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一战定输赢
    小条寺冈真正动起手来,一改刚才的一直对谢寸官嘲热讽的样子,缓缓地走到场子中间,等面对谢寸官时,脸上就显出一股子沉稳之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浮与躁,变得沉静起来。\\\\

    谢寸官心中不由一动,这人的养气功夫也是不错。

    所谓的养气功夫,其实就是一个人控制自已情绪的能力。人的情绪有多种,兴奋的、沮丧的、害怕的等等,在很多时候,特别是与人争斗时,情绪会影响一个的反应和发挥。就好像愤怒的情绪,能促使人决断,但却让人容易冲动;害怕的情绪,会让人过于小心,做事绵缠,而不能当机立断。

    练养气功夫,也是人练武术的一部分。

    善于养气的人,突然控制自己的情绪,能随时将不利的情绪,向有利的方面转化。

    而且,养气功夫深的人,情绪也就很难受外界的影响了。

    就好像梁山好汉“黑旋风”李逵和“浪子”燕青!李逵是个胆大的莽汉,他的勇气更多来自于愤怒,给人的感觉是一逗就火,一火就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燕青就不是这样,他从来没有让人感觉到天不怕地不怕,只是给人一种淡淡的不怕的感觉。

    但这种不怕的感觉,比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更可怕!

    所以中州打檑,面对擎天柱任原,燕青也是面不改色,无怒无惧。

    正因为如此,谢寸官看到小条寺冈的样子,就感觉这人不管功夫咋样,都是个人才。

    俩人互相躬身为礼后,谢寸官双手一提神意,就出了熊出洞,侵步站的架子。这个架子双手护胸抱腹,身束意紧。将狗熊出洞时那种观察、警惕和将出欲出的劲儿都在里面。

    老人常讲,熊出洞,虎离窝,侵步一站!这一站,就要将火烧身之意提在心间。

    在这一个站势中,熊出洞是形,护胸抱腹、竖项藏颌;虎离窝是意。有惊惕之心;而侵步站就是火烧身之意提在心间的意思,有风吹草动、见动就扑的味道。

    而小条寺冈却是一个左手护颌。右手垂在腹前的随意的动作。

    谢寸官心中一动,此人的拳法,不是壁挂就是通背,当然也有可能是红拳。这种手随意垂在腹的动作,一看就是要求松肩活膀,出手如鞭的拳法。

    果然,俩人往场中一站。小条寺冈口中发出一声轻啸,跨腿进步,右手肩头一抖,臂如甩鞭,右手就如闪电一般,甩向谢寸官的脸侧。

    谢寸官侵步一站,有火烧身之意提在心中!意思就是见动就扑,如火烧身,不过脑而手动。也就是在意识中,根本不用判断对方的动作是怎么来的。对方有动意,就扑过去。

    这就是对于拳诀:进即闪,闪即进,不必远求一句话的应用。

    对方一动,你如果要看清来势,然后再做出判断,于反击过去,估计你早被人打死了。拳打以势赢人。这个势是拳架,护身严,劲蓄饱的拳架子;狭路相逢勇者胜。不虑而出才能占先机。火烧身之间正是如此!

    对方刚一有动意,你拳架抱好就出去了。对方攻势未成,你已经进身,他的进攻招式,就被你活活地憋死了。

    所以人才说,拳贵交意火烧身!

    因此,在小条寺冈甩手时,肩头动,谢寸官已经手起身落步进,一下子就扑到了他身前。于是他本来想甩谢寸官脸的一掌,就甩过了头,直接将右手肘撞在谢寸官的右小臂上,发出啪地一声响。

    这就好像一个棍子打人,棍头过去了,棍子中间打中了对方。这能有多重?按照冲力等于速度乘以质量的物理算式,棍子中间的力量,仅相当于棍头的一半。因为中间的运动速度,仅仅就相当于棍头一半。

    此时,小条寺冈的手臂就好像打过头的棍子,打中谢寸官的地方,力量只相当于手上劲力的一半。而谢寸官的的心意拳,出洞入洞紧随身,手臂基本就贴着身体,所以小条寺冈这一手,根本没有对谢寸官造成任何困扰。

    按小条寺冈原本的打算,就是右手一甩,顺手下挂,左手就穿出一拳。

    但他的手甩出去,谢寸官却已经逼了进来。他的第二拳根本没有发力空间。但小条寺冈也是个经常实战的反应快的,立刻左手就从右手下交叉卸出,直接一靠臂就撞在谢寸官的护在体前的双臂上。

    这种交叉卸手,是专门对付被对方外门贴身的方法。

    拳分内外门,内门是指双臂中间,当膛一条线,可能会被直接攻击的要害部位,主要是眼、鼻、颌、咽、心、腹、阴以及双软肋。

    外门则是指双臂的外侧,容易被直接攻击的要害部位主要是后脑、肋、肾。

    走内门双方打面对面,拳差一线论生死就是指这里,这里打一个抢先。所以一般说抢膛,就是指这些地方的打击。

    走外门又叫走侧跤,是以弱胜强,避实就虎和走跤打靠的地方。

    小条寺冈的右手反甩出去,是连防带打,准备进拳。但谢寸官一进步,就逼到了他的体侧外门,于是他前冲的一拳就直接从自己右臂下卸手打出,拳带靠意。

    于是他的大臂就撞在了谢寸官的身体前双臂上。

    谢寸官正想进步发力,但小条寺冈这一个反击极快,两人的力量于是就撞在了一起,谢寸官进了半步,正相再进步,重心刚起,对方已经靠过来。

    于是,俩人的劲力就往一起一僵,谢寸官的一步就没有进去,重心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后腿。但他这身体一回,立刻本能地再次翻丹摧步,脚下腿走槐虫步,力直剪子股,步子一回之后,随即进步发力。

    但小条寺冈却根本没有打算同他对撞,直接就随着他的劲儿,往后大步退出。瞬间就出了圈外。

    因对方步法不乱,所以谢寸官也没有进步去追,而是停下步子。

    小条寺冈虽然没有得手,也没有吃亏,但他心中不由一凛,因为他感觉谢寸官的反应和变化太快了。身体几乎是受力即反。

    这正是传统武术中快的概念,是劲快。而不是速度快。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小条寺冈的情绪。他也几乎立刻一退即进,近身之间,左臂一抖手,那手就如同压缩的弹簧似地,往外直弹,目标却是谢寸官的面门。

    是通背拳!谢寸官此时已经知道,小条寺冈用的是通背拳法。

    这一手甩弹。自然是封眼了!

    上手封眼,下脚踢蛋,中有一拳,逼退英雄好汉,这是通背拳中路直面的打法特点。

    谢寸官还是拳贵交意火烧身,小条寺冈肩头一动,他已经手起身落、小鬼穿靴逼了进来。于是小条寺冈郁闷地发现,自己的手臂出到三分之二,劲还没抖到手上时,就已经撞上了谢寸官的手。

    不过。通背拳散手法多,而且多是一个一个的小连环。

    小条寺冈这一手,就是连续两个甩弹手寺眼,下面再加一腿。

    第一手被封逼,小条寺冈就直接甩出第二手,同时下面同时起腿,弹击谢寸官的膝裆。此时谢寸官的小鬼穿靴腿也正提起以后,踩踏出来。于是。小条寺冈的第二手,几乎没有甩出去,就撞到了谢寸官已经逼近的身体。

    而下面的弹腿。也正弹到谢寸官的手臂上。

    此时,两人几乎同时落腿。身体几乎挨在一起。

    此时,谢寸官的这里,就显出了心意拳短打的长处来。他的身体随着腿落,就有一个后坐卷丹田的动作,这个动作是随着进腿落步的动作一起做的。

    因为腿在进,身往后坐,在视觉上就感觉他的身体直直地往下落去。

    而小条寺冈却是直接往前落腿,没有后坐的动作,就感觉他的身体往前压去。谢寸官的身体有一个往下沉坐的动作,小条寺冈却是一个往前扑落的动作,于就感觉上,就好像他往前下方压去,将谢寸官压得坐了下去。

    但此刻,俩人的腿在落地后,基本上重心的位置就已经定了下来。

    谢寸官重心后坐,小条寺冈的重心前压,于是就形成谢寸官的重心稳住时,小条寺冈的重心已经往前倾斜了。谢寸官的右手,此时已经把在小条寺冈的右臂上,而左手就按在他前腿的腹股沟上,像上在防他起膝。

    这一倾斜,人一般有两种反应,再进步,将腿换上去。或将重心后拉,稳住自己的重心。

    而此刻,小条寺冈想往前进,前面有谢寸官挡着,自然进不去。于是,他只好将重心往后拉。但他这里重心刚往扣一拉,谢寸官此时也正蓄好了劲力,就随着他的重心后移,一起身,脚下步子前腿一扒,后腿一蹬,立刻走出一个剪子股的槐虫步。

    脚摧腿,腿摧胯,胯摧身,直接就贴进来。

    这样往前一贴,就带着一股子向前往上的力量。

    你想,小条寺冈在退重心,而谢寸官已经贴进来,同时脚下步子一开,猛吸一口气,丹田再次一卷,小条寺冈就在他的束势中,被拔了根儿。

    这个就是戴家拳丹田功束身闸气的好处!他这个丹田,并不是非要一束一展地在阴阳转换中用劲,而是可以一直在束中加劲。

    每吸一口气,肚皮就鼓一份,腹直肌发力的力距就长一分。

    而腹直肌的发力力距每长一分,展劲儿就要更大上一线,就根本不用算难以言喻的内劲什么,仅从物理力量上来说,力量就要增一分。

    丹田功的内功性特点,先不予讨论,仅从物理性上来说,翻卷丹田,就等于在小腹中加了一个无形的杠杆儿。

    力发于根,形于胯,所以腿胯之间的联结点,就是这个杠杆的支点;力主宰于腰,翻裆过背,基本上就汇合在背上,最后传导到肩头手臂。所以背就是那个撬点;而发力时腹部由卷向外滚,其他的肌肉群不说,这时主要由腹直肌用力,腹直肌到背的这段距离,就是杠杆的力距。

    丹田如球。就是将腹直股鼓起来后的物理特点,这样腹直肌到背的这个圆球的直径越磊,发力就越大。这个只是用这种体态所形成的物理力学特点来解释的,并不涉及精气神力这结内劲的讨论。

    这一拔根儿,小条寺冈就感觉脚下一虚,心知要糟!连忙将身体肌肉气力一紧,绷了起来。就在他这一绷时。谢寸官双肘一捧,然后双手一展。惊尾展体,力起髓意,一声惊叫中,已经打出了虎扑一把。

    小条寺冈只感觉自己已经绷成一棍的双臂,在对方一颤之间,如过电一般猛然酥软起来,被狠狠地撞在自己的胸上。而一股颤劲儿,又直接冲到了自己的背上。

    他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只感觉胸部一憋,气都不够用的感觉,然后身体就往上飞起。

    小条寺冈的身体往后腾起时,谢寸官打出丢把的手已经重新往上抬起,左手竖掌,右手成拳,双手想护,斜向上冲。打不打人,先将自己的身体护住了。

    同时脚下小步箭窜,车行如风。

    就如同刚才打古川义和一样,一个横拳就顺下再打出,直接砸塌了小条寺冈的鼻梁,打仰的他的下颌。而且谢寸官已经判断出来,他们就是内田省吉派来追杀那些逃亡学员的人,更恼他刚才出言不逊。一拳打人打得双脚浮起,又再加一个沪上四把中,马奔虎践的大过步箭窜。在他刚落地时,已经一个猴竖蹲束在他面前。

    双手起把。下面起腿。

    一腿就蹬在小条寺冈的小腹上,直接将人踏得腹向后去,脸向前栽,一头就扑在地上,直接满脸贴地,连声音都没有,就昏晕过去。

    “啊!”正在身后看比武情形的中村雅兰不由地用手捂住了嘴巴!她刚才还在佩服谢寸官不恼的风度,可是这么个狠法,像是没有恼的人吗?

    谢寸官一脚将人踏下,就退了回来。

    此时,来了三人,就先被船越家仁打败的仇江岸本的伤势最轻。谢寸官打了两个,两个人都是鲜血披面,下颌遭受重击,昏晕不醒。

    “需要派人用车送你们吗?”谢寸官很和气地问一旁脸色已经变得极度难看的仇江岸本,那声音要多和气,有多和气!而那样子,确实有风度,有气质。

    不过,一旁的中村雅兰却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平静之下的狠戾!

    仇江岸本摇摇头,直接打了个电话,一会儿后,就进来四个同样年轻彪悍的年轻人,两人一个,将古川义和同小条寺冈就抬了出去。

    几人一出门,外面立刻就开过来一辆面包车子,将人装上去。

    一进车子,里面坐着一个黑衣的中年人,淡淡地看了一眼被抬上来的两个伤者,就转头向仇江岸本道:“这就被打伤了?是那个劳么子武神吗?很厉害么?”

    分江岸本就一面将自己的伤腿摆好,一面道:“这人武技确实厉害!就我感觉,估计只有大头目才能对付得了!我将他打人的东西,录到了手机里,一会柏川君你看看!”

    这个柏川君就轻哦一声,挥了挥手,车子就离开了“弘道流”的大门口。

    谢寸官此时对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弘道流”人员道一声“失陪!”转身就去自己的办公室。做为总教习,他的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

    头一天有人上门挑战的视频,“弘道流”方面已经发到了网上,这几天前来学习武技的学员也是越来越多。

    虽然黑龙会并不一定需要“弘道流”的这笔收入,但收入总是收入,谁还嫌多。而且,战斗也需要人才,人才总是要有量才能保证质。

    谢寸官极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刻就给李莫奇打了个电话,吩咐他追踪三号跟踪器,随时将对方移动超过三百米的方位变化,用密语发到自己的手机上。

    刚才同小条寺冈比武时,在同对方胶着状态中,他已经将一个小小的追踪器,上在对方的皮带上。这种小追踪器,就是一个小装饰品的样子,一面有密封住的胶液粒,用力一挤,外皮破开,胶液流出来,就沾在物体上。

    通过卫星定位,就可以追踪这个人的方位。

    谢寸官刚才判断这三人是内田省吉的手下,就在比武中,给对方下了追踪器。

    他一定要掌握这些人踪迹,才好下手对付对方。

    今天估计也没什么事情,于是他就换上泳裤,开始练功。

    最近他喜欢在水中练功,这个房间的温泉不错,开始两天他都是练完功在水中泡泡。但练着练着发现,在水中练功也有好处。

    首先你脚踩不实,所以就需要你平衡身体,平稳心神,否则你一举一动都非常浮!其次,在水中练功有阻力,能随时上劲儿。

    在金庸先生的神雕侠侣中,杨过就曾经在大海波涛中练功。虽然是小说家之言,但道理却是对的。

    谢寸官在水的阻力下练功,感觉就是与平常大大地不同!(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