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八卦磨盘手
    谢寸官的桌子下面的地上,是抹了油脂的!他同普通的武者不同,他是江湖中的武者。而且又受过部队里的诡雷设计以及丛林战的机关设计。

    他明知道自己在房间里,受到的攻击,不可能是来自于一个人的,却还等在这里,并不是他对自己的功夫有多么自信。

    这天下,从来都是强中自有强中手。

    一个人对自己自信是对的,但以为自己天下无敌,那就是不是自信,而是自大了。

    你根本不知道对手是什么样的人,就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打赢对方吗?有人说,练武之人,瞻前顾后,迟早被人打死!这世上估计再没那一句比这更**的话了。

    好像练武的人都是白痴和弱智一样。

    要是这么说,当年中国传统武术早就该全部灭门绝种了。

    八国联军入北京时,牛逼如程庭华前辈,还不得杀一刀就走。结果一次没走利索,就被排枪打死在门楼子上了。

    练武人动手之前,肯定是要将事情算计清楚。

    所谓的不瞻前顾后,指的是比武动手的当时。

    因为俩人行场过步,一动上手,心思不纯,肯定是死路一条儿。

    但做事之前,该不该动手,怎么动手,这种情形设计,也是非常重要的。设计对了,比武前就能造成一种敌背我顺的态势,比武中焉能不占上风。

    当年董海川前辈的得意弟子煤马,厉害不!但还不是被人一掌打塌了胸。武道江湖。永远活的是个智慧,不可能是一批没脑子的二愣子,横行江湖数十年。

    所以早在对方来之前,谢寸官的房间里,已经布置了数道机关。

    这个桌子就是其中之一!谢寸官的后背一撞桌子,那桌子就立刻往后滑去。而随着桌子往后一滑,一条连在桌子上。却固定在桌子前面两侧墙上的细钢丝,就在地上铮地崩直了。

    然后就在剑野修的一声“小心!”声中,剑宗师直接就往前跌去。

    他终于明白。谢寸官的眼睛中,为什么会有那股嘲弄的笑意,原来自己感觉自己威猛如虎。对方却已经知道,自己这只虎,早在冲上来时,已经关在了人家的笼子里。

    谢寸官双手扶桌子,右腿一抬,小鬼穿靴,就一脚点在了剑宗师的下颌上。

    一个向下扑倒,一个向上踢起,二力相撞,就听到同样的一声咯噔声。

    剑宗师终于知道哥哥剑宗气刚才的感觉了。就在一瞬间。他的脖颈剧疼,但整个身体却动也动不了,只能一下一下地抽蓄。

    “啊!”剑野修一声凄厉的怒吼,椎心之痛由心头升起。几分钟之间,就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送走了!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何况他已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手中的胁差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他的眼睛一时有些呆滞了。

    小条寺冈和仇江岸本也一时愣在那里,前一刻剑宗师还气势如虹,这一刻已经是将死之人。相信在前一刻他冲上去时,根本想不到这一刻自己的结果。

    像剑宗师这样一个平日里张扬之人,比武时肯定是赢多输少。估计在他心中。除了自己的父兄,这天下再没人能比上自己的了,但此刻,他已经死在这里了。

    他做事应该从不瞻前顾后吧!原来死不死跟这个是没关系的!

    谢寸官看着一时显得有些丧魂落魄的剑野修,本来他应该趁此机会动手,将这名老杀手除去。因这他知道,剑野修如果清醒过来,肯定要同他拼命。

    但他却动不了手,大丈夫有所必为,有所不为。明知道这老杀手是个危险分子,但看着他此时的凄惨,谢寸官就是伸不出手去。

    他就静静地站在剑野修的面前,看着他道:“杀人者,人恒杀之!做杀手,总有被杀的一天……你节哀顺变吧!”

    剑野修的眼睛终于在他的话音中,回过神来。

    他的眼睛看向谢寸官,一时就呈现出一种死灰的颜色。

    “今天我们不死不休!”剑野修此刻的眼神,已经完全没有了情绪波动。大悲之下,他终于体会到了心如死灰的感觉。

    谢寸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剑野修的眼神就看向了小条寺冈和仇江岸本,轻声道:“你们俩个过来!”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就走到了他跟前。

    “你们听着,如果这一战我……”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稍微低沉了一下,就在俩个人竖起耳朵听时,剑野修突然间一进步,双手就如闪电般地击现,砰地一声,击在俩人的头侧,将两人的头猛地撞在一起。

    俩人猝不及防之间,被一下子撞晕了头脑。

    就在俩人有些昏晕时,剑野修双手就扯了俩人的脖劲,往两边一分。然后右手一用力,将右手中的仇江岸本的头用力往下按,同时就抬起左膝,直接二力相撞,一膝盖就撞在仇江岸本的面门上,同时左手也就将小条寺冈的头也硬按下来,右手肘往上一迎。

    就听啪地一声,一肘就抬击在小条寺冈的面部。

    一击之后,左手继续下按,右手却已经一个回环,从下面抽将出来,直接落掌如碎砖,一掌就拍打在小打寺冈的后脑上。

    小条寺冈连话都没说一句,就直接瘫倒在地上。

    剑野修的手上,有练了近六十年的黄泥掌功,这一掌就将小条寺冈的小脑内,击成了烂茄子一般,死得不能再死了。

    已经被膝盖撞得昏晕过去的仇江岸本,就被小条寺冈的身体就压在了下面。

    剑野修用左脚一挑小条寺冈的尸体,缓缓地蹲下身体,双手将仇江岸本的头捧在手中间,猛地一转,就听咯噔一声,仇江岸本的头就无力地耷拉下来。显然脖颈已经被扭断了。

    “不管是你杀死我,还是我杀死你,我都希望痛快一战!这俩个碍手的家伙,就不能不除去了……”剑野修带着恨意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道。

    “其实你不必迁怒他们的!”谢寸官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道:“以你的功夫,两个儿子一个都救不了,何况是他们!”

    剑野修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缓缓地脱掉了身上的武士服。

    他的里面仍然是日本的武士服,只不过,里面的武士服比较紧身一些,而且裸着双臂。谢寸官能从他的双臂上看到一粒粒的栗子肉。这是练金钟罩的表现。

    不过,说起来剑野修父子们也挺郁闷的。

    他们父子三人,包括那个古川义和都练过金钟罩,但在谢寸官的攻势下,却都几乎没发挥任何作用。这就是心意**拳与其他拳不同的地方了,贴身为战,短打起手,出手都是眼鼻下颌,都是些硬功练不到的地方。

    而且,谢寸官已经练到了劲起髓意的境界,比武交手,直接就将劲通过对方的身体,颤进去。而不是像平常我们打人时,是打进去。

    这样一来,对方超强的肌肉力,就很难起到化解和阻隔攻击力的效果。

    此时,剑野修已经摆出了八卦掌的势子,猛然间就开步,向他斜进过来。谢寸官身体一提意,熊出洞势就立了出来,脚下却是轻轻地一过步子,就接上来。

    俩人一进入攻击距离,剑野修左手往上一举,一叫谢寸官的眼睛,右肩头一裹合,猛然一抖,右手如蛇般地一个蜿蜒的动作,手就被劲摧了起来,反掌甩向谢寸官的脸庞。

    谢寸官手起身落,双手出洞,往上一钻,身体下落,就起了小鬼穿靴。

    就听啪地一声,剑野修的手腕就击在他的腕上,这一下打得很实,谢寸官就感觉手腕一一震,火辣辣地就疼了起来。

    俩人双手一触,剑野修的右手已经转甩为抹,就顺着谢寸官的右手臂抹下来,封住他手臂的同时,随着进步,右手就封了他的右侧腿攻。同时左手已经顺着自己的右臂肩头,塌了出去,直接扑打谢寸官的胸口。

    而右手回环之后,就反手由外向里合甩而出,反掌甩向谢寸官的左侧脸颊。而左手也由右手肘下再次打出叶底藏花的撩掌靠肩势。

    这一手正是八卦掌著名的打法磨盘手。

    这一手许多人都是只听过,没见过,因为它是一式散势,根本不在八卦掌的套路里。

    磨盘手可以说是叶底藏花的一个变势连环,将卸手和肩靠胯逼融为一体。是最典型的近用肘靠远用手的打法。而且,这个打法同八卦步配合起来,更是顺溜。

    这一手练熟后,如果再将转天奠的身法能融进去,那么腿走圆,身走圈,手走回环。这种圈套圈,圆套圆的打法,一下子就将八卦掌的滑奸,全部表露无遗。

    而且,这一手叫磨盘势,就是双手如盘磨,画得是一个一个永不停息的圆圈儿。

    更绝的是,这一个园圈中,内外肘内外靠都融为一体,颇有点像八卦掌的七星并进。只不过,这一势中,头肩肘手胯膝足七拳势,都被纳入一个又一个的园圈中。

    而在这个圈势中,不断地重复旋转间,就将人打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