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林间狙杀
    谢寸官在前面,走步如猿。

    虽然他修练的是心意拳,但却一直坚持练习红拳的抻筋拔骨,撑筋展膜的劲儿,所以身体除了心意劲意之处,也柔软惊人。这就使得他有劲灵之外,有一股子巧意。

    相较之下,马炮儿虽然功力地不弱,灵巧上就差了一些。

    但总归还是能跟得上。

    这俩人中,谢寸官每天练拳并不避讳打熬筋骨,马炮儿本来就是个下苦力的人,所以俩人体力上就比较占有优势。而身后的几人,虽然都是打过黑拳的,但现在已经是进入一定阶层的“大师”了,练功都是练习一些保持反应和速度,以及技能的东西,对于拉体力,已经不很重视了,所以,跟得就有些困难了。

    所以,六人一路跟着,一路咒骂着。

    但又不敢丢下谢寸官和马炮儿的背影。

    终于,当谢寸官和马炮儿,下到一处空地处,休息取水时,这些人终于能顺口气儿,但还不敢久顺,怕这俩人又离开动起来。稍喘口气,六人中惟一的黑带四段,也是体力最好的宫城修武就立刻摧着大家快追。

    幸好那两人就在那处水边停留下来,一个人坐在水边的一块石头上,另一个人却去了树后的一堆丛木中,能看见衣服的一角,半天不见露头。但那边很快就冒出烟来,显然是在做饭或是烧水。

    看来俩人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了。

    “我们兵分两路,宫城纯阳你带宫城石岩和宫城太秀从这边慢慢地逼近,我同他们两人绕过去,从另一边截住他们,这次一定不能让他们逃了!”宫城修武道。

    要说他的分配也是不错的,他点出来的三个人,都是体能较差的,这边走慢一点儿。也能喘口气儿。而跟他的俩人,却都是体力好一点的。

    因为他们即绕得远,还要速度快,才能截住对方。

    宫城修武其实在武技上,是不输于宫城龙泽的,只不过,家族将宫城龙泽做为代表人物。往外推介。这就好像河南省推广太极武术,并不是说赵堡的拳。不如陈沟的拳,但陈沟有历史的原因,一直是太极的代表,所以就将其做为太极拳的代表,来进行推介。

    但到了现代,其实赵堡拳师也受益了,因为河南太极拳已经形成一个大产业了。

    宫城修武武技不弱于宫城龙泽。但宫城龙泽做为刚柔流空手道鼻祖宫城家的代表人物,自然要专门为他打造许多光环。宫城修武其实心里,并不是十分服气。

    这次的事情,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你宫城龙泽被图越佳兵卫打败了,儿子被杀了,我帮你把他杀了,老爷子那一高兴,说不定自此风向一变,以后我宫城修武就成了宫城家的代表人物了。

    相信在宫城家重金打造之下,自己能焕发出比宫城龙泽更耀眼的光芒。

    一边走。一边想着,想到高兴处,宫城修武的脸上,就不由地有了即悲伤又高兴的笑意。这是一个长期被压抑的人的真情流露。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走到最后的宫城留镇发出一声闷哼声。

    宫城修武本能地转身,眼睛就瞪了起来,此时宫城留镇的身体,正被搂在一个人的杯里。嘴被捂着,眼睛却瞪得老大,凸得像一条鱼。在他的腰侧。一串子血珠正撒落到地上,那人的手中。一把黝黑的军刺正闪着幽光,刺头上还吊着一滴血珠。

    “八格!”宫城修武一声怒吼,手中的长刀已经出鞘,斜指向对方。

    他一出声,走在最前面的宫城柳生也立刻停住了脚步,转身时看到这一幕,立刻也是拔刀出鞘,两步就跨了回来,同宫成修武成犄角之势,想夹攻谢寸官。

    但谢寸官却将已经软成一团的宫城留镇扔在地上,身体一闪,就连窜带蹦地走了。

    俩人又想追,又放不下宫城留镇,最终是一咬牙,宫城修武提刀追去。而宫城柳生就留下来,救护宫城留镇。

    不过,谢寸官这一刀穿进去,没有直接扎对方的心脏,但却已经洞脾窗穿胃伤肝。一刀伤了三个脏嚣,宫城留镇死是死定了,却一时半会地死不了。

    宫城修武追了三十米的样子,就看到一处空地上,谢寸官提着军刺,就站在那里,竟然是在等他。他立刻一声大吼,身体纵起,纵到那处空地上,然后快步进身,一刀就向对方劈去。但就在他感觉自己可以出刀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紧,却被伴倒,身体直往前跌去。

    谢寸官轻轻往前一跨步,手中的军刺往上一迎,直接迎向他的下颌。

    宫城修武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那把黝黑的军刺,洞入自己的下颌当中,直透入脑。

    他到死都不知道什么把自己拌了。

    谢寸官把他的身体移拉开,就从旁边的一块石头和树杆上,解下一圈细钢丝来。

    这是一根被膝上暗漆的钢丝,有着接近于树木里光怪陆离的暗纹,是王一丙给他传授丛林战时,送给他的礼物。因为宫城修武在一见他时,就抽出了长刀,动做迅速熟练,所以谢寸官就判断他练过剑道,于是就立刻跑开,在这里设下这么一个陷井。

    他先以重伤宫城留镇来激怒他,然后在这里做出一副要同他决斗的样子,引诱他上当。

    所以,杀人以脑,而非纯粹的武力。

    收了钢丝,谢寸官立刻就从后面腰上扯,扯出一个绳圈,就往前冲去。

    此时,宫城柳生正将宫城留镇斜放在一棵大树下,从自己身上,脱下外衣,撕成布条,徒劳地想给宫城留镇包住伤口止血。谢寸官离他还有七八米时,宫城柳生就听到了动静,立刻放开宫城留镇,慌忙地去摸地上的刀。

    来得及!来得及!他安慰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至于慌乱。

    此时。谢寸官一扬手就甩出了手上的绳索,一头沉的甩头儿就直飞出去,直接缠上了那横在宫城柳生头顶上的一根横枝上。他的手臂一用力,双腿一缩,身体立刻借着绳索之力,瞬间就越过五六米的距离,到了宫城柳生的面前。

    宫城柳生此时已经提刀站起。乍一看谢寸官已经到了面前,立刻大喝一声。举刀欲劈。

    但谢寸官已经突步进身,军刺直接往前,一刀洞穿他的咽喉。抽出军刺时,右肩头拧裹,就撞在他的胸前,直接将已经全身无力的宫城柳生的身体,撞飞出去。

    然后他根本脚步不停。就往前跑,跑过宫城柳生的身边时,就一脚踩践在他的脖颈上,结束了他的痛苦。被五六式军刺放血的感觉,是相当恐怖的。

    谢寸官几乎在两分钟之内,就结束了战斗,立刻跑去,增援马炮儿。

    此时,宫城纯阳、宫城石岩和宫城太秀还在慢慢地接近,他在等宫城武修的信号。但一直快到跟前时。都没有接到宫城武修的信息。而在这时,那个在树后生火的人已经出来,同坐在那里的汉子一起站起来,就看向他们三人。

    “已经到跟前了,你们还磨磨蹭蹭地做什么?”谢寸官开口道:“刚柔流空手道,难道都是这么一群懦夫吗?”

    一句话,立刻激怒了三人,三人立刻快步前行。就与两人对在一起。

    谢寸官这时看了一眼马炮儿,只见他手提着砍刀,脸上一片严肃。却没有害怕或退却的意思。他心里不由地叹了口气儿,不知道自己将马炮儿带到这条道上。是对是错!

    “我对付右边的两人,你对付左边那个,别留手!”谢寸官轻声道:“这不是比武较技,这是拼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我明白!”马炮儿道:“我们河南人,最恨日本鬼子!特别是拿这种长刀的日本鬼子!”

    说着,竟然大喝一声,就已经开步迎了上去,目标正是说好的三人中最左边宫城太秀。竟然根本不管左面,似乎将自己的左面,交给谢寸官,他很放心。

    谢寸官微微一怔间,看着中间的宫城纯阳,似乎想举刀迎击马炮儿,立刻叫一声:“这边!”口中发声,脚下已经一个过步箭窜,竟然后发先至,一步就跨到了宫城纯阳的面前,手中军刺斜指,直取对方的咽喉。

    宫城纯阳立刻横刀抹刃,将谢寸官的军刺叮地一声截开。

    但这是谢寸官故意不避他的刀,因为他就是要吸引他的注意力。这时他横刀抹刃,谢寸官右手军刺被磕开的同时,已经翻丹进步,左手一按他的刀把,脚下直接双摧步。左脚一脚踩在他右腿内侧,右脚就直接从他双腿前踩进去,直接就趟在他的后腿上。

    随着进身趟步,身上丹田劲起,猛然间深身一颤,一股劲力似乎从身体最深处爆发出来。如同海底沉雷一船,与些同时,他的会阴处先是一热,接着就好像炮点引燃一般,整个身体忽地一热。一股劲意就从丹田间,如充气一般,上冲下撞。

    下一路入腿钉地,上一路冲顶贯臂,他不由地发出一声噫音。

    在这一声噫意中,他的左手一颤,手肘随着进身忽拉一抖,就打在对方的心口处。只见宫城纯阳浑身一抖即僵,如硬成一根一般,就被他这一把抖撞,直接送了出去,落在地上,已经浑身抽搐了。

    宫城纯阳在谢寸官手一颤时,只感觉半身发麻,而在谢寸官撞肘时,一股劲力透胸过背,竟然已经将他的颈椎胸脊震断了。

    此时,谢寸官劲由髓发,竟然单把一手,就将对方打得失去了反抗之力。再一肘,就要了对方的命了。这正如狮虎扑羊,未及地颈骨已折的境界。

    也就是武林中传说的透劲!这是一种极高速度发出的颤力,几乎接近于人体的自带频度。只有骨髓震荡的人,才能发出这么高的频率。这种接近于人体固有频度的颤劲,能引起人体的共震,让人产生如触电般的麻痹感。

    而透劲,也就是这种劲内在身体上共鸣的结果。这种共鸣就如同德国过桥,步伐一致时,步子的频率和桥的频率产生共鸣,将桥震塌的道理一样。

    只是在离震源有一定距离的地方,震幅才最大,所以就成了透劲儿。

    此时,宫城纯阳在他一步之间,被摞出去。他也就站在了宫城石岩的身,就中军刺提鞭扬斗般地一点,只见宫城石岩的头一抖,一道血球就从的太阳穴上爆了出来。人也就扑通一声,就侧倒在地上。

    原来谢寸官这一抖手,就将军刺尖儿,像棍儿一样,直接打入了他的太阳穴中。

    瞬间连杀两人,此时,马炮儿已经扑到宫城太秀的身前,同他接战。(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