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跟踪
    吴钊长利坐在车子中,将手中照像机的镜头,对着半山上那个大门,轻轻地旋转着焦距,终于将镜头调清晰了。镜头中,一个有些婴儿肥脸的日本男人,出现在镜头中。

    他知道这人叫八木盛男,是顶头上司交待下来要跟踪的人。

    吴钊长利虽然是四个字的名字,但却是一个华人。只不过,他是一个日籍华人。

    他本来的名字就叫吴钊,在上海上大学时,结识了一名在上海留学的日本女孩子,俩人相爱后,他就“嫁”到了日本,又起了个像日本人一样的四个字名字,吴钊长利。

    不过,到日本后,原本想服务于日本大公司的他,却没有机会进入大些人公司,最后只好到一家私人侦探社做侦探,帮人做些收集太太出轨证据的琐碎事情。

    最近他们公司,接到了一个活儿,就是跟踪这个叫八木盛男的人,并将所有同他有接触的人都拍下来。

    此刻,在那个大门口,那个八木盛男正在迎接客人。

    一个又一个衣冠楚楚的中青年男子,从并不豪华,却绝对实用的车子上下来,同那个男子握手后,被引进大门去。吴钊长利就是将这些人都拍到照片中,然后拿回去,交给上司。而上司再将这些照片交给客户,客户付钱给公司,他再领养家的佣金。

    吴钊长利看着照像机中清晰的拍摄对像的面孔,对手中的这个相机有爱不释手的感觉。

    这个小小的相机。镜头并不像平常的相机那么大,但却可以将超过两千米之外的影像,清晰地摄录其中。他们侦探所也有这种超视距的像机,但镜头的体积却也相当巨大。

    听老板说,这个相机也是这次的委托客户提供的,是价格不菲的专业间谍相机。

    吴钊长利心里还想,看能不能说服老板。这次的生意之后,能给自己也配这样一个相机。

    八木盛男的脸上一直带着笑,不时地迎进一个又一个的客人。并将他们小心地引到门口,再由站在门口的一些彪悍的年轻人,一个个地再领进黑洞洞的门洞里。

    这幛建筑是一幛比较古的建筑。有像古代的城堡,如虎踞山,占据了整个山顶。

    而黑洞洞的门洞里,通道狭长,青石铺地,阴沉沉地不知道通往那里。

    在八木盛男的身后,一排数个健壮的黑衣汉子,带着黑墨镜,一副保镖的样子。而在他身边,则站着一个脸色有此苍白的年轻人。一面帮忙迎接客人,一面眼光锐利地打量着四周。

    突然,这个年轻人眉头一皱,眼睛就越过门前长长的私家车路,看向了远处横过去的公路边。停着的一辆小轿车。因为刚才他转眼的一瞬间,在那里似乎有一个亮闪了一下,瞬间不见了。

    凭经验,他知道那应该是照像机镜头对上太阳的闪光。

    有人拍照?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有人拍自己,但这名年轻人就对着身后的一名黑衣人轻轻打了个手势。那个黑衣人立刻跟着他,不动声色地走到一边去。俩人一起坐上了一辆车子,车子就向路口开过去。

    吴钊长利看到一辆车子缓缓地由大开出来,向着公路开来。

    他急忙收起相机,做出一副坐在车子上等人的样子。那辆车慢慢地开了过来,车窗半开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开着车子,开过来时,礼貌地向他微笑着。

    “今天于气真不昏!”吴钊长利招呼道:“你们住的地方风景真漂亮!是私人的产业吗?”

    “是呀!”年轻人应声道,车子就在他的车子边停了下来,然后年轻人就下了车子,走到了他的车边,轻声而礼貌地问道:“要不要让去转转?”

    吴钊长利忙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在这里等个朋友,一会儿就走!”

    “哦?”年轻人轻哦一声道:“怎么会约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朋友在这附近住?”

    “是啊!”吴钊长利头道。

    他这一声“是啊”刚出口,年轻人的眼光一下子就锐利起来,突然间一挥手,就一把将吴钊长利的头扒向前,狠狠地撞在车窗摇下一半的玻璃上。

    吴钊长利忍不住一声惊叫,立刻言语不清起来。

    这一下撞得非常有力,直接将他的脸颊撞开了一个血口子。

    “学人家跟踪,就该打呼清楚,这一片的山林地,全都是私产!”年轻人一把将已经被撞得晕头昏脑的吴钊长利的头从车窗里扯了出来:“把照像机拿出来!”

    “什么照像机?”吴钊长利知道此时绝不能承认,因为从对方的话中,他就知道对方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之家,这样的家族,任何一件*的事情,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而且,他车里收藏像机的地方,是动过一心思特别设计过的,很难找到。

    出门做侦探,虽然有执照,但窥探别人的*,被逮住后暴打的事情时有发生。而最惨的就是,被打之后,还被抽掉了内存卡,砸了相机。

    吴钊长利是个有小聪明的人,就在车坐椅上设计了一下,请人改装成一个能藏相机的地方。

    这样万一被对方有时发现后,自己死不承认,搜不出相机,对方就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真的拍照了,许多时候连打都免了。就是万一还是被打了,相机和相机里的东西还在,也不至于挨了打,还要损失相机和劳动成果。

    但今天他失算了,因为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听了他的话,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从怀里拔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枪来,直接顶在他头上。

    “你就是……”吴钊长利刚要开口。就听噗地一声,对方枪已经响了。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凸了出来。他本来想说的是,你就是杀了我,也没有相机。在他的心里,还认为对方拿枪出来,是吓唬一下他,但谁知道这个脸色苍白的男人。竟然二话不说,就开了枪。

    “去将尸体处理掉,车送去拆了!”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对已经下车来的那个保镖吩咐道。然后就提着手枪,回到了车子里,竟然直接又将车子开回去了。

    那个保镖立刻就拉开吴钊长利的车门。将他的尸体从车座上塞过去,扔在后座里,然后就发动了他的车子。

    车子就沿着公路,如箭一般驶出去。

    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回到大门口时,八木盛男已经迎到了最后一名客人,正准备进屋里去。见他回来,就关心地道:“吉利君,什么事?”

    年轻人苍白的脸上轻轻露出一丝笑容道:“小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

    八木盛男轻轻头道:“做事小心些!小心才驶得万年船!”

    “是!”年轻人立刻低下头,但身体立刻挺得毕直。一时竟然颇有些军人的样子。

    八木盛男向他摆摆手,就走进了那幢修得像城堡一样的建筑物中。

    年轻人一挥手,剩下的几个黑衣保镖们,立刻跟了上去。

    年轻人则走在最后,他一进去。黑洞洞的门洞中,厚实的大铁门就开始缓缓地关闭,如同一只怪兽的嘴,慢慢地闭上了。

    此时,天已经阴沉下来,满天的乌云缓缓地向那幢带着一股子久远古朴气息的建筑物顶上缓缓地飘来。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息,就散发了出来。而这种气息,让那幢建筑物在这个阴沉的白天里,竟然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在那大门关上的时候,在离这块私产大约有三公里远的公路边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中,两个年轻人的眼睛,正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电脑正在接收着无线的信号。

    那些信号被接收后,就形成一个个带着奇怪扩展后缀名的文件。

    年轻人用鼠标将这些文件拖入电脑桌面上一个解密处理的窗口中,那些文件就在窗口中被转换成一个新的文件。

    年轻人用鼠标双击了一下文件,文件立刻被打开来,电脑的桌面上,就显出一张图片来,正是吴钊长利拍摄的最后一张相片,照片上,八木盛男正握着一个保养得很好的中年男子的手。那男人的脸虽然是侧脸,但却很清楚。

    此时,旁边的年轻人突然轻声道:“头,情况有些不对!”

    “什么?”刚处理完这张照片的年轻人转过头来。

    “那个侦探的车子正向我们驶过来,而且速度极快!”旁边的年轻人用手指着自己面前的一个小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地图,轻声道。在他的指尖下,一个小红儿,正沿着地图上标示出来的路线,迅速向他们靠近。

    “收拾东西!发动车子,让柳东他们随时准备接应!”被称做头儿的年轻人立刻一面将那张照片通过网络发送出去,一面下令道。

    前面的司机听了,立刻发动了车子,车子就缓缓地向前驶动,开始调头。

    那个年轻人也拿出手机,拨出了号码,手机屏幕上,就显出一个柳字来。显然是拨电话给那个柳东。

    就在他们车子堪堪调转车头,刚要加速时,后视镜中,吴钊长利的车子已经出现。

    那车子速度不低,速度很快地就超过了他们的车子,就在超车的一瞬间,车上的司机的眼睛不由地跳动了一下,他分明地看到了那辆车子已经易了主人,也看到了开车的黑衣汉子,狼一般看过来的眼睛。

    “头,情况不对!开车的不是咱们委托的那个人!”司机连忙报告。

    就在他报告的过程中,吴钊长利的车子突然减速,打横就停在了他们车前面,司机眼明手快地刹车,车子在堪堪撞上那辆车子的瞬间,猛地停下。

    一时间,他们车子里的东西被被惯性甩落到车子的地板上,人也剧烈地一晃。正打电话的年轻人反应不及,直接就撞到了前面的车座背上。

    “靠!”被称做头的那个年轻人手中的电脑也被甩在前面的椅座上,忍不住骂出声来。

    而停下来的车子上,那个保镖已经边打电话,边走下车子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