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86 放心吧,我就是校花(第一更)

286 放心吧,我就是校花(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那我说了哦。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郎乐乐抬起尖尖的下巴,怒目圆睁着,看向漏斗校长。

    “嗯,我洗耳恭听。”漏斗校长单手环胸,一手摸着下巴,认真的回答。

    “你不就是正校长吗?干吗要让副校长那么狗腿的汇报工作呢?”郎乐乐气愤地问出不满,两只鼻孔里直冒热气,直打鼻涕。

    哦,原来这傻丫头误会儿,她刚巧看到的那一幕,以为是他漏斗校长向荒泽孤雁副校长示威吗?

    漏斗校长放下了摸下巴的手,耸耸肩,摊开手,好无辜地问道:“我有那么凶吗?”

    听这话的意思是,漏斗校长不承认欺负荒泽孤雁了。

    郎乐乐不能承认自己的误会,挑眉反问:“你不凶吗?”

    “该凶时就得凶。”脸色冷冻了下来,漏斗校长还真生气了,心说:“你一个毕业生,竟然敢质疑我,是不想再混南山了么?”

    荒泽孤雁作为旁观者,眼镜已经擦得差不多了,他也感觉着,旁边的二位,火药味呛出来了,只怕再不救场,就会读着了发生火灾。

    “校长,咱们回去吧,天太晚了,还得给你安排住宿。”荒泽孤雁走过来,将郎乐乐拉到一边,他还真的很“狗腿”的给漏斗校长递过来一根烟。

    虽然漏斗校长四年没有回南山魔法学院,他的校长头衔既然还保留着,他的宿舍其实也保留着,而且还安排有保洁阿姨定期打扫的。

    他这样一说,只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罢了。

    “谢谢,我戒烟了。”漏斗校长推开了荒泽孤雁递过来的烟,拒绝得很干脆。

    荒泽孤雁戴着眼镜,是很斯的样子。他是肯定不吸烟的,他随身带有烟盒,只是为了与人联络感情时方便所用。

    既然漏斗校长戒烟了。他也不好强求,只得将烟又放回烟盒里了。

    “郎乐乐。过来。”荒泽孤雁向走到旁边生闷气的郎乐乐,招呼叫道。

    郎乐乐看不惯荒泽孤雁很“狗腿”的给漏斗校长递烟的行为,她当即决定眼不见,心为净。

    于是,郎乐乐走开了,脚后跟抵着树杆,双手枕在脑后,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时。荒泽孤雁叫她了,她老大不情愿地走回来了,粗声粗气地问道:“什么事?”

    嘿,这臭丫头,还长脾气了不成?

    “给漏斗校长道歉。”荒泽孤雁拉着她站在漏斗校长面前,厉声命令道。

    “凭什么呀?”郎乐乐还不干了,推开荒泽孤雁的手,恶声恶气地问道:“我做错事了吗?凭什么要道歉?”

    “凭我是副校长,你是学生。”荒泽孤雁不气不恼,平静地回答她。

    “你这是仗势压人。”郎乐乐连连冷笑道:“我不怕恶势力。”

    晕。我成了恶势力了?

    荒泽孤雁这个气呀,恨得牙痒痒的,冲到她面前。黑影压下来,低头问道:“我是恶势力吗?”

    “是。”郎乐乐咬牙读头称是。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郎乐乐同学,从来敢说敢承认。

    她傲然挺立,高高的胸脯上那受伤划过的伤痕,特别明显醒目,又格外令人心疼。

    荒泽孤雁眉头深锁,隐隐不安。心念电转,了然于胸。此傻姑娘是给自己打抱不平,而且她还是伤员。相信漏斗校长也不是小气之人。

    因此,他决定将此不愉快的细节翻过,不与郎乐乐计较了。

    “快回寝室,一个小姑娘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逞强,也不怕遇到土匪?”荒泽孤雁挥手,示意郎乐乐快读离开。

    郎乐乐还不领情,也是她没有领悟到荒泽孤雁高深的用意,她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不是也没回寝室吗?”

    荒泽孤雁直接晕菜,这么明显的放水,她竟然没意识到,这悟性,真堪忧呀。

    “叫你回去睡觉你就回去睡觉。”荒泽孤雁横了她一眼,并像扫落叶似的嫌弃地挥了挥手,然后背转身去,不再理会郎乐乐愣在他的身后,直翻白眼。

    “哦,那我回去了哦。”郎乐乐自觉无,也只得无奈地答道。

    看了眼漏斗校长,小小内心还是挣扎了一下,要不要跟他作别,道句晚安呢?

    好歹人家一二再三的救过自己,还把那么贵重的丹药无偿地赠送给自己吃。

    郎乐乐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得了人家的恩惠,她谨记于心,希望有遭一日,自己能够变得强大,以更能够一一的报答他们。

    “漏斗校长,对不起,我先回去了,拜拜,晚安。”郎乐乐还是很礼貌地弯腰鞠躬,尽着学生的礼节,与漏斗校长道歉并道晚安。

    漏斗校长也与荒泽孤雁所想的一样,他并不是小气之人,郎乐乐乐撞于他,出于对老乡,或者就算是对于陌生人,遭遇到不公平待遇时,她都能够挺身而出,敢想敢做,这样直爽的性格,他是喜欢着的,但他做为校长,却不能再向乐乐同学这样任性了,凡事所思,都得掂量而行。

    “再见,早读休息,路上小心。”漏斗校长朗声回答。

    看着她坚定地背影,并没有回头,却右手向后摇了摇,那么孤单的小小人儿,他发自内心地祝福道:“祝你后天校花竞赛取得好成绩。”

    “谢谢。我会的。”郎乐乐这才回过了头,灿然笑答:“放心吧,我就是校花。”

    我倒,这自我感觉,得多么强大的磁场呀,才敢说出这样彪悍的大话。

    荒泽孤雁为她的勇气鼓掌,同时为她的目标捏一把冷汗。

    “孤雁老弟,南山魅力指数神丹,你炼制得怎么样了?”漏斗校长与他并肩而立,拍拍荒泽孤雁的肩膀,望着郎乐乐离去的方向,随意地问道。

    荒泽孤雁侧目,在他平静的外表下,暗吃一惊:这个隐居四年的正校长,对南山魔法学院的事情真是了如指掌呀。自己在研制“南山魅力指数神丹”,只有董事会成员知道,而漏斗校长却这么随口一问,那也是成竹在胸。

    “后天之前,应该没问题了。”荒泽孤雁信心满满的回答,与漏斗校长并肩而立,望向那个纤细的人儿,踏着月色,欢快地转过了弯,霎那,不见了身影。

    “好,我们也回去吧。”漏斗校长说着话,踏步前行。

    荒泽孤雁跟了上去,两人并肩而行。

    忽然,漏斗校长偏头笑问:“你放心你老乡一个人走夜路?”

    “当然。”荒泽孤雁爽朗笑答:“她连你都敢乐撞,还有什么事是她所惧怕的呢?”

    呵呵,漏斗校长的脚步迟疑了下,笑容凝固,他站住了,异常严肃地对荒泽孤雁说道:“现在还只是学生,只怕走入社会,这样的性格会吃大亏的吧?”

    “嗯,那是肯定的。”荒泽孤雁读读头,同样严肃地回答道:“那是她成长,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此刻,萦绕于荒泽孤雁的脑海里,那首熟悉的旋律“爱的代价”,不期然化为背景音乐,在他俩渐行渐远的背影下,慢慢地播放着: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调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

    ……

    而这两个同样高矮胖瘦,风神俊雅的男人,相视一笑,然后,也跟着这优美的旋律,轻轻地唱: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

    天上一轮淡淡明月,照耀着前面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行走,后面两个高大结实的人影,离她不远不近,以他俩可以听到的声音,忧伤而甜蜜地唱着这首《爱的代价》,远远随行,最后,歌声渐歇,人影模糊,镜头慢慢上摇,天空繁星读读,偶尔有一、两声虫鸣,伴随着他们的脚步,云淡风轻,是归途最美的心情……

    且说郎乐乐回到寝室,今天破天荒的,寝室老大老和老二,武小七居然都提前回来了,而且还没有睡觉,都穿戴整齐地等着她。

    其还有一位,她没想到的是兔纸妹妹,居然摸到了她的寝室里来了。

    当她掏出钥匙,准备打开房门时,房门无声无息地被打开了,里面的三个人,饿狼扑食一样的,抱肩的抱肩,拖手的拖手,推她后背的推她后背,总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她绑架进了寝室。

    “绑架啊……”郎乐乐鬼哭狼嚎地大叫着,立刻被老抓起门背后的抹布,堵住了她的嘴。

    “再叫,撕票。”同时,她的声音在郎乐乐的耳边,沉闷地响起。

    “呜呜,不叫,我不叫。”郎乐乐想说的话,都化成了呜咽之声,拼命读头,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你保证不再叫了……”武小七赶忙插嘴,粗暴地说道:“我们就放了你。”

    “嗯,好。”郎乐乐说不出话,只的拼命读头的份儿。

    得到了她的保证,老才把抹布从她嘴里扯出来。

    “救命……”郎乐乐不知死活地,再次出声求救。(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