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44 打架要打得有意义(第一更)

244 打架要打得有意义(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话说佑纸无端挑衅,兔纸本来想宁事息人,不与她计较了,可佑纸有恃无恐,以为兔纸技不如人,怕了她,所以,又拿话激兔纸。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俗语说“读将不如激将”,意思是读将有可能会让对方以为你认可他,从而认为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做事或许比较马虎,没什么进步;而激将则可让对方感觉你还未足够认可他,从而激起他想被你认可而不断鞭策自己向上的那种心态,升值潜力很大。

    人皆有争强好胜之心,潜意识里,都在比较着,结了婚的比较自己的老婆或老公,总是认为别人家的要好(即得不到的是最好的),所以有俗语说:“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找机会下手,嘿嘿……”

    没结婚,失恋了的,都会想着要找一个比前任的更好,所以,有“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之说,一路攀比较,而错过了最适合自己的,最终成了“黄金剩斗士”。

    有了小孩子的就比较小孩子的学习成绩,长相漂亮或者事业是否有成。当了官的,就在比较官位的高低。

    而咱们这些写章的,当看到一篇章时,也在心底里比较着,他(她)写得有没有我写得好,我的不足在哪里……

    不可否认,有比较才会有进步,这份争强好胜之心,不可以缺失,但是,如果用错了地方,往往适得其反。

    就是现在,此刻,佑纸激将兔纸,兔纸火冒三丈,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摔开膀子,挥动手臂,直接甩了佑纸一巴掌。那声音,真是激昂高亢。把佑纸给打懵了。

    捂住左脸,只感火辣辣的疼。

    而这份疼痛,令佑纸感到羞愤和屈辱,何曾被人扇过耳光,就算是她的爸爸和妈妈,家里虽然不穷也不富,她也是爸妈心头的宝贝公主呀,他们从来都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

    顿时失去了理智。她不管不顾地,抓起了兔纸的长头发,将她的额头对准了讲台桌的边角处,用尽全部的力气撞去……

    这还了得,那可是尖尖的,仿佛一枚石子,泛着嗜血的寒光,等待猎物的光临。

    “啊……”好多胆小的女生,捂住了眼睛,不敢看这么血腥的一幕。

    “真狠!”郎乐乐这样下着结论。她没有捂眼睛,而是站了起来,手里捏着那根变成了簪子的金箍棒。

    兔纸的这位老乡兼姐妹。郎乐乐同学还是下意识里,是要帮兔纸的,好多的同学们也都站了起来,同情弱者之心,令他们准备挥手抗议。

    而小灵当听到佑纸被挨的巴掌声音时,她本能地往后躲避,靠在了后面桌子上了,好吃惊。

    她是一个温柔柔弱的软妹子,只有当她的利益遭到侵犯时。她才会出手自救防卫。

    此刻,因着好朋友挨打。她开始觉得佑纸无理取闹,这会儿又觉得兔纸太不近人情了。你要打架,先警告一声,让别人有心理准备再打也不迟,而你这偷袭算怎么回事?

    小灵咬着下唇,双手紧握,积蓄休内的魔法因子于手上,她做好了随时上台去参战的准备了。

    但大多数的学生们,还是抱着“有好戏看咯”的心态,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而悠哉闲哉地“吹着口哨”抱臂把观,更有甚者,居然敲着课桌,喊道“预备……开始,给我打……”好不热闹呀……

    同学们闹得高兴,但他们却忘了,这是在上课,教授他们知识的不是普通的导师,而是南山魔法学院雷系分校的花和尚校长大人啊。

    花和尚如是想:嘿嘿,这些个兔崽子们,真是将南山魔法学院,关于“民主创新,开放包容,兼容并蓄”的校训,发挥得淋漓尽致呀:学习我可以,打架我也行,善良是本份,恶魔亦有时……

    那么,他应该如何裁定呢?是让这样打斗的场面继续,还是出面干预呢?

    他祭起了手的绝情花。

    且说那佑纸抓起兔纸的头发,就往讲台桌沿的边角处撞,在接近边角一个厘米的距离时,佑纸的手背却忽感麻了一下,她再想使力气,右手却不听她的使唤了,被定住了一般……

    而兔纸的后颈项处,也顿感一阵酥麻,然后血往上涌,全身的血液都挤在了额头正间,以至于整个额头,像着了火一般的,通体红晕,火烧火燎,映红了讲台桌面的边角处……

    佑纸和兔子,保持着这样的动作,进也不能,退也不能,放手也不能,移脚也不能……

    就像了孙悟空的定身法,定格着这一幕。

    将助阵观赏的所有同学们,都看傻了,一个一个目瞪口呆,因为嘴合不拢,而流下了哈癞子,一幅痴呆傻模样。

    回过神来的郎乐乐同学,见识过花和尚的绝情花。

    “哦。”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悠哉悠哉的坐了下来。

    警报解除了,她还好心情地翘起了二郎腿,很不雅观地抠起了鼻shi。

    好一幅“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兴奋而又轻快的兴致啊。

    小灵看着这样的场面,不只是暗暗吃惊,而是大大的吃了好几惊呀。

    这南山魔法学院真是藏龙卧虎,花和尚不动声色,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将两个逞强的好事者给办了,办得如此利索,让你想骂人,没法开口,让你想打人,没法动手,让你想逃跑算了,可还是没法行动呀。

    有冤无冤,先一视同仁,惩戒了再说。

    这也是同学们第一次,第一次看到一校之长惩罚学生,具体来说,应该算是罚站吗?又不大贴切,应该算是表演,比较接近佑纸和兔纸,两个人此时的情形。

    让大伙儿观赏了大约五分钟,也即意味着兔纸和佑纸休眠了大约五分钟。

    花和尚这才慢条施礼地,双手击掌“啪啪”两声,绝情花随着他拍手的动作而飞入了空,徘徊在佑纸和兔纸的上空,飞舞翩跹。

    佑纸先于兔纸醒来,她的手抓依旧抓住兔纸的头发,兔纸的头离讲台桌边角只有一个厘米了,但醒来后的佑纸,她犹豫了,抓住兔纸头发的右手,竟然有些轻微的发抖。

    突然醒过来的兔纸,望着眼睫毛处,被扩大了的讲台桌边角,那尖尖的利角如一把利刃,只要再前进一步,她的额头就算是鸡蛋碰到头石了,非得起老大一个包不可。

    想想都可怕,额头的冷汗冷不丁冒了出来,暴汗如雨。

    擦擦汗水,她站了起来,还全身不时的打着寒颤,太惊魂了,有木有?

    两大美女从惊吓醒过来了,只是呆呆地面面相覻,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强悍,眼神显得有些呆滞。

    “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花和尚摸了摸光头,盯着佑纸,眼神犀利而通透,仿佛要将她看穿。

    “不要了……”佑纸摇了摇头,肯定地回答。

    那么,兔纸呢?

    花和尚和所有的同学们,包括佑纸同学,也都看着兔纸,等着她的回答。

    兔纸的目光仍然处于呆滞状态,才从惊吓醒了过来,不明所以地望着花和尚,眼光扑朔迷离。

    “怎么样?兔纸同学,还打不打?”花和尚招了招空的绝情花,那内纯白的绝情花,犹如一只风筝,随着他手的姿势,而起伏跳跃,翻飞如蝶。

    “打?”她仰面看着飞舞的花朵,轻轻地问道:“不打?”

    坐在最后一排的郎乐乐很想笑,这个老乡的神情,如她刚才数头发丝一样的,很纠结。

    打吧,老师在场,肯定是打不起来的,不打吧,显得自己害怕了。

    反正总之,打也是白打,那么,就傲然答曰:“报告……”

    “什么?”绝情花已经回到了花和尚手,他将之又套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后,目光灼热地审视兔纸,鼻子哼道:“嗯?”

    “我决定了……”兔纸抬起头来,勇敢地直视花和尚,嘴角向上微翘,肯定地答道:“打。”

    “好。”花和尚精神振奋,站在了讲台上,拍拍手,叫大家安静。

    “现在……”花和尚将扩音器向上抬了抬,使得声音能够充分传递到每个同学的耳朵里。

    前排同学是听到了佑纸和兔纸的回答,佑纸是胆怯了,可兔纸却反而斗志昂扬了,她还想将打架进行到底。

    他们就在想,花和尚会怎么样来处理此打架事件呢?

    后面的同学没有听清楚佑纸和兔纸的回答,但看现在花和尚的意思,他有话要说,所以,全都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

    “好,我不反对打架……”花和尚抬起了双手,目光如炬地望着下面黑鸦鸦的众人,此言一出,众皆惊愕不已。

    居然还有这样的老师,不反对学生打架?他把课堂纪律置于何地?他又如何能服众呢?

    郎乐乐比众人更是惊骇到晕菜。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声,花和尚又开口了。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将众人的情绪调整到最高了,然后才缓缓说道:“但是,打架要打得有意义。”

    此言一出,又将众人给惊愕了,有木有?

    打架还有意义吗?

    打架是武力,暴力,加不冷静的表现,怎么会有意义呢?

    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的,不知如何是好。

    对?还是不对?

    他们没有了主张。(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