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扭扣三刀第一刀
    “高知会”的一个事务所里,鹤冈繁荣正在宴请一帮子从各地分会调来的高手,这些人几乎是“高知会”在四国岛的全部精英,也是他鹤冈繁荣最大的根本。

    至于“极真鹤冈”道馆,自然也有一些高手,但毕竟那些人过去都是效忠于鹤冈松原的,这些人虽然对他并不排斥,但这个时候,大局未定,许多人都心存观望之心,不愿意早早地站队,站到他这一边来。

    不过,鹤冈繁荣这时已经不在乎这些两边倒的“墙头草”,看着这忠于自己的二百多号人马,他知道已经到了一战定乾坤的时候了。

    就鹤冈由子手下那几十号“剪刀”成员,只要被自己找到老鼠窝,还不一网打尽。

    不过,这二百号人的吃喝拉撒睡,却也不是一笔小开支,因此,鹤冈繁荣已经派出人带着重金却收集有关“剪刀”的情报,毕竟都是一个家族里的武装斗争,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信,重金之下,一些人肯定会开口,那么情报也就很快就会送过来。

    果然不出鹤冈繁荣所料,宴会还没结束,他的一位堂弟鹤冈留慈就匆匆地跑进来,附在他耳边轻言几句!

    “什么!”鹤冈繁荣不由地放下酒杯,立刻向桌上的其他人告退,跟着鹤冈留慈匆匆走了出去,因为鹤冈留慈告诉他,有人来报信,说是找到了鹤冈由子的下落。

    拿着手里的情报,鹤冈繁荣已经信了三分。

    不过,他还是叫进了自己的侄儿鹤冈典,让他带人去核实一下情报上的东西。当时回到宴会现场,就让大家停止宴饮,早点休息,明天极有可能有行动。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鹤冈繁荣洗漱之后。就静静地坐在书桌前,一边写着书法,一边等待着消息。两个小时之后,鹤冈典就带着人回来,直接进来,将证实的消息带给他。

    鹤冈由子等人果然在躲在港口的一条家族的大货轮上,似乎想去别的地方。而货轮是七点钟离港。自从父亲鹤冈松原被杀后。鹤冈典似乎成熟了许多,他此时已经知道。无论自己的父亲还是伯父,都不是天下无敌的。

    凌晨四点多,鹤冈繁荣就集合了全部的手下,赶往海港。

    凌晨五点钟,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们就悄悄地地到了货轮附近。而那个货轮的船长,被鹤冈繁荣让人骗出来后。在看得到鹤冈繁荣身后那黑压压的人头,和得到相应的酬金之后,就没有声张,带着他们悄悄地上船,并安排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让他们躲藏着。

    七点钟,货轮开始出海,两个小时后,就行驶到了公海上。

    一直躲在船仓下的鹤冈由子,就带着她“剪刀”的手下。到甲板上透气。

    此时,鹤冈繁荣的人突然就出现在甲板上,直接将那二十多号人围上了。

    “哈哈哈哈!”鹤冈繁荣得意地笑声回荡在甲板上,融解进海风中。

    鹤冈由子轻轻地叹息一声道:“死到临头,你还能笑出声来,我真是佩服!”

    “什么?”鹤冈繁荣不由一惊,还没等他发问,就听哐里哐啷一阵响动。货轮上的那些集装厢中有十几个竟然打开来,立刻从里面冲出一队队汉子。反而将他们围在中间。

    鹤冈繁荣定眼细看之后,却不由地心中大定。原来这些人最多就一百号人,还没有他带的人多。就不由地对着鹤冈由子冷笑道:“怎么这么点我,就敢威胁我?”

    鹤冈由子此时眼睛里也已经冰冷一片,哼声道:“你见过一窝猪拱死过虎吗?”

    一句话惹得鹤冈繁荣大怒,不由地叫道:“杀,杀了她!”说着,就挥动着手中的武士长刀,带头冲了上去。在他心中,鹤冈由子才是关健,只要杀了她,就大局已定。

    他的那些手下立刻一分为二,一部分人跟着他杀向鹤冈由子,另一部分人就杀向外围的那些汉子,挡住他们的冲击。

    鹤冈繁荣往前冲着,突然感觉到情况不对,因为在鹤冈由子身边的,竟然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些“剪刀”组的人。因为“剪刀”的人多是用武士刀,但此刻鹤冈由子身边这些人,一出家伙,竟然全是短棍。

    而当中,一个人对着他直迎上来,手里竟然提着一把四十公分长的五六式军刺。

    “是他!图越佳兵卫!”他身边的鹤冈典突然叫了起来:“就是在道场里比武战胜我父亲的那个人!”

    “什么?”鹤冈繁荣不由地停住了脚步,随着他的停步,他身后的武士们都停了下来。

    但他这里停了下来,对方却没停,直接猛虎扑羊势,就冲了上来。看着对方手里的军刺锋棱,鹤冈繁荣突然反应过来:“是你,是你杀了鹤冈松原!”

    鹤冈松原身上的刀伤,就是这种带着棱的血口五,一刀贯进心脏的。

    “不错!”谢寸官应声中,已经近身。

    “八格!”鹤冈繁荣一声大吼,手中长刀旋风般地挥舞出去,目标是谢寸官的脖颈。

    谢寸官手中的军刺往前一迎,带着一个向上的斜角儿,而他的身体,在急速运动中,突然往下一沉,手起身落,脚下已经拗身趟步而进,脚尖翘起来,一脚钉向鹤冈繁荣的脚踝骨。

    鹤冈繁荣的长刀,被军刺的斜角逼得往上滑去,堪堪掠过谢寸官的头顶。

    与些同时,他的脚下突然一个踉跄,却是谢寸官的腿已经钉住了他进步的脚,拌住了他的腿,谢寸官此时已经往前起身,手上动作不变,右手继续挺着军刺,而腿下却已经进了右步,由拗步进成顺步,同时右手往前转臂起拳,正是劈拳势。

    这就是戴家五行拳的妙处,拳中含刀!

    戴家的扭扣三刀,其实就隐藏在五行拳的运作中。

    劈拳就含着撩刀和抹刀,谢寸官进拗步时,就是用撩刀斜刃的方式,将对方的刀滑过头顶的。此时就进了劈拳,却是刀柄前进,撞向鹤冈繁荣的下颌儿,直接将人撞得仰起了头,发出一声含混的叫声,下颌立刻皮开肉绽血溅,硬是被五六军刺的铁柄豁开一个口子。

    谢寸官军刺柄打得对方仰头,肘就随身而进,一肘就顶在心口上,打得鹤冈繁荣的身体不由地一猫,此时,他已经出了劈拳的劈势,军刺铁柄直接下来,就砸在鹤冈繁荣的肩井上,然后劈拳就带了抹刀,左手顺着右手背出去,按在五六军刺的杆上,往下一压。

    军刺的锋头就从鹤冈繁荣的胸前划拉下来,在对方身上刻出一道血槽来。

    鹤冈繁荣疼得不由地发出一声吼叫,一时身上除了疼,再没有任何意识了。他手中的长刀,此时已经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谢寸官手的中军刺划到他心口处时,就往前进步一送,直接洞穿进去。然后就拔出了军刺,迅速退开。

    鹤冈繁荣突然间就感觉,心窝处被楔进一个尖锐的东西,剧烈地一疼之后,身上的疼痛一下了都消失了,但他身上的气力,也随着疼痛一下子从那个洞口里流走了。

    他喉咙里咯咯地叫着,却已经发不出声了,只有一阵阵血沫儿,从他嘴里泛出来。

    眼看着鹤冈繁荣几乎在接手的瞬息之间,就仆倒在地上,鹤冈由子心里不由地一阵胆寒!做为杀手,她自然一直在追求一击致使的杀法,但看了谢寸官的东西,她才知道什么是直接。一步扑到怀里,将军刺送入人家的心脏里。

    决不怀这样的人为敌!这就是她心中此时的想法。

    谢寸官一刀刺死鹤冈繁荣,立刻就往后退,他可不想将这里的人全杀死,毕竟这都是“高知会”的精英,还要为他所用的。

    他这往后一退,跟鹤冈繁荣向前冲的那些手下也都停了手,而在他们身后,嚎叫着冲向那些包围他们汉子的那些高手们,都哀叫着退了回来。

    那些汉子手中的棍子,一根根就像两头蛇一样,上迎下打,下迎上打。你击头,他尾巴来了,你击尾,他头又过来了。你击中间,他一抖棍,头尾都甩过来了。

    那些棍子都是软藤子包了铁头,打人又脆又疼。

    “大家都住手!”鹤冈由子突然叫道,随着她的叫声,这些“高知会”的人都停了下来。俗话说,蛇无头不行,鹤冈繁荣一死,大家就失了胆气。而且因为“高知会”虽然是鹤冈家族的人在管理,但这些人却不是鹤冈家的人。这些人都是社会上的混黑道的人,组织起来的。不像“剪刀”组,全是在鹤冈家的子弟中选人,进行训练。

    “别听这个妖女的!”鹤冈典突然大叫起来:“她勾结外人,杀我父亲和伯父,是鹤冈家族的仇人,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一时间,这些人又都蠢蠢欲动起来。谢寸官正犹豫要不要出手杀了鹤冈典。这时,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鹤冈由子已经箭步出去,手中的武士刀划了个孤形,就掠过了鹤冈典的脖颈。又快又准,恰好切开了他的喉管。

    一道鲜血就溅射出来,鹤冈典身体一软,手抚着自己的脖颈,先是跪倒在地上,最后就仆伏下去,鲜血就从他身体下面,汩汩地流了出来,一会儿就染红了一片。(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