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月牙般弯弯的眼睛
    做恶梦的人总嫌醒来太迟,而做美梦的人总恨醒来的太早。

    任盈生命中最不愿意回忆起的那一天,是在她同林平相识的半年后的一个早上。

    那天早上,林平早早地出门去,临走时,还轻轻地吻了迷迷糊糊中的她,同她温存了好一会儿。最后在她被搅了睡梦的嗔怪中,才离开了他们租来的小窝。

    而那一步,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且,随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任盈从十五岁离开孤儿院后,节衣缩食,攒下来的五万块钱的存折。存折的密码是任盈的生日,是任盈告诉过林平的。

    开始时,任盈一直以为,林平是出了什么事情。

    直到债主们纷纷上门,逼问林平的下落时,任盈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因为连同任盈的钱,林平一共骗去了近六十多万块钱。在现在,这笔钱只能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在那个时候,在任盈所在的那个北方的小县城里,那几乎是一笔天文数字。

    任盈疯了一般,四处找着林平。但这个人却完全地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甚至他的身份证,都是请人做的假证。因为那张身份证的所有信息都是真的,就是照片不对。

    然而更让任盈抓狂的是,她不得不面对着林平这次欺骗过的所有债主的上门逼债。因为每次林平出去都向别人介绍,这是我老婆。

    每次听到这句话时,任盈的心中总会洋溢出难以抑制的幸福感。但最终她才知道,外面甜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糖,极有可能里面裹的是苦药。

    失去了全部的积蓄,而对债主的逼债,任盈都可以忍受。她最受不了的,是她从小渴望被人爱的那颗心。被“林平”伤得很透。

    骗人谁不会!像任盈这种孤儿,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她们都从小就有一颗本能地观察和讨好别人的心,因为做为一个孩子,要在现实中生存,就必须会看人眼色。

    任盈一边找着林平,一边敷衍着那些债主。她顺着林平的那个套继续向大家勾勒那个被林平已经画出轮廓的大饼。最终,再次取得那些人的信任。又从那些已经被林平骗了的人中,骗走了一大笔钱,然后消失。

    而在她上火车离开那个县城的那一刻,她已经心硬如铁。

    她对那些被她再宰一刀的债主们只有一句话的评论,一群sb。

    于是,人世间从这一刻,就少了一个纯真的女孩。多了一个女骗子。

    任盈从此就同林平一样,口中再也蹦不出一句实话了。骗子骗人,其实同下饵钓鱼是一个道理,就是不断地向周围的人释放,我能解决什么事情,或者能带来某种收益或好处。他们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散发这种信息。

    直到那些人中,有人或自己的朋友真的遇到了这类的问题,找上门来,骗局就正式开始。当然也有一些是知道别人遇到了什么困难。就结识这些人,或这些人的朋友,传递自己能解决问题的信息,直到这些人终于上当。

    任盈就这么一路骗过去,一直从那个北方的小县城,骗到了深圳这个传说中遍地黄金的开发区。意外的,却在这里见到了“林平”。此时林平正在一个准备拆迁的村子里,实施骗局。而他的身边。照样有一个准备被用做替罪羊的“老婆”。

    任盈直接找上了那个女孩子,向她出示了自己同“林平”的点点滴滴。

    不过,此时已经没有“林平”。而是“汪洋”了。

    于是,当昔日的“林平”今日的“汪洋”终于感觉大功告成。准备功成身退的时候,就被债主们堵了门,而且要命的时,明明已经到卡的钱,却被突然转走了。

    当任盈带着冷笑出现在人群中的那一刻,“林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盈盈!”他叫着她,此刻他知道,只有她能救得了她。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聪明如林平,就知道出了什么事。

    但任盈只是冷漠地看着他,直接愤怒的债主们冲上前,将林平裹入人堆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她才转身离开。

    后来的这么多年,诈骗就是她生活的全部,直到被抓。

    那怕就是傍晚时,任盈叮嘱朱棣不要暴露自己,叮嘱刘凡快走离开,其实都有功利心在里面。因为她知道,只有这些人都在,自己才有可能获救。

    但此刻,当刘凡浑身浴血地出现在她面前,任盈的心中,却如波涛汹涌。

    因为他是里着生命危险,来救她的!而救她的目的,只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其实任盈知道,有着铃川家做幌子,自己肯定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只要谢寸官一到,出去只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在这段时间内,有些苦头是必须要吃的。

    而且,做为女人,也许要忍受一些难堪的事情。

    所以当刘凡出现在这里时,她还感觉到这人真蠢,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想不明白,谢寸官的手下,都是怎样的一种蠢人儿。

    但刚才经过一番枪战,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刘凡也许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因为刘凡在枪战中表现出来的那种精明与判断力,绝对不是一个蠢笨的人。

    既然知道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傍晚时也已经尽了责任,不会被苛责的他,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突然出现在这里,任盈心中有点答案,但却不能肯定。

    但此刻,刘凡的一句话,终于揭开了谜底。

    原来他仅仅是不愿意自己受到伤害。

    为什么!当年信誓旦旦的男人,有着那样英俊的外表,有着那样深不可测的一双眼睛的男人,让她向他奉献的身体和全部的爱,最后却骗了她!

    为什么!今天一个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那样的平庸和普通,却浑身浴血地站在这里,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救她,只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为什么!任盈最后问的却是自己的命运之神,为什么不让我早点遇到这样的男人。

    她的泪水轻轻地流出了眼角,她却没有去擦,任那咸咸的泪水流过脸庞,滑落腮边,最后流进嘴角。

    泪水依然是咸的,但她却怎么尝到了甜味儿。

    “为什么?”她终于喃喃地问出了声,她想要一个答案。

    “为什么?”刘凡轻轻地咀嚼着她的话,失血过多加上精力透支,让他已经进入了一种恍惚当中,他的意识中,突然就出现了那个早已经被他埋藏在心底的面容。那笑起来如一对弯月般的眼睛,在新婚之夜是那么的羞怯和躲闪。

    那羞怯和躲闪的眼神,在他每次休完探亲假离开时,又变得那么的不舍和炙热。

    所以当他听到噩耗,赶回家中,看着那双已经紧闭着再不肯睁开的羞怯的眼睛时,他的心中就燃起了火山喷涌般的杀意!无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的。如果现在再让他刘凡选择,他照样会杀他们落花流水。

    他刘凡是个平凡的男人,但平凡的男人也是——男!人!

    没人知道已经怒火熊熊的他,为什么要策划那么缜密的杀人计划,因为他不但要替秀月报仇,还想完成她未了的责任。因为秀月除了爱他,孝敬他的父母外,也孝敬自己的父母。

    秀月的父亲年龄比母亲大得多,还有一个弟弟要养活,生活原本就是靠她同自己的母亲操持着。嫁给自己后,也是一个人操劳着两个家。

    刘凡知道秀月的心思,所以他虽然恨不得自己陪她一起死,但还是要活着,想替她尽份孝心。

    任盈不知道,自己有着同秀月一样的,一对笑起来弯弯的如月亮般的眼睛。

    刘凡爱看这对眼睛笑,他不想看到这对眼睛哭!不想看到这对眼睛受到任何屈辱和委屈。所以他来了,那怕是接到谢寸官严令不能擅自行动的命令下,他还是来了。

    他终于回过头来,看向任盈,也看向了那对眼睛。

    “为什么?”他看着那对如明月般的双眸,轻声地道:“因为有个女人,在需要我保护她的时候,我没在她身边!所以,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离开需要自己保护的女人!”

    任盈轻轻地咬着唇,她走到他身边,拨出了刘凡插在腰间的mk23,举起来,指向柴田英杰的后心,轻声而坚决地道:“你走!我不想你死,那样我也不会活着的!所以你走,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相信我!”

    “你……”刘凡忍不住想说什么,但此时,就在他一分神间,枪口下的柴田英杰突然就动了起来,他在两人的谈话中,已经感觉到了刘凡越来越散乱无力的气息,所以他在俩人这一分心间,突然发难。(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