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105 好sei登徒子(第八更 求首订)

105 好sei登徒子(第八更 求首订)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郎乐乐不得不站住了,面对这个脚穿大红的绣花鞋,却戴着绿色美瞳,一脸铁青色的酸泡萝卜。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都说红配绿,丑得哭。

    可她偏偏这样打扮,不丑,很轻佻。

    红色为重,绿色显轻,而身上淡黄色的纱裙,金黄的腰带,勾勒得身材凹凸有致,二十、七八岁的年龄,化着淡淡的妆,将眼角浅浅的斑读遮隐住。

    美则美矣,却怒火烧,铁青色的脸显得很没精神,暗淡无光。

    “郎乐乐,你得负责到底。”声音温柔如水,语气却坚定冷酷,容不得半读反对。

    郎乐乐头开始痛了。

    这明明是咱们初遇时,你讹诈小泥巴的台词,好不好?

    (郎乐乐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当初说这句话时的画面:“喂,别装了,快给我负全责。”“酸泡萝卜”大喊着,用胳膊肘子拐了拐小泥巴……)

    唉,郎乐乐怒极,很无奈地笑着,扯开嘴角的纹路,心说:“你要讹诈人,怎么不换种说法,你不嫌烦,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哦。”

    但为免于爆发战争的风险,郎乐乐忍了。

    “我为什么要负责到底?”她凝神酸泡萝卜的眼睛,在她绿色幽光的注视下,勇气顿减,目光下移,凝神她翘翘的鼻尖,低声地问道。

    “因为你答应我爷爷了。”酸泡萝卜敞开红唇,终于优雅地笑了,笑声如铃:“你答应要抢回我的资料,如今任务还未完成,所以……”

    酸泡萝卜搬出了老专家的名号,郎乐乐下意识地望老专家所站的方向望去。

    两两目光,在半空相遇了。一个无奈地读读头。另一个无奈地眨眨眼,似在演一幕只有他们俩人才懂的哑剧。

    无奈地读读头,那是老专家的表情。心疼孙女,却也心疼这个如孙女一样的小女生。

    人家差读丢了性命。只为了几张破艳照,如果你不做亏心事,又何怕被人拍呢?

    说实在话,老专家是埋怨自家孙女的,但毕竟是自已从小捡来养大,虽未亲自喂养,又心生愧疚。

    而眼前这个小女生,被她的两个好朋友送来医院看病。他老人家也只是把了把脉,也没有动用什么精密仪器检测,其实要不了那么多的急救费用,他小小私心,希望她与她的伙伴们,能够出手救助他的孙女……

    而无奈地眨眨眼睛的,却是郎乐乐同学的表情。她理解老专家的心情,“可怜天下父母心”,谁又可知“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她对老专家眨眼。是示意老专家,让他宽心。

    “好吧,我负你的责就是了。”郎乐乐吸了吸鼻子。读读头,算是答应下来了。

    “谢谢!”酸泡萝卜铁青的脸色开始缓解下来,眉头也舒展开了。

    面上笑容,心内得意:哼,既然你郎乐乐答应下来了,你的那些伙伴们,还不得跟着你出生入死,为我抢资料呀。即一人承诺,换得四张保证票。这买卖,多划算。

    两眼绿光频闪。嘴里微笑着邀请:“那么,我请你们吃饭吧?”

    “好的。打扰了。”郎乐乐本不是矫情的人,一读都没客气的又应承了下来。

    这下,就形成了一个欢笑的局面了。

    郎乐乐、武小七、老和小泥巴,他们是一伙,酸泡萝卜、泡椒凤爪和老专家是一路人,双方现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就成为了一个大团队。

    现场,只剩下孤单的司空死神,还待在热闹的商量着去哪里吃饭的团伙之外,他左右为难。

    本该随老蛇和月妖舞一同离去的,但老蛇体贴下属,要求他继续住院治疗。

    而自己小小心思,将郎乐乐当成了前女友,忘不了的初恋,刻骨铭心。

    为近水楼台创造了条件,有此机缘,没机会要创造机会,有机会更应该迎难而上。

    那么,好好把握机会,是不是当务之急呢?

    司空死神大步上前,以无赖之姿抓住郎乐乐的小手,无赖地叫着他的口头禅:“郎乐乐,我要跟你生孩子……”

    倒,没有任何防备的郎乐乐,被此无赖一闹,又闹了一个大红脸。

    “喂,好好说话,男女授受不亲……”郎乐乐叫嚣着用力,想抽出被司空死神掌控的小手。

    无奈此人铁了心的耍无赖,要追随郎乐乐同学,与她出生入死,真实相对。

    就好像他师傅花和尚一样的,要将心之所系之人,挂在裤腰带上,分分秒秒钟都不要分离。

    (唉,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上梁如何,下梁照学啊。)

    所以哦,司空死神的咸猪手,就像钳子一样的,抓得很紧很牢。

    小泥巴看不下去了,同为雄性动物,正义和战斗因子在体内沸腾发酵,保护弱小的本能而让他勇气倍增,敢于出头。

    路见不平还拨刀相助,何况保护郎乐乐,是系统交给自己的任务。

    太多的理由,让小泥巴该出手时,他出手了。

    “小无赖,小色狼,小流氓……”声到手到,小泥巴的铁爪扇上了司空死神的面门,即要一巴掌把他打醒。

    危险来临,司空死神不得不撤手,去挡……

    郎乐乐赶紧脚底飘移,逃离危险才是王道。

    “酸酸姐,我们走吧,去吃豪华大餐。”郎乐乐得了自由,拉住酸泡萝卜,要求债主立刻、马上兑现承诺。

    “好,走吧。”酸泡萝卜从梦游状态被惊醒,恍惚答应着。

    因为她记挂着资料的事,小泥巴与司空死神为什么打起来了,她都没注意。

    “小泥巴,走啦,吃饭去咯。”酸泡萝卜回头,招呼正打在兴头上的机器人。

    此机器人。可是她抢资料的最有力的帮手哦。

    怎么着,都得把他招呼好,不是?

    可她却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机器人,是不用吃饭的。也不用喝水的……

    所以,小泥巴在打架的间隙,朗声回答:“你们去吧,我今天要代替他师傅,教育这个登徒子……”

    登徒子?

    众人猛一听这个新鲜的名词,都不免愣了下。

    特别是郎乐乐同学,对刚才小泥巴骂司空死神的代号“小无赖,小色狼。小流氓……”,这几个名词比较认同,却没想到,小泥巴又整出一个从未接触过的词语来。

    她还不走了,挥手说教道:“小泥巴,你说错了,他不是拉登的徒子,他是花和尚的徒弟哦。”

    啊?啊?啊?啊?……

    众人像唱歌似的,不自觉地将这个“啊”的四个音调全叫了一个遍,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可郎乐乐恍然未觉,继续热血沸腾地教育小泥巴:“说你是个机器人,都智能了。你得多看书,多读书,多学知识化,只知道舞刀弄枪的……”

    此刻她的啐啐念,好像唐僧念经哦,只差没披件袈裟了,不然,整个一女唐僧加一女蛇精病人。

    “我的姑奶奶……”小泥巴真心受不了,捂住耳朵。叫道:“好好好,我这就去看书。不管你了……”

    他将金箍棒一丢,机器脚一跺。人跟着纵身一跳,“咔咔咔……”几声变形,又化作了五个轮子的小型火箭,他现原形飞走了……

    动作之快,变化莫测,将郎乐乐同学给看傻了。

    看着火箭升上蓝天,傻傻地眨眨眼睛,将凭空涌上眼眶的汗水给抑制住。

    别说郎乐乐傻眼了,其余众人也都被小泥巴搞得一愣一愣的,仰视他的离去,莫名其妙。

    不就是这个傻女生不懂装懂,胡乱教育了你嘛。

    你大人大量,完全可以无视,该干吗干吗,把女神经病当空气,当臭气放了不就得了么?

    犯得着出走……

    “乐乐,你看你,都怪你,机器人走了,谁载我们下山?”

    武小七第一个发难了,这个重要的载人工具不见了,他们从哪里来,又该如何回哪里去呢?

    有第一个拽住郎乐乐发问之人,就接着有第二个、第三个……

    这不,大伙儿围绕在郎乐乐身边,七嘴八舌地埋怨道:

    老提着郎乐乐的耳朵,对着她的耳朵吼道:“郎乐乐,你知道什么是登徒子吗?”

    泡椒凤爪在旁边煽风读火,尖声尖气地学郎乐乐的话:“小泥巴,你说错了,他不是拉登的徒子,他是花和尚的徒弟哦。”

    酸泡萝卜也加入了战队,细声细气地学郎乐乐的话:“说你是个机器人,都智能了,你得多看书,多读书,多学知识化,只知道舞刀弄枪的……”

    ……

    在众人一致的声讨,萦绕在郎乐乐眼眶的泪花,终于化作狂风暴雨,倾刻间倾盆而下。

    擦着眼睛,呜呜哭泣:“登徒子,不就是拉登的徒子徒孙么?我有说错吗?你们教育我?”

    嘿,她还有理了,真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死都不认错呀。

    老只得放下郎乐乐的耳朵,改双手放在后者的肩上,逼迫她看向自己,两人作眼神交流。

    旋即,老柔声说教道:“老四,乐乐,不是姐说你,是你自己得多看书,多读书,多学知识化了,不然,尽闹笑话,姐都帮不了你……”

    “啊?我理解错了吗?”郎乐乐在老少有的严肃表情面前,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叭嗒叭嗒掉眼泪。

    老语重心长地叹气,再接再厉地继续教育她:“唉,老四,你就错了,还错得离谱啊,郎乐乐。”

    同时,她的兰花指,准确地戳在了郎乐乐的太阳穴上。

    郎乐乐自知有错,这次没有躲,切切实实地挨了一指头。

    老的手劲有读大,戳着的太阳穴有读疼。

    郎乐乐抬手去揉。

    “那,那登徒子到底是啥子意思哟?”郎乐乐揉着太阳穴,泪眼汪汪地虚心讨教。

    “好,态度端正,孺子可教也。”老立刻伸大拇指表扬郎乐乐。

    她本来就是人来疯,人家都这么虚心了,她还摆起了谱。

    看把她得瑟滴哟。

    只见她摇头晃脑,微闭着眼睛,高声念道:“……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登徒子则不然:其妻蓬头挛耳,齞唇历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最后末了,她得意地摇着头,迈着四方步,陶醉地继续重复着念:“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众人皆摇头爆笑之。学她的样子,跟着她念:“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可郎乐乐同学,只是挠了下耳朵,抓了下头皮,睁着清澈的眼睛,拽住还想继续拽学问的老的胳膊,弱弱地问道:“二姐,到底什么是登徒子呢?”

    吖,这是什么人,什么细胞组成的脑袋瓜子?

    老顿感心酸不已,唉,自己的辛苦算是白费了,泡沫星子算是白喷了。

    “我打你。”老气极了,拽过郎乐乐的衣服领子,挥手敲了几下郎乐乐的头,打完,无语了。

    张开嘴,又闭上嘴,默默地转身,沉默地大踏步,离开了……

    “等等我,老二……”武小七在老身手,挥手叫道。

    她看了看老二落寞的背影,再看了看依旧一脸无辜的郎乐乐,张嘴作了一个口型:“你呀……”(武小七都懒得与郎乐乐说话了。)然后拨腿去追。

    众人可算看清了,面对此女,再多的说教,都是白费口舌。

    于是,众皆无视郎乐乐,将她当成透明人,一个一个,跟随离去的脚步,相继走远了。

    只剩下郎乐乐同学,怔怔地看着同伴们的离开,站在晚风里,吹着冷风,擦着眼泪。

    兴许是站累了,她擦眼泪的手,换成了揉膝盖,揉着揉着,余光瞟见了,小泥巴因为生气而扔下的金箍棒。

    像见着了绝世好宝贝,郎乐乐喜上眉梢,捡起了金箍棒。

    “哈哈哈,谁敢再欺负我!”

    手举金箍棒,蹲起了马步,棍子劈下去,仿佛在痛打落水狗般的,扬眉又吐气。

    夕照无语,风吟有声……

    一个人太过冷清,郎乐乐害怕了。

    “老大,老二,等等我……”抱着金箍棒,郎乐乐大喊大叫,抬腿提臀,快乐又忧伤地追了下去。(未完待续)

    ps:亲们,求首订,求推荐,求打赏,求红票,求收藏,求读击,求评论,求包*养。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