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191 身体怎么交换?(第二更)

191 身体怎么交换?(第二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夷陵校长脱掉了上衣之后,忽然想上厕所了,他看了看床上的郎乐乐,见她睡得很沉,他放心地移驾里间的卫生间,关上门,方便去了。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郎同学一看,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再不利用,只怕过了这个村就不会再有这个店了。

    当即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抓过夷陵书生脱下的上衣,迅速掏空口袋里的物件,还好,那瓶“东林魅力指数神液”还在,赶紧攥在手里,再将衣服按原样放好。

    嘿嘿,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郎乐乐心里乐开了花,行动像只猫,双爪蜷曲,双脚踮起,一跳一跳地往门边逃。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可她却忘了另一个俗语:“乐极生悲”……

    唉,只怪她太开心了,边跳边回头看厕所里的情况。

    玻璃门透明的光亮,映照那个修长匀称的身影,好像体内污浊物排完了,正在对镜刷牙了。

    心情肯定happy,他居然边刷牙边哼歌,歌词听不大清楚,但旋律还是分外清晰,正是萧敬腾的那首《王妃》: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整夜。爱太美,尽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

    她也被感染了,跟着这欢快的旋律,轻轻地哼:“……痛太美,尽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你太美,尽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

    这是不是就叫“夫唱妇随”?她被猛然想到的成语而惊了魂。

    “谁?”夷陵书生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出现在门边,门内的灯光投影过来,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将她的身影完全笼罩在其。

    顿感一阵炫晕,郎乐乐无处遁行。只得硬着头皮答曰:“是我。”

    “你去哪里?”因为她已经走到门边了,帅哥才有此一问。

    这时,郎乐乐的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了,只要稍微一用力,身子一挤,就可以逃之夭夭,却因为一首high歌,而断送了海阔天高任她飞的境遇。教她如何不懊恼。

    耷拉着脑袋,嫣红着脸色,悄悄抬眸斜睨,却见帅哥的脸色铁青着,满嘴的牙膏泡沫都快喷到自己脸上了。

    因为帅哥很生气,脚步飘移,早已站在郎乐乐面前,一道黑影压下来,压迫得郎同学喘不过气来,两道犀利的目光盯在她的右手上。火辣辣地仿如利箭,似要将她的手掌射穿。

    “这是什么?”几近咆哮,她的右手腕已经被帅哥抓在手里了。

    “是……”郎乐乐带哭的腔调想回答。却不用回答,任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这正是帅哥的所有物,他们东林集团的“东林魅力指数神液”。

    被抓的右手腕如被铁箍箍住一般,火烧火燎的疼,眼泪在眼眶儿打转,最终在帅哥薄唇间暴露的利齿逼问下,先“哇……”的哭出了声,继而哭叫着:“疼。神液,我的神液……”

    不甘心地说出了“我的神液……”撕心裂肺。痛彻心菲。

    可不是吗?好不容易到手的“我的神液”,还未来得及打开。更别提喝下去了,对了,当偷到手时,干吗不先喝掉呢?再将瓶子砸碎?不行,砸的话会弄出动静,还是从窗户里丢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呀。

    “蠢”!心百转千回,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蠢”字概括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在她总结经验之时,夷陵书生已经强行轰抢了。

    夷陵书生的力气比郎乐乐的力气要大许多,两人不是一个级别类型的,好不好?

    所以,当夷陵书生掰开郎乐乐紧握神液瓶子的右手时,没费多少力气,就将瓶子抢到手了。

    神液在手,天下我有呀。

    “怎么?你没醉?”帅哥扬起瓶子,嘴角亦扬着胜利的微笑,调侃着问。

    “是,这读小酒,还打不倒我。”郎乐乐傲然挺胸,以同样倔强地笑容回答。

    “嗬,挺能喝的嘛。”帅哥从头到脚,又将郎同学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又从脚部上移,移到了郎同学胸前的傲娇双峰之上,读读头,作恍然大悟状,笑道:“哦,原来如此,酒精有发酵功能……”

    晕,什么嘛?

    郎乐乐的秀逗脑袋,哪转得过弯来,一时之间领悟不了人家暗藏玄机的禅语呀。

    就那么红艳艳着一张脸,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唉,典型的萝莉vs大叔,谁赢谁输,答案不言而明。

    夷陵书生觉得有,有心挽留于她。

    于是,旧话重提:“如果你来我们东林魔法学院教书了,就有机会参与研制并完善神液了哦。”

    末尾,还特别重读强调:“你想要多少就会有多少,保证分不收,无条件赠送给你。”

    这样的条件,不可谓不丰厚,但郎乐乐又岂是见利忘义之人。

    当即眉头都未皱一下,一幅誓死如归的样子,傲然昂起了下巴,坚定地回答:“不可能,荒泽孤雁是前车之鉴。”

    “你……”棱角分明,面如冠玉的帅哥,潋滟的眸光里,杀气顿生。嘴角上扬,一缕妖邪的魅笑浮上脸颊。

    郎同学暗叫不好,只觉一股阴风直透后背。

    果然,她的第感觉还是特别灵验的哦。

    “还有两个选项,你可以得到此神液。”帅哥打开了瓶盖,还特意晃荡了一晃,立刻一股幽香慢慢弥漫开来,直逼郎同学的鼻息。

    她愣了有好几秒,没缓冲过神,那就那么微张嘴,惊愕地望着他,看他的嘴一张一合,似在谈条件吗?

    “哦,好吧。哪两个选项?”长长的留海遮盖了眼里的惊慌,郎乐乐脚步后移,靠在门框。支撑自己站直了,不至于因为虚脱而摔倒。

    “第一。拿巫娜娜的《灵芝》来换,你不吃亏吧?”夷陵校长退后了几步,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郎乐乐,云淡风轻地问。

    咦,他怎么会知道巫娜娜的灵芝的呢?

    镜子里的郎乐乐脸色变得比镜子外的夷陵书生还铁青,几乎呈现出青紫的颜色。

    太可怕了,他们都将巫娜娜赶回房间里藏了起来。因为她变性的情况,这个夷陵书生居然都知道了吗?

    郎乐乐唏嘘不已。有气无力地读了读头,答道:“这个可以考虑。”

    “那你要怎么做呢?”夷陵书生将神液药瓶放在了梳妆台上,扯过面巾纸,将嘴上牙膏的泡沫给擦掉了,然后开始整理他的一头飘逸的银发。

    郎乐乐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那第二个选项呢?可以说来听听么?”

    是呀,既然有两个选项,她为什么不比较一下,选出对自己稍微有利的项目呢?

    “第二。以身体作为交换条件……”夷陵书生回头答曰,两道眸光,自然而然再次盯在了郎同学高高的胸脯上了。

    郎乐乐下意识后退。可无路可退,脑袋“哐啷”一声,撞在了门框上了。

    颤抖着问道:“身体交换?”

    夷陵书生已经整理好了头发,亦整理好了心情,抱臂环胸,含笑问道:“是,不愿意吗?”

    郎乐乐揉着后脑勺,不解地反问道:“身体怎么交换?”

    “哈哈哈……”夷陵书生开心地笑了起来,走到郎乐乐身边。想去抓她的手,却被郎乐乐逃开了。

    他不以为恼。反而开心地解释道:“就是把荒泽孤雁给我带过来,你想要什么有什么?”

    “哦。原来是这样呀……”郎乐乐拍拍胸脯,紧张的神情顿时松懈了下来。

    同时,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可一想又不对,自己的身体算是救了下来,可也不能出卖朋友的身体的,对吧?

    “为什么要荒泽孤雁的身体呢?”郎乐乐赶紧接着问道。

    夷陵书生轻笑道:“做实验。”

    郎乐乐对实验两个字特敏感,扬眉怒问:“*实验吗?”

    夷陵书生回答得非常快:“差不多吧。”

    听闻此言,郎乐乐的眼前立刻浮现出抗日战争时期,岛国的部队的人体实验来,其包括“细菌实验、毒气实验和利用活人做肉靶……”等进行的武器杀伤力测定实验。

    虽然已经成为了历史,此刻想想都不寒而票,她又怎么可能将老乡,驴友兼闺蜜的好友交代出去呢?

    “那不可能?”郎乐乐跳了起来,咆哮作答。

    夷陵书生再次走近,逼迫着她问道:“那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我……”黑影进一步压迫过来,她顿感严重缺氧,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

    帅哥抬起了她的下巴,嘴里啧啧有声:“你是想用你的身体交换吗?”

    “不,我不要神液了,还不成吗?”郎乐乐眼泪水“唰”的一下子,涌出了眼眶,擦着眼睛,哭诉着哀求。

    较量至此,郎乐乐全然明白了,人家只不过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任你再怎么折腾,总归一个结果,怎么都是人家下酒的菜了。

    如果世上真有后悔药,她愿意将来此“摘星楼”的一段情节,全部删除,她还是在那间“步月厅”里,与荒泽孤雁、裴幺少爷他们,喝酒吃菜,谈笑风声。

    管它娘的什么校花学霸,只要功夫深,水到渠自成。

    就这样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吗?

    郎乐乐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世上有后悔药吗?”耳边温热急促的呼吸,连同铿锵絮语:“既然来了,就尝尝粉身碎骨的滋味吧……”

    话音刚落,灯光突然熄灭,世界漆黑一片。(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