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再见衡玉
    谢寸官一大早起来,到院子里时,却发现戴若夕竟然已经开始练功了。

    到了日本后,俩人假扮夫妻以来,不但没有将关系亲密一些,反而更生疏了。不过,俩人却都可以深深地感受到,对方关心自己的心。戴若夕在人前人后,真是像一个日本贤惠的妻子一样,甚至早上起床,都在卫生间里,将牙膏给他挤好,放在牙缸上。

    但两人之间,却客客气气的,不要说过去那种做恋人时的亲密,就连在印尼时的那种朋友关系都似乎僵硬起来。在俩人心中,虽然都关心着对方,但愈是这样,就愈是越不过去那个坎。俩人对张苗儿的那份情,让他们感觉,自己对对方的那怕是一点动心,都对不起她。

    特别是戴若夕,她一直不能忘怀,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在那个茶室里,为她吃力地倒上一杯茶,说对不起的情景。

    虽然俩人的一生中,只有那片刻的接触,但她感觉到了张苗儿的善良,以及对命运的无奈。那个女孩子就在那片刻的相处中,征服了她原本善良的心。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许多人一辈子的相处,也比不上她俩心灵交汇的那片刻之情。

    男人惺惺相惜可以做兄弟,女人相互欣赏时,又何尝不可以做姐妹。

    张苗儿,那就是她戴若夕的妹妹,妹妹的丈夫,做姐姐的怎能不敬而远之。

    “早!”谢寸官向戴若夕打声招呼,换来她一个淡淡的笑容。小院的石桌上,摆着早就晾好的白开水,里面放了淡淡的盐,这是为他早上练功前预备的。

    早起运动前补弃一点淡盐水,对人体有好处。

    戴若夕同谢寸官不同,她秉承传统,练的是五更功。比谢寸官还要早起来一个小时。

    此时,她正对着早起的朝阳蹲猴桩。

    谢寸官喝下盐水,就开始先练软十盘,将筋骨撑拔开来。然后他就开始跟戴若夕一样,开始蹲猴。猴桩练气感灵劲儿,所以不能累了蹲。

    等腹内丹田处,随着一口口气闸进去。如汤水一样热乎起来时,谢寸官就开始练五行拳。五行拳是戴家心意拳不同于其他心意拳的根本。特别是练劈拳,长功夫很快。

    五行拳练完后,谢寸官就开始练四把,他总是将戴家四把同沪上的四把参合着练,走一趟戴家,练一趟沪上的。一个大开大合,走平圆。一个缩小紧凑,走立圆。一个明显地从外往里打,上下力和裹合劲,一个明显地从里往外打,惊炸力和穿透劲。

    这样参合着练,四把拳练到最后,他就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在裹合中有了惊炸的感觉,在平圆的波浪劲中,就有了立圆的翻浪劲儿。而且。上笼下提的上下力中,也就合上了穿透劲儿。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是在路上走,离劲路的融合,还有相当长的距离要走。

    练完了两家的四把拳,就开始走十大形。

    十大形和十大真形也是一样,他是练完沪上熊形,练戴家熊形。练完沪上鸡步摇闪把,练戴家的鸡形。虽然拳形不同,但拳意相当。所以。谢寸官认为自己能从同意不同形的拳法中,更好地抽出拳意来。

    一趟趟地走下来。身上就越来越热,但却不是要出汗的那种热,而是由体内到体外的一种,如汤水充身,鼓胀跌荡的那种热。

    头顶上就冒出了白气来,就好像冬天时人们口中哈出的白气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一旁正好收功的戴若夕立刻过去开门,谢寸官接着就听到一声怯生生的声音:“请问谢寸官先生住这里吗?”

    门外的戴若夕立刻一把将那人扯进门来,吓得那女子一声惊叫。

    谢寸官立刻看到一张已经完全成熟起来,再也没有当初那种清秀的学生样的脸,但那陌生中带着熟悉的脸型,让他一眼就认出,来人竟然是衡玉!

    这丫头!这才几点,从多伦多到长崎,并没有起飞的航班。先要飞到东京,然后从东京再飞长崎。从多伦多飞东京,需要十二到十三个小时,这还是顺利的时间。而从东京到长崎,也得飞两个多小时。(这个时间,只是表现一下衡玉见谢寸官之心切,小子上网找到半个多小时,也查不到多伦多直飞东京的航班,是几点起飞几点降落,^-^)

    衡玉这时,这时,已经一眼看到了院子中间的谢寸官,虽然一别几年,但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谢寸官久练武功,无论模样体形,竟然与多伦多时,没有多大变化。

    而衡玉自己,却从当初的稚气,变得成熟起来。

    手中的小背包啪地一声就掉到了地上,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衡玉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不停地哭泣。

    谢寸官只感觉自己的眼里也突然升腾起一片雾气,他不由地走过去,帮她捡起地上的包包道:“怎么赶的这么急,看眼睛都熬红了!”

    听了这句话,衡玉的眼泪不仅没有止住,反面更汹涌了。一旁的戴若夕奇怪地看着俩人,却不知道,谢寸官还有这么样一个漂亮的女性朋友。而且,虽然衡玉见到谢寸官,有些怯生生的感觉,但身上的衣服,以及久居上位后养成的那股子气质,却让戴若夕感觉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子。

    “招呼客人进去说话吧!”戴若夕轻声道。

    “先不说话,你先带她去房间睡一觉再说话!”谢寸官拍去衡玉包包上的土,将包递给戴若夕道:“让吃了早点睡,不然对身体不好!”

    衡玉能做到现在这一切,自然也是自制力极强的人。

    只是苦苦地努力了这么多年,当年的那个人终于肯定了自己,一时激动,忍不住就流露出从不曾在人前流露的软弱来。此时却已经醒悟过来,看了一眼戴若夕和谢寸官,见两人都是一身日本人的打扮,虽然心里有许多疑问,却也控制住了自己道:“你这一说,我确实饿了。早上在东京机场出发时,只喝了杯咖啡,吃了块面包……”

    说着话,就对谢寸官摆摆手道:“你先忙吧!”就跟戴若夕进了房间。

    谢寸官此时也就无心练功了,进了自己的卧室,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他今天原计划就是吃过饭,就去拜访鹤田信会。

    九州这边的事情进展却比四国岛还难,因为九州岛上,山口组竟然有不小的势力。而且,这股势力,早就控制了大部分小社团。因为刚同山口组冲突过不久,所以鹤田信会的意思是宁可扩张慢一点儿,也不愿意再得罪山口组。

    而谢寸官想了一段时间,感觉应该向东京求援。

    山口组做为日本最大的黑帮势力,既然已经对上了,谢寸官就希望能让这个组织同黑龙会更加对立。如果能给黑龙会引入这么一个强敌的话,那么也算是一点小成功。

    至于林胡峰带的那五十个,谢寸官已经将他们安排到鹤田信会名下的几个仓库做保安了。其实龙翰在长崎也有控股的公司,但谢寸官目前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同龙翰的关系。

    龙翰风投公司在日本一共有六家子公司。九州岛有一家,在福冈市;本州岛有四家,京都一家,名古屋一家,东京一家,秋田一家。最后在北海道的扎幌有一家。

    东京和京都的公司比较大,其他四家都是两家收购的子公司,也不图赚多少钱,只是铺开摊子收集情报。因为对于龙翰这样的公司来说,情报数据相当重要。遍布世界各个角落的子公司,除了利用信息数据库赚钱外,还有收集情报信息数据,向总公司提供的责任。

    而这些人,都是在当地华人中招收的,也是构成谢寸官情报力量的主要支撑。

    谢寸官出门时,就上了车子,这是鹤田信会给他配的,是一辆越野车。

    四国岛那边,谢寸官已经让给郭踏虏配了一辆车,只不过,两人的车子都是经过改装的,虽然皮还是日本壳,但发动机什么的,早就换上了大功率的美国货。

    虽然耗油多,但却在关健时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鹤田信会在一处码头的仓库中,专门开辟出来一块地方,做为谢寸官教导长崎黑龙会人练功的地方,在里面购置了一些锻炼器材,谢寸官没事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教鹤田龙治和鹤田则勋等三十多个选出来的青年人在这里打打拳,将印尼的silat中一些技巧包括器械的用法,传授给他们,并指导他们进行对抗训练。

    所以这些人的长进也很快,学习热情也高涨。

    看他经常爱在这里,鹤田信会就给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做为休息的地方。但时间一长,这里也就成了长崎黑龙会商量事情的地方。

    谢寸官到达训练场的时候,鹤田信会已经到了那里,正在同两个儿子聊天,看他们演示学到的功夫,并等待着他。

    过去,谢寸官原本想扶持他做为自己在黑龙会的代言人,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

    因为,他自己目前在东京黑龙会大佬的眼中,已经是比鹤田信会更有能力崛起的人。只要将黑龙会拖进同山口组的战火中,那么,黑龙会对他肯定会更加倚重。(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