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陪罪
    第三十九章 陪罪

    张小胖一大早起床,已经走到了院子,突然省起自己的租车处早已经让人给封了,不由地懊丧一番,磨磨蹭蹭地又进了屋子。: .suimeng.

    屋子里,正在给崔儿子吃早点准备上学的妻子看他进不,不由地奇道:“怎么没走?平常每天都急三火的……”

    自从有了这个生意还好的租车处后,张小胖jīng神多了,妻子看着也高兴。

    他的妻子刘小玉原本是在上海打工的川妹子,人长得漂亮,又能吃苦耐劳。当年经人介绍给张小胖时,原本也没看上他的人,只见了两次,就不再赴约了。

    结果有天张小胖无聊转公园儿,就碰到有人吵架,然后那男的直接就动手打女人。

    依着张小胖的xìng子,自然不会管这闲事儿,但待看清女孩子,竟然是刘小玉时,他就不由地停下了脚步儿。虽然只同女孩子见过两次,但他却有些喜欢这个女孩子了。

    待再听清,那男竟然是嫌女孩子不原意同他处朋友了,就动手打人家,张小胖儿一咬牙,就挡了横了。

    那男人也是个利索的,一看张小胖那憨厚柔和的畏缩样儿,当时没客气就冲了过来。

    张小胖儿那时已经跟了黄士鸿好几年,因为对师父实诚,黄士鸿也尽心教他,经常给喂手,张小胖早就对接手的时机和距离感有了身体上的体认。

    虽然心里有些畏缩,但看着刘小玉被抽肿的脸蛋儿,男人家的那种雄气就是一发。

    而且,此时对方已经进入了攻击距离,当时就不知咋地,本能地一个虎扑就截出去。

    虎扑是迎打,双手占中,以二力之叠,破单双之进,关键就在双手拇指那一叠上。

    都说三口并一口,打人如同把路走!就因为这双手一叠,就将中线整个儿占了,双手居中而出,身随手进,脸就在手后面,将面也护住了。

    而两人一近身,双肩一抖,双手就如箭离弦,直扑对方的双锁骨。

    张小胖儿跟黄士鸿学虎扑,又被喂了成千上万次,这虎扑手法上的窍道儿,早就明明白白地搁在了心里。当时,双手掌一按对方的两边锁骨,对方的手就被截了劲儿,全身散乱,那还有打人的劲。

    拳头擦着他的头过去,连油皮都没擦破一点儿。

    而张小胖的双手拇指交叉着,就一下子卡在对方的喉结处。

    这一处小手法,就是虎扑的窍道儿。再壮的汉子,喉结处受力,都难以忍受。而咽喉处一难受,头自然就要后仰,头一乱,重心就失,重心一失,双掌的按劲之下,人还能不出去。

    这就是以小见大两拔千斤的办法。

    传统武术中讲的四两拨千斤,并不全是许多人认为的太极化打发,借人之劲。也包括在要害处给一点劲,这点劲,就是秤砣虽小压千斤的劲儿。

    就好比小婴儿一指头戳壮汉的眼睛里,壮汉也受不了,这也是四两拨千斤的一种。而不仅仅是太极理论上讲的,你来四百斤,我给你再加二百斤的那一个意思。

    所以插眼踢裆,并不是下流打法,而是高级打法。

    许多人也会说,你会踢裆,别人也会踢。

    这话说的不错,但你得练呀!你要练技巧,练准头,练得比别人更快更准。隔着裤子,那怕是过去的那种大裆裤,你也能一脚踢到要害处,你才掌握了技巧。

    一个一百斤的瘦子,同一个二百斤的壮汉动手,都打小腹,人家受得了,你受不了。人家肚子上有肉呀!都打胸部,也是人家受得了,你受不了!人家有劲儿呀!

    但都打眼睛,两人都受不了;都踢裆,也两人都受不了。

    道理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传统武术,从来不讲以力服人,以力服人,生的比练的重要。外家拳,将技巧练到动作上,内家拳,将技巧练到劲上。并不是内功深了,别人打不动,而是内劲变化快而多变,让对方摸不着劲,使不上力。

    张小胖儿双手拇指一叉,对方一散劲儿,一泄重心,他双掌力量吐实,就将对方一把打翻在地。

    对方嘭地一声砸在地上,就傻眼儿了,这人竟然是个功夫客!

    当时,爬起来,一溜烟儿就跑得没影儿了。

    张小胖儿就将刘小玉送回家。刘小玉这才知道,这蔫蔫的汉子,竟然是个厉害人儿。不过,那时还只是感激。

    结果是那个被打的人,还有些不服气,三番五次地找刘小玉的麻烦。无奈之下,刘小玉就找到了张小胖儿,张小胖儿虽然不想惹事,但看着楚楚可怜的刘小玉,无奈之下,也就出了头。

    约了场子,对方六个年轻小伙子,愣是没弄过他一个。

    不过,最后对方急了眼,轮起了板砖儿,张小胖也受了伤,头上被拍了一砖,而他一个追风赶月把,也将对方的肋骨打断了。

    双方都被送到了医院,黄士鸿最后就出了面,他弟子也有一些,最后达成合解,各看各的病,两不找儿。

    张小胖儿在医院躺了三天,刘小玉见天儿来看他,一来二去,俩人就算正式好上了。

    结婚后,张小胖儿事业不景气,刘小玉不埋怨,自己弄个菜摊儿,总算顾了一家人的生活。张小胖儿心疼她,越发想弄个事儿,但弄啥啥不成,只能每天接送孩子。

    结果,突然知道公园门口要弄个租车处,一个同他要好的人正好有点门路儿,就帮他联系了了下,结果许是否极泰来,这事儿竟然弄得顺意,一个月能落个五六千块的。家里rì子一下子就过宽裕了。

    所以,刘小玉这一问,张小胖儿就嚅嚅地不知说啥好。

    刘小玉看他的样子,就没忍心多说,她知道丈夫是个好心肠的汉子,对她也疼,对孩子也受,对双方父母那都是没啥说的。

    “那你看孩子吃完饭,送他上学去,我赶紧出摊儿去,一大早生意好些……”刘小玉就将自己收拾麻利:“吃完早点,将锅呀碗呀都放水池里,等我回来洗,你别洗,男人家家的,别干那些活儿……”

    张小胖儿只听得鼻头酸酸的,上海男人其实做饭洗衣很正常。但偏偏刘小玉从四川老家出来,当地的男人是不做家务的。

    正在这时,突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刘小玉诧异了一下,拉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衣着得体,挺有气度的感觉。女的长得蛮漂亮的,不过,此时笑容里明显有些勉强。

    “请问这是张小果家吗?”。男子看到刘小玉,微笑着问道。

    “是的,你稍等……”刘小玉忙一边拉开门,一边对屋里叫道:“他爸,有人找!”

    张小胖儿看向门外,一下子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差点儿打翻了粥碗:“魏科长,您咋来了……我……我今天没开门……我师弟……”一时就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魏培安看张小胖的样子,不由地轻轻皱一下眉,一看这人就是个老实的。

    他又轻轻瞪了妹妹一眼。

    魏培燕就尴尬地一笑道:“张小胖儿……啊,不……张哥,我今天来是请你重新开业的!”说到这里,脸上就红了起来:“昨天是我不对,我昨天也不知道吃了啥药了,心情不好,就拿你撒了气儿,你别见怪好吗?”。

    “那里,那里……”张小胖儿一听准许开业了,那还顾得上许多,忙客气道:“你不生气就好了,我师弟他年轻,不懂事儿……”

    “不敢这么说,是我妹子不懂事儿……我是区zhèng fǔ的魏培安,以后有你这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说着就递过一张名片道:“什么时候请你师弟出来,一起吃顿饭……”

    “啊……”张小胖儿还想再说什么,一旁的刘小玉此时已经瞧出事情不对劲儿,忙一拉他道:“行,我们当家的回头问问师弟,看他的意思!”

    魏培安没有再说什么,只点头道:“好,我等你的消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