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让一不让二
    那汉子没有说话,却转头看了一眼一旁脸寒如冰的板垣恒康。

    板垣恒康那边轻轻点头道:“给他点教训就可以了,别把人打死了!他反出黑龙会,就教给黑龙会自己处理吧!”言语倨傲,显然对自己的手下很有信心。

    那汉子听了,“哈依!”一声,躬身行礼之后,再站起来,气势一下子就变了。

    刚才言语间狂是狂,但却一直是一幅低眉顺眼的样子。但这次一站起身来,就好像出笼的猛虎一样,立刻散发出一股子狠戾之气,而且连带得,人的样子,都带出一股子挺拔之气。

    谢寸官听了板垣恒康的话,再看这人气势上的改变,心意就不由得往上再提了提,但表面上仍然是一股风淡云清的气息。

    那汉子气势一变,龙行虎步,就走到了客厅的中间。

    一转身,面对谢寸官道:“来吧!让我看看你武神的功夫!”

    谢寸官却不急不燥,反而缓缓地移了步子,稳稳地站在对方面前,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对方。

    那汉子身体猛然一颤,微一蹲步,就听骨节叭叭做响,突然间就开步闯了进来,一进步,右手就反煽过来,带了攉打挑意,击向谢寸官的面部。

    而且,一动之间,速度极快,瞬间手就到了谢寸官的脸边,手未挨人,风声已经刮到了脸上。

    谢寸官手起身落,小鬼穿靴。在瞬间就封门闭户。

    就听啪地一声响,对方的手就轮在了谢寸官的右手臂上,竟然气力惊人,打得谢寸官身体不由一晃。而就在这一晃意,对方的右手如耙子一般,忽拉一声就扒了下去,目标正是他提起的右腿。

    同时身体一倒膀子。一进左步,左手就向谢寸官的面部捂来。

    谢寸官看对方来势凶猛,右腿一受力。就立刻腿往后落,落步之后,又是一个手起身落。小鬼穿靴,只不过由右势换了左势。

    对方的手这次仍然啪地一声,撞在了他的手臂上,但这次对方的劲却很轻。

    谢寸官一感觉对方的手轻,立刻就将肩头一紧,双手肘往前一顶。

    重取无功,轻则有变!对方的手上劲轻,那就是诱手,是吸引人的注意力的,肯定有变化。所以谢寸官没有轻易进身。而是将身体一紧,门户照样闭得紧紧的。

    果然,对方的手掌一触他的手臂,立刻随着进步,左手肘就挑打进来。

    气势如虎。进步如风,就听嘭的一声响,谢寸官只感觉一股大力冲来,他立刻卸力退步,再往后退开一步。

    虽然他如果强行发劲,也能抗住对方这一肘。但这种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打法,根本是下乘打法。

    不是无力接,而是不想接。

    但他这一退步,对方的气焰更盛,就听那汉子长笑一声:“所谓武神,也不过如此!”口中说着话,左手往前一展手,再次手如耙搂,带着外缠之力,直接就盖向谢寸官的面部,随着手上进势,脚下再进一步,右手就从小腹前摧力而出,合着身劲,撞向谢寸官的腹部。

    此人不但力量齐整,而且出手走势之间,上下相随,所以攻势之间,封挡极严。

    拳家有言,让一不让二!让二不退三!

    其实内中的原因,就是不能让对方成就气势。

    气势这个词,在行拳走势中,感觉是个比较虚的东西,但越是高手较技之间,却越重要。一打胆二打闪,这个胆的意思,就是这股子势。

    出手顺,越打越顺,出手不顺,越打越别扭。

    你打得顺了,别人就不由得按你的节奏来了,而你打得不顺了,就跟别人的节奏走了。

    所以,斗拳比武,不能一味退让,不能让别人形成节奏。

    而且,那汉子一招得势,此时气焰正旺,如果谢寸官再退,他就会愈发自信起来。所以谢寸官此时,就不能再退,而要在他气焰正盛的时候,压下他的气焰。

    这样才能打破他的自信。

    我们平常都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办一件事,开始就想着会有挫折,当真的遇到挫折时,反而能平常心对待,丝毫不乱。反而是一件我们感觉会很顺利的事情,突然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时,难免会有手足无措的感觉。

    所以谢寸官就要在对方气焰正盛时,压住对方。

    对方一进右步,谢寸官此时就落踩左脚,脚跟一落地,离地还有一厘米的时候,身体一坐,后腿一张劲,左脚就如贴地之箭一般,瞬间就对着对方的右腿趟钉出去。

    所谓见空不打,见空不上,就是行拳进势,对方那里有腿,就要向那里进腿。对方那里有手,就要向那里进步。

    因为心意拳的拿人处,就是打人发人,手上不用劲,劲主要出自于腰胯肩背。

    就好像铁锤砸钉子的那种感觉。这种发力方式,在于先触后发,就是手触上对方以后,劲就如水银泻地般地,倾泻而下。

    这种发力的好处是,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化打的过程。

    对方也出手,我也出手,手手相撞在一起时,对方手有力,我手无力,自然对方的手会将我的手往回挤压。

    这种挤压的过程中,对方的劲就在泄。

    就在对方劲一泄的时候,我的劲才由肩到手,如浪翻水涌,自然就将对方给了回去。

    所以,外家拳多是走窍打隙,专门打对方的空挡。而心意拳却是打实!就是对方手在那,我手打那。对方腿在那,我腿打那儿。

    所以脚踏中门夺地位,一个夺字,就解出了其中真义。

    这种打法,也就有了拍!往往是两人同出手,你却能打他一个旧力刚尽,新力未生的节点儿。因为他的手在接触你的手时,在泄劲儿。而你的手接触他的手时,才发劲儿。

    对方冲,谢寸官也对冲,他的腿在对方的腿还没到预计的点位时,就截住了对方。

    经常动手的人都知道,脚不落,劲不发!

    就是你进步前脚不落地时,手上的劲力和身上的劲力是整不到一齐的。

    所以那汉子的腿还没踏到位,就给谢寸官一脚顶住,而且,脚尖就钉在对方的足腕隙部。因为谢寸官的足走犁趟之劲,所以就一下子拌住了对方。

    汉子的身体不由一颤,身形自然在这里有些散乱。

    而谢寸官此时,双手就夹肋而出,指尖朝前,根本无视对方的双手,直接刺向对方的咽喉。那汉子也是个反应快的,脚下一屯,身形一乱,立刻本能地双手回抱,护住身体。

    谢寸官双手就挨在对方的双臂上,两人的劲就撞在一起。

    就在这一撞的瞬间,谢寸官前面左腿一扒地,后面右腿一跟步,左腿顺着跟步的劲儿,就从对方的腿边滑进去,直撬在对方的腿下面,一个剪子股,槐虫步,近身之后,双肘先往上一挑,发出了贴墙挂画的劲,随着腿上的杠杆力,就将对方打得双腿浮空的感觉。

    而在这一瞬间,他的双手再次展推,出了推按合劲。

    那汉子双腿一浮空,胸前一受力,身体不由得向后倒去,在他刚失势欲倒之时,谢寸官的双手已经往下按塌,那汉子就如墙倾楫摧一般,真倒下去。

    而此时,谢寸官的腿还撬着对方的腿,于是对方的头就被狠狠地撞在地上,发出嗵的一声响。就在对方的身体砸落在地上,还处于七荤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时,谢寸官已经前扒后进,右腿一脚就趟进了对方的阴裆里。

    就听那汉子闷哼一声,当时就昏晕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