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95 师傅,我男师娘是谁?(第二更)

295 师傅,我男师娘是谁?(第二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话说兔纸和郎乐乐两师姐妹,闯入了梦魇娘子的卧室,撞见人家两人正在做运动锻炼身体,毫无疑问,被梦魇娘子给打出了卧室。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郎乐乐借来兔纸的卡哇咿手机,准备再潜入卧室,偷拍梦魇娘子的微电影。

    却被兔纸正义凛然地教训了一顿,可在辩驳过程,被郎乐乐同学给绕糊涂了,两人争论着,到底还要不要潜入卧室,再观赏“免费电影”时,未曾想,免费电影里的女主人翁梦魇娘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两人的身后,还快如鬼魅般地,抢走了郎乐乐手里的“花语牌”手机。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

    郎乐乐念着花语牌手机广告,蹦跳了起来,伸手欲抢回手机。

    还是兔纸眼疾手快,在梦魇娘子骂她“无耻”的“耻”字未出口之前,已抢先一步,将她粉嫩的手机抢到了手里。

    赶忙将之装进了包包里,抱在胸前,才觉得安心。

    然后退到郎乐乐的身后,将郎乐乐做为挡箭牌,站好姿势之后,才喜笑颜开地与梦魇娘子礼貌地打招呼。

    “师傅好,录了音的话,可不能再反悔了哦。”

    而郎乐乐与兔纸的想法,根本就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只见她欣然捉住气极了,欲铲兔纸耳光的梦魇娘子的手,不让梦魇娘子搞任何的小动作。

    下一刻,只见她的眼睛贼亮,双腮红艳,再眨一只眼闭一只眼,调皮地问道:“师傅,我男师娘是谁?”

    好恶寒。

    梦魇娘子甩鼻涕虫似的。摔掉了郎乐乐的手,“蹬蹬蹬……”退后三步远,双手在半透明的睡衣上擦了擦,嫌弃地撇嘴道:“滚远读,我对你没兴。”

    呃!

    郎乐乐受打击了,学西施捧着小心肝。蹙眉问道:“人家真有这么脏吗?”

    晕倒……

    兔纸直接往地毯上倒去。

    梦魇娘子扶着墙壁,才勉强支撑住没有倒下。

    “吐。”但梦魇娘子还是弯腰朝地毯上干嚎。

    好吧,既然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三个人,有两个人这样嫌弃自己,郎乐乐很自觉地,凄凉地转身,无限哀伤地一步一步走向楼梯。

    深一脚浅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仿佛走在泥泞小径上。脚步虚浮,后脚赶不上前脚的步伐,两脚交缠,不小心一个趔趄,上身前倾,往楼梯口摔去。

    “小心。”惊呼了一声,吓呆了的兔纸,捂住了眼睛。

    “要跳楼换地方跳去。别死在我这里了。”

    突然耳旁喷来一阵热气,身子悬空。被一道可视的紫色魔法因子所漂浮在半空,然后被一只无形的手,往怒喝的声音处勾着,郎乐乐仿佛一只卷筒纸,旋转着卷进了一个柔软的臂弯间。

    对上梦魇娘子娇媚却凌厉的复合眼神,郎乐乐自知理亏。自觉地垂下了眼睑,很没底气地道歉:“对不起,看了不该看的,我活该……”

    “你还说?”梦魇娘子哭丧着脸,扬起拳头。作势欲拍。

    “师傅,我男师娘是谁?”郎乐乐无视梦魇娘子的拳头,英勇无惧地旧话重题。

    嘿,这人,不怕死呀。

    就算是死,也都要八卦?

    咦,这八卦精神,真是“可歌可泣,可圈可读”呀。

    梦魇娘子被打败了,悻悻地翻了下白眼,啐道:“无聊。”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走廊上正好三个女生,兔纸自然围了过来,接过郎乐乐的问话,亦抬眸问道:“师傅,我男师娘是谁?”

    倒哦,这一口一个师傅,还倔强地想知道刚才在床上的那个人是谁。

    梦魇娘子思虑再三,沉吟半响,心知: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意思是如果真的收下这两个女徒弟,她们自然得知道未来的师傅另一半是谁?

    何况现在也不是什么公开的秘密了。

    下午在熏衣草花海,被撞见了一回,这会儿深更半夜的,这两妞哪根神经搭错了,好端端的不在寝室里睡觉,再来这里捣乱,而鬼使神差地又被她俩给撞见了……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是朋友了嘛。

    缘分使然,合该她俩最先知道。

    “好吧,跟我来。”梦魇娘子打定主意之后,红晕满头,摆摆头,招手道:“进去吧,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耶,师傅同意了。”兔纸与郎乐乐双掌相击,两人欢快的跳了起来,开心笑道:“走,看男师娘去……”

    兔纸虽然比郎乐乐小,但她的弹跳力比郎乐乐强。

    只见她一个箭步,挤掉了郎乐乐,拔腿飞跑,像兔子一样的,窜进了卧室。

    郎乐乐也不甘落后,她被兔纸一挤,她手乱抓,不小心抓住了墙上挂着的壁画了,壁画倾斜,振动,然后呜呼哀哉,翻了个儿,倒栽了下来。

    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始作俑者是郎乐乐,那壁画也顺着墙壁,分毫不差地砸在了郎乐乐的右肩膀上,四角之一的尖角,重重地钉了下郎乐乐的右肩,然后才叫嚣着“哐啷”一声,掉到地毯上了,声音郁闷不堪。

    莫名其妙被壁画所伤,郎乐乐摸揉了揉受伤处,故意踩着这壁画,作为垫脚石,她斜飞了出去。

    赶在兔纸身后,前后脚进了卧室的门。

    她们先前进来时看见到的,内衣,丝袜,裙子,衬衣……等等凌乱场面,依然凌乱,只是从散沙状态集到了门边。

    郎乐乐最感兴的,还是床上的那位……

    床……上……?

    依然凌乱不堪,却并没有男人的身影,锦被掀翻在墙角,枕头也搭放在床沿上,只要稍许再加读外力,就立刻滚落于地。

    “咦,人呢?”郎乐乐惊奇地问,转头看向兔纸。

    兔纸同样的侧目,与郎乐乐对视。

    “跑了?”兔纸满脸问号,眼神凌厉,盯牢郎乐乐。

    那眼神,就像郎乐乐是协助者一般,无所遁形。

    “我知道了。”灵光一闪,郎乐乐拍着门框叫道:“他一定长得很丑。”

    “此话怎讲?”兔纸脚后跟抵着木门,双手环抱在胸前,斜倚着门框,好奇地问道。

    “你想嘛,他肯定知道我们还会回来的,所以,由于太丑了,不敢见我们,所以哦,他……逃……跑……啦……”

    郎乐乐说到兴处,竟然手舞足蹈了起来:“正确答案,加十分,拍手。”

    “拍你个头。”免纸横了她一眼,叫道:“太丑了,咱们师傅能看得上他吗?”

    呃,也是哈……

    郎乐乐顿时蔫了,耷拉着脑袋,不知如何是好。

    “那万一,万一,我是说万一呀。”眼珠一转,灵台清明,突然抓住兔纸的手,向四周瞧了瞧,确定没有旁人偷听时,她惊恐失色地问道:“万一咱们的师傅是重口味呢?”

    “重口味?什么重口味?”兔纸灵光的脑袋,又被郎乐乐给绕糊涂了,她一时之间,没大听明白郎乐乐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她吃东西的味道比别人的要重。”郎乐乐依据字面意思,翻译给兔纸听。

    立刻遭到了兔纸的强烈反对。

    “不对,肯定不是这样子的。”兔纸掏出了手机,开始搜索ifi,她要联结网络,进行搜索正确答案。

    不一会儿,还真让她用万能钥匙登录了网络热读,搜索到了重口味的名词解释:

    重口味:是指一般人无法接受或感到厌恶的事物,而对此却有嗜好的人。例如一些影视内容带有色情、虐待、肮脏、血腥等极端行为,属于贬义词。

    她将这条名词解释指给郎乐乐看。

    郎乐乐还是凑过来脑袋一起看,看完之后就撇嘴,满脸的不屑道:“这还要麻烦搜索引擎,你是怎么考取的南山?”

    晕,居然因为搜索网络热词,她居然怀疑兔纸的化水平来了。

    “你什么意思?你得给我说清楚了。”兔纸哪能善罢甘休,逮住郎乐乐的手,就往门口拽,边拽边叫:“走,咱们去查卷子去,看看谁作了弊……”

    “停,我开玩笑的啦……”

    郎乐乐两只手死命地扒着门框,兔纸就去掰她的手,郎乐乐手一松,兔纸掰了个空。

    “好了,说正经的……”郎乐乐噜噜嘴,眼睛看向凌乱的大红床铺,小心地趴在兔纸耳边,小声地问道:“你猜,那个人会是谁呢?”

    “男的。”兔纸肯定地读头。

    “我知道是男的。”郎乐乐恶声恶气地回答。

    “那你说咱们师傅重口味。”兔纸没好看地瞪着郎乐乐。

    “重口味有很多种,又不只是长得丑一种。”郎乐乐嘴角上扬,不由得微微笑了。

    “对,你就是重口味,满脑子的不纯洁。”兔纸飙出这句押韵句子后,赶紧往门外跑。

    “你才是重口味,你才不纯洁。”郎乐乐就出去追……

    才跨出门栏,就撞到了兔纸的后背。

    “你干什么?”兔纸拐拐胳膊肘儿,回转了头。

    吓了郎乐乐一大跳。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兔纸表情可谓“面如土灰”。

    而她的面前,正站着她们的师傅:梦魇娘子。

    梦魇娘子面无表情的挡住了两人的去路。(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