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回国
    谢寸官一出门,早在门外等着的高超凡等人立刻就发动了车子,车子一溜烟地就离开了土肥垣家的农庄。车子在驶出土肥垣家不远的地方,就驶入路边的一个停车场,在停车场里,停着一辆巨大的货柜车,谢寸官他们坐的小型越野车就直接驶入了货柜车的车厢里。

    然后货柜车将车子拉走,他们换了一辆面包车,开去龙翰公司在东京湾的一处货仓。

    虽然他判断土肥垣在仅衡得失后,不会做出疯狂的事情。但判断归判断,做事还是力求万无一失。王轶的那家夜总会和修车厂,力量还是有些单薄。而且,地方也小,不容易藏物藏人。而龙翰东京分公司,这几年在东京风投方面,收获惊人。

    结交的上层名流多不胜数,想想看,有钱人谁不喜欢一家能够带来财富的机构!

    而且,龙翰位于东京湾的货仓是几个连锁体,容量惊人。别说收容二十四个人,就是收藏二百四十个人,也一点都显不出来。而且,在这些仓库里,也有许多秘密的地方,正好可以放置整理从板垣家和土肥家缴获和东西。

    更重要的是,这些仓库安保工作,正好是由保安部承担,于是,悍刀佣兵组二十四人,正好都做为临时保安,充入安保中。

    别的地方自然不用他们管理,要管理的自然只是他们所在的那个秘密仓点。

    而那个秘密仓点,正好是一部分在东京有着惊人能量的名流上层用来屯积一些私品的地方,警察局要搜查这个地方,可能性不大。

    因为那些有权力的人,自然要保护自己的利益。

    此刻。在这些私品当中,王一丙和谢寸官正坐在那里。

    “我要回国一趟!”谢寸官对着叼着一根烟。却一直没有点的王一丙道。

    王一丙正在戒烟,所以只叼不抽。他看了一眼谢寸官道:“是应该回去一趟,这事情比原先估计的要大得多,自然要得到特情处的新指示……见了颜狮子,代我问好!”

    谢寸官轻轻点头,但又叹了口气道:“不过,我怎么感觉颜姐那里味道有些不对了……”

    “嗯——”王一丙的鼻腔里拉出一个问询的上挑音:“味道不对?怎么了,她对我们有什么不满的吗?”

    “不是颜姐不对,而是情况有些不对!”谢寸官道。就将上次打电话,颜裴从不离身的电话竟然是一个男人接的事情告诉了王一丙。

    王一丙的脸色就有些奇怪起来,最后道:“你这一说,还真要小心!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颜狮子干的这事情,看着风光,但都是得罪人的事情!而且。她只所以能上这个位子,是因为上面有一位大佬跟她父亲交情深,很信任她!不过,前一两年就听说这位大佬身体有些不好,随时有可能退下来……如果大佬退了,那她那个位置。眼红的人多着呢!”

    谢寸官轻轻点头道:“我这次回去看情况吧!不行的话,就接了颜姐出来……体制内的事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干到啥时能是个头!我们也正好趁机脱离,以后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王一丙点点头道:“正该如此!”

    两天后,上海虹桥机场,谢寸官拉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慢慢地走出了机场。这是一个全新的行李箱,是他要走的前一天,才让陈常买的。他平常出门不爱带东西,所以自己也没有个像样的行李箱。

    因为回家要给家人带些礼物,他才让陈常买了这个。

    一出门,就看到了姐夫李一迁同姐姐谢思,一起站在那里眼巴巴地盯着机场的出口。

    姐夫李一迁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儿。

    看到谢寸官出来,谢思忍不住掂起脚尖儿,大声叫道:“寸官,这里!这边!”

    谢寸官忍不住就加快了脚步,但却左顾右盼装着没看到谢寸官思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太激动的样子。因为此时,他的护照上还写的是图越佳兵卫的名字。

    “阿思,你乱叫什么!”抱着孩子的李一迁忍不住批评雀跃的谢思道:“忘了寸官电话里的叮嘱了……”

    “啊——”谢思这才省起,谢寸官昨天电话里一再叮咛她,他在机场的身份是国际友人,是日本朋友,不由地瞪了一眼李一迁道:“你咋不早说!”

    李一迁无奈地一缩脖子,不敢言语了。

    妻子自从生了儿子后,水涨船高,在家里的地位,特别是在他父母那边一下子高出他这个做儿子的许多。这一下,连带得脾气也长了,常不常敢给他瞪眼睛了。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妻子瞪圆了眼睛娇嗔的样子,咋看咋可爱,但他还是会偷偷地怀念那个就是对他不满,却还是低头顺眉的谢思。

    “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去认他?”谢思瞪完眼睛,就有些心虚地问丈夫。

    “我们要不出去吧,寸官会跟上来的!”李一迁道。

    于是夫妻二人装做不认识谢寸官的样子,就往机场外走去。

    谢寸官看得不由一阵好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跟在两人身后走。三人就这么样走到了外面,一直走到停车场里,谢思才偷偷地回一下头,就看到谢寸官的笑脸,不由地问道:“现在可以认你了吗?”

    谢寸官早将行李箱扔到了地上,张开双臂叫了一声:“姐!”

    谢思就一下子过去,抱住了他,眼睛一下子红了道:“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着家,也不捎信回来,每次见妈,她都要念叨好几天!”

    一旁的李一迁就道:“先上车再说吧!”

    谢寸官这才放开姐姐,看了李一迁和他怀里的孩子一眼道:“姐夫,这孩子是……是我的小外甥吗?”

    “不是你小外甥,还能是谁!”谢思不满地叫道:“外甥都两岁半了,才见他的舅舅!”

    谢寸官就伸手过去,一把抱过孩子。那小家伙竟然不欺生,虽然脸上有点怯怯的,但却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哭叫,只是将脸扭开一点,怯生生地斜看着他。

    “叫舅舅!”谢思指着谢寸官对孩子道:“这是舅舅!”

    李一迁这时已经打开了车门对他们道:“阿思,你把孩子抱上吧,寸官累了一路了!”

    谢思就要伸手抱孩子,谢寸官就道:“没事,让我多抱会儿!要是爸还在,看到他,指不住多喜欢呢?”

    “是啊!”谢思轻声道,声音就有些颤了,眼睛也有点红了。

    “上车,上车!”李一迁佯装没看到妻子的神情,一面将谢寸官丢在地上的行李箱放在车后备箱里,一边大声叫着,要岔开这气氛。

    谢思就拉开车门,让谢寸官上到车后坐上,然后她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孩子叫啥名儿?”谢寸官一边上车,一边问谢思。

    “李谢石……”谢思就轻声道:“你姐夫的李,加咱家的谢,一个石头的石!”

    谢寸官啊了一声,就不再言语。这自然是带两家姓,继两家香火意思了。说起来自己也已经结婚多年了,不过,张苗儿新婚不久就去世了,他自然也没个孩子。

    车子一路驶向弄堂里的家。

    到了家门口,谢思正要去叫门,谢寸官却一把拉住了她。他伸手摸向自己的脖颈里,从胸前就扯出一把钥匙来。因为他看到,家里的门,似乎还是原来的那把锁。

    钥匙插进了门里,轻轻一扭,那门就打开了。

    一进门,客厅里竟然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母亲,另一个却也是谢寸官熟悉的人,干哥哥蔡风帆的妻子,嫂子惠果果。

    听到门声,谢母就抬起头来,一眼看到谢寸官时,竟然一下子愣在那里了。

    谢寸官看着母亲头上那已经徒然间花白的头发,只感觉一阵阵的心悸,他紧跨两步走上前,一屈膝就跪了下去,叫一声“妈!”泪水刷一下就流了出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