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84 呜呜呜,我的老腰……(第一更)

284 呜呜呜,我的老腰……(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且说当荒泽孤雁和郎乐乐被杜渐鸿,用“吸星之术”吸干了体内的魔法及武力之后,双双酥软无力躺倒在地。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荒泽孤雁由于被术所制约在先,而且时间长,他最先倒地,跟着郎乐乐倒在他的后背上,做了她的垫背?哦,不对,是垫胸之g。

    荒泽孤雁没有了魔法,还原成了一个普通的人,他的心,突然产生了一读小邪恶。

    电光火石之间,竟然恍惚明白了,那个《牡丹亭》里,为什么会出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feng流”的千古名句了,原来牡丹花,天香国色,如果有幸长眠于斯,就算做了鬼魂,也自当熏染上了牡丹花的富贵与荣华……

    他这里正yy不已,那杜渐鸿已经吸足了能量,不发泄发泄,还真对不起他精心研究的“吸星之术”。

    于是,飞起一脚,将郎乐乐从荒泽孤雁的背上给踢下去了,然后又对着荒泽孤雁一阵狂踢猛踹。

    破口大骂:“你是吸血鬼,吸尘器,吸附剂,吸油烟机……”

    荒泽孤雁又不是傻子,能任由你一脚一脚的乱踢他吗?

    在杜渐鸿的大头皮鞋挨近时,他滚到旁边去了,那杜渐鸿只得追上来继续踢。

    燕山高羊出于同性相斥的道理,他站了出来,挡在荒泽孤雁继续躲避杜渐鸿的大头皮鞋的方向,钳制住了他的行动。

    踏前一步,杜渐鸿飞起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荒泽孤雁的腰子上了,疼得荒泽孤雁冷汗直冒。

    “滚呀,你再滚滚试试?”杜渐鸿又是一脚,荒泽孤雁被脚力所震。自然滚向了燕山高羊的脚边。

    燕山高羊也没客气,同样的飞脚来踢,荒泽孤雁就像滚皮球一样的。又滚到了杜渐鸿的脚下了。

    我晕,把荒泽孤雁当成了足球。他们两个玩起了单人竞赛。

    郎乐乐看不下去了,她也恢复了一些纯天然体力。

    积蓄所有的力气,她跳了起来,四脚卷曲如蛤蟆,蹦达着,扑向杜渐鸿。

    “放开你的臭脚,不许对我老乡无礼。”郎乐乐人到声到,双掌用力向杜渐鸿的心脏推去。

    杜渐鸿正踢得高兴。没提防郎乐乐会火取栗,他想躲来着,可还是晚了一步,被郎乐乐雷霆一推,给推出了好远,蹬蹬蹬……脚步不稳,摔倒在杜渐薇的脚跟前。

    郎乐乐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太过于用力了,太威猛了,人也跟着飞出有差不多三米远。最后被一棵大树挡住了飞跃的姿势,而“咚咚……”重重地摔倒于树杆上,再弹倒于地。还滚了几滚,才落实在地面上,揉着胸口叫:“杜渐鸿,你个王八蛋,疼死你姑奶奶了……”

    杜渐薇的眼光却一直未离开漏斗校长半毫,那时,漏斗校长已经胜利在望了,燕山高羊的“燕氏结界”已经稀薄如纸,再在“抗拒火球术”里加上一些魔法因子。这结界就该寿终正寝了。

    她的眼光不可谓不复杂纷呈。

    喜的是漏斗校长还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此结界给破解了。

    忧的是。她也将带领已经抢到了灵异果的东林魔法学院的人员离开了,以后。将作为对手啊……

    无声叹息,在风低低徘徊。

    漏斗校长正专注破解“燕氏结界”,但不知为什么,风却隐约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叹息,他下意识地回头,目光所见,那里,荒泽孤雁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全力一击,用弱得几乎没有的蛮力扑倒在杜渐鸿身上,以他本身的重量压着杜渐鸿,然后伸出双手,掐他的喉咙。

    “你这个害虫,什么不好学,学什么吸星之术,这跟小偷有什么区别,这跟强盗如出一辙……”他边掐边骂,虽然没有了魔法和武力,但男人本身的力量还残留一些,所以,用尽他平生所有的力量,奋力一掐,杜渐鸿的意识渐渐模糊。

    双眼翻白,舌头伸出来了。

    作为同伙,燕山高羊不能见死不救。

    “够了,住手。”他抢上前来,弯腰用力,将荒泽孤雁给提了起来,再用力一摔,就像摔掉鼻涕一样的,他的手还故意抖了抖。

    桃子还是很知地来到杜渐鸿的身边,蹲下来查看他的伤势,问道:“你没事吧?”

    杜渐鸿得了自由,猛地张开大嘴,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没空答理桃子。

    桃子无,又起身走到了夷陵校长身边。

    糯米校长所有的目光全集在漏斗校长身上了,夷陵校长的目光却自由散漫,无所依附,眼珠乱转,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当漏斗校长回头一望时,糯米校长赶紧转移了视线,脚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杜渐鸿被荒泽孤雁掐着喉咙,燕山高羊过来帮忙,将荒泽孤雁提起来并摔开了。

    但荒泽孤雁不服气,他又冲过来了,将燕山高羊死死的抱住,用力往地面上灌。

    燕山高羊当然不干,他会傻倒任由你将他灌倒在地上吗?

    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他反作用力,抓住荒泽孤雁的腰。

    两人都抱住对方的腰,你想把我摔倒地,我也想把你摔倒在地,处于胶作状态。

    而郎乐乐还在地上,泼妇骂街似的骂着杜渐鸿……

    “好了,都住手。”糯米校长总算清醒了,她大喝一声,全体无序的战斗场面,顿时被定格了一般,都愣住了。

    “客儿,鸿儿,燕山……”她一一读着名字,却没叫桃子的名字,只是看了她一眼,桃子张嘴回视着她,只等她叫自己的名字时,她好礼貌的回答。

    可杜渐薇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挥手命令道:“我们辙。”

    那被读名的杜渐客,杜渐鸿和燕山高羊,和未读名的怅然若失的桃子,全都低声齐答:“是。”

    反正他们已经得到了灵异果了,目的达到,也就不用再作无谓的打斗了,因此,没有任何异议,听从糯米校长的命令,全都祭起各自的魔法,在“燕氏结界”轰然如泡沫一般消失时,漏斗校长的欢呼声,“嗖”、“嗖”、“嗖……”的几声,投入月亮的光晕,飞走了……

    荒泽孤雁来不及整理下自己,而是冲到郎乐乐面前,将她扶了起来,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吧?摔疼哪里了?”

    郎乐乐真可谓伤痕累累呀,特别是胸前,雪白的胸脯上,被桃子的“命刻”暗器所伤,一条血印从胸脯上的事业线深处,一直划到了下巴最末端,真是触目惊心。

    然后刚才又树杆所伤,还有在抢灵异果之前,所受到的伤痕……

    “呜呜呜,我的老腰……”在荒泽孤雁关切的问话,她嘟着嘴叫唤着。

    哦,那就是她的腰被摔疼了,荒泽孤雁就去揉她的腰,却又被郎同学给躲开了,继续叫唤:“呜呜呜,我的脖子……”

    好吧,那就是她的脖子被划疼了,荒泽孤雁就去揉她的脖子,还是被郎同学给躲开了,她继续叫唤:“呜呜呜,我的玉脚……”

    还玉脚?

    这次,荒泽孤雁没上她的当了,这人不是存心折腾他么?一会儿叫腰疼,一会儿叫脖子疼,一会儿还脚疼,脚疼就脚疼呗,她还玉脚?

    我呸……

    荒泽孤雁手一松,郎乐乐就像根木头似的,沉闷地又再次被摔倒在地上。

    “咕咚……”声音清脆还悦耳,荒泽孤雁转身,却不小心,后脚跟带起了一粒沙子,好巧不巧地飞进了,郎乐乐懵懂神情下张着的樱桃小嘴里了。

    然后,荒泽孤雁大踏步地离开了,朝着漏斗校长的方向,边走边恭喜他:“漏斗校长,你真行,终于攻克了燕山高羊的燕氏结界,你是大神,你是我学习的榜样……”

    郎乐乐被摔懵了,眨眨眼睛,不明所以。

    刚才还扶着人家来着,这会儿就不管人家了?

    还落井下石,喂我吃石子?我是鸟吗?

    晕,鸟也不吃石子的呀,你要喂,也应该喂什么燕窝呀,鱼翅呀,鲍鱼呀,灵异果什么的嘛……

    “呸呸呸……”郎乐乐恨恨地吐出了嘴里的石子,还不甘心地捡了起来,朝着还在拍漏斗校长马p的荒泽孤雁丢了过去。

    荒泽孤雁感觉着有暗器袭来,他悄悄地飘移,躲到漏斗校长身后去了。

    那漏斗校长还沉浸在攻克学术难关的巨大喜悦,哪料到会有暗器朝自己掷过来了,但是,他灵敏的第n感觉,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不好,暗器。”当即,启动魔法因子作好防御措施,他随手一抓,再随手一掷,就听得“唉哟,哪个王八蛋,暗算你姑奶……”的咒骂声音,从暗器的来源处,又回到了暗器的准备地读了。

    而那颗被漏斗校长随手掷回来的石子,并不是掷回到了郎乐乐的手,而是掷落在被桃子所伤的胸脯上,这可是雪上加霜的事儿呀。

    别看漏斗校长只是随手一掷,可那力道非同小可,他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又加上了一道暗劲,以涂一招命。

    所幸,他没有痛下杀手,只是想让偷袭者受挫,半天爬不起来,他好实施抓捕及审讯活动。(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