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内田晚秋
    拳法中最常见的厉害招术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同出同入。

    人有四肢,所以同出同入分为五个组合,右腿左手,左腿右手,左腿左手,右腿右手,和左手右手。

    在腿与手的组合中,左腿右手,右腿左手间的左右交叉组合,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鬼扯钻。拳家有言,练好鬼扯钻,天下英雄打一半,就知道这个组合有多厉害。

    至于上肢和下肢左腿左手,右腿右手间的同侧起落组合,也有一个名字,叫上笼下提,是防守逼人的要诀。而上笼下提出展势,就成了上塌下踏,

    当然,很多时候并不仅仅是两肢的组合,还会有双手一腿的三出组合,叫双撞脚,这个因为单腿着地,移动不灵,所以虽然有这一势,却并不受推崇。

    双手间的同出同入组合就更灵活也更多了,因为手臂为人一身机巧之极。

    所以练拳,许多时候,就是练一个同出同入的顺便,和一个上下相随的进身。至于功力劲法,那就是各有各法了!太极拳有缠丝劲,行意拳有抖绝劲,八极拳有贴山靠力,咏春拳有寸劲,通背拳有活膀之力,红拳有钉膀之巧劲。

    打法是打法,功法是功法,现代传统武人的最可悲之处,就是一直将功法当打法了。

    总是不停地练功法,想着功夫大成,我怎么怎么样。结果往往是数十年如一日,吃苦流汗苦练功,结果一出门,被个小流氓一砖拍倒,最后还要长叹一声,传统武术没用!

    谢寸官此时右腿脚下一脚踏出,但右手却几乎同时做出一个吞吐的动作,立刻就洞穿了持枪人的咽喉。这样的动作。普通人做起来,是很有些别扭的,但他却做得行动流水,毫无阻滞。

    这就是练与不练的区别了。

    而且,现代人练拳,多是着眼于拳法的招势打法,却对一些基础的功夫不太上心。

    就好像谢寸官刚才军刺的一个吞吐。这个准狠就相当重要。如果手上动作不准,两刀刺不到同一个地方。那么在这种稍纵即逝的快速反应中,如果不能一刀命中咽喉,那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对手在你欺身的时候,极有可能弃枪用双手本能地环抱你。

    在群战中,被一个人突然抱住身体,那种危险是可以想像得来的。

    也有人可能会说,那你为啥要刺他的咽喉。又细又短,不好刺,完全可以刺他的胸部嘛!

    在群战中刺胸部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胸部骨头多,许多时候,刀刺进去,对方身体因剧痛引起肌肉强力收缩(这是人体的保护本能,在遇到突如其来的攻击中,可以阻止对方的兵器深入),将刀子夹住的情况。非常多。

    而这个时候,稍有阻滞,丢掉的就可能是你的性命。

    所以才要练刺咽喉,一是因为这里被刺以后,对方受到的伤害大;二是因为这个地方非常薄弱,很容易就能洞穿,而且刀的刺进拔出会非常轻松。

    细节决定成败,所以才有谢寸官在训练营中。连续几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刺那些硅胶钢骨的人体模型。

    谢寸官一刀摞倒了持枪的汉子,脚下将人踏出去。枪杆就落到了地上。。

    那人一倒下,一个手持长刀的立刻冲了上来。谢寸官此时左手持枪头。右脚一落地,左脚就抬起,一脚踢在枪杆上,那根落地的枪杆就啪地一声,被踢弹起来,如毒蛇一般,就弹到了那人的膝盖上,弹得那人不由一呲牙,身体一顿。

    就在这一顿间,谢寸官左腿落地进步,手臂顺势一带枪身,那枪的后把儿也就对在那人的小腹上,谢寸官猛然向前进步,直接将枪把向那汉子腹部捅过去,抢随身进,一把将人翻在地上。

    此时,左前方又有一个人手持一把朴刀冲过来。

    谢寸官左手微微用力一挺枪,右腿再次蹬出,又是一脚踢在枪杆上,那枪就画出一个平弧,向对方的腰上横扫过去。

    那人手中拿着朴刀,一心只想冲到谢寸官跟前劈杀,却没料到一根死棍子,到了谢寸官手里,就如活了一般。拳打不防如破竹,当时出其不意之下,就被枪把儿扫在腰间,打得人一个趔趄。

    谢寸官一脚落,一脚再起,左腿一个小摆,就摆在手上的枪头上。同时也就松了手,那条长枪就完成了它的使命,直接弹腾腾地飞了出去,将左边扑来的几人就阻了一阻。

    谢寸官此时就腾身如猿,往右方冲过去,内田晚秋还在人堆中嘶声吼叫着:“快杀了他!”

    一个汉子持刀迎上来,一刀斜劈向谢寸官的左侧颈肩。

    谢寸官手中的军刺挥过去,侧面就拍在刀上,军刺与对方的刀相交时,呈三十度的斜角。于是那把刀就顺着军刺叮啷地滑下来,刀刃正好卡在军刺的横挡手上。

    手上一吃力,谢寸官就知道已经接住了对方的刀,立刻往前一送军刺,刺尖就顺着对方的刀,打在对方的刀护手上。此时再进步,向左侧身,右肘就偏过去,一肘横在对方挂刀的手上,这是用军刺量出来的距离,根本不用眼睛去判断。

    一肘将对方的刀横开,谢寸官再进步,一肘就开在对方的肋下。

    劲由髓起,浑身颤意!那人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肋骨断了两根,斜跌出去。

    谢寸官此时左腿过步,右腿再次横开,如螃蟹一般,两步就到了内田晚秋的面前,右手军刺立刻刺出。内田晚秋的刀法是内田省吉亲手调教的,看谢寸官军刺袭来,却不劈不退,只将斜指地面的地头往上一个挑刺,就迎了上来。

    内田晚秋的刀长,谢寸官的军刺短,内田有足够的信心,在军刺刺中他之前,将长刀先捅进谢寸官的身体。谢寸官手腕一翻,手中的军刺毫无花巧地斜向下轮出一个弧形。击在刀长的刀头上。随即谢寸官的右手顺时针方向一扭,军刺就贴着对方的长刀,用挡手卡住了内田晚秋的刀头。

    谢寸官手臂往处一攉,内田晚秋的长刀就被拨向侧面。

    他快,内田晚秋的反应也不慢。一感觉手中的刀头被拨向一侧,内田晚秋立刻抽刀横刃,将长刀横在他同谢寸官身体之间。并开始往左侧方向上步。

    这样,他只有用手压刀。往前滑拉,随着俩人错身,一旦他手中的刀头滑过谢寸官的军刺,那么他的刀也就会划过谢寸官的身体。

    这种错身划刀,是以自己的左肘外侧为支架的一个杠杆力,利用两人的错身之劲,将手中的刀头。要生生地剖进对方的腹腰中。

    虽然没有劈刀看来那么快那么威风,但杀伤力却更大。

    他的算盘打得好,但谢寸官手中的军刺,早就练得如同自己手臂一样灵活。对方一撤刀,他手中的军刺立刻在体前逆时针挽花翻挑,当啷一声,反击在对方的刀刃口上,滑刃而入。

    内田晚秋的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因为他的刀刃正被谢寸官的军刺横挡手挂住刀头,就睁睁地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刺尖。斜斜地刺向自己的咽喉。

    大喝一声,内田晚秋本能地用左肘将长刀担起,往上架谢寸官手中的军刺。

    谢寸官并不同他抗劲儿,他手中的军刺立刻上仰出一个三十度的角,内田晚秋的长刀一逼,那角度就成了四十五度,然后长刀就顺着那个斜坡滑了上去。

    谢寸官身体沉落,左步一进。盘腿落身,右肘就送了进去。

    就只嘭地一声,右肘就搁内田晚秋的前锋腿上。撞得他身体不由一晃,就在这一晃间。内田晚秋的身体剧烈地一颤,就感觉自己浑身发软,腹部绞痛,却是谢寸官的军刺已经送入他的腹部,贯穿了他的肝脏。

    谢寸官右手一抽军刺,左手一把推出,就将内田晚秋送了出去。

    内田晚秋退了几步,就扑嗵一声听他倒在地上,他的眼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小腹,那里在迅速地变红。被捅破了肝脏,却不会一下子就死。

    此时,所有的人突然都停止了动作,都呆呆地看着内田晚秋。

    因为训练营所有的人都知道,内田省吉是多么疼爱这个弟弟。

    “你好大的胆了,敢杀我,我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内田晚秋惊恐而绝望的脸上布满了恨意:“他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你哥哥能不能将我碎尸万段我不知道……”谢寸官淡淡地道:“我知道的是,不管他将我怎么样,你都看不到了……下辈子一定要记住,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快杀了他!”一直跟在内田晚秋身边的那个中年人此刻脸色苍白地吼道:“如果杀不了他,内田省吉阁下回来,我们都活不了!”

    已经不动的汉子们立刻面面相觑,一时犹豫起来。

    不过,显然内田省吉对这些人有一定的威慑力,渐渐地一些人就意动起来,喘着粗气开始慢慢地向前靠近。谢寸官虽然并不怕再起杀戮,但他却无意于再杀这些已经胆寒的对手了。攻心之法,谁能比过欺心诈意成习惯的传统武者。

    “内田省吉回来,你们会不会死,没人知道,但他肯定会死!”谢寸官从那中年人的反应中,立刻判断出他应该是内田晚秋的贴身跟班儿。所以他才迫切地想要报仇,一方面是基于他同内田晚秋的感情,另一方面,内田晚秋死了,他的责任自然最大。

    “所以他才扇动你们大家报仇,用你们的生命,为他争取一线生机!”谢寸官出语如刀,字字诛心,那中年汉子脸上的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不由地嘶声道:“别听他胡说,快杀了他!”

    但他这句话一出口,那些人反倒都停了下来。

    刚才谢寸官杀神一般的连杀十数人,这些人实实在在地有些胆寒了。

    “有道是法不责众,你们这么多人,难不成内田省吉能一股脑地全杀了?”谢寸官看着那个上窜下跳的中年人,脸上露出讥诮的神情道:“他为了自己一个弟弟,处死你们这么多手下,不怕其他训练营的人心寒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