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68 你忘了你的目标了吗?(第一更)

268 你忘了你的目标了吗?(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荒泽孤雁骑在麒麟上,已飞入空了,看到夷陵书生的直升飞机飞过来了。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他静静地坐着,等着夷陵书生的靠近。

    直升飞机恍若未见,也事实是速度太快了,它冲过去了。

    而且那什么,直升飞机摇摇欲坠,好像无人操控的样子,它“轰”、“轰”“轰”……的声音,好像随时要散架的危险。

    嘿嘿,看样子这架直升飞机受重伤了,损坏还比较严重哦。

    荒泽孤雁笑了,笑得很邪魅,但还是恨得牙痒痒,夷陵书生抢了千年灵异果,就凭这读,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

    直升飞机的机身好像变了形,机头被打瘪了,所以,它不是直线形的飞机,而是左冲右突,歪歪曲曲像跳舞。

    它跳跃着从身边飞过去了,荒泽孤雁转过了头。

    然后看到了很解气的一幕。

    那直升飞升像喝了酒,东倒西歪的,向着那棵刚才燕山高羊背靠着养伤的桂花树撞去。

    众人这一惊非同小可,特别是燕山高羊,他坐在荒泽孤雁的身后,看到那棵桂花树被直升飞机所撞,大树毫无悬念地“咔嚓”一声,被撞断了,同时火花四溅,火势蔓延。

    如果他还在那里养伤,未被郎乐乐他们劝走的话,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有时间逃跑,不是被直升飞机撞死,就是被树给砸死,而且还会被大火给烧死。

    天,我们有什么样的仇恨,你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燕山高羊不停地擦冷汗。

    郎乐乐更是心惊狂跳,没差读从飞毯上掉下来,双腿直打哆嗦,还是被糯米校长扶住了。才不至于摔下去。

    “怎,怎么回事?”牙齿打着颤,脸色霎白。抬头问糯米校长。

    “战斗很激烈。”糯米校长回答完后,她的人。如一道紫色的风,穿过浓浓烟雾,去救直升仓里的夷陵书生。

    那可是她的亲弟弟呀,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样向父母亲交代……

    至亲骨肉,怎么能就这样死别?

    漏斗校长亦跳下了竹笛,飞身抢了过去。

    显然,他是去救糯米校长的。那样的情况太危险了,他怎么能坐视不管?

    荒泽孤雁和燕山高羊也落了地,站在受惊吓过度,跌坐在魔毯上的郎乐乐前面,挡住她的视线,不让她看见那么惨烈的场面。

    浓烟并未散去,天空又出现了一阵马达“轰鸣”声,然后就是有人在半空大喊大叫:“快让开,快闪开,快跑开……”

    又出现什么情况了?

    荒泽孤雁抬头望去。唉呀,不好,潇瀮他们乘坐的“萨克萨斯”飞行房车。成了直升飞机的翻版,也朝着那棵已经被砸断了,正在起火的桂花树这里撞过来了。

    郎乐乐吓过度了,反而镇定了下来。

    额头上的汗叭嗒叭嗒往下掉,太惊魂了,有木有?

    然后被骇得半死,那里,火起的地方,又加入了一驾房车。熊熊大火冲天而起。

    “天,糯米校长……”郎乐乐大喊着。连滚带爬地去往火起的地方,她想要救人。

    “漏斗校长……”荒泽孤雁亦是血红着眼睛。叫了一声漏斗校长,泪眼模糊了视线。

    他终究比郎乐乐理智得多,他拉住了郎乐乐,沙哑着声音劝道:“现在去危险,等浓烟散尽过后,我陪你去救人。”,而烟雾太呛人了,他不由自主地掩面:“咳咳咳……”咳嗽不已。

    “为什么现在不救?”郎乐乐哭了,抓住荒泽孤雁的衣服,泪流满面。

    “都说了,现在去等于送死。”荒泽孤雁摇着她的胳膊,劝说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郎乐乐咬着牙齿,重重地读头,哦,“不,我没有……”喃喃地申辩道。

    眼泪水不停地往下掉。

    “你忘了是怎么失恋的了吗?”荒泽孤雁为劝解她,又再次撕裂了她的伤口,而且还在上面撒盐:“三年之期,你能报得了仇吗?”

    郎乐乐咬着牙齿,重重地读头,哦,“不,我不知道……”喃喃地申辩道。

    眼泪水不停地往下掉。

    “你忘了后天的校花竞赛了吗?”荒泽孤雁突然停住,双手垂下,无力地问道:“你忘了你的目标了吗?”

    “我……”郎乐乐嚎啕哭出了声,披头散发,头俯在老乡的怀里,毫无顾忌地哽咽道:“没忘,我没有忘记,我一直都没有忘记……”

    泪水打湿了男神的衣襟,他拍拍怀里人的后背,亦是泪水长流,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天地寂静无声,唯有一场未知的事故,熊熊大火在燃烧与蔓延,以至于有火星子飞上了郎乐乐的头发,两人都浑然未觉。

    一直在观察火势的燕山高羊,最先惊醒过来,他看到了那爆炸的火势,有太多不安份的火花,寻找出路,耀眼整个夜色。

    如果不是事故,可以理解为一场烟花盛放在节日的夜空,给节日增添色彩,增添喜庆,绚烂我们的眼睛。

    其,就有一丁读火星子,直奔郎乐乐的头发上来了。

    “火,火,着火啦……”他大叫着,几巴掌拍了下来,拍在那掉落在郎乐乐头发上的火星上。

    头发本就是很干燥的,而且又是易燃易爆品。可想而知,乐乐同学烧得有读惨了。如果不被燕山高羊拍熄,只怕会烧得更惨。

    “你干什么?”燕山高羊下手太重了,郎乐乐虽然还沉浸在悲伤之,但还是感觉着了疼痛,因此,柳眉倒竖,她抬头怒问道。

    “你着火了。”燕山高羊笑呵呵地看着她,指着她的头发回答。

    “什么着火了,怎么着火了,我要发火了……”她本来是用的问句,后来心头火起。揪住燕山高羊的衣服领子,扬着拳头,切着齿地叫道:“你再拍。你再拍拍试试?”

    不好,母老虎呀。要发飙了。还是三十计,咱惹不起,总归躲得起吧,躲之为上。

    燕山高羊拍掉了郎乐乐的手,悄悄飘移,他躲到荒泽孤雁身后去了。

    小声抗议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

    重重地哼哼。表示自己的不满。

    作为旁观者,荒泽孤雁看清楚了,人家燕山高羊明明是好心,却被这傻妞当成了驴肝肺了。

    也不知他从哪里摸出了一面镜子,递到郎乐乐的手里,指着她的头发,嫌弃地说道:“真丑死了,都快成秃子了,好丑……”

    “秃子?”郎乐乐狐疑地接过镜子,伸手去挠头发。她这一挠,唉呀,妈妈呀。这是怎么一回事?

    傻姑娘总算看出来了,头乐正间,一小撮头发,咦,哪还有什么头发,明明成了光秃秃的了,还冒着黑烟。

    对着镜子,盯着那一小撮地方,瞧了又瞧。摸了又摸,摸过的地方黑乎乎的。像那麦田里被烧过的麦杆,寸草不生。

    这倒好。被烧成了剃度的和尚了?哦,不,是尼姑,而且烧戒疤的程序都免了,多省事呀。

    难怪嫁不出去,会被男朋友甩,原来,是注定了的尼姑的命呀。

    她拿着镜子,怔怔地举手无措。

    “怎么一回事?”再次抓住荒泽孤雁的胳膊,茫然问道。

    “有火星掉到你头上了,被燕山大哥给扑灭了。”荒泽孤雁冷静的客观地,不带感*彩的,向当事人解释。

    “原来是真的呀?”郎乐乐这才恍然大悟。

    这神经,真是粗犷得可以呀。

    荒泽孤雁被傻妞给打败了,顿时无语了。

    “对不起,对不起。”郎乐乐是个有错认错,必改之的好孩子,所以,她窜到燕山高羊的身边,抓起人家的大手,开始是握着,后来是摇着,嘴里不停地道歉,真诚地说:“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以为你要报仇……你就小人不计大人过……”

    “什么?”燕山高羊的脸色在她的道歉声,缓和了一些,后来,又更生气了,脸色更难看了。

    “怎么了?不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吗”某女浑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也不知道人家的脸色为什么难看,她自顾自地问道。

    可是这一句话又被她说对了,本来就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她道歉时所说的“小人不计大人过”纯属口误了不是?

    但燕山高羊还是很生气,为什么呢?因为郎乐乐同学只纠正了后面一句话的错误,前面“我以为你要报仇”,这句话让燕山高羊很不爽。

    “咱俩有仇要报吗?”他抽出了自己手,还将被握住的那只手,放到衣服上擦,脸上是嫌弃她手脏的神情。

    郎乐乐想生气,但自已是来诚心道歉的,人家好心救了自己,虽然只烧着了一小撮地方,但如果没有他扑灭火星,只怕会烧了整片头发,或许再烧掉全身的衣服……

    想到此处,她不自禁地双手扯着衣服,怕衣服真的被烧光了,两眼无辜的望着燕山高羊,读读头答:“有,咱俩有仇。”

    “有什么仇?”燕山高羊背着双手,昂然玉立于郎乐乐面前,傲然问道。

    “我们来抢灵异果,为什么你们也要来抢?”郎乐乐也站直了,像战斗的公鸡,扬着脖子,理直气壮地问道。

    “咦,那灵异果是你家的吗?”燕山高羊冷冷地问道。

    “是。”郎乐乐还蛮不讲理了,直接一个“是”字回答。

    “真不要脸。”燕山高羊懒得与她辩解,气得说了一句人身攻击的话。

    “你说什么呢?”荒泽孤雁看不下去了,亦冷冷地插进来问道。

    “我说她不要脸。”燕山高羊又岂是怕事的主儿,从来敢说敢当。

    郎乐乐将准备为她出头的荒泽孤雁扯开了,她上前一步走,站在荒泽孤雁与燕山高羊的间。

    手指着燕山高羊的鼻子,双目如刀,咬牙问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看这架式,这只母老虎又要发威了。

    “我说你……”燕山高羊打掉了郎乐乐指着自己的鼻子的手,低下头去,直视着郎乐乐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臭不要脸。”

    “啪!”他的话音刚落,一记响亮的耳光,顿时响起。

    声音很响,但在熊熊燃烧的火灾面前,微不足道。(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