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认亲
    第四十六章认亲

    从王猴的神情中,谢寸官知道他非常满意这件礼物,甚至有些小jī动。「域名--请大家熟知」王猴的通背拳,学自于牛街,是白猿的架子,而霸州通背,却是**架子,是祁太昌的东西。这么而比给他一本牛街通背的拳谱更让他欣喜。

    因为牛街通背,王猴已经练了一辈子,就是有失落的东西,也不会很多。

    但霸州通背,却同牛街通背是有很大区别的。但又都属于通背一系的拳法,在拳理用法上原则不差,这样从功夫上来说,不犯劲。但从打法上来说,对他的牛街通背,应该是个补充。

    对于他这样练了一辈子功夫的老人来说,全乎自己的技艺,是一种jīng神上的享受。

    而谢寸官得到手里这本拳谱,纯是一个意外。

    就是他在北海道挑了内田省吉的训练营,杀死内田省吉的弟弟时得到的。

    当时,他浑不在意,因为他身边练通背的人不多,但在回国时,却记着把这本谱子带了回来。从上海到京城时,他突然想到了王猴,就将这本谱子带在身上。

    因为他知道王猴在京城里也有很多弟子,这本谱子上的东西,到了这位以实战著名的老人手里,肯定能传下去。

    他原本想在自己闲下来时,将谱子送过来,但今天正好要拜访虫二爷,就带了过来。

    同三位老人叙了jiāo情,谢寸官就坐了下来。此时,王猴将二爷那块好茶饼就放在桌子上,用一个小铁签,拿一个小锤,就从上面錾下几小块来。

    倒是不茶饼多硬,而是不想让手上的油汗沾污了茶饼。

    二爷将那几小块茶就放在已经洗净的茶钵里,冲上沸水,片刻之后,用小竹勺吊出来,一勺舀一怀,暗红的茶汤在瓷白的茶杯中,如琥珀一般动人。

    谢寸官第一次见这样的喝茶方法,端起杯子来,茶汤很热,但汲入口中,先苦后甘,一时齿颊生香,津生口舌,茶液入肚,一股热气儿直冒上来,不由地赞一声:好茶!

    此时,王猴儿和胡一刀都不说话,只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就双方眯了眼睛,仔细品咂,并将杯子放在茶钵的旁边。

    虫二爷又给三人一一舀上。

    一少三老,此时都不再说话,只是品茶。

    水续了五次,二爷就没有再续水,只将茶钵中的茶液给大家分完,然后满足地出了口气道:“惬意呀!”

    回应他的,是王猴和胡一刀满足的叹息声。

    谢寸官虽然感觉茶好喝,但却没有三人这种万事足以的感觉。

    但他若有所感地看着三位老人,心中不由地犹豫起来,该不该将这三位已经颐养天年的老人,拖下水来。

    要知道,hún黑道的,少有善终的。三位老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无一不是有智慧的人。颜裴于自己有恩,不能不报答。但三位老人却与自己有义,自己……

    正在此时,外面铜铃一响,王猴立刻站起来道:“我去应mén!”

    谢寸官本感觉应该自己去,但一想,自己虽然年轻,但在人家mén上也是客人,这种迎客的事情,不好代劳。于是就静看王猴出去。

    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就听有人道:“你说是当年打我的那位哥哥?”随着话音,mén帘儿一挑,一个年轻的汉子就走了进来。

    谢寸官一看,面熟!正是当年青涩无礼的小虫哥。

    不过,当年青涩无礼的孩子,已经成为一个目光炯炯的汉子,而且,比起当年的单薄来,现在的小虫哥已经带着一些不易为人察觉的悍气了。

    “爸!胡叔!”小虫哥进来,看了一眼谢寸官,却没有立刻打招呼,而是向虫二爷和胡一刀先问好。

    然后才转过头来,对着谢寸官一拱手道:“见过谢家哥哥!”

    谢寸官忙站起来道:“不敢当!”眼前却也不由了亮,因为此刻的小虫哥,已经尽显了江湖上人面广的那种大佬的气度来。再看他的身板儿,谢寸官就有一种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觉。

    “小虫现在跟我练通背拳……”王猴在一旁边夸赞道:“又得了二哥的形意,功夫这几年长进不少,而且,为人也踏实了!”

    “那有王叔你说的那样好……”小虫哥轻轻笑道:“别让谢家哥哥笑话我!”

    竟然对谢寸官没有生份的感觉,而且对于当年被谢寸官打的事情,绝口不提。

    “亏了寸官你当年一句话,我才知道自己的儿子也能成材!”虫二爷那边边洗茶钵,边对谢寸官道:“我跟王猴小胡已经退休了,现在道上的事情,都是小虫弥勒和青面他们几个nòng,我今把他叫回来,就是给他一句话!”

    说着,虫二爷的脸就转向了小虫哥:“寸官这有什么事,你就当我的事给办着!”

    谢寸官心中不由一暧,只对着二爷一拱手道:“谢二爷!”

    他知道老人退休了,原本可以不管他的事情,但专mén把小虫叫回来,又jiāo待这么一句话,这是天大的面子了。

    “也不谢我,我也需要你以后能照看点小虫!毕竟他这事情,不nòng不成,但nòng了,总归在将一条命在空里悬着呢……”虫二爷的眼睛就看了过来,带着一点求恳的神情道:“我五十八岁得了这个儿子,自己眼看就要去见老兄弟们了,心里不难受,反而tǐng高兴滴……唯一牵挂的就是这个冤孽,给他倒收了几个兄弟,但个个比他还愣,我咋能放心!我看重的年轻人里,就寸官你是个稳的,虫二今天就将他托付给你照看了……”

    说着老人竟然站了起来,对着谢寸官一拱手。

    谢寸官一下子就站起来,一把扶住虫二爷道:“二爷,你折晚辈的寿呢!”

    小虫也一步跨过去,从另一边扶着二爷道:“爸,你这是干啥呢?我以后办事稳稳地还不行吗?有啥事多问谢家哥哥还不行吗?”

    虫二爷看着一左一右扶着自己的两个年轻人,终于还是不放心地看了小虫一眼,对谢寸官道:“现今的江湖,已经不是过去了,我这一去,王猴和小胡再一去,这冤孽在世上就一个亲人都没了,我不放心啊!”

    谢寸官此时突然有些明白老人的意思了,他想了想,终于叹口气道:“二爷!如果你不嫌弃寸官愚笨,寸官想拜你做个干爹!”

    说实话,对于虫二爷的为人,谢寸官很是佩服。

    当年俩人建立jiāo情后,虫二爷对谢寸官一直不错,谢寸官也经常在这里打扰老人,从老人这里学了不少东西。而且,虫二爷对谢寸官也一直很照顾,赠他义字牌,帮他对付陆放天。

    虽然因为张苗儿找了张家出面,虫二爷并没有出多大力,反而因此得了一些好处,但这份人情,谢寸官却是记得的。

    今天二爷一再说想让他照顾小虫哥,最后更把话说的这么明,谢寸官突然间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来父亲去世的时候,也是这般的不放心自己吧!

    而且,他确实从小虫哥身上感觉到了这孩子对他的一股子善意。

    虽然当年俩人冲突过,但小虫哥显然是知道自己向虫二爷建议培养他的,所以感jī自己。这其实也说明,这孩子同虫二爷一样,是个长情的人。

    许多人在上位之后,说不定还想报复自己的当年的鲁莽,但小虫却一口一个谢家哥哥,说明是个知好赖的人。

    而且,明显地,小虫身上的整个气质都发生了变化,让谢寸官不得不欣赏他。

    所以,在知道虫二爷的弦外之意后,谢寸官就决定应下老人的情份。不过,他没有提出同小虫哥结拜,而是提议认二爷做干爹,一方面是感觉二爷确实欣赏自己,另一方面,他同小虫的关系,本来就建立在虫二爷的基础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