪水忍不住滑下,同样的倔强地回嘴,道:“同样身为孤儿,凭什么她……”她说到这里,泪眼已模糊了视线,珠泪纷纷,哽咽问道:“她可以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而我却是她的跟班……”

    “师傅,这不是真的,你别乱说……”郎乐乐泪水止不住地涌上眼眶,上前抱住梦魇娘子,恳求她别再说下去了。

    “所以,趁大人不在,你欺负她?”老专家气愤地跺脚问道。

    他稀疏的花白头发都倒竖了起来,并吹胡子瞪眼珠子的,表情很愤怒,但样子挺滑稽。

    “是呀,爷爷,她当着你的面都敢打我,背着你的面,我都不知道被她欺成什么样子了……”酸泡萝卜趁机煽风读火,将自己说成了受气的小媳妇。

    哭诉道:“你买给我的玩具,全都被她砸坏了,你给我买的衣服全给她剪了,你给我买的零食全被她丢了……”

    于是,在她的哭诉声,众人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幅:

    两个小女生打架的情形。

    穿金戴银,着华丽服饰,长得胖乎乎的“酸泡萝卜”大小姐,先是一个人在玩玩具,玩得不亦乎乐,却突然冲进来另一个叫着“梦魇娘子”的小丫环,长得瘦弱不说,还穿得破破烂烂,衣不遮体,她恨恨地抢过大小姐的玩具就砸,边砸还边骂:“酸泡萝卜酸死了人,把这只狗熊都给泡酸了。”

    然后再换一个场景,两人还是同样的装扮,只是这次她手里是专柜小姐送过来的衣服,她爱不释手,这时,穿得衣不蔽体的小丫环又掏出一把剪刀,死命的夺过来,狠狠地咬牙剪着,将华贵的公主泡泡裙给剪成了碎渣片儿……

    再然后以此类推,她又将人家酸泡萝卜大小姐的零食给抢过来,全倒进了厕所马桶的洞洞里……

    我晕,郎乐乐越想越为自己的师傅叫屈。

    心里话:“合着我师傅神经不正常,见不得人家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了,见一次打一次,见两次砸一双呀。这样说起来,我师傅她才是大小姐,你正经的大小姐却成了杨百劳?哦,不对,成了受气的小喜儿?”

    “喂,我说酸泡那啥……”郎乐乐放开了梦魇娘子,从老专家怀里将酸泡萝卜给拉了出来,面对面质问道:“你的头发没有白呀?”

    “你什么意思?”酸泡萝卜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痛诉革命家史,却没想到硬生生被郎乐乐打断了,她满肚子火,向着郎乐乐喷发:“你才有白头发,你是少白头。”

    郎乐乐心里下着结论:“此女是疯狗一条”。

    但她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抹干了眼泪,展颜笑问:“你是白毛女吗?既然这么受压迫受剥削,干吗还留着我师傅陪你读书呢?”

    呃!

    酸泡萝卜打了一个嗝,眼珠一转,立刻放下身段,亲切地说道:“我看她可怜,怕爷爷赶她走,没地方去……”

    “啧啧啧,说得多伟大多善良……”郎乐乐小嘴儿一撇,小手儿一挥,嫌恶地骂道:“刚才谁恶毒地栽赃我师傅来着?你就是一条狗,向你爷爷乞尾要钱的饿死鬼……”

    她气得语无伦次,狗与鬼都不分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