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做事向来求万全
    事情最终还是传到了徐敬生耳中,而这已经是谢寸官接到电话将近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当时徐敬生正同几位利益牵扯的“好朋友”共进午餐。宴席间,徐敬生虽然说不上谈笑风生,但时不时的几句小幽默,却也总能引得几个人会心一笑。

    坐上当然不可能是在家族中一言九鼎的核心人物,但却也是几个家族中的核心力量。

    在这种聚餐的场所,很少能见到所谓凤凰男的足迹,除非是被某大家族招了“驸马”,而又长期委以重任的人,才能渐渐地进入这种聚会。

    从草根而起的凤凰男,往往是这些家族招览的代言或门客,在某些方面能谋来利益的人。但要进入这些权贵们的核心圈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谓权贵不仅仅是你有权力就可以的,一个贵字就将大部分人摒除在了圈子之外。身后没有相当的势力时,许多身居权力之位的人,往往成了“进贡者”,不但权力带来的好处不能独享,也决定了出事时你会是那只“替罪羊”。

    徐家已经多少年,没人能进入这个圈子了,别说成为话题的核心人物。这也证明着徐曹两家正在重返回这个舞台。而且多处达成的心照不宣的协议中,已经为徐曹两家的jing英人物谋到了有相当不错发展前景的位置,这才是两家重崛起的根本所在。

    这让徐敬生一时有些顾盼自雄的感觉,言吐间加带上几分洒脱和风趣。

    电话突然想起来,徐敬生向桌上正谈话的人做了个歉意的手势,就离开桌子,旁边去接电话。电话是小舅子曹宴海打来的。因为之前已经接到曹宴海问题解决的短信,徐敬生还以为有其他的事,但在电话中,听曹宴海几乎是吞吞吐吐地告诉他,龙翰程序完全瘫痪。不能运行时,徐敬生的脸sè不由地有些发白,他忍不住伸手到胃部,按住有些痉挛的胃。

    这是他当初被下到南方那个小城市时,落下的病根。

    那个时候,他同那些根底的凤凰男们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别的想法,只一心想干出些成绩来,经常废寝忘食。生活的不规律让他落下了胃痉挛的毛病,而且越是遇到事情,心情紧张时,越容易犯。

    这其实也是他后来养在以沉静闻名的原因之一。固然一方面是因为他靠上曾楚生后。掌控力越来越大,能让他紧张的事情已经不多。而他不愿意因情绪紧张惹得胃疼也是一个方面。

    但此刻,他不由自主地感觉到胃疼。

    “联系曾固,让他立刻找到好的计算机专家,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他轻声吩咐着。曾固是曾楚生的三儿子,拥有一家国内著名的计算机设备制造公司,在行内极有影响力。

    徐敬生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将脸上的表情调整到位,然后回到了桌子上。但苍白的脸sè,以及伸向胃部的手,却让人一下子就能看出异样。

    “敬生你怎么了?”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人关心地问道。

    徐敬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知怎么的,胃有些不舒服!”他虽然以冷静著称,但这却真是他这么多年来,经历的最重大的一件事了。虽然于国于民来说,并没有什么,但对于他们徐曹两家,以及自己的前途。却是至关重要。

    “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我知道……”旁边另一位立刻送上关心。

    “不用,老毛病了!”徐敬生此时那有心情去医院,掩饰着应付道:“我车上有药,不过。不好意思,今天就不能陪大家尽兴了,我先走一步……”

    “应该的,应该的……”

    “没事……没事……”

    “身体要紧……”

    将一连串的问候声关在门后,徐敬生一手按着胃,立刻下楼。在下楼的过程中,他的电话就一个个拨了出去,立刻召集自己得力的手下,商量大计。

    具体怎么商量的不知道,只知道,ga7中,所有徐敬生的骨干力量都动员起来。而关押颜裴的地方,也在当天下午,以提讯为名,五名训练有素的亲信,长驻在那间屋子里。

    毕竟ga7虽然以他为首,但做为一个部门,肯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天下。越是这种拥有特权的重要部门,越是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渗透处不在。

    当初龙翰在手,他地位稳固,相信没人会反他的水。但目前这种情况下,他已经没有了那份自信了。特别的谢寸官出人意料的怪招迭出,先是在看似大局已定时,街头喋血,杀死曾楚生等人,一下子打乱他的部署。然后又在他小心经营时,釜底抽薪,将他最大的倚仗龙翰完全瘫痪,一下子将他闪空在这里。

    所以,他不得不出非常手段,看管颜裴,因为这是他最后的谈判筹码。

    他现在已经不想着徐曹两家如何风光人前,只希望能不被那些被些利益纠葛的势力打压回从前的落魄。

    虽然他并不知道,谢寸官早在回京见过秦正民,达成初步协议后,已经召回王一丙和十名悍刀jing英回京,将羁押颜裴的地方看得死死的。而且,在获得了秦正民的有限支持后,密不透风的羁押点内部,已经有了传递信息的渠道。

    但他这一守,以守为攻,却也给谢寸官上了眼药,让他不得不投鼠忌器。

    而这个时候,王家老太爷已经来到了京城。

    谢寸官在体制内没有太深的根基,过去他一直背靠颜裴这棵大树。虽然通过叶准星俩口子,他和叶家、孙家,以及几个三线家族都有了一定联系。而且,因为张苗儿的关系,加上他同张克勤的一次深谈,张家也已经悄悄地站在了他这一边。

    但这几家的根基却基本都在军中。

    众所周知,军队虽然和地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一向都是自成系统。要说影响力肯定有一些,但在这个和平年代,又能有多大的影响力呢?

    所以,他就将走关系的事情,完全交给了沪上王家。

    这样一来。他也就能从这些事情上脱开身子,专于自己所长。

    要知道,一个人的能力再强,总是有限的!如果谢寸官不向王家开放这个权利,以他的身份地位,在京九城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张风树旗,未免有点人微言轻。

    现在龙翰这块大蛋糕,一旦出现利益空白,就需要尽地划分填充。否则,被太多的人掂记时,最后满足的人固然欢喜。没有得到满足的人,因为付出没有回报,难免反目成仇。

    而如果想满足所有的人,利益摊薄之下,人人都有,却人人都不会太重视。

    这就好比一万块钱的收入,你分给一个人。这个人肯定会非常重视,愿意和你共进退。分给两个人,你就可能得到两个朋友。但你分给一百个人,一个人一百块,那这一百个人,谁又会把你放在心上呢?

    只要龙翰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不介意王家因在龙翰利益上的话语权而壮大自己。

    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情况下,一个强大的盟友是你的福气。那种想把好处都占在自己手中的人,最终收获的只能是一圈敌人。

    因为谢寸官早就同王老太爷开诚布工地谈过,所以王家早就在此事上有了计较。此番老太爷进京,一切都进行得张驰有序,有条不紊。不出意外的话,原本是龙翰利益所得者,但在此次事件中却出卖龙翰。站在徐敬生一方面的几个家族,都将在有心人敲打之下,腾让出大笔利益。而一些愿意在此事上出力,或者本来就是王家的盟友的,肯定会获得相应的利益。

    而在这个过程中,王家在京九城里经营多年的人脉,会进一步发酵壮大。

    先不提京九城中,早就安排好的一场宴会中笑逐颜开的王老太爷。因为这个时候,谢寸官终于接到了徐敬生的电话。

    电话中,徐敬生的口吻带着一丝疲惫,显然自从龙翰计算机系统瘫痪后,他的自信心已经受到了极大打击,再怎么掩饰,也藏不住。徐敬生的中吻中带着一丝妥协,约谢寸官面谈。意外的是,在电话中,徐敬生并没有用颜裴来威胁谢寸官,甚至连隐晦的暗示都没有。

    不过,已经通过其他渠道知道徐敬生派人将颜裴看管起来时的谢寸官只是冷冷一笑,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只是淡淡地同徐敬生约好了明天晚上的会面时间。他就是要用这种淡然,令徐敬生感觉琢磨不透。

    在他看来,徐敬生这种行为根本就是多余!徐敬生站在体制内人的角度,来猜测谢寸官的心思,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在他看来,谢寸官能在长街之上,当着自己的面,刺杀曾楚生,肯定也会在紧要关头,挺而走险,以武力营救颜裴。而ga7那个羁押点,毕竟是一个有制度的国家公力机构,那怕徐敬生负责这个部门,也不能为所yu为。所以他在那里插多个亲信,就是威胁谢寸官,如果敢救人,就不要怪他趁乱结果了颜裴。

    但他却不知道,谢寸官根本意对抗公力机构。颜裴固然对自己有简拔之恩,但却还不足以让他抛家去国。他只所以冒险刺杀曾楚生等人,是因为当时那种情况下,曾楚生和徐敬生的所做所为,已经动及他的根本。

    而现在,龙翰重回手中,谢寸官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肯定不会挺而走险。

    谢寸官此时只要慢慢地等大势已定,颜裴自然没有事情。不过,挂上徐敬生的电话,谢寸官思索一阵,还是给秦正民去了一个电话,他此时需要秦正民过问一下此事,也安插人进去,不能让那里全是徐敬生的亲信,否则,真有可能颜裴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他做事情,不怕多余,就怕不足,向来求得是一个万全。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