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伐树断枝六合刀
    **刀其实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之法,为武术之根本。所以,拳刀称**之名的,基本都是朴实无化的简洁之法,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马炮儿的**刀也是一样。

    不过,一动上手,就知道他在刀上确实是下过苦的。

    宫城太秀的长刀猛地由下往上刺挑而起,头顶上过个弧形,呼地一声,就向马炮儿劈来。

    而马炮儿直接向前冲去,一把砍刀黑刃,行进时紧紧贴身,往前一扑时,那刀如装了弹簧把一样,随着身行步进,噌地就从身前劈了出去,目标正是宫城太秀的胸前。

    马炮儿的刀是劈带刺意,路线直接,所以他根本无视了宫城太秀轮圆了呼啸而来的长刀。因为他完全有把握,在宫城太秀的长刀及身之前,一刀劈翻他。

    宫城太秀的长刀立刻变了线路,劈向了马炮儿的砍刀。

    而且,他以长刀的锷部挂向马炮儿的刀头,却以刀刃尖部,削向他的脖颈。

    因为砍刀短,武士刀长,所以马炮儿就不得不以身法、步法来弥补不足。正所谓短胜长,脚下忙。而且,刀法练到最后,也是要和棍与枪一样,经练刷刀,要劈物顺劲。

    因为刀在空练时,那是无阻无滞的,但在实战中,一刀劈过去,往往要撞上人体或对方手中的兵器,这就有了阻滞。你平常练就的连环刀法,这时很可能就不连环了。所以,刀练到一定程度,就要立桩子,走刀势时,要劈着桩子走,将辟物受阻的劲练顺了,练连环了。

    这时。再进一步,就要练绞刀。

    就是两个人喂着练,练手对刀的感觉。

    因为刀枪剑这些家什,延长了手劈之后,手移一寸,刀动一尺,速度在眼睛看来。是极快的。很快时候,对方一起刀。你要盯刀头子看的话,那基本是什么都看不清。等看清时,基本那是刀已经劈到你身上的时候。

    所以单刀看手,双刀看走!在对方持单刀时,你要看他的手臂来判断刀势。而双刀轮开时,更跟雪花片片一般,你看手也来不及。所以就要看步子。

    看对方步子到那里,破势不破招,要进攻时,也须要先破坏对方的步子。

    当然,在判断一个人刀法好坏时,也是单刀看手,双手看走。

    因为单刀法破人时,刀在手即是利器,也是守器。而余下的那只手,就非常重要了。该助力时,须助力,在刀贴人近时,该出手时,也要出手。双刀练好的人,步子一定要顺,步子不顺,刀就把自己劈了。

    而绞刀就有点像太极推手了。只不这是刀的推法。

    一刀出去,刀头子一受力,就要能感觉也来刀是被拦挂截压那个劲作用上了。要顺着这股劲儿,转变身形。出力助手,将刀拿出,还要将对方逼住。这是一种手同神经的感觉,不是来自于眼睛的判断。

    因为这个时候,眼睛的判断,根本来不及。

    马炮儿是跟师父绞过刀的,所以在刀头一偏时,他的身体已经本能地由进变横。左手往右手腕上一搭,手肘就顶了刀头子,刀随身转,往右拧身。砍刀的刀刃就顺着宫城太秀的武士刀划出一溜子火花,却也将对主削颈的一刀,滑开去。

    马炮儿一刀滑开对方的刀刃,立刻进左步,身体回转,刀把往前一献,就将对方的刀刃用刀锷平推住,直接将刀柄一直推到了宫城太秀的刀锷上,两只刀锷就撞在一起。

    就在铛的一声撞击中,马炮儿手往上一较劲,就将对方的刀担了起来。举刀旋把,刀把儿就挑在对方的刀把上,将对方的刀挑过头去。左手同时就从右臂内往上一迎,一把就把住对方的刀锷,往左就扯。

    这就是单刀看手的手了!因为这一手将对方把住,对方的变化就不能由心。而这一把将对方把住,也就保证了自己的距离,离对方很近。

    说时迟,那时快!马炮儿一把捉住对方的刀把儿,已经右脚进步,往下一仆,一脚铲在对宫城太秀的左腿上,将他铲得身体一趔趄。

    就在对方身体一晃,没了反应时,马炮儿手中的砍刀在头顶上盘个旋儿,就嗖地顺进势抹下,却是一刀就抹向了宫城太秀的右腿。

    这一刀在个名称,叫将军立仆拦马索,双手是个错跤劲儿。

    宫城太秀一声惨叫,立刻就仆倒在地上,因为马炮儿的刀直接就抹过他的右足踝,已经几乎削断了他的右脚。

    这一刀接来来,本来还有个回刀势的盘头过脑藏刀势,就是刀头反撩上来,因为自己把着对方的刀锷,这一刀反撩要得是对方的手臂。

    然后撩起后再正劈下去,这就是要对方的头颅了。

    从将军立仆拦马索,到盘头过脑藏刀势,取人一肢一手一头,所以有个农村把式的土名儿,叫伐树断枝。

    不过,马炮儿毕竟是第一次真刀实枪地同人干架,一刀削了宫城太秀的右脚,后面一式刀法就使不出来了。他此时才转头看向谢寸官,却看到宫城纯阳和宫城石岩已经双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没命了。

    谢寸官叹了口气,不由地想到自己头一次打死人,那时是带着一股了恨意。

    而马炮儿此时,少了他当时的那股子恨意。虽然做为河南人,因为历史上的原因,比较恨日本人,但那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真正面对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还是下不了手。

    不过,马炮儿既然没有杀死对方,谢寸官也不好再补一刀。

    他走过去,给宫城太秀丢下一个急救包,直接道:“今次我的同伴手善,算你捡了条命!你记住,不管你们宫城家族现在是谁主事,帮我带个话给他,如果再有下次,不管你宫城家族势力多大,我也寻上门去,一个个杀了!”

    宫城太秀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名同伴,又等不到迟迟不现身的宫城修武,只能无奈地点头。他此时还不知道,谢寸官刚才瞬息之间,已经将宫城修武三人都解决了。

    谢寸官就带着马炮儿一路出森林,一边走一边道:“好刀法!”

    马炮儿的脸色不好,毕竟头一次直接将刀子招呼到了人身上。不过,他的神情倒是很平静,没有一些人初次见死人时,那种呕吐的现象。

    “他们不是还有三个人吗?你刚才……”刚才谢寸官人闪入树后,点燃枯枝,却将显眼的外衣搭在一截树枝上,靠在树上做伪装,就离开了。

    “已经杀了!”谢寸官轻描淡写一般道。

    马炮儿身体一震,立刻就显出了震惊的神情,他没料到谢寸官那么一会儿功夫,就杀掉了三个人。刚才自己同那个日本人斗刀,谢寸官也是瞬息之间,就解决了两人。这人……马炮儿终于停下了脚步。

    谢寸官就回过头来看着他。

    “老板,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马炮儿的眼睛,有了狐疑之色。

    他虽然贪图谢寸官的高薪,但却不是没有原则的人。这也就是他刚才一式伐树断枝只使了一半,没有杀宫城太秀的原因。

    “你看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谢寸官没有回答他的话,却直接反问道。

    “还用看,一看就是中国人!”马炮儿想也不想地回答道。

    “我的名字叫图越佳兵卫!”谢寸官看着他,声音虽轻,但却很清晰。

    “什么!”马炮儿手中的刀一下子就扬了起来:“你是日本人!”

    谢寸官摇摇头,他并不打算瞒他,于是就直接道:“我是中国人!在中国的名字叫谢寸官,但在日本,我的名字叫图越佳兵卫!我来这里,扮成日本人的原因……”谢寸官将黑龙会的事情,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马炮儿。包括黑龙会的过往,和现在所做的事情,也讲到了泗水暴乱,长街血战。

    马炮儿越听,眼睛睁得越大,他只是一个爱好武术的普通汉子,怀着一颗未受污染的赤子之心,却从未想到过,世界上还有这些复杂的事情。

    静静地听谢寸官讲完,他终于开口道:“老板,你很了不起!我看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却经了这么多事情……不过,你为啥雇用我?到底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他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那天我看了你的洛阳心意拳!”谢寸官一边走一边道:“我感觉到你是个武者!虽然你做事还稍嫌稚嫩,但却有一颗武者之心,以及武者的气质!不过,生在现在这社会,你这一身功夫练得再好,那也算是白瞎了……因为武功确实已经不堪大用了!”

    马炮儿听了,不由地点头道:“你说的是,论打架,我一个人能打十个,但论赚钱,我刚能养活自己,长这么大,给我爸我妈,啥啥都没买过!这次就是在我们那儿,实在混不住生活,才跟师兄到了日本,没想到……唉!”

    “所以,我就想带着你!”谢寸官道:“因为在我这里,目前武功还是有用的!这次的事,是个意外,在咱们转这一圈的时间里,应该不会再有了。不过,这段时间,你跟我跑跑,也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做事情!”

    马炮儿一时默然不语。(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