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若夕的沉默
    定下了木人桩,但谢寸官的心中却仍然没有停止思索。

    木人桩固然能熟练手法,让自己的小手法中,更加契合劲力,在自己练习心意拳常用的逼按压打的手法中,加入刁粘缠挎随的手法,让对方一触之间不易脱逃,而且斗拳变势,咯咯绕绕,如行泥潭,从而打断像内田省吉这样的外家高手打法的流畅性。

    但要说入能赢了这这种人,还嫌稍有不足。

    这是从康顺风那里借来的理法,未必适应以劲功变化为底蕴的心意拳。

    在祁县心意拳界,杨道昌先生做为岳蕴忠先生的弟子之一,以手法凌厉见长。但杨先生却在同谢寸官交谈时,告诉他,自己的手法虽然凌厉,但在田如文先生的丹田功法面前,却很难用得上。

    原因是田先生非常快。

    而谢寸官在同田先生的接触过程中,并没有感觉到田先生的手法比杨先生更快。

    但田先生却给他说过一句话,传统武术的快,不在于手法,而在于劲力。他的快,是劲快,不是简单的手脚速度快。

    打个比方,就好像用靠打人,一步觅跤,到了对方腿后,然后一靠过去,往往对方就倒了。

    但如果你是打一个反应灵敏,劲快的人。

    许多时候,当你一脚觅到了对方腿后时,身体还没到位,靠劲未起时,对方却已经先进了一靠。这时候,往往倒地的是你自己。因为你觅在对方腿后。管住对方的时候,对方的腿何尝不是也正在你的腿后,管住了你。

    所以老辈人常说,不慌不忙,劲快为王!劲快了,对方就是进了身体,也是送上门来给你打的。劲慢了。你就是进了对方的身体,也是送上门给人家打的。

    在晓义时,田师曾跟谢寸官玩过一个游戏。就是田师的手掌贴在谢寸官的胸口上,然后让谢寸官出手打他。

    当时谢寸官身体刚一紧,有了用劲的意思。田师的手就瞬间一抖,就将他重心压迫移位,他刚想抬起的手臂,就本能地去找重心平衡了,当然也就将他打人的劲绽化了。

    如是这样,试了五六次,谢寸官的手臂竟然根本放不到田师身上。

    他当时问其中的缘由时,田师老农民,不识字,也讲不出什么道理来。只是一遍一遍地告诉他,遇敌好似火烧身。

    谢寸官一直理解不了这句话。

    现在随着他的功夫日深,他感觉自己似乎能理解那么一点了。

    遇敌好似火烧身这句话,有前辈解释说是火烧自己,那种一颤收手。根本不用过大脑的反应感觉,极言自身反应之灵敏;也有前辈解释,这所火不是烧自己,而是烧到对方身上,但具体问如何烧法,又解释不出更深的东西。

    谢寸官此时感觉这句话的理解。应该是将双方有理解结合在一起。

    在自身,就是同人交手时,就好像自己的手被火烧了一样,一触火,立刻一颤收手,手都收回来了,半天才感觉到烧痛,也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直接是脊椎间神经产生的二级反应,在大脑还没感觉到痛觉,下达收手的命令时,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这种反应,自然快过了大脑的命令。

    这个在临敌时,就是那一句,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的感觉。

    而将火烧到对方身上,就是对方一动时,我先动之手,要一下子将劲力打入对方的神经中,让对方在接受劲力的一瞬间,就好像被一团火包裹的人,除了本能地嘶叫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反应。

    这个时候,那握身边就是有一缸水,被烧者也想不起来,跳到水缸中。

    就好像田师的手作用于他的身体,直接破坏了他的重心,当时他的本能只剩下一个重找重心,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反应。那怕是自己早就设计好的进攻路线,也在重心的偏移中,被身体重新找稳的本能,压到了思想之外。

    遇敌好似火烧身,烧自己也烧别人。

    烧自己要的是小火微灼的那份灵敏反应,烧别人则是烈火焚身那种让人根本无法思想,无法反应,只会本能地挣扎的惨烈。

    拳诀其实是一种比喻,给练拳者一种理解方式的类比。

    其实将田师放在胸口上的手做一个广而化之,自己的手作用在对方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能摧动对手的重心,或打扰对方的反应时,那才真正达到了火烧身之境。

    小手法的训练不能少,那是制敌触劲的第一步。

    而火烧身之劲力也不能不练,这是趁敌制胜的最终。

    练小手法可以打木人桩,练火烧身劲力,却必须找人练了。

    就好像当年杨家为了训练杨澄甫先生的推手能力,每天一块大洋雇用的那些身高力猛的人桩子一样。

    而谢寸官身边也不缺人,有陆岛横山这批从九州岛带来的日本人,都有一定的武技基础,开始训练阶段,用来当人桩子刚好。

    至于等自己劲力精熟之后,再进一步找武技高超的人,那还有毛利康雄、头山津二,甚至有船越次臣这样的高手。

    在颜悲那里得出进一步情报之前,在悍刀佣兵进入日本前,谢寸官除了收集情报之处,基本没有什么事情了,他要在这段时间内,让自己的武技更上一个层次。

    九州岛上,长崎警察局的停尸间里,戴若夕一身白色的休闲运动服,站在那里,一张粉面绷得紧紧地,红润的嘴唇抿成了一线,看着停尸床上的三具尸体。

    三个曾经年轻活泼的年轻人,都变成了冰冷发青的尸体。

    腾凉,一个壮实悍冷的年轻人,此刻他的身体上横竖交错,被劈砍了二十七刀,其中九刀深可见骨,最重的一刀,直接将他持刀的右手砍断了。

    而那只断掉的右手,就被摆放在他和身体边,此刻仍然紧紧地握着那把武士刀。

    小梁,一个精明中总带着笑的年轻人,身中三十二刀,八刀致命,连肠子都从腹侧的刀口中流了出来。但他的脸上,到此刻仍带着浅浅的笑容。

    阿洪,三个人中受伤最少的一个,身中两刀,一刀在背,被劈开一条深寸半,宽三十公分的口子。而致命的一刀在咽喉,是在受重伤后,被人割喉而死的。

    还有一个马炮儿,此刻还在医院中,被警方控制着,不允许探视。不过,听接待的警员说,也是身中二十一刀,三刀见了骨头,失血过多,至今还没完全脱离危险。

    一旁的衡玉哭成了泪人儿,站在她身边的小黄拖着一条受伤的腿,脸上也是泪水。

    戴若夕回过头来,拉住衡玉的手,准备离开时,负责接待的警员就忍不住道:“这样的恶**件,多少年九州岛上都没有发生过!而且死亡的三人,都是续过几次续签期的印尼籍华裔游客,却担任了黑龙联合会所的保镖,我们警长让我带话给你们……呃……”

    说到这里,这名警员不由地噎了一声,戴若夕冰冷的目光,已经如刀一般凝在了他的脸上。

    但这名警员只停顿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将警长的话说完:“希望你们一方面说明情况,协助调查,另一方面,在同山口组的冲突中保持克制!如果……如果再有恶**件发生,我们警方也不会对你们黑龙联合会所客气的!”

    戴若夕听了他的话,一方不发,转身就离开了。

    那名警员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只感觉自己的话,似乎被完全地忽视了。看着戴若夕的背景,离出了停尸间的门,他才反应过来,忙跑去向区长汇报戴若夕的态度,商量对策。

    戴若夕出了警局的门,上车时就对身边的衡玉道:“别哭了……我们没有时间伤心!立刻联系郭踏虏那边,让挑选身手最好的人过来,也请他一起回九州岛,那边有朱先生一个人坐阵就可以了……”

    “那谢大哥那里?”衡玉听了她的话,立刻止住抽泣,眼睛带泪,但却已经冷静下来,抽噎着问道。

    “先不要惊动他!”戴若夕轻轻咬着唇道:“他那里的事情更重要!”

    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她没有说。

    谢寸官将九州岛的事情交给他,并且几次叮咛她,一定要注意山口组可能的报复。她虽然也派了人盯着山口组那些社团,但却没料到,山口组竟然完全空降了这批武士会的人过来,杀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幸好派给衡玉的保镖中,马炮儿武功高强,其他人又拼命,衡玉没有受什么伤害,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给谢寸官交待。

    戴若夕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却也是个外和内刚的女孩子,她答应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否则也不会练武练出这样的成就来。

    这次由于她的疏忽而造成三名华人青年死亡,在自责的同时,她决定自己找这回这个场子。因为她不想给谢寸官留下一个不堪为用的印像。

    虽然从自尊上,她无法责备一声,谢寸官不该变心;从善良上,她接受了谢寸官爱上张苗儿的事实!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初次动情的男孩子爱上了别人,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她虽然不争不吵,不说不闹,但自尊却让她不能不在乎谢寸官对她的看法。

    她不想被别人比下去,特别是在谢寸官心目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