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急中生智
    任盈被那个男子扭到了柴田弘的身边,柴田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原本在印尼时,任盈就以铃川由子的名字出现,那时柴田弘一直认为她是日本人。但后来,任盈却带着曾世雄来抓了他。他那时才知道,铃川由子竟然是中国人的间谍。

    所以他一直认为,铃川由子是中国人扮成的日本人。

    但刚才刘凡出去的一番话,似乎这个由子真的是铃川家的人。

    难道自己错了,这个铃川由子真的是个日本人?

    当初柴田弘也通过黑龙会的情报机构,查过铃川由子的底细,情报的显示,确实铃川家有这么一个女人。而且传过去的照片,也确实是任盈的照片。

    “怎么回事儿?”此时黑龙会的会道首头山雄才铁青着脸问柴田弘。

    要知道今天这个聚会,就是为柴田弘开的。因为柴田弘带回来的研究成果,太让头山雄和船越次臣震惊了。他们这几天一直在观察柴田弘的试验,选择了十几个黑龙会的武士做志愿者,而效果令两人大吃一惊。

    柴田弘身边的那个抓住任盈的男子,叫柴田英杰的,也是这次试验的结果之一。

    柴田英杰是柴田弘的侄子,也是他的武技继承人。柴田弘自己没有儿子,在这个侄子身上花费的代价可不小。从小就拜过好几个空手道名家,后来进入踢拳道协会,练习踢拳。最后,又专门送到泰国去学习了几年泰拳。

    而柴田英杰非常崇拜中国的功夫影星李小龙,就又专门去美国去学习了截拳道。

    这次试验,柴田弘本来是反对柴田英杰参加的,但柴田英杰一心追求武道。他感觉李小龙虽然英年早逝,但却在武道上留下了让他羡慕的名声。

    所以,那怕是对身体有害。他也坚持要参加试验。

    柴田弘终是拗不过自己的这个侄儿,而且,他身边也一直缺少一个能拿得出手的武功高手。所以在北海道时,在内田省吉面前,处处吃瘪。

    因为船越次臣派给他的人,不是那么听话,他也不敢重用。

    但如果有了柴田英杰自然不同。这个侄子从小痴迷武道,所以对他这个叔叔。比对他父亲都要敬重几份。而且,柴田英杰练功刻苦,一身武艺也相当不俗。

    如果再加上这个药物的刺激,那肯定会突飞猛进。

    最终柴田弘就同意了他参加试验,当然,给自己的侄子注射的药剂,虽然外表同那些药剂都没有区别。却是目前改良到最好的,副作用最小的药物。

    结果是注射的过程中,出了一次意外,却一下子解决了柴田弘一直困惑的一个问题。

    因为是自己的侄子,所以柴田弘就将他放在缓慢注射的一组,自然是那怕功夫低一点,也不要有大太的副作用。所以就用的是少注多次的注射办法。

    而黑龙会的那些人,用的是一次多注的办法,反正那个是只看效果,不管死活的。

    但结果是。柴田英杰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不如那些人快,在注射一段时间之后,那天突然偷偷地将柴田弘的药剂偷出来一些,一次性注射进自己的身体中。

    这一下就出了意外,当天柴田英杰在家里全身疼得死去活来,把个柴田弘后悔得,他以为是侄儿的药物耐受不行,终于出了意外。

    在北海道试验时。就有人注射过量后,活活疼死的。

    柴田英杰自然不敢将真象告诉叔父,就这样忍了两天。第三天时,柴田英杰就感觉症状一下子消失了。原来早几天的少注多次。已经让柴田英杰的运动神经系统有了较大的耐受和对药物的适应性,所以虽然他注射发过量的药物,却因为他的神经已经相当坚韧,竟然就耐了过来。

    而且意外的惊喜是,他的反应能力一下子变得超快。

    从速度、力量以及反应灵敏度上来说,柴田弘感觉,柴田英杰已经超越了那个内田省吉。就像刚才躲避刘凡枪弹时鬼魅般的身法,就是柴田英杰从这次突飞猛进中获得的。

    此时,见头山雄问,柴田弘自然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直言自己在印尼策划的排华暴乱,只所以失败,就是因为自己被这个女人迷住了。

    而且,此时他也对任盈的身份产生的动摇。因为提起铃川家,黑龙会的大佬们却没有不知道的。而知道铃川家的原因,却与目前日本最大的黑帮山口组有关!

    大正十四年,也就是一九二五年,山口组第一代会首山口春吉隐退后,会首之位由他的长子山口登继承,成为第二代山口组组长。

    而当时山口组还是博徒系大岛组系的一个分支支,不过,由于全球性经济危机,山口组的经济来源出了问题,于是就拒绝向大岛组交上纳鑫,被大岛组逐出。

    山口登被“大岛组”逐出后,在昭和十五年一次为了争夺营业权的事件中,在东京浅草被篭寅组的一次冲突中,被人斩成重伤,在昭和十七年死亡。

    当时斩伤山口登的人,就是篭寅组的铃川二义,也就是铃川由子的爷爷。

    后来篭寅组产生分化,大部分归入合田一家,在此时,铃川家却淡出了合田家,做起了正当的生意。不过,铃川家在黑道的势力,却没有受损,依然经营着,就成为东京一个介于黑白之间的灰色势力。

    铃川家的生意做得很大,在中国大陆也有厂子。

    如果这个铃川由子真的是铃川家的女儿,那么黑龙会自然得掂量掂量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了。柴田弘对于头山雄的脸色恍若未见,有了这种新型激素和柴田英杰,他感觉自己对于头山雄和船越次臣,也没那么怕了。

    就好像刚才,船越次臣的那几个弟子,虽然吼声如雷,却铃川家的枪手,一家伙干掉了六个。而自己一个柴田英杰,就逼退了那个枪手。

    “我们进去说!”柴田弘淡淡地道,竟然率先就又往里走去。

    头山雄不由一怔,转头看了一眼船越次臣,后者对他轻不可见地微微摇头。头山雄就忍住了心头的不快,有些憋闷地跟在柴田弘的身后。

    船越次臣已经派出战斗部最精锐的火组成员,前往北海道的小樽,准备去接手柴田弘的试验室。而在那个试验室中,早在柴田弘组建时,就已经安排了人进去。

    就先暂且让柴田弘嚣张几天吧!

    一行人进了里面的房间,柴田弘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为自己倒上一杯水,问任盈道:“我是该叫你铃川由子,或是叫你别的什么名字?中国间谍!”

    “谁是中国间谍!”任盈眼睛里带着鄙视看着他:“你才是中国间谍!”

    “你不是中国间谍,那么印尼的事情怎么解释?”柴田弘道。

    “那只是一桩生意……”任盈脑子多聪明的一个人,也早在进来的路上将整个事情想了清楚,自然心中就有了对策。她早就明白,这事儿铃川家是绝对脱不开身去了,因为自己在黑龙会这么久的活动,一旦说自己不是铃川家的人,那铃川家肯定要负责,毕竟自己整天出入铃川家,而铃川家也一直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

    此时再想撇清,也来不及了,黑龙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铃川家的。

    其实任盈只所以当时冒充铃川由子,就是因为铃川家确实有一个由子。只不过这个由子在中国大陆办厂时,因病死亡了。

    铃川家一直同颜裴的特情处有合做,以换取在中国做生意的许多优惠政策。铃川由子就是双方合做的牵线人。

    铃川由子一死,颜裴那边就感觉这个身份可以利用,于是就同铃川家的新代表达成协议,双方合做照旧,但铃川由子死亡地消息暂时不要发布。

    这是一种预先的埋伏,在世界各国,颜裴手里都有这样的死亡可顶替名额。这是一个情报机构必须预存的一种资源。

    后来谢寸官这边任盈需要一个身份时,颜裴就将这个身份给了任盈。

    于是从内到处身份证、护照全都换了,就连铃川家摆的铃川由子的照片,从二十岁以后的,也基本都换成了任盈的照片。当然,会制造一个真空时期,这段时间,没有照片。否则,让人感觉变化太大。

    因此上,单从身份上来说,任盈肯定不怕暴露。

    现在所难的,就是对在印尼同柴田弘做对的事情,做一个解释。

    铃川由子是生意人,所以任盈立刻就想到,可以用生意怕需要来解释整个事情。

    “生意!”柴田弘的眼睛瞳孔一缩:“什么生意!”

    “自然是我们铃川家的生意!”任盈毫不示弱地瞪着他,秀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这个不能告诉你!”(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