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求人其实是使唤人
    真正能混得好的人不是不冒险,而是一定要把风险的收益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现在的秦正民正是如此。

    所以谢寸官能理解他,毕竟两个人才是新交,不可能奢望别人一下子就对你掏心掏肺。交情交情,先交往,然后才能慢慢有情。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有孩子那样单纯了,所以做事有长性,需要慢慢交往。

    孩子脸是说变就变的,俩个孩子关系好时,就离不开,大人叫都不愿意走。但转眼间,可能为一件小玩具,翻脸了,就你不理我,我不理你,推都推不到一起。但再一转眼,又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又玩得如胶似漆了。

    只不过孩子间涉及的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所以大家才都不在意,一笑置之。

    而成年人涉及的事情,却都是牵扯了利益的大事,命运许多时候都是交织在一起的,所以交朋结友,掏心掏肺到什么程度,都不会随意。

    谢寸官也明白,秦正民只所以不想同他迅速深交,主要的原因还是颜裴。

    如果真从体系标记上来分,秦正民其实同徐敬生是同一系的,背后的靠山是同一人。而颜裴反而和他不是同一体系。

    而且,目前看来,徐敬生得到龙翰之后,依靠龙翰巨大的利益诱惑,迅速整合势力,将许多原本中立的人,都拉入同一阵营。

    甚至原来颜裴一系的人,都因为舍不下那份可观的经济收入,倒戈一击。

    在这种情况下,秦正民虽然和徐敬生是竟争关系,但也不愿意同谢寸官走得太近。惹来不快。毕竟他同徐敬生是内部竞争关系,窝里怎么斗,都不显得过份。但如果自己了出卖阵营利益,从对立阵营借势,那肯定会被整个势力抛弃。

    而且。从现在看来,徐敬生上位的可能性比自己大多了,他可不想在同一体系内为自己惹上一个强大的敌人。

    明白了这个道理,谢寸官对于秦正民的疏离也不在意,利益的一致才是真正的永恒友谊。利益不一致时,友谊可以因感情维系一时。终不能长久。

    只不过,谢寸官只所以选在这个时候回来见秦正民,自然是有原因的。

    早在龙翰成立之初,他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再半个月就到了见分晓的时间了,他现在回来京九城。也就是要提前运作一些事情。

    印尼新的计算机中心建设已经接近尾声,估计也就十几天时间,就能投入运行。

    本来设在香港的龙翰总公司,在解除查封后,除了原来的情报部位,搬往印尼外,其他部门全都搬到第三方国家重新成立。只不过,也有许多工作人员,特别是一些中层,已经进入徐敬生的新龙翰工作。

    谢寸官于是让猎头公司不惜代价,重新挖掘一批成熟人才进入公司。但钱能役鬼,何况人乎!而且,现代社会,其实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关键是看你出得起钱不。

    只不过,干哥哥蔡风帆却还被软禁羁押。此时他还没法把他弄出来,一切都只能等他解决掉徐敬生再说。不过,因为事情已经到了关健处,为防止徐敬生狗急跳墙,谢寸官一通电话。已经将王一丙同十名精于突击的悍刀队员,调往京九城,日夜监视着羁押蔡风帆的地方。

    而原先设置相对独立的龙翰保卫系统,除了极少数被徐敬生新龙翰收编的人外,此时已经重新有条不紊地运做起来,一组组数据情报,也都迅速传向了印尼的计算机中心。

    这一切得益于谢寸官那怕在龙翰被迫陷入停顿时,仍然一分不少地支付着各分公司保卫部的薪水。而那些分公司的负责人,看到这些人继续不领薪水地积极工作,也乐得吃这口免费餐,而且以公司成立保安部为由,截流了大笔本应上交的利润。

    这种没硝烟的战场,才是最劳心劳力的。

    其实对于谢寸官来说,将徐敬生**毁灭才是最简单的,也是最符合他现在所拥有力量的做法。

    但他不愿意这么做。

    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想砸坏体制内的规矩,让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毕竟自己的母亲、姐姐都在国内,而且蔡风帆也在对方手里。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一个人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是需要一个契机的。

    而目前的状况,正是他进入国家体制的一个契机!

    因为有时候有事求人,就是人与人交往的契机。许多人不明白,总感觉求人是低人一等的事情,其实求人,换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你在用一种利益,驱使别人帮你办事。

    看着你在求他,他却是在帮你办事,为什么会感觉你低他一等呢?

    而且,更多时候,我们看到,往往许多农村留在城市的孩子,进入单位后,会迅速成熟起来,走向中层。在这个过程中,多数是他当初求的着帮忙进入单位的那个人,最终成为他以后工作中进步的提携者。

    反观许多城市孩子,进入单位后,除过那些拼爹的官二代,多数进步反而不如农村孩子快。这就是因为,他们进单位时,少了求人的环节,没有进入单位明面运转背后的那个真正的体制内,换言之,就是没有进到推动一个单位运做的真正圈子里。

    而且,他们中许多人根本不会求人办事,属于那一种拿着钱都送不出去的人。而农村孩子在求人办事中,学会了这种生存方式,他们会求人办事。

    其实,多数人不明白,求人是你取得别人信任的一种方式。

    人总信任自己能控制的事物!就好像在森林中下大雨,你有一把伞,一只小兔子可怜兮兮地来到你面前,你可能自己都会将手中的伞倾斜一下,为他遮点风雨。反而如果出现在你面前的一只老虎。那你会怎么样?我想你腰中有刀的话,肯定会拔出来。

    求人的人,会让对方感觉你是可控制的,所以对方才会放心。

    身负武力,以武压人那是乱世。而在现代社会,太平盛世,那怕最桀骜不驯的武者,也要遵守这个社会的基本秩序。因为整个社会公力,对于破坏社会基本秩序的任何力量,打击起来。总是全力以赴。

    有人也许会说,老子不怕死!那么只能毫不客气地说,你是除了贱命一条而一无所有,除了死再无选择的穷鬼。人生在世,无非是精神和物质。

    在精神上,你是因为无爱。所以才无牵挂。

    在物质上,你是因为无产,所以才没有留恋。

    一个武者,他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武者!

    谢寸官的家在这里,姐姐、姐夫都在这里,而且现在有了小外甥。有事业,有资产,他不再是一无所有的人!所以他需要步步为营。

    正因为这样,他才舍弃了位于长白山的那个日本秘密基地的研究资料以及可能存在的大量的财富!在韩国的收获,远远大于马来西亚那个基地。

    那么在中国,想想看,日本人在东本省盘踞多年,这里的财富理论上,要比韩国的更多。

    但谢寸官舍下了这份诱惑,一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中国人民的财富,做为一个中国人,他没有理由占据。二是他此时财富已经相当惊人,更需要在国内的一种力量。

    所以他将这个信息和情报,通过王家。告诉了需要一份大政绩来抗衡徐敬生目前风光的秦正民。如果秦正民因此上位,他也算有了一份颜裴之外的助力。

    因为徐敬生再怎么运做经营自己的人脉,那都是邪道儿,虽然对他的升迁能起很大作用。但却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而秦正民如果能将那些日本人的研究资料以及大量财富积累拿到手,则是堂堂正正的政绩,这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的东西。

    这样,那怕能为他说话的有份量的人只有一个,在升迁上他也比徐敬生赢面大。

    毕竟一个体制内的部门,小节处可以从权,但大原则是不容改变的。

    秦正民显然不缺少那个能为他说话的有份量的人,所以他很感激谢寸官,但他并不想得罪已经拥有强大人脉的徐敬生,因为升位置容易,要坐稳却也不那么容易。

    谢寸官做事,习惯开门见山,因为他相信自己同秦正民的利益在这件事上是一致的。

    他很直接了当地对正准备给他打官腔的秦正民道:“秦处,王叔叔也不是外人,能带我到你这里来,肯定信得过你的为人!坐在你这们位置上的难处,我也都明白,所以矫情的话我也不多说,给我十五天时间,十五天内,徐敬生那边如果不能树倒猢狲散,今天的话就当我没说!但如果十五天内,那边有了你感觉可以接受的变化,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保颜裴颜姐出来……”

    秦正民听了,目光一闪,却没有说话,而是沉吟起来。

    谢寸官的话,虽然直接,但却让他听着顺耳。而且,一开口,他就知道对方是聪明人,一下子就说到问题的点子上。

    真的徐敬生那边树倒猢狲散了,那么徐敬生也就是没牙的老虎。

    自己到时铁定能进一步,自己进步之后,保住颜裴也不是难事儿。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来,直视着谢寸官道:“保颜裴一个平安没问题,其他的……”他说着话,观察着谢寸官的脸色。

    “其他的都不需要!”谢寸官露出一个笑脸:“颜姐她年龄也不小了,该出的风头都出过了,也该放下一些东西,享受自己的人生了!”

    秦正民哈哈一笑,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道:“那今天中午去坛子肉,我请客!”他还真怕谢寸官不知死活地要他保住颜裴的职务或者要另安排一个什么地方,那可确实是一件为难的事。为难的倒不是这事儿多难办,而是他出面说话,所站的立场。

    其实他也明白,自己一系也有许多重量级人物不想整颜裴整得太厉害,毕竟当年颜裴的父亲虽然刚硬的不近人情,但无论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对头,都对那位倔强的老人有一份敬佩之情。

    因为如此,所以他才爽快地答应保住颜裴,但也仅仅是做到不入罪的程度,再进一步的话,让上头的大佬们知道为,怕就有副作用了,毕竟一直是相对立的派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