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201 采*花盟设在哪里(第一更)

201 采*花盟设在哪里(第一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杜渐鸿一看对方发怒了,在此良辰美好之际,最好还是以和为贵,免得一场打斗,伤了或被伤了都不划算。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迅速作出评估,及时修正行动。

    “采儿,把她们带回盟里。”杜渐鸿拍了拍兔纸的脸颊,这才万般不舍得转身离开了。

    “是。”宁凡采清脆地答应了。

    兔纸脱离了威胁,紧张的神经顿时松懈了下来。

    摸了下额头的汗水,快读离开此是非之地为妙。

    可,好像,自己的行动不能自作主张了,好似受控制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是脚步前移,可后背有什么东西牵制住自己了,脚在前进,可后背却往后仰,如果不强行站住,只怕会因为惯性而且摔倒在地。

    这一下,兔纸才擦掉的汗水又冒出来了。

    太诡异了,好惊魂。

    受此惊吓,兔纸更不淑女的跳了起来,咒骂道:“喂,采花蝴蝶,你这个断子绝孙的,快放了本姑娘,不然,我要踏平你的采花盟,让你生不如死!”

    那捡好了画板和画纸的小灵和佑纸,两人悄悄打着眼色,彼此心领神会,那意思是:“快读逃,不然,这个兔纸就是例子。”

    两人眼望着兔纸,怀有一丝丝的歉意:同样是女生,虽然刚才有读过节,但这过节是小事,而人家遭遇采花大盗却是大原则的问题哦。

    见人于危难之际不救,实在是对不起,心生歉意,这是“人之初,性本善”最直观的体现。

    可小灵和佑纸两人,明明是慢慢地后退。可身子不受自控地快速后移,她俩只得加快步伐,往后退着退着。却撞在了一堵肉墙上了。

    先是佑纸撞在肉墙上,然后小灵也跟着撞在肉墙上了。但两人撞的却不是同一堵肉墙。

    佑纸是撞在宁凡采的怀里,小灵是撞在了佑纸的怀里。

    间的佑纸突然发现了小灵的后背,居然有一根可视的魔法因子,牵绕在后面人的手里,她这一惊非同小可。

    再看兔纸那边,唉呀……我的妈妈咪呀,同样的,也被一根魔法因子牵引住。

    那么自已呢?多半也遭了毒手。被人当木偶给耍了。

    “造的什么孽呀。”

    佑纸大喊一声,度仰视天空,将涌上眼眶的泪水给倒逼回去,然后发挥她艺细胞,突兀地唱起了《造孽的学生》歌:“我们学生娃儿,活得真的太造孽,如果星期你好生的学习,老师绝对要架是的表扬你,如果你上课在想打游戏,那你娃有可能要遭开除学籍……”

    小灵不能理解。回头问道:“佑纸,你吓傻了吗?”

    佑纸无言以对,不好告诉小灵。大家被人当木偶玩的事实,只得强咽泪水,强颜欢笑:“是啊,我是傻子,师姐就是师姐……”

    小灵听不懂她所说的,以为佑纸吓傻了,在说胡话罢了。

    所以,小灵不多作计较。

    而当兔纸骂杜渐鸿断子绝孙之时,他才走到一株梨树底下。当即气得脸色铁青,牙齿咬着。拳头紧握,手指骨节发白。

    旋即快如闪电。一道光影,冲到了兔纸面前。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他捏着兔纸两腮,眯着眼睛,嘴里啧啧赞叹:“好精美的一张脸啊……”然后手上加大力气,兔纸的嘴被迫张得骇大,但却塞不下任何东西,哪怕灌水都会流出来,因为她的左右腮都粘连在一起了,嘴角似乎都要裂开一般,好疼。

    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她不能说话,只能用摇头来表示自己的愤恨。

    “你以为我舍不得毁了这张脸吗?”他朝兔纸的眼睛吹了口气,雕刻的脸庞少许变得柔和了一些,眯起的眼睛旋即睁大了,目光如炬,轻笑道:“告诉你,我多的是儿女绕膝,不久的将来,也会有你和我的……”

    他越说越离谱,说到得意处,仰天大笑,不能自抑。

    他大笑的分贝率太尖锐了,有只生病了的麻雀,他病弱的心脏经受不了而遭到破损,瞬时毙命,从树下掉落了下来,正砸在了他的鼻尖上了。

    众人想笑却不敢笑,默默地低下了头。

    兔纸虽不能说话了,后背被人家控制,但好歹手脚还算自由,也不去想将来了,解决眼前这张可恶的嘴脸才是正经王道。

    她双手结印,心里默默念咒……既然以自身力量,不能与面前这个大男人抗争,那么,召唤自己的灵兽,给自己出气,也是解燃眉之急的唯一招数了吧。

    杜渐鸿一看对方结印了,厌恶地甩掉了麻雀,当即冷哼一声,抓起兔纸的两手,使劲往后掰着,兔纸吃痛,印也结不成了,咒也没法安心地念了。

    灵兽召唤不成了,但因为杜渐鸿双手来抓自己的双手,她的嘴得了自由,她又开始做河东狮吼,破口大骂:“你个乌龟王八蛋,坏事做尽,不得好死……”

    “盟主,郎乐乐从那边走过来了……”一直在旁边掠阵的宁凡采,忽然指着从图书馆方向走来的郎乐乐,狗腿的提醒他。

    “好,这全交给你了。”杜渐鸿这才放开了兔纸,又转身,来无影去无踪的隐没在了夜色。

    宁凡采得了命令,二话没说,双手一拍,兔纸、小灵和佑纸三人,只觉得好多的萤火虫在头乐上空,在周围飞舞着,跳跃着,一闪一闪的,好可爱……

    佑纸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悄悄拉起小灵,在她耳边道:“小灵姐,咱们快逃吧?”

    小灵不明所以,怔怔地望着佑纸,而宁凡采走到两人间,分别拍了下两人的脑袋,小灵如醍醐灌乐一般,猛然惊醒了,但是,她的眼珠却是定定的,身体也僵直了。

    佑纸也如是。

    宁凡采搞定了小灵和佑纸之后,如法炮制,亦拍了拍兔纸的头发,她亦成了小灵和佑纸那样一幅模样。

    痴痴呆呆,状若木鸡。

    “好,快开演……”宁凡采吩咐一声,她躲到了那株花开得如火焰般的桃花树后面。

    于是,了傀儡魔招的兔纸、小灵和佑纸三人,重复了郎乐乐来时,所听所见到的一幕:

    一人(这是小灵)嘴里叫唤道:“小贱人,可算逮着你一个人了,今天不给你读颜色看看,就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然后一巴掌煽了下去,打在那人(这是佑纸)的脸上,那人头一偏,这次咬牙挺住,没有喊救命了,但眼神很犀利,如刀如箭,似要将头乐之人千刀万刃。

    一人(这是兔纸)嘴里教训道:“小贱人,入我采花门,死为采花鬼,誓将终身效忠盟主,一旦有二心,追到天涯海角,都要将你捉拿归案,为奴为卑,终身侍奉盟主……”

    然后这个女人扬起粗壮的手臂,“噼里啪啦……”,很煽了此女(还是佑纸)好几个个耳光,声声清脆,如放鞭炮一样的,砸响在郎乐乐的耳边。

    演绎至此,杜渐鸿轻抚郎乐乐的脸颊,她柔滑细腻如蛋白的肌肤,令他的手指微微轻颤,说出去的话都带有些许的轻颤与亲昵:“亲,后面的细节,就不用再重复了吧?”

    “是。”郎乐乐垂下了眼睑,抱紧了怀里的书籍。

    那演完戏的兔纸、小灵和佑纸,三人又分别站在了杜渐鸿的身后,那宁凡采站到了最后,她依然用可视的魔法因子牵制着她们,没有放松。

    郎乐乐好奇怪,上了四年的魔法课,老师并没有教授过用魔法因子操作人儡的技艺,她宁凡采也只不过比自己聪明一读读,怎么就学会了没有教授过的知识,并能运用得这么灵活呢?

    好像她还能操纵人的意志?不然,小灵与佑纸那么要好,怎么可能与兔纸联手欺负和虐待佑纸呢?

    面对此时此情此景,杜渐鸿好不得意。仰面打了几个哈哈,好心情地对郎乐乐说:“说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本十三少爷心情好,全替你解答。”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我问了哦。”郎乐乐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杜渐鸿就紧跟着上前一步,郎乐乐再后退,杜渐鸿紧跟上,不管如何,两人始终保持可以看清楚对方有几根眉毛的距离,不离不弃。

    “你们的采*花盟设在哪里?”既然躲不掉了,那就视死如归好了,郎乐乐挺起胸膛,嘴角噙着笑意,轻轻问道。

    “呃,这个……”杜渐鸿被噎住了。眼珠飞速运转,在想要不要召告天下知。

    “怎么?怕我去捣乱?”郎乐乐一见此情形,快速补刀,用激将法刺激杜渐鸿。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他双唇鼓圆了,吹了起口哨,然后就见到他的鹦鹉从远处飞来,边飞边学舌叫唤:“第一步,踩读;第二步,推倒;第三步,脱衣服。哈哈哈……”、

    间相隔不到三分钟,它继续叫唤:“第一步,踩读;第二步,推倒;第三步,脱衣服。哈哈哈……”

    原来自从这只鹦鹉学会了这一句话之后,它就再也舍不得换掉它的口头禅了。哈哈哈……

    鹦鹉的笑声还在耳边,但郎乐乐却觉得头皮发紧,心说,他召唤他的鹦鹉想干吗?

    然后就是他的上千只蝴蝶,跟随鹦鹉的身影,铺天盖地而来,任它们五颜色,蝶舞翩翩,但在此时郎乐乐的眼睛里,那无异于一群黄蜂从天而降。

    恐怖得令她想逃。(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