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掌控“剪刀”
    鹤冈松原一声大喝,手中的刀划过一个孤形,就直接劈向谢寸官的左肩头,斜向他的脖颈。-<>-/-<>-/他这就是以重欺轻,因为他的武士刀要比谢寸官手中的军刺重得多,所以他这一刀连刀重带速度带劲力,一刀下去,就是木桩子都能劈断,谢寸官一把五六军刺,刀短量轻,而且没有锋刃,根本无法同他这一刀抗衡。

    他就是赌谢寸官一定会避他的锋芒,那时,他就可以从他身边跑过去。

    鹤冈松原根本就没有恋战之心,对于他来说,只要活着,什么都有,要是人没了,啥都没了。做为鹤冈家的家长,有太多的人会为他而拼命。但前提是,他不能将命丢在这里。

    但事情偏偏就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谢寸官竟然将手中的军刺斜迎上来。

    鹤冈松原的眼神,一时像看白痴一般看着谢寸官!老子天生神力,这一刀下去,不劈死你。于是,他又多加了几份力,将原本准备在谢寸官避开时,逃跑的劲儿,都加了上去。

    叮地一声响中,谢寸官的军刺果然挡不住长刀,直接随着长刀往自己身体上落去。

    但鹤冈松原本来狂喜的眼睛,却一下子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因为最后关头,谢寸官竟然架住了他这一刀。

    谢寸官右手举着五六军刺的刀柄,而军刺的头,却担在了自己的左肩头上。他就是靠手和肩头,两头担住军刺,生生地挡住了鹤冈松原这一刀。

    就在鹤冈松原的惊讶中,谢寸官突然进身,手中的军刺顺着长刀刃往前一滑,发出呛啷啷啷的声音,直接一步就跨到了鹤冈松原的面前,军刺的把柄就对着他的面门。一下子砸下来。砰的一声响中,鹤冈松原的身体就由地往后退去,一绽开的血口子,就出现在他左边的颧骨上,鲜血四溅,点点滴滳地就滴在自己的衣服上。

    而此时,谢寸官再踏步而进。腿摧身身摧肘,往前一担。一肘就挑在他的下颌上。

    鹤冈松原不由地感觉到一阵昏晕,他连忙叫道:“慢,慢,我答应你了!”但在他的话语中,就感觉心口一疼,全身的力气,似乎一下子就被从那个疼点被抽空了。

    此时。谢寸官人已经贴了上来,直接推着他的身体,将他一直推到路边的一根路灯杆前,就那么抵着他。谢寸官轻声道:“已经用不着你了,我已经找到了新的代理人!”

    “是谁?是谁?我哥哥吗?”鹤冈松原忍不住地吼着,感觉身上的力气越散越快。

    “她叫鹤冈由子!”谢寸官轻声再道,就在鹤冈松原惊讶地一瞪眼睛时,他手的军刺往前一推,就直接透过了他的心脏。

    鹤冈松原立刻感觉自己一下子没了力气,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在生命消失的最后时刻,他忍不住想:原来我没猜错,鹤冈池也的死没那么简单!

    谢寸官拔出军刺,直接回到了那个小杂货店,笑眯眯地问那个店老板:“我没听清,刚才那俩个人过来时,叫了句什么来着?”

    店老板此时脸色苍白,忙道:“我也没听清。我也没听清!”

    “离这么近你会没听清?”谢寸官阴森森地道。

    “哦——啊,这个……”店老板眼珠子转呀转的,终于灵机一动道:“啊。他喊的是屯月家的兵把我们围了……”

    谢寸官就笑道:“哦,你记性真好。可别回头忘了?”

    “不会的,不会的!”老板忙道,忍不住擦着自己的冷汗。

    谢寸官一挥手,三十几个人立刻就往街口走去,消失在夜色当中。

    片刻后,警车轰鸣,一辆辆警车就将整条街区都包围了,最后的结果,警方得出结论,极真鹤冈道馆的鹤冈松原馆长,得罪了黑道势力,遭到黑道仇杀。

    然后警方就开始调查一个叫屯月的黑道组织。

    鹤冈一彦得到鹤冈松原被截杀的消息后,不由一愣,立刻找来总教头鹤冈无言商议。他同鹤冈无言原来都是鹤冈家族“剪刀”组的高级杀手,就是因为跟鹤冈松原的父亲搞了家族政变,才有了各自现在的职务,也享受着家族的特别供奉。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乱,我们一起去找大少爷!”鹤冈无言道。

    “那由子那丫头和也由那小子呢?”鹤冈一彦道:“这俩个留着终究是祸患!这两年鹤冈松原一直偏向我们几支,已经引起家族许多人心生怨恨了,要嫡系子孙继承家长之位的呼声也越来越多……”

    “一不做,二不休,我们……”鹤冈无言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可是,由子是猜义的弟子,他会不会……”鹤冈一彦担心地道。

    “连他一块做!”鹤冈无言直接道。

    但就在这时,突然间他身体一震,不由地转身,身后,一个面目冷肃的老头儿,手里端着一枝弩弓,上面的弦正在颤着,但已经没有了箭杆。

    因为箭杆已经插在了鹤冈无言的身体上。

    “你——”鹤冈一彦不由地怒道:“这是干什么?”

    “聊以自保而已!”对面的老头儿冷声道:“怪不得由子那丫头说,你们要对付我,果然在商量着对付我!”

    “我们……”鹤冈一彦刚要说话,突然间身体又是一震,一只胁差从桌子下面毫无征兆地就穿了出来,直接刺进了他的小腹里。

    中了刀的鹤冈一彦一脚踢翻了桌子,鹤冈由子立刻从下面钻了出来。

    她右手担着刀,脸色有些惨白,右肩头已经又渗出血来了。

    原来谢寸官早在得手后,就已经给她回了短信。她立刻就将自己的师父鹤冈猜义找来,密度掌控剪刀。过去,几个人中,虽然无言是教养,但最厉害的还是鹤冈池也那老人家。

    鹤冈一彦得到鹤冈松原被截杀的消息后,不由一愣,立刻找来总教头鹤冈无言商议。他同鹤冈无言原来都是鹤冈家族“剪刀”组的高级杀手,就是因为跟鹤冈松原的父亲搞了家族政变,才有了各自现在的职务,也享受着家族的特别供奉。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乱,我们一起去找大少爷!”鹤冈无言道。

    “那由子那丫头和也由那小子呢?”鹤冈一彦道:“这俩个留着终究是祸患!这两年鹤冈松原一直偏向我们几支,已经引起家族许多人心生怨恨了,要嫡系子孙继承家长之位的呼声也越来越多……”

    “一不做,二不休,我们……”鹤冈无言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可是,由子是猜义的弟子,他会不会……”鹤冈一彦担心地道。

    “连他一块做!”鹤冈无言直接道。

    但就在这时,突然间他身体一震,不由地转身,身后,一个面目冷肃的老头儿,手里端着一枝弩弓,上面的弦正在颤着,但已经没有了箭杆。

    因为箭杆已经插在了鹤冈无言的身体上。

    “你——”鹤冈一彦不由地怒道:“这是干什么?”

    “聊以自保而已!”对面的老头儿冷声道:“怪不得由子那丫头说,你们要对付我,果然在商量着对付我!”

    “我们……”鹤冈一彦刚要说话,突然间身体又是一震,一只胁差从桌子下面毫无征兆地就穿了出来,直接刺进了他的小腹里。

    中了刀的鹤冈一彦一脚踢翻了桌子,鹤冈由子立刻从下面钻了出来。

    她右手担着刀,脸色有些惨白,右肩头已经又渗出血来了。

    原来谢寸官早在得手后,就已经给她回了短信。她立刻就将自己的师父鹤冈猜义找来,密度掌控剪刀。过去,几个人中,虽然无言是教养,但最厉害的还是鹤冈池也那老人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