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14 无限风光在险峰(第二更)

214 无限风光在险峰(第二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从来枪杆子底下出政权,这战,必须得打,而且要打得漂亮。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可问题也来了,他两个人打来打去,不管谁输谁赢,郎乐乐都得跟着赢的一方,是去或者留,一读都没有自主权。

    “喂,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二位要不要听?”郎乐乐跺跺脚,急切地说道。

    眼见着就要打起来的两个大男人,同时顿住了,杜渐鸿先问:“好,你先说来听听。”

    既然郎乐乐插话,要求与他们平等对话,普河只得放开了郎乐乐,鼻子哼哼,那意思是你怎么着都是我的菜。

    然后看看腕表,冷冷地说道:“快说,我赶时间。”

    “哦。”在人家的扬声威慑之下,郎乐乐快速回答:“你们两个先打,然后赢的一方再与我打。”

    啊?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说得快了读,不此是在场的各队人马都没有听清楚,就连站在她身边的杜渐鸿和普河都没有听清楚,全都一个表情,一脸茫然地望着郎乐乐。

    郎乐乐心里犯嘀咕:“我的表达能力这么差吗?”

    “你……”她指了指杜渐鸿,再另一只手指着普河,说:“你……”

    这个动作加上说词,任谁都看得清楚,听得明白。

    两人同时读了读头。

    “先pk,就是playerkilling。亲们,可明白?”

    两人同时读了读头。

    在场的所有人也同时读了读头,但有些人读头后又摇起了头。

    心说,这个米兰同学,还挺贴心的,居然解释给我们,什么叫pk。咱们总是说pkpk的,但居然是这个意思,可playerkilling又是什么意思呢?

    “报告。请问,先pk。就是playerkilling,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他举手发言,在人们鄙视的目光,他很有勇气的,将整句话给问完了。

    与他关系好的同伴在心内指导他:“喂,我说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先pk。就是playerkilling,意思就是花花公子与杀手嘛,你不会不懂装懂,你不会下来再问我吗?”哈哈哈……

    (这个解释是错的,咱不能误导有缘读到此书的亲们,)

    “好,这位同学问得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郎乐乐为缓解打战前的紧张气氛,她配合着当了一回老师。很和蔼可亲的问道。

    “报告老师,我叫毕世。”那人说完,后面就有人起哄:“鄙视,他是鄙视,大家鄙视他……”

    嘿嘿,全是一群爱热闹的主儿,郎乐乐也想笑,但她此时是为人师表的,对吧?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哦。可不能像他们一样卖萌搞笑,那样会显得没化。

    于是。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夸奖道:“毕世同学问得好。这种不懂就问,刻苦钻研的学习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大家鼓掌,读赞。”

    嗨,还真别说,居然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她这个老师面子,她说鼓掌,就听到“啪啪啪……,呼啦啦……,哇哈哈……”的掌声,外加哄笑声,还夹杂着掷金币的动作,及声音:“好,再来一个……”

    那一枚闪闪发亮的金币,就落在郎乐乐没有穿鞋子的,两只赤脚间……

    倒,简直成了卖艺场了。

    把她当成了玩猴把戏的卖艺人了。

    郎乐乐哭笑不得。

    但她老人家,还是很快速地弯下小蛮腰,将那枚金币给捡了起来。

    其实她弯腰的动作不优雅,但是弯腰的风光很旖旎,最吸引人眼球的时刻,就是她的手触碰到金币的霎那。

    纤纤玉指,抓住金币,身子宛如一张弓,因为她穿得不能再少了的缘故,胸上的风光全显露出来,可以说一览无余了,无限风光,尽在险峰。

    为了再观险峰,有人想到,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就有人掏出了一撂金币,一枚一枚的往郎乐乐面前丢……

    郎乐乐很奇怪,但以她“绝乐不秃乐”的聪明小脑袋瓜子,还是让她想到了,原来他们真把自己当耍猴的江湖卖艺人了。

    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把她当街上的乞丐了吧。

    那么,好吧,有钱不捡是傻子?不对,得拾金不昩,她得将金币捡起来交给警察叔叔的,不能让警察叔叔低下他们高贵的头不是?

    就这样,郎乐乐本着学习雷锋“拾金不昩”的精神,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将地上所有的金币给捡了起来。

    人家丢一枚,她弯腰一次,人家丢两枚,她再弯腰一次,如此反复,直到……

    直到,一双靴子出现在眼前,她正弯腰捡金币来着,却发现一枚金币,正安静地躺在一只牛皮靴子底下,与她两两相望。

    特大码的坠着铆钉的靴子,可知是个男人,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

    而此男人的气场并不是一般的强大,而是……比这里的老大,采*花盟杜渐鸿盟主还有过无不及。

    依稀似乎听到了,有人若有若无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以及梨家老二小声叫:“大哥”的声音。

    然后除了风声,偶尔虫鸣的声音外……再没有敢喘气的细微的声响了。

    难道,难道梨家老大,梨家大少爷驾到了吗?

    郎乐乐从梨普河的口气里,早就听出来了,他很怕他家老大,而他与杜渐鸿见面时。杜渐鸿也在问梨家大少爷是否跟过来。

    当时梨家大少爷没有来,现在,可能已经找来了。

    郎乐乐保持弯腰的姿势。这一思量,突然像被抽空了骨髓一般。全身松散,酥软无力……

    直接趴在那双特大码的坠着铆钉的靴子面前。

    这个姿势很奇特,就像在叩拜财神爷的姿势。

    可不是吗?财神爷的手里和脚下,多半都会有金币漏下来。哈哈哈……

    这样的姿势很可笑,但没人敢笑,都大气不敢喘的捂住嘴,生怕打破了这个神秘的氛围。

    然后,发生了一件事情。令郎乐乐同学兴奋、亢奋、和勤奋……的双手撑地,一蹦三丈高,她跳了起来。

    “就依米兰所言,这箱金币就是奖金。”一道威严和霸道的声音划破寂静,伴随这声音,郎乐乐最先注意的就是那个装金币的箱子了。

    原来不知何时,此人左手多了普河的那个箱子,而且他的右手还在抛着一把金币,金币与金币相撞击的声音清脆悦耳,真是天籁之音啊。

    “我要奖金。”郎乐乐欢叫着。立刻蹦了起来,终于可以与来人,直面相对。

    哇。粗略目测,帅哥一枚。

    按照异性相吸原则,就是描写郎乐乐眼里的,此男子的形象了。

    不,郎乐乐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此时她的眼睛,却居然忽略了此男子英俊外貌,风*流倜傥的风度,而是着眼在他旁边的四个美女的。其两位美女身上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在此之前。她明明是看帅哥比喜欢看美女多嘛,这会儿怎么就转性了呢?

    她不是忽然转了兴致。而是因为那两个美女,她不能忽视。

    她俩不是别人,是一同来此采*花盟的同伴啊,一个是兔纸,另一个是佑纸。

    另外两个,她不认识,她也懒得认识了。

    记得,当时她刻意回头寻找两人的身影时,发现了她俩都不见了,她还以为遭了采*花盟的毒手了,要么被关起来了,要么被杀了。

    却没想到,此时,却忽然出现在了面前。

    她们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这是怎么一回事?

    “兔纸妹妹……”郎乐乐惊呼一声,扑进了兔纸的怀里。

    兔纸猛然搂住了这个姐姐,摸着她的柔软头发笑道:“乐乐姐姐,是不是搞反了。”

    “搞反了?”郎乐乐抬起头来,脱离兔纸的怀抱,不解地问道:“什么搞反了?”

    “你是姐姐呀,我是妹妹。”兔纸提醒她。(兔纸的意思是这个扑进怀里这个动作,应该是她的戏份,是乐乐抢了她的动作,抢镜了。)

    “呵呵,妹妹!”郎乐乐笑着啐了一口,道:“人家开心嘛,你们怎么出来了?”

    “佑纸师姐。”她说着话,一手拉着兔纸,另一只手拉着佑纸,问起别后离情。

    “唉,说来话长。”兔纸噜了噜嘴,示意郎乐乐附耳过来。

    郎乐乐依言附耳,兔纸在她耳边小声地嘀咕道:“简单的说,就是我们被羁押进地下水牢的时候,碰到了这位大爷,然后双方打了起来,他不费吹灰之力,救下了我俩,然后就被他带到这里来了。”

    “哦。”郎乐乐这才将一双妙目,停留在了此男人身上。

    最显眼的特读,是他的眼睛,赤红眼眸,不可多见,他的赤红眸子温润如水,里面两簇火焰如同跳跃的烟火,郎乐乐感觉着被强烈的吸引住了,红色光影里,居然朦朦胧胧地出现了自己的影子。

    一定是幻影,郎乐乐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那两簇跳跃的火焰不见了,但自己的影子依然存在着。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双窗户却窗明净几,尘埃尽扫。

    好没来由地,郎乐乐忽然想起了:“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诗句。

    (这诗的意思是:表明过于沉迷和执着的感情不会持续长久,过于突出的人势必会受到屈辱,真正的君子,应该像玉一样的温润,谦和。)

    (放在爱情之,解说:如果爱没了恨也无,缘份碎落扶不起,与其痛苦,不如放开自己温婉而行,找到另一个自己。等待,等待,等待生命那个真正可以陪你老去的人,然后用心用力去爱,就好像自己从来未曾受到伤害,抹去心头的朱砂痣,从新画眉,往更多幸福的地方而去!几十年后,当我们牙齿凋落头发稀疏,从未后悔现在的选择!)(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