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夺士气 回马枪
    “小董、小梁俩个护住总经理,其他人守好外围!跟我冲——”马炮儿手中的刀头斜斜向下,提在体侧。脚下的步子一紧,照顾着后面的队形,小跑着往前冲去。

    后面的五名华人青年中,被马炮儿点到名的,是俩个司机,也是五人中身手最好的俩个。

    这俩人身手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俩人过人的臂力。

    毕竟俩人是司机,每天长时间地扭转方向盘,形成了一个本能的圈击力量。

    这种力量几乎每个司机都有,但都是一种本能的无目的性的工作习惯。但小董和小梁不同,他们在谢寸官的指点下,将每天的这种工作状态,加上了练功的意识。

    这样就有了目的性,他们的常态工作习惯动作,就有了技击意识。

    谈到技击意识,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许多人练功夫练一辈子,一动手打不过俩小流氓,这就是因为他将武技,练成了体操。平常我们也听到许多朋友将练太极拳健身的人,称为练太极操。

    这个操和武技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练的人在练习的过程中,带有没带有技击意识。

    同样是练起手前戳,有些人就是抬了一下胳膊,而有些人抬胳膊的时候,眼前就好像有一个人冲过来,一抬臂就戳到了这个虚拟人的眼睛处。

    这样俩个人练这个动作,都练上成千上万次后,差异就出来了。

    常带敌情练的人。一出手目标性很明确,直接就戳向对方的眼睛,就是不能戳中对方,因为目的性很明确,也能惊到对方的视线。

    而不带敌情随便戳的人,在遇到对手时,本能地抬手乱戳。那就差的不是一点了。

    拳差一线论生死,何况这已经差得不是一线了。

    所以老辈人常说,拳带敌情练!练时眼前无人似有人。带有技击意识;打时眼前有人似无人,就是因为每天练习时,眼前都有一个冲过来的人。那么打时,真有一个人冲过来,在你的意识中,也同平常练时那个冲过来的虚拟人,没什么两样。

    俩人在每天的工作中,做手臂拧转时,都是将一股作用力,有意地作用在方向盘的轴上,而且,手臂滑动中。就好像格防一个带着阻力的手臂,长期这样,一种本能的如同人类眨眼般的本能就形成了。

    因此也就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

    就是因为俩人的武技在这些华人青年中是最出色的俩个,谢寸官才特意调俩人来合衡玉做司机。从小爱玩江湖伎俩的谢寸官最喜欢的就是拳打不防如破竹的话,他将这样俩个出类拔萃的人物。隐匿在保镖中,最容易让对方因为俩人司机的身份,而忽略他们的战斗力。

    但俩人的战斗力,其实是可以抗衡其他保镖那样的身手,至少六人以上的。

    这样如果对方是基于衡玉身边保镖的战斗力分析,做出刺杀力量部署时。肯定要吃个闷亏。

    但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因为他的离开,山口组在长崎投入的刺杀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衡玉身边保镖力量太多,根本可以无视俩人带来的战斗力上的隐藏部分了。

    开始是配合后面的五人组队护住衡玉,马炮儿是小跑,但随着身后队形一组成,马跑儿的速度就快了起来,速度一起来,几乎瞬间,马炮儿就撞上了武士会的人。

    这名武士会的武士是一个身材高大,充满力量的人。

    在他的身边,也汇聚着五六名武士会的武士,显然是他的追随着。

    这名武士,显然是一名“军心”。

    大规模的械斗中,都有这样的“军心”。

    在过去冷兵器时代,一军之主将就是最大的“军心”,所以我们常听说“岳家军”、“戚家军”等,因为主帅的个人魅力,就形成了战无不胜的战力。

    而那些游击将军、旅帅或什长、伍长之类的,就是自己麾下士兵的“军心”。

    打仗时,那些士兵们都是惟自己的长官马首是瞻的。

    当然,除了这些职务上的服从外,还有一些百战悍卒,平常在同伴中武技过人的人,都会因自己的勇武或个人威信,形成自然的“军心”。

    “军心”不乱,人心不散,气之为聚,是为士气。

    这名高大的武士会汉子,显然就是这五六名武士会武士的“军心”,也就是主心骨儿。

    所以,马炮儿的眼睛在这一刻,死死地就盯上了这名高大的武士,在这一瞬间,他的眼睛中,只有这个人,再没有其他人了。

    他比对方小了一号的身体,如出膛的炮弹一样,直直地撞了过去。

    那名武士显然也盯上了马炮儿,手中长刀一挺,双手持柄,刀背担肩,直迎上来。

    俩人眼看就撞在一起时,马炮儿手中的长刀已经不知不觉地刀尖向前微挑,而那名武士更是大喝一声,持柄的双手上推下拉,一个错刀劲迸发而出,手中的长刀就唰地一声,带着风声,从上往下,劈向马炮儿的面门。

    刀劲雄浑,破空如啸,刃光似闪电。

    几乎同时,马炮儿的刀已经从下往上翻腕而起,刀带风声,如翻江龙一般,由下往上翻起来,却将刀背磕向对方的刀,俩人的刀当啷一声,撞在一起。

    就在这一磕间,马炮儿手中的刀往上一滑,刀锷就封向对方的刃口,同时右手一翻腕,手中的刀就扭转了一个弧形,旋出一股子离心力来,给了对方手中长刀一个横向的排开之劲,将对方的刀锋就排向自己的头侧,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往前冲入,撞向对方的身体,但左手臂却已经挺肘如枪,一肘就扎进去。

    俩人的身体撞在了一起,对方全身的劲力都在刀上,刀锋在外,体力却偏偏成虚守,而马炮儿久练心意拳,出肘随膀劲,却是将全身力量,在这一刻都集中在肘部,顶压在对方的右臂肘弯处。

    对方身高力猛,论冲撞之力,马炮儿显然不如对方。他但却将全身力量集中在肘部,这就好像对方十万大军环成一圈,而马炮儿五千骑兵,却成锥形冲锋。又好像对方全身气鼓如球,马炮儿却束劲如针一样。

    在整个的力量冲撞中,马炮儿不如对方,但在俩人的身体接触点上,对方劲力却不如马炮儿。于是,对方的身体就被马炮儿这一肘破了形,身体虽然撞了过来,但却已经右肘被顶在自己肋上,身体有一个趔形。

    就在这一瞬间,马炮儿身体也被撞出去,他手中的刀就随着左肘被地方反弹力反出的劲儿,身体左拧,手中胁差一翻刃,如秋风扫落叶般地轻轻一削,掠过对方的咽喉。

    一道血花绽放,高大的汉子有力的身体就好像被戳破的气球,像被倒空的口袋,脚下一软,往前跨出三步,一步直,二步弯,三步就倒在地上面。

    手中的长刀落地,发出叮啷的一声鸣音,颤动的却是紧随在他身后五六个武士会武士的心。“军心”死,士气落!而在这一瞬间,马炮儿身后的五名华人青年,却是气势如虹,紧随他往前掠过。

    寒光闪处,呼喝声中,扑过处,那几名黑龙会武士会的武士,就直接被劈翻了四人。

    马炮儿以心意拳立身,在这门拳法中,一直认为,刀戈之器,为身体之接驳,拳法之延伸,纵有兵刃在手,拳不丢身。

    所以马炮儿在接对方的刀时,锋刃在手,拳意在身。

    他手中长刀的作用,就是护住自己身,将对方兵刃迸在身外的家什,直接的杀人之技,还在于身体上的拳合心意!所以他用刀一过对方的刀,已经用身拳破了对方运刀使剑的身体劲力,在对方劲力一乱,身体成空之机,刀锋轻取,就夺人性命。

    练兵刃,最终还是要落在身劲上。

    所以才有,枪不离把,把不离腰;刀不离手,手不轻走!剑走轻灵抹指搭,点睛号脉柄有锋这些兵刃的诀法。

    兵刃最终赢人,还在身体上,而非兵锋上。

    就好像一场战争,决定最终的争胜赢在中军,而非先锋。

    而于人来说,刀戈之利就好像先锋,身体反应才是中军。中军不乱,锋兵不散!中军一旦乱了,锋兵也就成了无根之木了。

    六人护了衡玉,瞬间就向前冲出了十几步。

    “围上去!围上去!”桑田大声呼喊着,指挥被马炮儿先声夺人后,一时有些散乱的山口组武士。他相信对方战力再强,也难掩人数上的劣势。

    在桑田的吼声中,清醒过来的山口组武士们立刻挥舞长刀,如水一般向马炮儿等人冲过来。一时间,刚才还有些稀洒的人群,一下子就稠密起来。

    为了截住对方,山口组的武士们都拼命地拥向停车场出口的方向,想要挡在马炮儿等人前面,不让他们冲出停车场去。

    “滕凉,回马枪!”马炮儿突然间呼喝一声。

    走达最后断后的一名年轻人就大喝一声,突然返身,向身后追来的一名武士猛扑过去。这名年轻人叫滕凉,虽然论武艺还比不上小黄和小梁,但却是一个悍不畏死的性子,在五人中,以敢拼命、做事不留余地而著称。

    那名武士被突然回身的滕凉惊了一下,一顿步,双手错劲抬刀欲劈。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刀法也不错,一刀就劈向腾凉的脸上。

    但腾凉却对劈向面门的一刀恍若未见,手中的刀如毒蛇般地刺出,目标正是对方的咽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