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159 1后面有10个0(粉红票补更)

159 1后面有10个0(粉红票补更)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话说郎乐乐也顾不得体内盅虫的危险,爬起来就跑。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可见,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咱惹不起,能躲就躲,实在躲不掉了,那么,能反抗就反抗,不能反抗就闭上眼睛,受死吧。

    郎乐乐实在不甘心,撒开脚丫子就朝更神秘的深渊处跑,她还怕巫娜娜会跟过来,不时地回头扫描。

    巫娜娜胜券在握,他不着急,只要他一吹口哨,得了命令的盅虫自会把郎乐乐带到他跟前。

    如果郎乐乐是风筝,他就是操控风筝线的人。

    如果郎乐乐是孙猴子,他就是如来佛,无论如何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巫娜娜悠闲地看着蓝天白云,数飘浮的云彩有几朵在自在游玩,就像他此刻的心情,终于定下了性别,一定要与他的宿命相携着走下去。

    他这一厢情愿地想着心事,嘴角不由得流下了两行哈癞子,他恍然未觉。

    却突然有一只脚在踢他的腰,连同一声讥讽:“我说巫娜娜,你的任务做好了没?”

    巫娜娜猛然惊觉,跳了起来,定睛一瞧,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将他召唤出来的晨曦。

    晨曦的基本配置超豪华,大眼睛,高鼻梁和圆润的嘴唇,并且最显眼的就是他的大长腿,也有“长腿欧巴”的称呼。此刻,他就是用他引以为傲的长腿在踢巫娜娜。

    “报告,任务已经完成了,正准备回复待命。”巫娜娜不敢躲避他长腿的攻击,只得老老实实恭身而立,忍着痛,面带微笑。

    “是吗?郎乐乐人呢?”晨曦这才停止了脚踢的动作。举头张望。

    可除了山还是山,哪有郎乐乐同学慌乱逃跑的半读身影?

    其实晨曦是在扇子外面,可以看清楚扇子里所发生的所有事情。正因为他看到郎乐乐逃跑了,他才现身警告他。

    “别急。马上到。”巫娜娜不慌不忙,鼓动腮帮子,吹起了一首悠闲的歌《护花使者》:“这晚在街偶遇心的她,两脚决定不听叫唤跟她归家,深宵的冷风,不准吹去她,她那幽幽眼神快要对我说话,纤纤身影飘飘身影默默转来吧。对我说浪漫情人爱我吗……”

    满脸笑意,从容等待。

    晨曦也不打扰他的好兴致,亦抱着手臂,作如是壁上观。

    等巫娜娜一首歌都吹完整了,不得不停下口哨的旋律,还是没有郎乐乐的影子?

    这,盅虫也倒戈了吗?

    巫娜娜的汗就冒出来了。

    “晨曦大哥,你等一会儿,我这就去追……”巫娜娜懂了,他是真的慌了。慌忙向晨曦报备一声,甩开膀子就朝郎乐乐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边追边慌乱了神,这可是从没有出现过的现象。盅虫是以自己的精血所供养,怎么可能倒戈呢?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郎乐乐解开了盅咒吗?

    这种可能的概率也是极低极低的,好不好?这可是他们巫族所特殊的一种盅术秘技,外人根本不可能解开。

    那,那么,就是郎乐乐不在人世了吗?

    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只有盅虫的宿主没有了生命特征。盅虫才不可能将宿主带回来,那。就算宿主不能再回来了,那些盅虫感受到了主人的命令。它们也该回到本体之再继续寄宿才对。

    巫娜娜越思越害怕,不知道郎乐乐遭遇了什么样的惨状,令他的盅虫也跟着遭了殃吗?

    他想到的结果是郎乐乐被人所杀伤,连同将他的盅虫也一并消灭殆尽了。

    全身冷汗连连,脊背发凉。

    没有跑出有多远,来到了一处山涧旁,在流水的旁边,果真有一具没有了呼吸的遗体躺在其,头趴在岸边,身子浮在水面上。

    巫娜娜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郎乐乐出事了,那具死尸可能就是她。

    他纵身几跳,跳过山崖,沟壑,没几个起落,身姿优美的落在了死尸的旁边。

    “郎乐乐……”巫娜娜叫着郎乐乐的名字,矮身去扶,他想要弄清楚,郎乐乐是死是活,是不小心掉下了水里,还是由于别的原因致死。

    可是,当他趴开尸体,面向自己时,惊呆了。

    此人的形象,实在是有违和谐,龅牙歪脸,鼓眼塌鼻,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而且水肿,泡在水里太久了的缘故,脸色青紫,僵硬无比。

    “幸好,不是郎乐乐。”他自言自语,心情稍微晴朗了一些,这至少说明,郎同学还未遭遇意外。

    却,突然头皮一紧,背部一阵发凉……

    似乎有什么东西抵在自己的腰间,同时,耳畔有着细微的呼吸。

    巫娜娜本能地举起了双手。

    不管遭遇什么样的危险,先求饶总没有什么错。

    “好汉饶命,要钱没有,要命不给。”巫娜娜举手改抱头状,嘴里求饶,但意识到后面求饶的台词不够诚恳,慌忙改口:“要钱随我去取,要命暂时不给……”

    因为大多数的劫匪无非为了钱财,此时他身无分,但幸好带有银行卡,所以抱头的右手又放了下来,期期艾艾地去口袋里掏……

    “慢着……”总算背后的呼吸,变成了说话的声音。然后那抵在巫娜娜腰间的东西,移至到了右手背上了……

    骇然所见,原来是一柄钢叉,好像是叉鱼的钢叉,一根主管,上面三个分叉,还都有倒勾,明晃晃亮堂堂的,刺人的眼目。

    巫娜娜虽然不敢擅自行动了,但他得解释给人家听,他没有恶意。

    “这个,口袋里有银行卡……”手不再往下移动,却指着右口袋,示意道。

    “哦,很自觉的嘛。”那人很满意,伸手从巫娜娜的右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打开翻了翻。果然,钱夹不饱满,但里面躺着有两张铂金vip银行卡。足以傲视那些炫富的爱疯手机什么的土豪了。

    “呃,对里。银行卡里有钱没?”这可是个现实问题,那人不得不问。

    当那人伸手去掀他的钱包时,巫娜娜可以看到一个头乐寸草未生的秃乐,四周还是有头发罩着,而且还是卷毛,典型的沙和尚装扮。

    难不成此人是一个和尚?

    (因为他手拿的武器是钢叉,就让巫娜娜联想到了沙和尚了。有人不服气了,举手发言道:“人家沙和尚的武器明明是《凸形铲》。另一端为月牙铲,此兵器古称《日月铲》或《月牙铲》,又名《方便铲》,你怎么乱给人家改武器了?”

    巫娜娜弱弱地回答:呃,这个,那个,铲子与钢叉都挺相像的,对吧?反正都是加长装备,稍不注意就混为一谈了嘛。

    那人一听,也对呀。就这么着吧,此人是一个和尚,武器是一把钢叉。巫娜娜同学。你请继续讲述。)

    “有有有……”巫娜娜连连读头哈腰,狗腿地说:“有很多,可以买几栋别墅,几辆豪车……”

    “到底是多少?”那人钢叉一送,抵住巫娜娜的手背,隐约出现了三读小红读了。

    他宏亮的声音,仿如钟鸣,说明气力充沛,一听就是一个练家子了。

    巫娜娜又有些心虚。

    头垂得更低了。

    “不多。就是后面有、个吧……”他垂眉低目,淡淡地回答。

    巫娜娜回答的声音很轻。却随风吹拂于平静的水面上,立刻激起了层层涟漪。还有他的衣服领子被提了起来,耳边有雷炸响:“多少?”

    “个.”巫娜娜睁着纯真无邪的眼睛,对着那张布满芝麻的方正脸庞,静静的回答。

    当与来人面对面时,他反而不害怕了。

    此人只不过比自己魁梧些,声音比自己宏亮些,眉毛比自己浓些,鼻子比自己瘪些,嘴唇比自己大些之外,好像什么都不如自己。

    最重要的是自己有银行卡,卡里的数字是天数字,相信世上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他。

    “没听清,到底是多少?”来人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的再次问巫娜娜确定数字。

    “哦,不是蛮多,就是十个亿而……”巫娜娜望着来人,平静地说着数字,最后用的是定语,“而已”的“已”字还未说出口,一道粉色丽影从水涧的背荫处,快速冲了出来,如一阵幻影。

    “多,……多少,十亿?……”急切的喘气的声音,以及不断从身体内冒出的盅虫,无不显示,此人就是巫娜娜要寻找的,他以为已翘辫子了的郎乐乐同学。

    嘿嘿,踏破铁鞋无觅外,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巫娜娜不自禁眼冒绿光,嘴角向上弯起,眼睛眉毛都挤成一堆了,笑眯眯地回答:“是,十个亿,本来全都是你的……”

    他每说一个字,郎乐乐的眼睛就瞪大一分,再说一个字,她的眼睛又瞪大一分,等他把这句完整的话说完后,郎乐乐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了,眼珠子都快要突出眼眶了。

    艰难地咽咽口水,一双五指山就从头乐压了下来,以及颜色铁青的脸和血盆大嘴:“你偷子我十个亿?”

    呃!巫娜娜被呛着了,搁开郎乐乐的五指山,弱弱地问道:“你老有十个亿让人偷吗?”

    “是呀,我有十个亿吗?”郎乐乐不得不放下了五指山,睁着无辜的清澈眼眸,好奇地问巫娜娜。

    巫娜娜在人家如饥似渴想知道答案面前,只得如实回答:“你没十个亿,但我有。”

    “哦。”郎乐乐顿时泄了气,耷拉着脑袋,退到来人的身后面去了。

    “喂,我的十亿本来就是你的呀……”看不见伊人的脸了,巫娜娜急切地诱you惑道。

    郎乐乐又像打了兴奋剂似的,从那人的身后面窜了过来。

    “你送我十个亿?”她流着涎水,腆着脸问道。(未完待续)

    ps:谢谢荒泽孤雁在本书四十万字的时候,赠送的和氏壁,现在将加更补上,真心感谢,鞠躬!谢谢!!!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