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日子悲哀照样过
    神户市滩区筱原本町的一幢暗灰色的大楼中,在最顶层视角最好的一间屋子里,十几个黑西服的汉子正一溜排儿跪坐在地板上。

    一个眼睛小小的中年人,穿着宽大的服袍,坐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后面,脸色铁青。

    这人就是大泽春彦,这一代山口组的组长。

    跪着的一溜排汉子,最前面的正是刺杀衡玉失败的桑田。

    砰地一声巨响,却是大泽春彦狠狠地将手掌击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这一声响,震得整个屋子中的人身体都不由地一颤。

    “八格!四十个人去,只回来二十几个,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而且,此刻九州警方的协助调查文书,已经摆到了神户警察局长的办公桌上,你们还有脸回来!”大泽春彦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我山口组这次真成了全日本黑道的一个笑话!”

    跪在前排的桑田没有说话,只是将头低得更低了。

    他的半边脸颊此时已经肿成了馒头,青肿得有些骇人,那是被马炮儿用刀柄砸的。

    此时,站在大泽春彦身边的一个老头儿,就近前一步,低声在他耳边轻声言语了几句。大泽春彦的脸色就变了数变,表情就渐渐地缓合了下来,最后却是转头向桑田道:“根据你们的说法,对方的人虽然少,却个个武技高超,而且,竟然早有准备,在车场中另藏了车子,因此才突围而去!按修雅顾问的意思。这次的事,也不用你们切腹谢罪了,但你们也总得给死去的兄弟们一个交待吧!”

    桑田及其他人不由地抬起头,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那个枯瘦矮小的老头儿。

    老头儿站在那里,微阖着眼睛,就如一根千年枯藤一般。不言不语,但却有一种老枝不枯,随风轻摇的感觉。

    呛啷呛啷一串轻响中。各人腰间的短刀纷纷出鞘,随着几声闷哼声,一截截小拇指就滚落在地板上。但这些人却都神情不变。将刀子放在地板上,纷纷用持刀的右手,从右袋中掏出白色的手绢儿,将断指捏起,举在头前。

    这时,那个枯瘦的老头儿才张开了微阖的眼睛,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一个女人。

    那女人就微微一躬身体,从身后的一个几子上,拿起一个黑漆托盘儿,走上前。将一根裹着断指的手帕,收到托盘里,摆放整齐。一共七枚断指,桑田的在最中间,其他六人的在外面。在托盘中摆成了一个六枚瓣的花朵样。

    托盘被放在了大泽春彦的面前。

    大泽春彦稍微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都下去裹伤吧!以后做事仔细些,别再出岔子了,否则,修雅顾问也不好再出面为你们求情了!”

    桑田等人就都站起来,向大泽春彦深深地鞠躬。然后又向那个枯瘦的修雅顾问深深地鞠躬,最后就一溜排地退了出去。

    看着那些人退出去,枯瘦的修雅就看了一眼那个刚才收集断指的女子。

    那女子得了他的眼神示意,就走过去,将那个托盘端起来,向外间走去。

    看着女子出门,大泽春彦就将脸转向了老头儿,轻声问询道:“请问修雅先生,九州的事情现在该怎么办?九州黑龙联合会所异军突起,那可是我们的既得利益!现在稻川会和住吉会的人可都看着我们呢?”

    枯瘦的修雅看了大泽春彦一眼轻声道:“据我们情报显示,九州黑龙联合会所是东京黑龙会的下属分支,他们的头领,就是最近在日本武界异军突起,有‘武神’称号的图越佳兵卫!对付他们,普通的山口组武士会武士就差了些,建议集中调集各地的供奉武士……”

    大泽春彦听了老头的话,不由地沉呤着道:“桑田等人也是供奉武士……”

    不等他将话说完,枯瘦的修雅就打断他的话道:“不仅仅是调集供奉武士,将屠野鹰、宾成合秀和那霸大川三名太刀武士也请来吧!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能光让他们年年白吃那么多供奉……”

    大泽春彦听了,却没有说话,一对眼睛却仍然直直地盯着这位又瘦又矮的老头儿。

    老头儿似是被他盯得有些不耐烦了,才开口道:“你放心,如果需要,我那把刀也可以出鞘!”

    大泽春彦这才点头道:“那就麻烦雅修先生你安排这些事了!先生事忙,我就不留先生了……”

    修雅先生轻轻地施礼,慢慢地退了出去。

    衡玉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她一闭上眼睛,似乎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前,用身躯为她挡住前面劈来的一把把长刀,将一个个想伤害她的山口组武士刺倒的藤凉。

    她似乎又看到了将她塞入车中的小梁,离开时一回头那张脸上,义远反顾的、大大的笑容,似乎又听到他在对小黄说“来年给哥坟上烧纸,记着烧俩美女!”

    车子怎么这么颠簸,武士会的人又追了上来吗?

    衡玉想回头看看,但全身却动不了,怎么也回不了头。车前车后一时间全是残肢断体,血迹斑斑的山口组武士,一个个狼一般叫着,扑过来。

    她想叫,却叫不出声,只感觉身上一阵阵发冷。

    突然间,一条温暖的手臂环在了她的身上,立刻间,车也不颠了,身上也不冷了,那些残肢断体的血人们,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衡玉慢慢地抬起头,从侧下方就看到了马炮儿坚毅的脸,那脸上还有清晰的胡子碴儿。

    突然间,马炮儿低下头对她笑了一下,衡玉只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

    然后……然后衡玉就醒了过来,原来却是一个梦。

    泪水就停在她的眼角,她稍一动,就顺着眼尾流了下去,湿湿地流入了鬓角。

    都是些结识不久的年轻汉子,平常一个个见了她,除了腼腆地笑,连话都说不出,她甚至都没认真打量过他们,就好像小李和阿洪,她甚至这会儿回忆他们的面容,都有些模糊。

    而清晰的,只有警察局停尸间里,那一具具布满刀创的年轻躯体。

    她想不明白,在生死关头,这些年轻人怎么会一个个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以自己的命,换来了她的命。

    难道只是因为,大家的躯体中,流淌的都是谢寸官说的炎黄血。

    衡玉并不想充英雄,她从不否认,她是一个怕死的女孩子。

    但此刻,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可以,她宁可自己死了,换回那三条鲜活的生命。

    衡玉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的衣服裹得她有些难受。她下意识地理着身上的衣服,昨天晚上,她就这么合衣而卧,在心疼与忏悔中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有时候,睡眠其实是一种本能的逃避。

    但醒来后,照样会痛得撕心裂肺。

    早上起来,就在黑暗的房间里,衡玉不停地抹着眼泪,直到双恨红肿如桃。

    当九州岛的晨曦透过窗帘缝隙时,衡玉就站了起来,今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谢大哥将自己招到日本来,不就是看上自己的冷静了吗?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她暗暗地告诫自己:绝不能出差错。

    对着镜子,从来都是素颜对人的衡玉,第一次仔细地打扮了自己。

    因睡眠不足有些苍白的脸色,在颊粉的帮助下,就有了一丝明艳的颜色;肿胀有眼泡也在眼影的勾勒下,变得不那么明显了。重新换上一身衣服,站在人们面前的,又是一个活艳生香的美衡玉。

    但明显地,衡玉的眼神里,却多了一分冷意。

    悲哀的日子也得照样儿过!

    走出自己的房间,戴若夕的门仍然闭着,衡玉想了一下,就打消了叫醒她的念头。她感觉戴若夕也需要多睡一会儿,昨天她从门缝里看到,若夕姐姐在客厅里呆呆地坐了很久。衡玉知道,她心中的压力也很大。

    衡玉决定,等中午回来,再劝劝若夕姐,尽快将事情汇报给谢大哥。

    她倒不是不信任若夕姐的能力,而是感觉在这个时候,不出错才是第一位的。只有不出错,才能找场子。否则,极有可能场子找不回来,反而损失更多。

    一走出大门,就看到院门外面,一溜排儿摆开六辆吉普车,小黄同十几个彪悍的年轻人静静地呆在车旁,或坐或站,却一点声息都没发出来。

    看到她出来,小黄立刻迎了上来。

    “总经理,准备去那里?”他的脸色一如昨日般的平静,但声音却有些沙哑。

    “去联合会所事务处,立刻让人通知鹤田信会,让他赶过去,我有事情要同他商量!”衡玉的声音也极冷静,但冷静中却蕴含了一种压抑的滋味。

    小黄一招手,立刻有三辆吉普车就开了过来,头一辆开过去,第二辆停在了衡玉身边,第三辆跟在后面。

    小黄拉开车门,衡玉就上了车子,他关上车门,绕过车尾也上了车。

    那些汉子中就分出七八个人,一起上车,车子开出去时,一个年轻人就打开手机,将信息传递出去。这个人,赫然是一脸冷俊的林胡峰。

    一时间,整个长崎的黑龙会所武装成员,都行动起来,接赶去相应的路段,接应着衡玉的车队。

    断不容再有差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