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乳虎啸谷求赐见
    陈檑的个头一米七二左右,身材匀称,相比李道和郭踏虏来说,那是绝对正常的体形。

    他是红拳门向山正式收录的第一个弟子。生活经历也同向山有相似之处,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妹妹陈星患上尿毒症,家里财力无法支持妹妹的医疗费用,刚上初中就缀学打工,硬是靠自己小小的年纪,为妹妹攒了二十万的换肾手术费用。

    后来虽然联系到了肾源,但陈檑在和父母商量后,却没有立即给妹妹手术。

    因为换肾以后由于身体的排异性,一般也就能将人的寿命延长个一二十年。这个时候,如果身体允许,可以进行二次换肾,如果身体不允许,那就听天由命了。

    而妹妹陈星一直做腹膜透析,保持得很好。陈檑听说,如果注意卫生,不要感染,有些人靠腹膜透析也能平平安安地过个二十多年,甚至有些人能正常生活三十多年。

    而腹膜透析出现问题时,开始换肾的成功率也不比当时换肾低多少。陈檑的思维很简单,就是想让可怜的妹妹多活几年,所以就没有立刻换肾。

    而且腹膜透析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保持残余肾功能。血透就没有这样的好处,一旦血透,那么残余肾功就很快完全消失,而肾部的功能是不可修复和逆转的。

    当时选择腹膜透析是因为家里经济情况不好,这种透析稍微便宜一些。后来听人说,坚持腹膜透析的人中,有些人甚至能通过治疗,激活残余的肾功能,渐渐地依靠残余肾功能正常生活。

    当然这要靠几份运气了。

    幸运的是,妹妹陈星确实是这幸运的一小部分人。

    向山收录陈檑入门后,自然去渭北拜见了师爷胡斜子,那时候胡斜子身体还好,就给陈檑传了一个活肾水的小法门,让他回去教给自己的妹妹。

    方法很简单。就是让小姑娘每天睡觉前在床上躺着时,轻轻地抟动小腹,如同转忽啦圈一样,然后呼吸采用一吸七呼。吸气时想着自己的脚心涌泉穴,一口气吸到底。而呼气时,则缓慢地小口吐气,每吐一口气,小腹转一圈。

    陈星是个听话的小姑娘。而且,特别听自己哥哥的话。

    陈檑将这个方法教给妹妹后,小姑娘很认真地坚持着,整整五年时间,无法考证是不是这个功法的效果,但终于出现了奇迹,先是小姑娘的排尿量增多。后来在一次医生的正常复查中,医生惊喜地发现,小姑娘的肾功能得到了部分激活。

    然后就渐渐地停了腹透,虽然小姑娘惊人的消瘦。但却一直健康地活着。

    陈檑是个很有天姿的人,否则也不会让当年的陈庆州将他荐给向山。

    陈檑也是个很知道感恩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为了养父母和妹妹那么无怨无悔的付出。陈檑很感激向山,感激胡斜子,感激那么多年帮助过他的师父、师兄和师弟。

    而且,陈檑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自己没有上过大学,在这个社会中就少了很多机会。而练武,是他当时能把握住的机会。因此,在练功中。他是一点偷懒的意思都没有,扎扎实实地收拾心思,事师如事父地跟了向山六年时间。

    他不但继承了向山的功夫,武学知识。连做人也愈来愈像向山。

    不过,他脸上没有向山的笑脸纹,所以不像向山总是笑眯眯的样子,但脸上却有一股子年轻人少见的沉静气息,那是一种“有武万事足,从来此心无波动”的满足。

    在红拳门年轻一代人里。隐隐然已经有了第一人的风范,就连心狠手辣,从来会扮猪吃老虎的李道,也是在他不生气时,还能嘻皮笑脸,一旦陈檑认真了,那也只能乖乖地扮宝宝。

    只不过背地里,却带头跟大家叫陈檑“小老头儿”。

    然后,康顺风家客厅里的一把红木椅子,就在一次师兄弟俩人的“切磋”中,被李道壮硕的、可以被枣木棒棰捶打的身体硬生生地砸塌了,而李道的右眼,乌青了整整半个月,在年轻一代中,就得了个“熊猫”李半只的称号。

    此时,陈檑的一声“有请主家”清亮不乍,并没有引起彭家人的注意。

    但他拱手的动作带出的一股子沉稳奇特的韵律感,却让一直因为不多话而没注意到他的谢寸官不由眼睛一亮。因为谢寸官虽然不了解陈檑,但却知道这是行走坐卧处处皆拳的人身体里透出的一股子劲气。

    正所谓虎豹之子,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

    就好像一头老虎,那怕它在缓缓地走路,但你注意看他身上的肌肉,那种平缓中的韵律,跟牛马之类的那种力量是截然不同的。

    一时间,谢寸官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看了李道刚才的打法,谢寸官已经有些惊艳的感觉,但此时却对陈檑充满了期待。当年他访过向山,但那个时候,他拳法还没有走向大成之道,跟向山接触过程中,虽然没有真正交手,但举手投足之间,却能隐隐地感受到对方身手里那种不可匹敌的感觉。

    现在他武功一道,虽然不敢说大成二字,但却已经正正经经的登堂入室,摸到了大成的门槛,所以难免对向山的功夫有些渴望交手的期待。俗话说,徒现师形。 一般徒弟、特别是入室随身弟子的功夫,那跟师父都有相当的近似之处。

    谢寸官近几年随悍刀佣兵,东征西杀,从武功一道上来说,虽然有些耽于俗务,但却也以战养戾,磨砺功夫中的杀气。毕竟武术的本质就是“技击之法术,杀人之良方”。健身什么的,都是现代人从武术中衍生出来的东西。

    所谓百战老卒,可以敌将。

    胆气和技巧看似没有关系,但在武术中其实却是密不可分的。胆气愈足的人,技巧愈精简。而技巧愈精纯的人,胆气也愈足。正所谓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

    陈檑口中说话,眼睛却盯着板寸头的汉子。

    那汉子刚对谢寸官说过“仗力欺人,我来领教”的气话,此时再被陈檑眼神一逼,自然就在那里站不住脚了。毕竟相较“以力服人”的李道和郭踏虏变态的身材来说,陈檑至少从身材上看着是个正常人。

    “瞪什么瞪!”汉子一股邪火冒出,当时就往前迎上几步,怒视陈檑道:“有什么本事,尽管给彭十九使出来……”

    陈檑此时眼睛却看也不看他,仍然是双手做揖,口中只道:“请主家赐见!”

    谢寸官听汉子报名彭十九,心中不由一动。因为据情报上说,彭环一共有七子二十四孙,这些都是彭家的嫡系。如果这汉子是二十四孙之一,那就是彭环的亲孙子。

    “让陈檑手下留情!”谢寸官轻声对梁山道,虽然目前还感觉不到彭家的善意,但毕竟是想来谈合作的,真的下手没轻重,伤了重要的人物,自然不好谈了。

    “放心,他心里有数!”梁山却头也没回,只是盯着场子中间。

    就在此时,彭十九已经怒吼一声,动上了手。

    谢寸官的眼睛也一下子看向场子中间,彭十九的拳势跟刚才那俩人完全不同,那俩人还带着传统武术的一些味道,而彭十九却完全是现代搏击的路数。先是手上一个假动作,接着下面一个小垫步,左腿就一个低扫,扫向陈檑站在前面的右腿。

    陈檑身体几乎没动,只将后边左腿往前一提,脚掌往右腿膝前一横,就封住了对方的进攻路线,同时右手往小腹前一抱,左手抬起照脸,起了一个红拳中的掩手门子。

    彭十九的左脚就被阻在陈檑的左脚上,发出啪地一声响。彭十九顺势落脚进步,早就抱在胸前的左手就准备随着落脚弹出,连打带封眼,右手重拳自然准备随时击出。

    但陈檑的左腿落地,却并没有落回去,而是本着见手响,往里闯的原则,直接扁脚踩入,一脚直踩向彭十九的后腿脚面,身形一闪,身体就一下子贴在澎十九的身上。

    彭十九的前脚踩实,左手拳刚要击出时,陈檑的身体已经贴过来,右臂就挤往了他左手拳,同时左手掌一下子就按住了他的脸侧。彭十九的头被他按得一侧,身体重心自然不稳,早就准备好的左右手自然发不出去,正在本能地调整重心时,陈檑右步一进,侧身换膀,将自己的右半边身体就横了进去,肩靠胯挤,直接将彭十九的身体撞送出去。

    彭十九身体重心本来已失,右脚又被踩住,被陈檑横身靠胯齐发,直接一个仰身,咚地一声砸在地面上,忍不住“哎呀”一声叫出声来。

    陈檑立刻停手不追,再次对着彭府的大门一拱手道:“请主家赐见!”(未完待续。)

    PS:  俗世缠身,一直不能更新。被灵子兄弟骂了一顿,深深感觉对不起一直默默支持小子的朋友,因此决定,无论如何,先更新着。不过,因为事情还没了解,所以更新可能不稳定,请众兄弟宽容一二……小子无胆顿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