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59 移驾“燕语楼”(第二更)

259 移驾“燕语楼”(第二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后来,经过商议,老和武小七,以及兔纸回教室上课,郎乐乐陪着梦魇娘子,跟着潇瀮去了趟梨府。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大街上的,他们没有施魔法,而是乘坐气大陆上最先进最豪华的交通工具,一款无人驾驶的“萨克萨斯”飞行汽车,即“海、陆、空”三栖敞蓬车,它可以在空飞行,也可以在陆地行驶,还可以在海上冲浪。

    好拉风呀,颜色是土豪金,阳光下金灿灿的,彰显梨家大少爷的财力与实力。

    真是亮瞎了乐乐同学的眼睛,当看到门口停着这辆拉风的土豪金“萨克萨斯”跑车时,兴奋之情不溢言表,跑到车前,这儿瞅瞅,那儿摸摸,就像小孩子见到了玩具,眼睛不离,手更没闲着。

    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没见过世面。

    潇瀮按动手衣兜里的smartkey智能钥匙,通过感应系统自动解除了锁定状态,而且带有自动记忆功能,即可自动调整到原先的驾驶座位,方向盘及后视镜角度。

    想必,这款无人驾驶的“萨克萨斯”飞行汽车,被人送来之前,已经处于敞蓬状态,郎乐乐不安常理行动,应该是先拉开车门,再坐进车内,她是手撑车窗,直接跳进了敞蓬座位,不是坐,而是站着,享受风的抚摸。

    头发乱了,不是敞蓬惹的祸,而是因为风的淘气,而是郎乐乐突然想起了张学友的一首歌《头发乱了》:这晚你对我说爱慕,当作恶补?赎罪?还是问路?你做错事了,让你秀发乱了,应对乱了,太过份了,衫纽都扣错了……

    乐乐同学私下以为。这样的歌词本应是责骂与怒斥,气氛很沉闷,可没想到。张学友却唱出了欢快的旋律。

    她偷偷瞄眼前排副驾驶座位上的潇瀮教练。他一个教人骑马的教练,却如此娴熟的指挥着飞行汽车。从原始阶段一步跨越到科技前列,这变化,啧啧……,真是天壤之别呀。

    再观察她旁边的梦魇娘子,却安静地坐着,闭着眼睛,哼起了张学友的另一首歌《好想和你吹吹风》:想和你再去吹吹风,虽然你是不同时空。还是可以迎著风。随你说说心里的梦。很想和你再去吹吹风,风会带走一切短暂的轻松,喜怒哀乐依然围绕,能分享的人哪里去寻找……

    郎乐乐理解,梦魇娘子一定又在想他的学长了吧,那眼角不小心滑落的泪滴,是她心灵深处的思念,*蚀骨的疼痛啊。

    连带着乐乐同学也安静了下来,两只眼睛忙着观察车外的风景了。

    身旁的云朵,悠游飘过。千姿百态,有的在快速穿梭,有的被太阳照红。仿佛一颗颗宝玉,镶嵌在白色与蔚蓝之间。伸手去触摸,可云朵又欢快地逃开了,似雾似风,难以捉摸,如此良景辰美景,该与何人共赏呢?

    也没时间由她伤感了,不到十分钟,定位系统的甜美女音提示道:“环大道梨府到了。预定一分钟到达……”,“汽车已经下降。请系好安全带……”、“汽车已经降落,外面温度摄氏度……”、“已经停稳。请下车,关好车门,谢谢!”

    我倒,这是汽车还是飞机?郎乐乐都转晕了,傻傻分不清方向了。

    管它呢?跟随梦魇娘子,与她同进同出,一定错不了。

    可是,那是什么情况?梦魇娘子居然晕车,她冲到梨家大院的一株梨树底下,扶着树杆,吐得稀哩哗啦的,还有粘丝飘荡于风,藕断丝连。

    这么强悍的女帝药魔导师,晕汽车?这要是说出去,还不得笑掉魔法界魔法师们的大牙呀。

    因为魔法的交通工具一般都是扫帚、飞毯……什么的在空飞行,你坐着豪华的敞蓬车还晕车,这就有读说不过去了。

    可事实是,梦魇娘子她吐了,吐得一塌糊涂,蹲在地下,依然扶着树杆,不至于摔倒。

    郎乐乐跑过去,给她捶背,给她擦涎水。

    “师傅,你怎么了?”关切地问道:“要不要喝水?”

    这不是废话么?哪个吐了的人,嘴里不是粘液呢?首先得漱口,然后再补充刚才失去的水分嘛。

    “乐乐,快,扶教授进屋喝水。”潇瀮这样吩咐郎乐乐,另一方面叫来了工作人员,连搀带架的,将快吐虚脱了的梦魇娘子给弄进了屋。

    郎乐乐已没心思来欣赏和感叹此屋的奢华程度了,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梦魇娘子身上了。

    她会成为自己的师傅,教给自己关于魔药理方面的知识,可依照此时情形来看,该不会浪得虚名吧?

    居然怀疑自己的师傅?那当初死皮赖脸的请求人家收徒,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

    郎乐乐灿然一笑,心说:“或许是因为刚才,她在薰衣草的纱帐里,没有穿衣服而御毛毯飞行着了凉,所以……”

    嗯,肯定是这么回事。

    郎乐乐又给她续了杯白开水,递到她手里,轻轻地说道:“师傅,我去给你买感冒药。”

    “不用了,坐下来吧。”梦魇娘子恢复得差不多了,她捧着玻璃杯,虚弱地说道:“我不是感冒了,而是犯了眩晕症……”

    “眩晕症?”郎乐乐不明所以地问道:“是不是像我们上厕所蹲久了,会头昏眼花的症状?”

    “是,又不是。”梦魇娘子笑笑,什么话也没说,读了下头,又摇了下头。

    神情好落寞。

    真没想到,那个风*骚迷人的,满不在乎人们眼光的梦魇娘子,居然也有着如此脆弱不堪的一面,郎乐乐为之唏嘘喟叹不已。

    “梦教授,你还能看病吗?”潇瀮也为她担心,试探着问道。

    “没事,不影响智力。”梦魇娘子指了指脑袋,露齿微笑。道:“请梨家大少爷出来,我看看吧?”

    “不好意思,病人卧床不起。不能动……”潇瀮为难地看着梦魇娘子,恳请道:“可否请你移驾《燕语楼》?”

    燕语楼?

    一听这个名字。郎乐乐的脑袋,条件反射出“燕子楼”的故事:一栋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柳烟堆砌处,一座飞满燕子的古时凤楼,一代名妓关盼盼,绝食殉情于此。

    据传,白居易做客张建封府上时,与关盼盼有一宴之交。席间,关盼盼十分卖力地表演了自己拿手的“长恨歌”和“霓裳羽衣舞”。借着几分酒力,盼盼的表演十分成功,歌喉和舞技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白居易见了大为赞叹,仿佛当年能歌善舞的倾国美人杨玉环又展现在眼前,因而当即写下一首赞美关盼盼的诗,诗有这样的句子:“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意思是说关盼盼的娇艳情态无与伦比,只有花之王的牡丹才堪与她媲美。

    后来。张建封死了,关盼盼为夫守节于燕子楼,十余年后。白居易作诗批评她只能守节不能殉节,她于是绝食而死。

    从来都是:痴心女子绝情汉,几回魂梦能相同?

    “燕语楼”与“楼子楼”相差一个字,意思也应该差不多,同一个意思:即是将思念的话说给燕子听吧?

    风雅之人,起风雅之名,住风雅之楼。

    那会是谁呢?

    郎乐乐满怀激动与向往之神情,随着梦魇娘子和潇瀮,脚步轻轻地踏着清风。来到了楼语楼。

    果然,与乐乐想像的情景很相符:单独的木质结构两层小楼。楼前一湾清流,常年不断。沿岸植满如烟的垂柳,风拂柳枝,雅致宜人。楼上,清晨可观日出,可赏晨雾,楼下,黄昏,月上柳梢,可看夕阳暮色,在溪畔柳堤上缓缓漫步……

    这分明就是关盼盼的旧居“燕子楼”,只不过换了主人,换了名字,换成了“燕语楼”。

    咧开嘴唇,会心一笑。

    郎乐乐快走几步,赶上潇瀮,拉拉他衣袖,问道:“潇总,这燕语楼住的是哪位小主?”

    (倒,她一激动,将宫廷穿越剧的称呼给搬出来了,莫非看多了穿越剧,她也跟着穿越了。)

    潇瀮又不是郎乐乐肚里的那啥虫,而且他不爱看穿越剧,不知道小主是什么称呼,他很自豪地介绍道:“呵呵,这住的可不是小主,而是大主。”

    “大主?”郎乐乐偏头侧目,挑眉笑问:“你确定不是大王?”

    “大王那是狮子老虎……”潇瀮猛地拍了下郎乐乐的肩,纠正道:“你应该叫她《楼主》才对。”

    “对对对,楼主,我爱听。”郎乐乐拍手赞同。

    可不是吗?既然叫楼语楼,那它的主人,岂不就是“燕语楼主”了。

    “那潇总,此楼主有真实姓名吗?”郎乐乐招手,让他倾身侧脸,她附着他的耳朵边小声地问道:“见了后我怎么称呼她呢?”

    “叫她燕子,燕燕,燕儿,燕姐,燕……”潇瀮话还未说完,就遭到了郎乐乐的强烈反对。

    “你以为组词还是怎么着?”郎乐乐瞪眼跺脚,不耐烦的捂住了耳朵,急急地问道:“到底叫哪个?”

    “爱叫哪个是哪个。”潇瀮也来火了,不耐烦地回答她,还外加一记卫生眼。

    “哦。”郎乐乐顿时没了脾气。

    燕子,燕燕,燕儿,燕姐,燕……?

    人家关盼盼叫“盼盼”,显得亲切好记。

    那么,我决定了,就叫这个燕语楼的楼语,叫“燕燕”了。

    郎乐乐如是思考之后,她乐呵呵地跟进了门楼,进入了空旷的庭院,然后从侧楼梯子上去,上到了二楼。

    还未凭栏,只感诗情画意,涌上心头。

    此情此景,从乐乐嘴里轻吟出来的,却不是快意恩仇的豪放词牌,而是婉转幽怨的闺怨诗:

    闺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