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短兵相接
    此时亮光一起,徐亚卫小步快纵,瞬间就进了刚才那个韩国人的身子。

    那人迎面一拳击来,他一伸右手,从对方臂内一个外挎手,直接手臂如蛇盘食,就从对方肘内侧,直接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大臂,往前一带,左腿往前一闪进步,就挂在对方左腿后面,左手一个托掌就击向对方的下颌。

    韩国人本来是双拳连发,第一手出拳之后,才准备出第二拳,结果已经被他入身接臂,往前一带,浑身的劲儿就绽了,第二拳根本发不出来。

    此时,徐亚卫的掌已经托出,这人只好将头一偏,让他的手从头侧击空。

    但武术本来就是连环势,徐亚卫手上击空,他的肘却一下子就横在了对方的颌下。

    对方也是眼明手快之辈,当时另条手臂往颌前一竖,就挡住了他的横肘。但徐亚卫脚下早已经觅了跤步,根本不管他的手势,横肘别腿一个错劲儿,就将人摞了出去。

    人刚被摞出去,徐亚卫已经向前追出。

    那人一跤刚倒地,还被跌得有些回不过神来,徐亚卫已经进身体,一个低鞭腿就扫了过去,正扫到了对方的头下颈侧,直接就听啪地一声响,人就昏晕过去。

    这就是摔角与武技的关系,绝对不能让被摔倒的人回过神来,要在第一时间,贴进去迅速攻击。

    一个身体着地的人,是可以腾出四肢来攻击的。

    而地面上的人,却只有两脚接近对方。

    此时,灯光突然一亮,却是冈田一个箭步。退到开关前,开了仓库的灯。

    整个房间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刚将北岛源打倒的陈虎不由眼睛一眯。刚才他是逆光,对方的是顺光。因此他看得清对方,对方看他总有点不得劲儿。

    但此刻,灯光突然大量,陈虎等逆光的人却吃了点暗亏。

    因为光线猝然由暗变亮,人的眼睛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就在此时,北岛源身旁的佐田已经闪电般冲出。人未至,手先到,随着一声鬼叫般的呼喝,一个进步大缠,脚在地上一跺,双手就按缠在陈虎的双手上。人随势进,一个八极大靠就带着一股子蛮横劲儿,直往陈虎的胸前闯进。

    陈虎没有料到,竟然在这个旮旯拐角的地方,还能遇到八极高手!

    说时迟,那时快,一瞬间对方已经将他的手臂转到了体外。一个肩膀头子已经带着一股子颤呼劲儿,正是八极拳“晃膀撞天力,跺脚震九州”的气势。

    陈虎双手被缠按到体外,整个胸腹就暴露在对方面前,眼看对方身体一晃,就撞了进来,当时就猛吸一口气,身体顺着对方的缠按,抖肩拧腰,以靠接靠。

    八极拳谱云:一练拙力如疯魔。二练软绵封闭播,三练寸接寸拿寸吐露,四练自由架式懒龙卧,五练脏腑气功到,六练筋骨皮肉合。

    贴桩打靠的第一步。就是一练拙力如疯魔,硬进硬靠,如疯似魔。

    这是功夫,更是胆气!

    但这种练法,对付一般人还行,对付功夫客,还须从刚猛硬拙中练出绵软之意来。如果说太极拳是积柔成刚,那么八极拳就要练刚极生柔。

    八极开始的柔来自于拳架动作的自然化,以及贴山靠中的回劲靠。

    就好像我们两个人用劲相推时,力量撞到一起,一个人趁势回劲,然后蓄力再发的感觉。这也就是极拳练靠桩不靠死桩,靠活桩的原因,因为活树有韧性,有回劲。

    你一靠打出去,你力劲处树力生,有一个回劲。

    而这时,常靠桩的人,势劲力不泄,能有承劲将树力接回,泄掉,然后再打一靠回去。

    那怕就没条件靠活树,八极拳也不埋死桩,就是埋桩不卡死,要给木桩一个活动的空间,这样在靠桩时,一靠打出,那桩就有一回头的劲儿。

    这样练得时间长了,除了势大力猛的靠劲外,身体还有一股子韧劲儿。在遇到别人的靠时,能绵能软能承接。

    而封闭拨则是练出绵软后的动作。

    进而迎取,以点承面是为封!急接缓回,旋身化劲,是为闭!左右横取,空吞闪回,为之拨!但许多时候,封闭拨是一体之势,并不能明确分清。

    陈虎是八极拳正宗传人,自然精熟这层功夫。他双手一被佐田缠拨圈外,立刻一靠就打出去,这便是胸腹中空,则起靠急封!

    佐田是起意,陈虎是应意,但陈虎并不是观势应势,而是因势应势。

    所谓观势应势,就是看到对方的某种情况,才做出应变。这种情况,只在游场中可能用得上,到了这种破堂进身势中,根本来不及反应。这个时候,要的是因势应势,就好像陈虎,对方将自己的手一拨到圈外,他就本能起靠。

    这是因自己的守势不严,而起的应势。

    所以虽然佐田起意,陈虎应意,但陈虎的靠却几乎同佐田同时发出。

    嘭声响中,俩人肩头就靠了一起,双方身体同时一震,陈虎面不改色,佐田却脸色一变。这却是接靠中,陈虎将肩头前扣,以点应面的原因。

    这个是师门口口相传的秘密,其窍道只在一点,就是打内靠时,肩头往内稍扣一点儿,这样膀头儿就形成一个小小的凸角儿。

    一般靠树时,都是用平靠,因为这练的是腰胯肩的合劲,而且,为了让劲力发出,所以肩胸齐平,以面承面,减小压强。但真正交手时,肩头儿却要内扣,形成一个尖角儿。

    以尖角对平胸,压力一样,但双方承受的压强却不一样。

    因此,佐田吃了一个闷亏。

    陈虎这一封逼之后,立刻进步,但在进步的同时,他的肩头却同对方贴在一起,闭住了对方的劲路。佐田感觉肩头一紧,立刻旋身再发一靠。

    而陈虎的肩头却以胸为轴,做出一个微微的外旋动作,轻轻地让过他的劲头儿,甚至用自己的另一只肩头儿,给了对方的一个往前的送劲。

    佐田被他这一拨,立刻感觉身体不稳,不由一刹身形,扭腰回劲儿。

    此时,陈虎脚步到位,再次靠劲勃发,一靠就再发出来,照样地扣肩顺臂,内靠寻胸。

    佐田正在回劲儿,就给他这一靠长驱直入,一下子实实在在地击在胸部上,当时闷哼一声,后退三步,脸色就是一红,硬生生地憋一口气下去,但嘴角却渗出一丝血红来。

    却是被陈虎这绵软封闭拨的一靠,震伤了肺部。

    此时,双方都在灯光下站定了身体。

    日方北岛源已经失去战斗力,流川蝶叶和佐田都受了点轻伤,其余的野村冈田、木村正夫和另外一名叫柴田蚀月的,一共五个人。

    而中方这边,陈虎、刘坤宇、徐亚卫和曹信一共四个人。

    至于韩国“运通”公司的六名库管员,因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早在刚才的冲突中,全部失去了战斗力,就连两把霰弹枪也都损坏了。

    虽然陈虎相信刚才那一枪就是传到外面,也没有多大地声音,顶多像是自行车爆胎,但却不能排除会惊动一些不必要的人。

    而且,刚才行动前,已经通知了接应的人,所以自然想速战速决。

    于是陈虎迅速扫了一眼刘坤宇等人,轻声道:“战术组合,有效杀伤!”

    三人立刻互相对视一眼,轻轻点头。

    陈虎立刻一跨步就冲了出去,面对的正是刚才受伤的佐田。另一边,刘坤宇冲上去,而对方阵营里,那个叫流川蝶叶的女子已经迎了上来。

    而另外一面,野村冈田已经向徐亚卫冲上来,在冲上来的同时,还不忘回头对木村正夫和柴田蚀月吩咐道:“你们俩个,迅速解决那个人!”

    他口中的那个人,自然指曹信,在他的计划中,四人拖住四人,再由两人对付掉曹信一个人,这样五人再对付三人,然后五人再对付二人,这样以多击少,累小优势为大优势,最终肯定能取胜。

    但他算盘打得好,却不如变化快!</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