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意外事件
    北海道的风雪虽然寒冷,但气候却比较稳定。(,给力文学网离开了那个宿营的小山包,谢寸官一行人一路向北,进入更寒冷的地方。虽然并不是很发达的地方,但却一直有路延伸在这片森林中。

    意外是发生在一个早上。

    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两个女孩子就变得贪睡起来♀样,谢寸官和马炮儿早上练拳的时间就相对长了一些。他们选择的练拳的地方,一般都是太阳能照到,但却没有风的地方。

    虽然对于阴阳之气没有什么感觉,但谢寸官和马炮儿宁可相信,早上在能接触到朝阳的地方练功,有助于功夫的提高。

    中国传统文化,本来就带着一定的神秘感。

    但当他们练完功,回到营地时,不由地吃了一惊。

    往常他们回到营地时,迎接他们的是两张灿烂的笑脸和热气腾腾的早餐。

    但今天,整个营地一片狼籍,女孩子早上洗脸用的塑料盆扔在地上,洗脸水洒得只剩下了小半盆,而毛巾耷拉在盆沿上,旁边是散乱的足印。

    谢寸官蹲下来,仔细地看了一下脚印儿,立刻判断出,这是朱佳的脚印和三个男性的脚印。他从脚印的凌乱程度来判断,朱佳是在为自己化雪烧开洗脸水时,被袭击的。

    自从那天晚上,谢寸官被朱佳勾起心思之后,朱佳一改往日对他不理不睬的态度,时不时地找他说话,而且都是用中文同他交谈。

    在同朱佳的交谈中,谢寸官就了解了这个女孩子。

    朱佳来自重庆一个经济条件相当不错的家庭,她家在过去,就是重庆的大家族。

    只不过,近代历史风起云涌,她们家也就风光不在。而改革开放后。他的爷爷就下海经商,凭着家族遗传的经商理念,很快就发了家。(,给力文学网虽然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大富大贵,但却也让他们一家人,人前人后,不差于人。

    因此,在接触中寸官其实也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子的那种贵气,这种贵气是一种大家族的熏陶。并不是有钱能装出来的东西。

    但也就是在这种接触中寸官渐渐地感觉到了,朱佳同张苗儿的不同。

    张苗儿是倔强而又善良的,犟起来是不顾一切的,虽然因为善良,所以不显跋扈。但却是一枝实实在在的带刺玫瑰。

    她的温柔与软弱,大部分时候,只在谢寸官跟前表露。而在外面,她却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女生→起气来,有不顾一切的那种决绝。

    因此,当初谢寸官被困在酒时,张苗儿可以调一队军人来砸了酒。

    张苗儿又是寂寞的,所以她会整日里躲在四合院的西厢房里,一个人静静地搭建那个清明上杭的耐寸官不能陪她的日子,她从不痴缠他,能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用小刻刀。刻弄一天玉石。

    但朱佳不同,她有着大家闺秀的那种含蓄与从容。

    待人接物,都能做到恰到好处,就是生气,也很少让人感到尴尬。

    不过,谢寸官感觉自己还是更喜欢张苗儿的那股子生猛鲜活的生动劲儿,而非朱佳的这种从小养气养成的似乎从不会生气的淡定从容。

    他常不常在晚上睡觉时,将手放在胸口上。抚摸着颈子上的那块玉石。

    “这是我做给你的一条项链儿,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戴同样项链的人。就一定要大胆地追她,她的身上。一定带着我对你的祝福!她会替我来好好爱你的,她一定会替我来好好爱你这个傻瓜的!一定会的!一定会的!一定……”每每这个时候,张苗儿临终时的那些话,总会在他耳边响起。

    “不会再有别人了!”谢寸官默默地道:“你这个小傻瓜,我一生一世的妻子!”如果说开始他离开戴若夕去追求张苗儿,还带有一些同情的话,到后来,这个苍白倔强的女孩子,已经以她的痴情,完全地吸引了他,让他终于不可抑制地爱上她。

    谢寸官贪看朱佳的样貌,因为她的样子,能让谢寸官理晰地咀嚼和回味同张苗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其实,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谢寸官就很少打量朱佳了,因为那个时候起,在痛彻心肺的怀念中,他突然明白,世界上可以有想像的人,却永远没有想像的灵魂。

    朱佳,同张苗儿还是不同的。

    但在那种震荡了灵魂的思念中,在他发泄般的对那棵大树的冲扑中,他的劲意却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多时候,道是相通的!很多时候,我们入静,我们调整呼吸,其实不过是消能调动身体神经与内分泌系统最深层次的启动。

    就好像一个根本没有练过武功的人,在愤怒至极时,会爆发出异乎寻常的力量一样。

    而感情,也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在李仲轩先生逝去的武林中,以抱女人来隐喻三体桩功带来的那种意动深处的感受。

    朱佳无意当中,就充当了将谢寸官的功夫引向更深一层的催化剂。

    谢寸官同马炮儿的帐篷也狠籍一片,被翻了个底朝天。而女孩子的帐篷已经被压塌了,在上面,有人体滚压后,留下的印痕寸官将塌掉的帐篷扶起来,里面一片凌乱,还裹着田中由起的一只鞋子。

    在帐篷的旁边,仍然是凌乱的脚印儿,显然在这里,田中由起也是经过一翻挣扎,被对方制服后,带走了々地上,一脚深一脚浅的,是由起只穿了一只鞋的脚印。

    而在她的脚印这边,是两个皮靴的脚印,比由起的脚印要深得多,显然这两人是架着由起走的寸官初步通过脚印判断,对方一共五个人,三个人制服了弄洗脸水的朱佳,两个人制服了帐篷里正穿衣起床的由起。

    这是谁干的?是不知死活的宫城家!除了他们,谢寸官目前还真想不出来那股子势力能做这样的事情。鹤冈家族应该可能性不大,毕竟鹤冈松原兄弟以及鹤冈典都已经死了;山口组武士会?但他们怎么会跟到北海道来?

    谢寸官的脸色一片冰寒,虽然与两个女孩子是萍水相逢,但几天相处下来。已经有了朋友间的感情。他立刻回到车子前面,车子里面照样是一片狼籍。

    车子的打火器线已经被拆了下来,不过,因为这辆改装的车子里有打火器保护功能,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根本不能打火,所以车子才没有被开走。

    不过。因为开不走,这些人已经尽可能地对车子进行了破坏。

    谢寸官伸手一摸车座下现。还好!五六式军刺还在。马炮儿此时,也从车后座下,抽出了那把已经有了杀气的日本刀。看来这些人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份,竟然没有搜去自己的军刺。

    “走!”谢寸官对马炮儿道,这些人走时,并没有掩去雪地里的足迹,显然要不就是根本不握自己。要不就是故意要用两个女孩引自己过去。

    但他一转身时,就顿住了身体,因为远处,明显地两辆车子正远远地开过来。

    谢寸官忙给马炮儿打个手势,俩人就立刻躲在车子后面去,蹲在地上,透过车旁边的缝隙,看着远远开来的车子。车子很快就到了跟前,谢寸官看着那辆车子,就有点小吃惊。因为这辆车子,竟然是两辆悍马吉普。

    在日本,人们的环保意识非常好,所以街道上很少能看到大排量的车子,更别说这种油老虎了。

    悍马车一停下来,立刻就从车上跳下来八个壮汉,全部是一身迷彩的汉子。

    这些人一跳下车子,一个领头的壮汉立刻指挥着这些人◆下四个人,将那些散乱的东西,往车上搬。其他的四个人。就顺着周围搜索,当一看到谢寸官他们练功去。一去一回的脚印时,那个领头的大汉突然就向吉普车这边看过来。

    “小心!”那大汉用日语叫道:“那两个人就在这里!宅见城、山本清森,你们俩人到车子那边!”

    谢寸官听了,就转头看了一眼马炮儿,向他一举手中的军刺,用手指抹过军刺的棱刃。马炮儿轻轻地点点头,手中的肋指就轻而无声地出了鞘。

    叫山本清森的汉子走得是谢寸官这边,谢寸官在他距离车头刚才有三四步时,突然就站起来,出现在他的面前。、

    山本清森不由一惊,刚手指谢寸官要叫出声,谢寸官的脚已经从地上嘭地踢了起来。一捧雪粉就被他一脚挑起,直扑山本清森的脸上,直接就扑面塞口,将他的喊声打断。

    这一手是谢寸官练过的,黄士鸿从小就教他一些江湖上出其不意的下三滥打法。

    虽然这些打法,为一些牛逼人所不齿,但黄士鸿却说得很结实。能打过时,谁不想牛逼烘烘。但打不过时,还是活下来是第一位的!装逼的事,从来都是活人才能干的。

    所以,在公园里,黄士鸿就让谢寸官对着树,练踢土。要求他能用鞋子将地上的土抠起来,踢出去,踢到树上画的白圈内。那个部位,正好是人脸的位置。

    正因为如此,谢寸官这一脚铲雪踢出,就正踢到了山本清森的脸上。

    而随着这一捧雪粉扑面,谢寸官已经往前跨步,在周围六双眼睛的注视之下,手中的五六式军刺就如毒蛇一般,准确地插入了山本清森的心窝里。

    山本清森一声未吭,就双手捂胸,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而此刻,在宅见城正看着山本清森死亡的过程中,马炮儿突然如伏豹般地一跃而起,手中的刀已经挥出,一刀就劈在了宅见城的脖颈上。

    双方出手,瞬间连杀两人,其他的六名汉子,立刻呼喊着,跑向两辆悍马车。(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