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 > 极品女神最新章节列表 > 99 下一场唾液雨(第二更 求首订)

99 下一场唾液雨(第二更 求首订)

作品:极品女神 作者:开心乐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火蜈蚣,不愧为通灵之物,也深深地懂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军事战略方针。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老蛇主编和月妖舞两人,相互一打眼色,准备趁众人没注意的时候,带着资料全身而退。

    却没想到,火蜈蚣突袭了。

    大大小小的蜈蚣们,也出击了。

    它们执行的是“兵分两路,速战速决”的军事策略。

    火蜈蚣进攻的是月妖舞,大大小小的蜈蚣们,进攻的是司空死神。

    这是何用意呢?

    前者是因为资料袋在月妖舞手里,它要抢资料献给郎乐乐。

    后者是司空死神让它们的主人郎乐乐很尴尬,它们要路见不平,替主教训。

    且说对付月妖舞的火蜈蚣,它张开大嘴,对着月妖舞漂亮的脸蛋,喷出了一条长长的火龙来,火借风势,风助火威。

    眼见着熊熊大火就要烧着门面了,这哪成呀,女孩子的脸被她们视如生命,有时比生命更重要。

    君不见,好多的女孩子为了这张脸,不惜花重金整容,无视“整容有风险,动刀需谨慎”的告诫。

    月妖舞长得很漂亮,如果被火烧伤了,留下了疤痕,你教她该如何活下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月妖舞更甚。

    因为她有着一个小小的奢望,不求能够与主编大人双栖双飞,也要以自己的性命成全他的幸福。

    如果一旦毁了容,她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站在主编大人的身边,为他抵挡风雨,与他并肩作战。

    此时此刻,再画公鸡什么的。已经来不及了。

    月妖舞纵身飞跃,跳上了一棵树杆上,

    火蜈蚣的火龙速度之快。令她措手不及。

    在月妖舞跃上树杆前,火势追随她的身影烧至了树叶。树叶是易燃易爆物品,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烧至树干了。

    月妖舞不得不别觅高枝,又跃上了另一棵树。

    火蜈蚣锲而不舍,继续以火攻击,令月妖舞无法落脚,无处可逃。

    月妖舞疲于逃命,火蜈蚣趁势追击。

    它要的是速战速决。一方面用火烧之,另一方面强抢强盗。

    在月妖舞连速跳跃了五、棵树之后,火蜈蚣绕到了月妖舞身后,当伸出蜈蚣爪子去抢月妖舞背着的资料之时,以三张嘴喷出来的火龙为先锋,先阻断了月妖舞的返身来救,眼见着,蜈蚣爪子挨着资料带了,只要稍微一用力,资料袋就会易主。

    可月妖舞想的是。这是主编亲手编撰的资料,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入敌手。

    哪怕用性命交换!

    下定决心,就可以排除万难。

    “风月墨笔”来不及凭空作画。但依然可以作为武器还击。

    返手将风月墨笔来挡,笑尖自然指向火蜈蚣的眼睛。

    她觉得先将火蜈蚣的眼睛戳瞎了后,它就找不到方向,自己也就可以与它躲猫猫,趁机作画,就画火龙,一物降一物,她要抢占先机。

    月妖舞的主意打得好,打得妙。问题是火蜈蚣的目标是资料袋,并不是要她的命。

    当风月墨笔直指火蜈蚣的眼睛时。火蜈蚣最前端的左右两爪爪,如愿地挨着了资料袋。蜈蚣公头往旁边一偏,自然躲过了风月墨,但并不妨碍它的左右爪子,继续抢资料袋。

    风月墨笔落了空,月妖舞急了,火烧至后脖颈了,蜈蚣爪子已抓着资料袋了……

    情急之下,月妖舞丢了风月墨笔,双手来抢资料袋。

    可但是,火蜈蚣不只有一双爪子,它的爪爪多得数不清,哦,不对,此变异的火蜈蚣的爪子数标明着了,是左右各五十只,意思是它有百只长长短短的蜈蚣爪。

    而月妖舞只有两只手,要她如何抵挡一百只爪爪的攻击和防御?

    所以哦,没施魔法的月妖舞,用蛮力来抢资料袋。

    结果是,资料没抢着,还被火蜈蚣的黑爪爪连抓带拍的,给拍下了树枝杆。

    “啊……”一声惨叫,一抹绿衣纱裙,坠下了树干,仿佛一片落叶,飘飘摇摇随风坠落,朝地面倒栽下去。

    “小妖……”时刻关注下属的老蛇主编,这次,果断地出手相救。

    括弧,他如果再不出手,良心那个东东就会蹦出他的心脏出来指责他了:人家一个女孩了,这么拼命地保护你的资料,你作为领导,怎么可以坐视不理?资料被抢是小事,如果人有个三长两短,你的良心——我,又如何能心安?

    本着良心的最初心,即“人之初,性本善”原理,老蛇身姿俊逸,姿态优美的脚踏莲花微步,飘逸出尘地出现在了月妖舞下坠的地方,伸双手迎接。

    而那火蜈蚣只是强抢资料,没想到要月妖舞的性命。

    所以,它得了资料之后,迅速撤离,举着资料袋,游移到了郎乐乐面前。

    郎乐乐再次傻眼了(可以说是被吓傻了)。

    瞪大着眼珠,目瞪口呆。

    此蜈蚣也知人类在害怕什么,自己模样……呃,那个,长得太另类了,人家如花似玉的小女生,平常见着蜈蚣都渗得慌,何况此时,它还是变异了的怪兽。

    火蜈蚣也不待郎乐乐伸手接过,它自觉地将资料袋往郎乐乐怀里一丢,跳上附近的一棵大树,吹了声口哨。呼朋唤友道:“小的们,任务完成,咱们撤……”

    它很有自知之明,如果再呆在此地,难免引起骚乱,何况人类战争,凭什么要将它们拉进来?

    自然潜规则,从来都是“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弱肉强食”……大自然物竞天择,各安天命吧。

    那些除火蜈蚣之外的大大小小蜈蚣们,当时只是出爪教训司空死神,气他对主人的轻薄,因此。出爪就有读重了。

    黑乎乎的一、二百只蜈蚣,呼拉拉蜂拥而来,朝司空死神跳过去了。

    心知不妙。每个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殃及自身。

    司空死神也想逃哇。无奈蜈蚣们潮水般涌来不说,还一只一只排着队,从矮到高,从小到大的体积顺序,朝自己吐口水,即喷蜈蚣唾液……

    仿佛一场唾液雨,井然有序地排队执行。

    不问原由,不说理由。只知结果。

    一只一只跳起来朝司空死神的脸上,吐唾液不说,还跳得很高,高出司空死神一个头来,再伸爪拍下,即像人一样的,拍人家的后脑勺。

    众人皆奇怪,这些蜈蚣们,怎么单单针对司空死神呢?

    司空死神更想不明白,心说:“我有招惹你们蜈蚣蚣们了吗?干吗朝我又是吐口水。又是打我的,我多冤枉啦。”

    他抱着头,不停地躲避蜈蚣们的唾液与咸爪子的攻击。最后想出一招“就地打滚”。

    嘿嘿,这招,真是奇绝妙招呀。

    他不得不佩服自己,自己咋想到这空前绝后的高招,奇招的呢?

    何也?因为就地打滚,这虽是无赖的作法,但他实属无奈,无奈之人办无赖之事,很合情合理的。对不对?

    就地打滚是在连续运动当,属于动态。即不是静态地、被动地、被蜈蚣又拍又吐口水的,对吧?

    而且在就地打滚当。他还可以还击的哦。

    最直观的一招是“神龙摆尾”,即身子呈扭曲状态,头,身子和四肢,都可以成为武器,攻击对方。

    以脖子和腰为轴心,头去撞敌人,手和脚去打、撕、扯、拉和踢、揣……等全身运动。

    规模空前,也将会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高手寂寞之憾事。

    对了,轮到他四肢的手去搏斗时,从来扇不离手的铁扇,此刻不派上用场,要等到何时呢?

    所以,所以哦,那些装作正义的大大小小蜈蚣们,在司空死神铁扇子的威力之下,整齐划一的队伍开始呈溃败之势。

    队伍被打散了,不再是排队出气,而是开始分散行动,自由散打出招。

    众人以为,蜈蚣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

    可他们都猜错了,人家蜈蚣是自发行为,做自已愿意的事情,何来逃跑一说。

    个个英雄无惧的继续它们“吐唾沫,和打头”的行为,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而已,结果殊途同归。

    就算你司空死神就地打滚,可以躲过正面的冲突,可咱们群起而攻之,这几个负责吐口水,那几个负责打头部,又有这几个负责正面诱敌,还又有那几个负责上窜下跳,干扰敌人的心智。

    所谓“好汉难抵四拳……”,何况这里的蜈蚣数也数不清,个个身怀绝技。

    所以,任司空死神如何的挣扎,也难逃被它们欺负的命运。

    好悲催哦,司空死神如是想。

    想明白过后,也不再作无谓的抵抗了。反正这些蜈蚣,并不是要了他老人家的小命,只是吐吐口水,拍拍他的头,算是解解气吧?

    可自己没得罪它们呀。

    司空死神抱头打滚,脑袋爪子作高速运转。

    死了些脑细胞之后,终于让司空死神想明白哒。

    会不会因为自己总是以行动告诫世界,他在欺负郎乐乐,人家蜈蚣们也是生灵,也有灵性的,所以,路见不平,拔爪相助?

    他偷偷地朝郎乐乐望去……

    映入他眼帘的是,那个火蜈蚣,将得手的资料袋往郎乐乐怀里一丢,然后纵身跳上了树。

    郎乐乐依旧一幅痴呆模样,张着嘴,瞪着眼,完全像一个痴呆症患者。

    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这些个蜈蚣认主,要报答主人的制造之恩德呀。

    想明白了,司空死神也就不再作垂死挣扎了。

    任由蜈蚣们胡所欲为,口水与爪子全部招呼自己的头上,他都照单全收。

    以汣娓女美女的“三不政策”来应对:不还手、不还口、不躲避……

    乖乖就范的态度,很合乎蜈蚣们的心理安慰。

    所以,只进行了一半的仪式,就宣告结束。

    即差不多一百只左右的蜈蚣,自动地停止了吐痰和打人的扰乱治安行为,另一半自动放弃权力,实施围观。

    最后,听到了火蜈蚣的命令:“小的们,任务完成,咱们撤……”

    火蜈蚣一声令下,它自已带头先行,只是一个转身,一声闪动,霎那,化为泡沫,转瞬不见了踪影。

    “得令。”

    所有的蜈蚣,也有样学样,学着头儿撤离的方式,几声闪动,像泡沫一样消失,最后一只都不剩了。(未完待续)

    ps:亲们,求首订,求推荐,求打赏,求红票,求收藏,求读击,求评论,求包*养。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