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逃出去
    竹森秋良一拳如炮,打向谢寸官的面门。

    此刻,谢寸官正双手护身,膝盖护阴,对方拳头击来,他立刻将身体向右一扭,左手就往头上一护,肘就往上抬起。这样运动的左手臂,就形成一个移动的护拦,将面前护住。

    同时右手就往前一送,挡在胸前。

    这样,臂斜肘挺,左手大臂,小臂以及右手就形成一个往前的三棱尖,将整个上半身护严了。而且,因为手臂形成的是三棱尖儿,就带有一个向外的斜角儿,遇到外力时,自然就会形成卸力面,将对方的力量化解掉一部分。

    而且,这样的斜力面,对方打上了,一般也不敢出全力。

    因为出全力,很有可能将自己的手腕打折了。

    果然,竹森秋良的右手拳,一碰到谢寸官的左手臂,感觉到斜来之力时,就立刻收了一部分劲力。

    而此时,谢寸官已经落下右腿,往前一进步,就同竹森秋良走出一个斜角面。

    竹森秋良右拳走空时,谢寸官的右腿落起,左脚已经往前提进。左脚跟一挨右脚尖,量好尺寸后,就往前一步趟进,直接就插向竹森的双腿间。

    与些同时,左手肘就送向了竹森的胸口上,右手五指并拢,掩在肘下,如刀一般刺向对方的心口。

    竹森看对方肘来,左手忙在胸前一横,按在谢寸官的肘上。

    但谢寸官右手却贴在肘下,倏地点出去。嘣地一声,点在对方心口上。

    竹森良秋身材一震,双手猛然往下一扒,一时间双手搂扒如轮,急速后退。谢寸官右手一点中,立刻趟步进身如虎,左手臂就如斧劈出。正是劈拳势。

    不过,这一拳却被竹森良秋扒开去,没有打中对方。

    谢寸官一拳失手。就站定了脚步,没有再追。

    竹森良秋站定身体时,一时间脸白如纸。显然谢寸官心口一点,让他伤得不轻。

    俩人再次站定时,竹森良秋就深深吸了一口气,缓解着心口的刺疼,半晌才出声道:“好功夫”

    谢寸官冷笑一声道:“现在你不再装b了?”

    说话间,脚下一摧步,过步箭窜,如虎出笼倏地就扑到了竹森良秋的面前。这一纵,直接就跨过了近五米距离,双手掌跟合靠。掌往外张,往前一扑,占中取直,直取对方下颌部,同时右腿一收。膝盖直贴自己的胸部,往处踏蹬,如马弹蹄。

    瞬间四肢出了三肢,力饱劲足,从侧面看,身如捷猿。

    竹森良秋心口疼痛才缓。被谢寸官一句“现在你不再装b”的话,正呕得心口疼时,正想反唇相讥时,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间就扑到了面前,而且一式三出。

    他忙双手合胸,提膝封怀。

    手还是快些,就一下子阖在谢寸官双臂上,以至于谢寸官双手已经托住了他的下颌,但劲力不足,只将他的头撞得一仰,并没有伤到他。

    但谢寸官下面一腿此时已经发出,在他的膝盖还没完全抬起时,正打在他的小腹上,城直接将他打得踉跄退出。

    谢寸官不等他退出,双手一翻,直接就把住了他阖门的双手,将人往自己身前一扯。同时右腿落起,一进左步,双掌就再次合掌撞出,正是沪上心意一式虎窜把。

    竹森良秋小腹剧疼,身体不稳,又吃他一扯,已经乱了阵脚,就被这一掌直接托颌打出。

    人的生理重心在丹田,而心理重心却在头上。

    竹森良秋被一下子就打得腾空而起,身体画出一个弧形,往后倒去。

    谢寸官踏步紧跟,直接双手往下刷按,就按在他的胸口上,将腾在半空的人,直接塌落下去,砰地一声,就平平地砸在地板上。

    尽管是木质地板,这一下也砸得竹森良秋头部嗡嗡作响,身体骨骼如散了架一般。而谢寸官此时,身体一蹲,左右手掌心贴着掌背,双手直接就插入对方的咽喉处。

    就听咯地一声响,竹林良秋的喉节就被击碎了。

    早在听了板垣恒康那句“帮我杀了这个人”时,谢寸官就动了杀心。

    毕竟身在敌营,对方强手又多,像刚才被打伤的兵赤铁卫、以及这个竹森良秋,身手比起自己来,都不遑多让。再加上还有一个与自己有杀弟之仇的内田湿,还虎视眈眈地站在一边,此时留手无异于自杀

    刚才那一势,虽然谢寸官一掌戳中了竹森良秋的心口,但屋子里除了内田湿外,其他人基本都没有看出来。再加上谢寸官只出了一个劈拳,而对方却是连扒带拉,所以感觉上谢寸官并不占上风。

    谁知道转眼间,再接一势时,竹森良秋就被重伤不起。

    谢寸官一掌戳碎了竹森良秋的咽喉,刚要站起身来。

    “八格”此时板垣恒康突然叫了起来,一把扯过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一伸手,撩起那人的衣服,突然间就从那人身上拔出一把枪来,一抬手,直接就瞄向谢寸官。

    谢寸官一见对方手中突然出枪,立刻身体一晃,就避向一边。

    板坦恒康抠动了板击,砰地一声枪响中,地板上刚才谢寸官站的地方,就腾起一团烟雾。

    谢寸官避开这一枪,身体一窜,就直接前窜,扑向板垣恒康。

    但他刚扑到到了沙发前时,内田湿一步就截到了他面前,一见谢寸官靠近,直接上面一拳击面,下面大腿一蹦,一腿弹起来,直弹向谢寸官的小腹阴裆。

    正是一式弹腿门里的鬼扯钻。

    谢寸官手起身落,小鬼穿靴一封门,就在俩人拳脚撞在一起的响声中,落趟进身,右手就将内田湿的手往下扯,左手八字掌,一指就点向对方的咽喉。随着手势一进,身体一换肩头,左膀就合靠进去。

    内田湿右手吃谢寸官一把拿下,立刻就将左手顺肩傣,同时身体拧裹在一起。

    两人的手就撞在一起,互相翻腕一拿,立刻都进了靠。

    就听嘭地一声响,内田湿的右肩就靠上了谢寸官的左肩。

    这一靠撞在一起,微一停顿,左右手一翻,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双手合出托塔手,直击内田湿的下颌。而内田湿右手往上一个攉挑,顺势抹眉过头,身体一拧,左肘就上挑而出。

    于是,谢寸官的托塔手下藏着挂画手,肘带捧劲,正撞上内田湿的挑肘。又是嘭地一声响,两人的肘就撞在一起。

    谢寸官的身体就被这一肘撞得退开去。

    内田湿立刻感觉不对,大叫一声小心

    谢寸官已经退到了土肥垣的身边,将小胖子一把扯起,往回一轮。

    就在此时,就听砰地一声枪响,坐在沙发另一边的板垣恒康又开了一枪。

    老头儿刚才一直瞄着谢寸官,奈何内田湿同谢寸官打成一团,此时一见谢寸官落单,立刻开枪。但谢寸官早将土肥垣扯轮过来,土肥垣被甩向了内田湿,而谢寸官已经借着这股子劲的反作用力,直接纵身而起,跳过了沙发。

    板垣恒康一枪再次打空,打到了墙壁上,再腾起一股灰尘。

    谢寸官此时,一把就扯起旁边一个放了花瓶装饰架,直接轮起,那木架子就带着风声,直接砸向板垣恒康。而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在原地停留,再次往边窜出。

    又是一声枪响,几乎擦着他的身体,打到了墙上。

    看来这老家伙,枪法倒挺准不过,此时,花架子也砸到了老家伙的面前。

    老家伙挥手挡开,奈何谢寸官的力量多大,直接将手枪撞掉后,花架子还砸到了头上。直接就磕出血来。

    这时,谢寸官已经冲到了门边,立刻趁机拉开门,一步就窜了出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无弹窗)f(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