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未曾清贫难成人
    眼看着谢寸官等人头也不回地上车,扬长而去,彭显的脸色一时间垮的厉害。做为彭家的长子长孙,今天这种场面,是他长这么大第一回。

    “大哥!”一旁的彭十九忍不住叫了一声。

    其实彭显这会儿心里正暗暗有些后悔的意思,谢寸官刚才的身手确实震憾了他。

    虽然枪炮出现以来,技击的社会作用急剧消退,加上社会文明发展,法制健全后,国家暴力机器镇压之下,武者的社会地位也直线下降,但每一个人,特别是男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或者说是英雄情结。许多武术世家子弟对于武技修养的放弃,与其说是一种科学认识下的无可奈何,又何尝不是无奈中的自暴自弃。

    彭显这么多年头一次见一个人以鬼魅般的身法竟然能闪过枪弹。

    虽然他不明白谢寸官躲避枪弹的原理,更有一种被面对面羞辱的恼怒,但并不妨碍他心里一时间对谢寸官的那一丝敬意。

    其实今天也是有些意外的。

    彭家彭环之下第三代嫡孙一共有二十四个男孩子,偏偏彭显和彭十九是亲弟兄。其他的都只是彭显叔父们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堂兄弟。而彭环家大业大,子孙辈各自成家,自然有大家族胎里带出的种种矛盾。

    彭显和彭十九之间的感情,自然比那些叔伯堂兄弟们亲得多。当看到自己的亲弟弟被人放倒在地上,彭显一时恼火,就有些口气不善起来。结果被骡子一挤兑,加上林朝安的暴躁,结果事情就超出了控制,最终就发展成这样子。

    当然,这股子悔意也是因为在见识了谢寸官的身手后才产生的,这是人对于外部压力的一种应对本能。就好像你走在路上,和一个年轻人发生口角后,打了对方一耳光。然后你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你所在的城市市长的儿子。就会产生一种悔意。但如果你发现你打的是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那么就不会产生这种悔意。

    这就是人性以及生活最现实的地方!

    不过,做为彭家年轻一代受到重点培养的人,他很快压下心中的情绪。对着身后的一个汉子道:“十二弟,你带人跟上去看看……”

    身后一个显得有些精明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就应了一声,对着身后一个壮实的男子一招手,那男子就掏出电话来。片刻之后,大门里就开出一辆越野车来。

    彭十二和壮实男子过去上车。

    此时。被谢寸官一脚放倒的罗义此时已经回过神来,脸色阴沉地对彭显道:“显少,这人的身手很好,我跟十二少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彭显询问一句:“你没事?”

    “我没事!”罗义点点头,虽然小腹处那一脚此时并不轻松,但他尽量做出无所谓的样子。他跟林朝安做为天道盟年轻一代“双雄”,今天都栽到谢寸官手里,肯定不能就这样咽下这口气。虽然他也同彭显一样,对谢寸官刚才表现的身手感到震惊。但此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手。要知道,他和林朝安可不像彭家兄弟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人,他们都是从天道盟底层拼杀上位的,他们今天的江湖地位就是靠着一股狠辣和血勇搏来的。

    如果失去了这股子血气之勇和心狠手辣,他们什么都不是。

    “小心些!”彭显叮咛一句:“只看对方去什么地方就可以,不要过多采取行动,一切事情等老爷子议完事拉出个章程来再说!”

    看着越野车载着彭十二和罗义离开,彭显又对彭十九道:“十九,你带林朝安去治伤,让七叔那边用最好的药!”

    看着彭十九带着满眼露出感激之情的林朝安进入彭家。彭显对自己的处置表示满意。几句惠而不费的话,能换来天道盟年轻一代“掌心雷”林朝安的归心,肯定是非常划算的事。虽然今天林朝安的表现,让他不是很满意。但毕竟林朝安是为自己出头。

    “老九,你去松鹤楼那边候着,爷爷那边议完事,立刻通知我!”安排完林朝安疗伤的事情,彭显又转头对自己另外的一个弟弟道。

    那个弟弟也领命而去。

    彭显回过头来时,脸色已经基本平静下来。彭九和彭十二都是他七叔的孩子。而七叔和彭家老大也就是彭显的父亲从小感情就好。

    谢寸官一行三辆车子离开了彭家后,立刻驶往去台北的路上。

    一方面是将三辆车子归还给台北龙翰,另一方面既然今天没有取得同彭家合作的可能性,那么就不再考虑合作。天道盟同日本人合作对付悍刀的事,自然就不能不予以报复。谢寸官坐在中间一辆车子的后排上,闭目沉思着:从日本到台湾,如何将这盘棋下活?

    此时,台北龙翰派来的司机突然开口对后排的谢寸官道:“谢总,后面车子传话过来,发现一辆越野车从彭家出来就一直跟着我们,陈先生他们问怎么处理?”

    谢寸官睁开眼睛,后面车子上除了司机外,坐了陈檑、李道和张博然。司机说的陈先生,自然就是指陈檑了。对于陈檑,通过刚才一战,谢寸官是非常欣赏的,此时再起考校之心,略一思索就道:“让他们将车上的人全部拿下,注意不要惊动路人……”

    司机当时就通过耳麦传过话去。

    一会儿之后,陈檑他们的车子竟然就飞快地超过了谢寸官的车子,又直接追过了前面梁山的车子。前排坐的郭踏虏此时就忍不住开口对谢寸官道:“怎么回事?不是让他们把后面车子上的人拿下,怎么反倒跑到我们前面的去了?”

    谢寸官听了郭踏虏的话,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陈檑他们要做什么,不由地隐隐露出笑意道:“你就是个不动脑子的!”

    郭踏虏一头雾水地转头看了谢寸官一眼,不再做声。

    谢寸官就继续闭上眼睛养神。

    彭家松鹤楼里,已经年近九十岁的彭环半闭着眼睛,一对玉石球在手心里缓缓地贴转动着,发出轻微的咯嗒声。在他的下首,坐着大儿子彭狮虎。此刻,彭狮虎正听着一个五十多岁白净面皮的中年人说话。围着桌子,坐着一圈七八个五六十岁的半大老头,个个都带着一些上位者的自信和贵气。

    这些都是天道盟各处拿事的主。

    做为天道盟太上皇一般的存在,彭环早已经不管事了,平常有什么事情,都是由长子彭狮虎和这些人直接商量决定。就是天道盟现在的掌事人,也一般不会对有彭狮虎参与的决定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而今天,彭环竟然坐在这里,这让这几个彭家的死忠都提起了精神。

    能让彭老爷子舍了轻闲坐在这里,那肯定是牵扯到非同一般的利益。

    最后,随着彭狮虎一道道指令发出,这些半大老头就个个脸上放光了。

    “这次的事情,你们都上点心思,我老了,见不得出什么岔子!”当彭环老爷子睁开眼睛,扫向众人作出叮嘱时,几个人都将头点成了鸡啄米样。

    一辆辆车子纷纷离开彭家时,彭显就被人带进了松鹤楼。

    听着彭显躬着身体的禀报,一直闭着眼睛的彭环突然发出一声冷哼。彭显立刻停止了话头,将腰身更躬下去。

    此时,彭狮虎的脸就冷了下来,对着彭显道:“为将者最忌心智不静!纵然你弟弟被人打倒,你也不能让情绪左右了思维!对方既然投了帖子,要么就拒之门外,要么就带进门来将来意搞清楚,你却多此一举,弄个四小鬼迎客,待人以亢……等最后折了威风,就该当机立断,要么翻脸将人留下,要么就听任对方离开,你却该翻脸时不敢翻脸……他的身手好,能躲开林朝安两把手枪,难道能躲了我们所有的火器……”

    这里彭狮虎说得隐晦,但彭显却知道父亲指的是家里那几把走私来的微冲,当时低头不语。

    彭狮虎说到这里,眼神又是一寒道:“最后你更不该画蛇添足,派出老十二去跟踪对方,以对方的身手和精明,十二他们难道能讨得好去?这不是送上门去,给对方送我彭家的情报吗?这一件事处置下来,对方的情况你一无所知,却将自己家事情暴露个精光,在家门口,让人灭了咱彭家的威风,出乖丢丑的,你……”

    彭显听到这里,头上此时已经渗出了汗水,不过,他并没有看一脸怒气的父亲,而是将眼光偷偷打量着仍闭着眼睛,一脸平静地转动着玉石球的爷爷。

    彭狮虎停口不言,屋子里只剩下玉石球轻轻摩擦的咯嗒声,在静静的屋子里,显然分外清晰。

    彭环一直不说话,终于还是彭狮虎打破了屋子里的平静:“你自己去你七叔那里领二十鞭子吧!”

    “是!”彭显深深地低下头去。

    “去吧!”彭狮虎摆摆手。

    彭显就低着头退出去。

    屋子里仍然是玉石球轻轻摩擦的咯嗒声,一声一声,足足响了五六分钟,才传来彭环的声音:“彭家承平太久,孩子们经的事情少了些!这次的事情过后,多给他们安排些事情……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也不能全怪孩子们!”

    “是!”彭狮虎恭敬地应道。(未完待续。)

    PS:  感谢诸位兄弟一直以来对小子的支持!新的一年里,请大家继续支持国术凶猛,支持**无双,支持小子。也请大家加微信guoshuxiongmeng(国术凶猛全拼小写或15353507172),关注公众号:国术凶猛。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小子助理张瑞瑞联系。

    新年新气象,祝诸位万事如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