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以命为注赌一场
    狙杀了柴田英杰后,谢寸官并没有贸然加入战斗,因为不管他杀法多骁勇,一旦冲进人堆里,肯定会陷入面对面的厮杀中,那样一来,所起的作用也就极其有限了。反而不如他此时身在局外,可以将整个战场,一目了然。

    白沙岛屿土地贫瘠、人口稀少,而天道盟借来搭景的小村子更是地处偏僻,道路狭窄,刘坤宇受伤后,陈虎顶上去替下了他。于是,就形成了以陈虎和罗有才为锥尖的两个品字形,将不宽的道路几乎全部封锁起来。

    在陈虎的背后,此时站着张翻进和雷开运,而在罗有才的背后,则是王阳和曹信。

    退到后面的刘坤宇和陈小强,就做为策应和替补,时刻准备接应。

    就这样一个八人团队,竟然生生地抗下了对面将近七十人的轮番进攻。这里面,主要就是靠战友之间的配合。在这种配合中,大多数人身上的伤,都是为了保护战友而受创的。

    而陈虎和罗有才两人,截然是两种不同的战斗风格。

    陈虎身强力横,如浪中砥柱,坚如磐石,任对面的日本武士如何冲刷,决不后退一步。在他的身边,张翻进和雷开运两人则是不停前纵后退,帮他守护补刀。

    而罗有才则是敏捷如猴,前突后窜,总是在对面的人冲上来时,退到曹信和王阳两人中间,让两人从侧面狙击对手。而他则利用自己速度过人的特点,进行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游击战,以最有效地杀伤敌人。

    不过,人的体能终究是有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日本人和天道盟打手的轮翻攻击下,悍刀佣兵也已经人人带伤,反应速度明显地迟钝下来。

    此时,谢寸官终于出手!

    一名日本武士嚣叫着,持刀扑向罗有才。就在他近身的瞬间,一瓶纯净水突然飞来。直接砸在他的膝盖上。当时脚下一个趔趄。

    在他趔趄的瞬间,正准备缩身退回的罗有才瞬间出手,手中的刀刺穿了他的咽喉。

    与此同时,又是一瓶纯净水飞出。砸中了陈虎对面一个日本武士的额头。那人被砸得头往后仰。陈虎瞬间突身进步。手中的长刀掠过对方的咽喉。

    谢寸官一出手,对方就损失了两个人,刚才如水般的攻势。立刻就停顿下来。日本人一退开,陈虎八人立刻缓缓后退,拉开距离到安全地带,开始恢复体力。

    那些日本人也汇集往一处,在人群最中间,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日本武士阴沉着脸,正是内田省吉手下的另一个组长宫本直一郎。此时,内田藏锋和柴田英杰相继被杀,宫本直一郎就成了这些人的最高长官。不知道宫本吩咐了什么,那些日本人一下子四散开去。

    宫本直一郎又叫过那些天道盟打手的头目,正是台北跤场的段四虎。

    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段四虎就把天道盟的打手们集中到一起,吩咐着什么。

    谢寸官一直死死盯着对面,看到这种情形,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有什么新的计划。再看看一个个疲惫不堪的悍刀佣兵,他知道现在就是让大家不顾一切地跑,也很难摆脱对方。

    不能摆脱对方,那惟一的出路,就只能是击溃对方。

    而要凭正面搏杀,击溃对方,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虽然在开始时,悍刀佣兵的杀法骁勇,势如破竹,几乎瞬间,就折了对方将近五分之一的人马,但随着格杀时间的延长,每个人不但体力下降厉害,而且积小伤成大伤,已经完全影响了战斗力。要不是人人还都憋着一口气,加上日本人还没从最初的挫败中恢复过来,一时摸不清底细,所以才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这就是以寡击众的无奈之处!一般情况下,能以少胜多的,基本都是迅速地打落对方的士气,击溃对方。而战事一旦胶着,那基本人少的一方,胜利的希望就微乎其微了。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擒贼先擒王,能将宫本直一郎和段四虎干掉的话,没有了主心骨,这些人也就没了战斗力。

    打定主意,谢寸官立刻一挥手,让大家都集中在一起。

    围在一起之后,谢寸官看了一眼大伙儿,没有丝毫废话地吩咐道:“张翻进!看到那个穿背心的壮汉没?”他指着远处的段四虎道:“现在你立刻蹲下来,匍匐到我们后面那三具尸体中,换上日本人的外衣装死……一会我们会往后撤,等那个家伙走过去时,我们会反攻,到时候你趁乱刺杀他,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务求一击毙命!”

    张翻进点点头,立刻缩小了身体,向不远处爬去,那里有假柴田弘、中村贵夫和山田青松的尸体。

    不提张翻进躺在地上,静静地换衣服,这边谢寸官又对陈虎道:“一会反击时,陈虎你一定要跟紧我,我们俩人务必要最快的速度,杀掉那个年长的日本人!”他指着不远处正盯着他们看的宫本直一郎道:“这是我们今天脱身的惟一机会!其他人……”

    说着,他的头就转向了罗有才等人:“你们把最后一丝劲头也拿出来,一会儿曹信、王阳、陈小强,你们三人并排固守,罗有才、雷开运你们两策应,刘坤宇你负责丢纯净水砸人,扰乱对方的攻势……现在手头还有几把军刺?”

    跟前的几个人伸出手来,八个人只剩四把了,其他的都当飞刀用了,没捡回来。

    谢寸官将四把军刺收过来,一把一把反插在自己后腰上,沉声道:“诸位,今天晚上,我们成败就在此一举了!成,我们平安离开,败,就将命丢在这里!”

    此时,日本人那边就有了动静,只见近二十余名日本武士直接分成了两组,前一组由一个胖大的日本武士领头,后一组由宫本直一郎带领,一前一后就逼了上来。

    而在日本武士背后,段四虎带着天道盟的打手们,每人手中都拿捡起的三两把武器,跟了上来。

    看到这种情况,谢寸官不由眉头一皱道:“陈虎和我挡在最前面,你们都在后面,大家小心!”说着话,手中长刀横握,就走向前去。

    一旁的陈虎紧紧跟上。

    就听宫本直一郎一声嘶吼:“杀!”

    日本人立刻加快了冲锋步伐,天道盟的打手紧紧跟上。

    就在日本人进入攻击圈的时候,就听段四虎大声吼叫:“杀!”

    随着他一声杀字出口,那些天道盟打手们就将手中多余的武器,刀棒管链地,一呼啦砸了过来,却是现学现用上了悍刀佣兵的战术。

    “退!”谢寸官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迅速后退,并用手中的长刀,拨打着这些飞兵。一波飞兵之后,又是一波。一时间,日本人气势汹汹,谢寸官等人一退再退。

    终于,眼看着段四虎已经踏过张翻进躺着的地方,而此时,天道盟打手手中多余的武器已经基本用光了,日本人也已经扑到了面前。

    “杀!”谢寸官一声暴喝,手中长刀撩起,直接迎上扑来的那名高壮的日本武士,身旋刀转,将对劈来的长刀裹荡出自己的身体,与些同时,他的右肩就斜进去,扛在对方持刀的双臂下方,双手持把,直接将武士刀的把手撞过去,撞在对方的心口上。

    那名武士忍不住闷哼一声,一时脸色都白了。

    谢寸官拧身裹肩,武士刀刃外翻,刀背就横在自己的左肩上,直接用身体将刀旋过去,就切进了对方的小腹中,然后随着他的身体前窜,就滑了过去。

    那名日本武士还惯性地往前跑了两步,就低下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腹部,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张大了嘴巴,却吼不出声来。

    紧接着,就听噗嗤一声,衣裂血溅,白肉翻起,然后哗啦一声,小腹中牛黄狗宝就流淌出来,忽啦啦倾泻一地。

    而此时,谢寸官的身体已经扑到了另个日本武士面前。

    这名日本武士身体稍一顿步,缩身如猿。待得谢寸官一近身,立刻大喝一声,脸色狰狞,双手持刀,突刺而出,直取他的心口,显然也是个有经验的杀手。

    谢寸官将速度提到极致,根本无法停下脚步,刹那间眼神收缩如狼,双手一错劲,运刀如剑,不避不躲,绞把直进。

    刀刃绞出的第一个弧度,根本都没撞到对方刀上,刀刃绞出一第二个弧撞上对方的刀身时,对方的刀尖已经离他胸口不到五寸。

    叮当一声响中,对方的刀终于被攉出圈外,谢寸官窜步直入,同样地刀随身转,刀刃就随着右肩头划过了对方的咽喉。

    以肩担刀滑切,是刀中变化的续力之法。

    因为绞刀时已经用尽全力,所以想有变化,仅靠手臂的力量,难免会有迟钝的感觉。

    而且,利器搏杀时,身体最好保持不停的旋转,这样对方刺来的刀就不容易深入内脏。而这类运刀之法,能保持身体的持续旋转。

    一道血花闪现在对方的咽喉,但谢寸官恍若未见。此时,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不远处停下脚步的宫本直一郎。(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