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怕伤了你
    一直挨到了午饭时,谢寸官再次去收盘子时,这次他的手中多了一张纸条。 78 谢寸官拿到纸条,就又去了趟厕所,自然又被崔上八骂一声懒驴懒马屎尿多。

    到了厕所,谢寸官打开纸条,颜裴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在纸条上写了一个地址,在昌平区,地址后面列着一个人名儿:岳为山。

    而在人名的后面,是一个七位数同字母混合在一起的编码。

    谢寸官将纸条上的内容全部记在心中,然后就将纸条揉碎,抛在便池中。

    回到监室里,谢寸官看了一眼颜裴,颜裴却一直低头看书,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谢寸官直接就驾车,按照记在脑子里的地址找过去。

    颜裴写的地方,是昌平区靠近军都山的一处地方,谢寸官将车子速度飚起,大概一个小时,就到了地方。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小镇儿。

    进了镇子,谢寸官问了几个当地人,车子拐了几拐,就到了一处带着些古气的巷子里。

    这个巷子在当地显得少有的齐整,清一水的青砖蓝瓦的四合院,谢寸官走到巷子口时,就被一阵吵嚷声吸引住了,就看到巷子口边有个小广场,此时里面围满了人。

    谢寸官将车子停在旁边,就下了车子,进步一看,里面原来是一个跤场,正有一对汉子在捉对儿摔角。

    一个是大约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另一个是毛三十的小伙子。

    谢寸官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这不是平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比赛跤,而是类似于手搏的活把跤。

    只见两个汉子抓托撕掳,肩盘肘靠,手法非常凌厉。时不时会出现扯把走场的样子,一个汉子扯着另一个汉子,脚下左转右窜,扯着满场子乱转,就是不给对方停下的机会。

    而一旦一方将劲一下子用僵了,另一方几乎就立刻贴身进去,手上一轮劲上,加上腿下面的拌切别撬,干净利落地就将人放倒了。

    两人水平显然是不对等的,中年汉子明显地手急腿快,经验老到。

    年轻人稍不注意,就被瞬间放倒。好几次都被高高地翻起,啪地一声,硬硬地摞到地上。但令谢寸官吃惊的并不仅仅是中年汉子高超的摔法,还有年轻人变态的抗摔能力。

    就在谢寸官看的两分种里,年轻人就被翻空惯地三次,但每次都是一挨地,就立刻翻身爬起,似乎根本没有感觉。

    谢寸官不由地注意留心了一下,这才发现,年轻人每次摔倒时,总会自然而然地将脚、手或肩先着地,而且看着是一下子翻过来,但他的身体却不会同时着地,而是分个先后次序,但先着地的不硬顶,直到最有支撑力的肢体着地时,才啪一声撑住。

    这样因为有了前面的卸力,所以才不会受伤。

    谢寸官看到这里,心中不由地一凛,这些人是有真功夫的。

    都说未习打,先练捱,中年汉子从他看,就一直没被摔倒过。而这个被摔的年轻人,挨摔的技巧已经相当熟练,而且,看他次次挨摔之后,而不改sè,身不暂缓,显然他的内脏间经过长期的震荡,已经相当坚实,因此,不用想他的抗击打能力都是相当强横的。

    虽然这跤法深深地吸引了谢寸官,但因为心里有事,谢寸官并没有多看,他直接问旁边站着的一个正好叫好的中年汉子道:“请问一下岳为山是咱们这的人吗?”

    那汉子刚叫完一声好,听到他的话,猛一回头,死死地盯着谢寸官,jǐng惕地道:“你找岳为山有什么事!”那眼神一时间,竟然有一股子凌厉的感觉,让人感觉似乎被虎狼之类的猛物盯上一样。

    对方的眼神一过来,谢寸官的jīng神不由一提,瞳孔不由地一缩,眼神一时间竟然也有些yīn森起来,这是他心意拳练久了的一种本能反应。

    俩人一时间如虎视狼,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原来朋友还是个练家子!”汉子就呵呵笑一声道:“来访友还是寻仇?”

    “一个朋友让我来找他!”谢寸官往后退了一步道:“朋友好亮的眼神,让我看着都紧张……”说着话,就懈了jīng神,松了身体,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汉子此时就接着问道:“什么朋友?”

    谢寸官看了汉子一眼道:“阁下是岳为山吗?”

    汉子摇头道:“不是!”

    谢寸官就笑道:“那问这么多做什么?我只是向你问条路……”

    汉子就畅亮着一笑道:“不光是我会问,这个村子里,你问到任何一个人,都会问你!”

    “哦?”谢寸官盯着汉子的眼睛,慢慢地道:“为什么?”

    “因为这条岳家巷里家家都姓岳,而岳为山是我们共同的叔祖公!”汉子一字一顿地道。此时,旁边的那些人已经听到了俩人的对话,一时间都围了上来,就连场中的正在摔跤的两个人,都已经停了下来。

    谢寸官这才知道,原来这岳为山是一位老人。

    “我这位朋友是个女子,但因为身上有事,所以不方便在这里说,一切都须等我见到岳为山先生才能说!”谢寸官对于这些人也不了解,所以谨慎地道。

    “哦!”那汉子看了一眼谢寸官,感觉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就对旁边的一年轻人道:“小柱子,你跑个腿,跟叔祖公说一声,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那年轻人就应一声:“好!”一溜烟地进了巷子。

    “朋友练那门的?”那汉子打发人走后,做漫不经意之状问道。

    “心意门……”谢寸官没有隐瞒对方,毕竟颜裴能让自己来找这个岳为山,肯定这人是个信得过的人。

    “哦?心意好拳法……”汉子眼睛一亮,看了一眼谢寸官道:“久仰大名了!”

    “左右不过是一门拳法,好与坏还看自己练!自古以来,拳因人而名!只有练得好不好的人,没有厉害不厉害的拳……”谢寸官笑道。

    “说得不错!”汉子向谢寸官一竖拇指道:“刚看朋友的眼神,应该功力不浅,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走一趟跤,交流交流?我可是一直想看看心意拳!”

    谢寸官一愣,看了汉子一眼,对方一双眼睛,此时正炯炯地盯着他,他就知道这人是个好胜的。

    当时就犹豫了。

    说实话,谢寸官是不反对交流的,拳术这东西,用则兴,不用则废!练得再好的拳架子,再厉害的打法,不经常动动手,肯定会退化。

    但一是他有正经事要做,二是这是人家跤窝子,自己输了还罢了,要是赢了,说不定会惹出事情来。毕竟等于在人门上,将人打脸了。

    他这刚一犹豫,就听汉子接着道:“朋友,一打胆,二打闪,练拳没胆量,功夫练得再好也不成!就交流一下,你不会怕了吧?”

    谢寸官摇摇头道:“倒不是怕了,主要有事,万一有个啥闪失,误了事情就不好了!”

    “能有啥事儿?”汉子就笑道:“放心,我会收着手,伤不到你!”

    这话一出口,谢寸官的脸sè有点变了,合着人家对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得起。他不由地心里冷笑一声,对对方的观感立刻降低了几份。

    武行最忌狂傲二字!俗话说,胡萝卜里调辣椒,吃出看不出。

    当年杜心五遇到徐矮师时,看徐矮师的自然拳,感觉样子极丑,屁都不是。但一动手,才知道自己练了几年,虎虎生风的拳法,才真正的屁都不是。

    拳术之道,没动手千万不敢说人谁不行,人不以貌取,水不以斗量,同样的拳也不以美丑来看效用。

    “问题是……”谢寸官斟词酌句地道:“我怕伤了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