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艺高人若闲 水深不起波

第三十八章 艺高人若闲 水深不起波

作品: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作者:小子无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当山田骑兵的眼光看过来时,谢寸官感觉到了一股子杀气。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无关乎强大与弱小,就是一种心灵中的感觉。

    虽然谢寸官并不认为山田骑兵有能力杀死自己,但他却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他的杀气。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杀意。

    也就是说,只要他败给山田骑兵,对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

    这种场合的比武,对方竟然起了杀意,那只有一个解释,是得到了内田省吉的吩咐。

    船越次臣在再怎么地,也是黑龙会的副会长。

    而自己,也是黑龙会战斗部的副部长,但内田省吉一个无名的手下,却似乎敢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这种自信来自于那里?

    这种情形下,只有一个解释!

    看来内田省吉虽然这么多年,淡出了黑龙会,但在黑龙会中背后的那些大佬的心中,地位仍然不低。否则,他肯定不敢在自己刚回东京时,就敢如此行事!

    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反映出黑龙会背后这些大佬们的激进心态。

    这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想扶持一个激进的黑龙会出来,目的是什么?

    这些都是以后要知道的事情,现在还是需要应对眼前的争斗。

    山田骑兵已经走到了谢寸官的面前,缓缓地弯下身体,一声:“请指教!”倒说得毕恭毕敬。

    但他越是这样,谢寸官越是心生惊惕。

    一个动了杀机的人。对你的尊重,绝对不是尊重你本人,真正的目的,是做给别人看的。

    越是尊重你,在杀死你后,别人越是以为是失手。

    谢寸官也学着他的样子,缓缓地弯低身体。轻声微笑道:“请指教!”在他的心中,同样的杀心已起!既然大佬们需要一个激进的人,那自己何不激进一些。

    而且。杀死这些带有强烈右翼倾向的日本人,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心中杀机已现。脸上却越发笑得和煦。

    山田骑兵缓缓地向谢寸官靠近,虽然他的口中说得狂傲,但对于谢寸官,他心中却不敢不重视。毕竟一个人能被称为武神,而且出动了剑野修这个老杀手也没能干掉的人,不能不让他心生警惕。

    虽然,他更愿意相信,剑野修是死于谢寸官的设计,而非是面对面的格杀。

    山田骑兵拉开了架式,双拳一分前后。护在脸前腮边,身体微微矮沉,慢慢地往前蹭着步子靠近谢寸官。

    谢寸官身体微微一荡,内意一提,身体越愈发松空。如在闲庭信步一般,就如同在地上滑动一般,飘向山田骑兵。

    台上的内田省吉的眼神不由地一缩,死死地盯着谢寸官的一举一动,那怕是最微小的一个动作。

    谢寸官第三步时,就进入了山田骑兵的打击距离。但他却仍然毫不拖泥带水地跨出了第四步。

    山田骑兵一声大喝,前面的右手已经如标枪一样,穿向谢寸官的咽喉。

    而左手提起,随着进步,就瞄着谢寸官的面部,出一条盯紧猎物,欲电窜而出的毒蛇。只待脚步落地,就击向谢寸官。

    但就在他身体刚有了动意的时候,谢寸官的双手瞬间就从心口往上穿托而出,后腿已经往前提顶而出,成小鬼穿靴之势,阻在山田骑兵的膝胫前。

    虽然然山田骑兵起意在先,但他做为进攻的一方,动作幅度大。

    谢寸官做为防守的一方,在他身体初动之时,就手起身落,小鬼穿靴。虽然是应意,但他的动作已经娴熟至极,而且,做为防守的一方,他是做一个小小的缩防的动作,因而整个动作,竟然比山田骑兵先完成。

    于是,在人们的感觉中,就好像谢寸官先扎好的势,而山田骑兵却将身体撞上去一样。

    谢寸官的右掌正好托住了山田骑兵的右掌,感觉上,是山田骑兵的右掌送到了他的手中一样。

    两人的手一触之机,谢寸官右手掌一翻,就刁落勾下。

    而他的小鬼穿靴腿的脚后跟已经蹭过山田骑兵的胫部,直踩进对方的双腿中间,他的右手直接将对方的手往下按去,到对方裆间,同时左手就从自己颌前推出,半是阻格半是击打。

    这一势虽然是用戴家心意的接手势接手,但接手之后,却使的是沪上心意的将军抹须,而左手虽然是掌,动作姿势,却是走野马窜道之势,打出了窜拳的样子。

    山田骑兵的右手此时已经击出,两人的双手和身体就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嘭地一声响。

    此时,俩人的就胶在一起,攻势已尽。

    但谢寸官却开步用力,再猛进一步,用整个身体将山田骑兵向后一逼,一方面挤夺重心,另一方面,为自己的劲力打开空间。

    就在两人的挤撞一松时,他左手向下一抹,右手往外猛开,就打出了追风赶月把势。

    他的右肘往上挑起,撞在山田骑兵的心口上,两人间的空间,在这一肘支撑下,更开阔了一些。此时,他的右掌闪电般地展开,掌缘狠狠地砍在山田骑兵的右肋上。

    嘭地一声响中,山田骑兵的身体被打得一颤,就在他一颤的时间,谢寸官脚下一倒步,就进了左步。随着进步子,身体一翻,右手回环,左手劈砸,双手从对方肩胸抹下,将山田骑兵就抹了桩子。

    右手一抹下来,立刻搓掌向上,往前一点手,食指和中指就点在对方鼻子旁的脸颊上,然后顺着鼻翼往上滑戳,直接两根手指就戳入对方的眼睛里。拇指和无名指、小拇指分开,掐住对方而颊俩侧。

    手上一抖腕,山田骑兵忍不住头往后一仰。

    就在他一仰头间,谢寸官右膝已经直直地顶入他的裆间,同时步落身进,随着进步,右手肘猛地一降劲儿,一肘就塌砸在山田骑兵的心窝上。

    山田骑兵猛地张大了嘴,似乎想叫的样子,但终于没有叫出声来,身体一下子就直接硬硬地被砸到地上,如虾子一般蜷成一团,纠结成一团。

    谢寸官一言不发,淡然退开。

    自己的力道自己知道,山田骑兵就是侥幸不死,也废了。

    内田省吉的身体边立刻抢出两个手下,过去将山田骑兵扶了起来。但人已经是七窍渗血,眼看着不行了。

    内田省吉的脸色变了。

    仍然是一个照面!

    他看过谢寸官几次的比武视频,不管对手功夫高低,他几乎都是一个照面间的事情。这种武功修为,让人根本无法透过比武,来衡量他的深浅。

    抬下了山田骑兵,内田省吉的几名手下一下子都站了起来,个个脸上流露出怒意,但却没有人轻举妄动,而是都将眼睛看向了内田省吉。

    内田省吉将余下的九人扫了一眼,才开口道:“都坐下吧!”

    这些内田家的供奉武士个个拿出去,都是一方豪强的身手,山田骑兵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否则内田省吉也不会让他出面挑战船越次臣了。

    但在谢寸官面前,竟然也是一个回合都走不下去,就人事不省,死活不知了。

    正因为山田骑兵在一个照面间就被打败了,其他的供奉武士们感觉没有把握了,所以才没有人出声邀战,而是看向了内田省吉,等待他的指令。

    内田省吉本来就是爱武好战之人,看到谢寸官这样强悍,心中战意勃发,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直视着谢寸官,缓缓地走下座位。

    随着他一步一步走动,他身上的骨骼就咯吧吧如炒豆一般做响。

    这是将外家筋骨之力练到颠峰的一种表现。

    谢寸官刚才向他发出挑战,言称有多少关过多少关,当然他可以再派人上,用车轮战耗谢寸官的体力。

    但内田省吉不想那么做,一旦那样做,就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表现。

    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就容易产生瞻前顾后、以及缺乏自信的不良心态。这个和欺心诈意不同,那个是临场技法的一种,这个是偷机取巧的东西,习武人常这样,会弱了自己的心态。

    谢寸官站在那里,看着内田省吉走来,一如刚才面对山田骑兵般地悠闲。

    虽然他知道,内田省吉肯定是个劲敌,但提心提意不变脸,是武人动手时最基本的素质。

    就好像内田省吉,虽然看着气势汹汹,但谢寸官也可以想见,他肯定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要对付自己。

    俩人终于站定在场地中间,两道目光就撞在了一起!

    正所谓,艺高人若闲,水深不起波!那怕是目光几乎撞出火花来,俩人的神情体太,却仍如文人雅士一般,清淡高远,不着丝毫火气。

    但那股子一触即发的气势,却已经抓住了在场每个人的心。(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